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7703|回復: 35

[完結小說] P.S. 143,7 ─ 第一部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6-9-15 19:49: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網站小提醒:2GIRL定期清除90天以上的短消息,重要資料請記得複製到自己的電腦喔
本帖最後由 struggledog 於 2016-10-10 23:32 編輯   m( V; M/ P! R7 O8 k

/ N+ Y" n" h; h2 k. Q
楔子

9 b- k$ ]) ?# ~6 p5 R- o9 j有人說,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一秒鐘的時間,但忘記一個人,卻需要一輩子。
& W: T4 b* q0 y  g4 V
我真真實實的,體會到了這句話,到底要多久?我才能再找到妳?還是妳真的決定要在我的生命中完全消失?

4 D( J5 ~0 g* \; y
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在我的手上寫上「P.S. 143」的時候,妳帶著奸詐又神秘的笑容,看著我的眼神。

& j- U* @1 e6 J7 y( y
我想, 那是妳跟我說過,最浪漫的事。
, |) R1 u  @2 e8 F3 {0 A- w
離開妳七年,自己在美國努力了七年,妳消失了五年。
2 P2 t/ v( t1 @# p
我用了七年的時間,完成曾經承諾過妳的事,拿到了我的PhD,這樣的我,是否有資格再次牽起妳的手?
6 \( u1 ^3 p% F9 O6 l
我忘不了剛開始辛苦的日子,對於一個離鄉背井,到跟自己出生地完全不同文化風俗的地方,唸一個要面對許多素昧平生的人,聽他們說話,幫助他們解決問題,讓他們能重新找到自己的科目。
1 ~" h# d# M, T$ N9 J! v; q% A
心理諮商。

9 G" [) B" {& G6 k
好幾次覺得自己撐不下去,尤其是在實習的時候,一次又一次面對不同個案的不同問題,時常有心力憔悴的感覺,也瞭解了那些因為自殺而轟動一時的知名心理醫生為什麼這樣做。
1 v6 g+ I/ x" t% S# `* c; p/ u! I
很多時候,我們幫得了別人,卻幫不了自己。
7 {5 U" N* o) }+ C
我就是這樣吧。
  J% M. @" ?/ ?1 v6 Z
但妳可知道,那是因為妳?也許這樣說,是太任性幼稚,好不好就這一次,讓我可以,不管任何原因的,怪罪於妳。

) o2 C) M, o* P$ u% x- Z* h, r
如同妳曾經跟我說過,心情不好的時候,什麼都不要管,就做自己想做的,說自己想說的,只要不傷害人。

5 S: a7 |% y9 P
所以,就讓我任性這麼一次,將我這些年那一塊失落、無法填補的空白,全部歸罪於,五年前消失的妳。

3 @. @* Z% ]" ]! B. {
也或許,是我拒絕讓任何人來填補。
. R& L: K, D2 O* }, U9 c
我害怕與任何人建立深入的關係,即便是友誼。

5 Q1 F3 }+ g/ G6 O! m+ C+ t' A
用專業術語來說,我是個有「社交恐懼症」的人,只不過我的專業同時也讓我知道如何去掩飾罷了。

6 c8 Z' p( j. i' T5 k1 J
我相信寫給妳的e-mail妳都收到了,只是妳選擇不回。為什麼我知道妳都有收到?因為我的信從來沒有被退過。也許還有其他可能,但我選擇相信妳有收到,不管是不是為了讓自己好過點,這就是所謂的「信念」吧。
2 X" X6 x9 o6 A# S- u1 O2 T( G
可我還是好想知道,妳到底去了哪裡………
5 G4 y' h# l* o' N% Z5 E
手機鈴聲把我從自己一個人的世界拉了出來。
" l! O8 G6 G2 K. ]
「嗨!妳醒了嗎?」是Philip,我跟他的關係,在別人看來,是男女朋友。

0 f. h6 L6 z' ?- X
但我們彼此都心知肚明,我和他,是沒可能的。

1 Q' {% M8 v  B1 j
不是他不夠好,只是我心裡那一塊屬於「情人」的位子,早已給了另一個人。
) b$ G- `9 f  g0 q2 c: o. U
「嗯,醒來一下了。」我說。

3 D9 @! Z5 `; s3 A6 _; d
「妳行李準備好了嗎?」他問我,我今天下午的飛機回台灣。

% B+ ~7 C: {2 ^2 C
「差不多了,房子也差不多清空了。」我回答。
3 G' M. [( \1 g# }" `& z
「那妳有東西要放我這裡嗎?」他又問。
8 Z! A, J# A. y% c
「沒吧,我大部分的東西都給同學或學弟妹了。」我看著空蕩蕩,只剩床和書桌櫃子的宿舍說。

5 q0 {4 o" @0 ^4 M% y
「唉,妳始終拒絕任何人的靠近,不只是我。」他無奈。

3 u9 p3 Q" l" M# |1 V& G2 l: U# }
「別這樣,你知道的……」對於他那不管我如何拒絕,對我始終如一的好,那種感覺是無法解釋的五味雜陳。

5 l; t1 ]8 i$ _# u% x% ], }. |
「我知道妳的心裡一直有一個人,也始終有塊空白,那是我用一輩子都沒辦法填滿的……」他說。
- y5 m6 a# v/ z5 |. m
「對不起……」這三個字是我在不知該說什麼時,唯一的選擇。

' w0 O  I8 U9 V4 P. k+ q1 q
「不要說對不起,這是我的選擇。妳不是沒有拒絕,是我執意這樣做……對我來說,能照顧妳,已經很夠了。」他每次這樣說,我總是不知該怎麼回應。
2 h5 _$ X  S5 K4 R
我們沈默。
! h5 A9 b' P  i
其實我心裡,對於這樣的關係,是抗拒的。
& G; ~1 Q! @8 V/ X5 }- I
「好啦,不講這個了。我一個小時之後去接妳,然後去吃午餐,再去機場。」他做了決定。

/ O# m6 i& ~9 V9 f. m5 \" `
「好,我知道了。開車小心。」我說。

$ U$ A0 i( X$ Z( K
掛了電話,我開始動手收拾最後的一點東西。

/ k# S3 o$ o/ d5 N
我準備回台灣一陣子,我想陪陪家人,或許,我可以在一群陌生人中再次遇到妳……

/ u1 j6 B/ B; c. L. o
美國這裡的教授一直希望我留下,不過我很執意要先回台灣。

5 [& H( ]0 k2 M) s) ?2 @6 q' K
最後他只好無奈的答應,跟我說如果我又回美國,一定要讓他知道。

* g0 ?$ s/ O+ ~% T" F% \  i6 A
我是幸運的吧,我想。
3 [2 C5 ^9 c8 i+ T8 g* _" [
三個半小時之後,我獨自一人上了飛往台灣的飛機,再18個小時,我就會回到我的故鄉─有妳的地方,也許吧。
- i% l6 u( g4 k, B! H+ _
Philip晚我三天回去,他是ABT,從小在美國長大,爸媽離婚之後,媽媽一個人回到了台灣,藉著我回台灣的機會,他也想回去看看媽媽。

$ y; L- ~* g: i5 E
我知道,他是怕我一回台灣,我們就會變成互不聯絡的陌生人,所以這樣做,至少可以知道,當我在台灣時,要怎麼「聯絡」我。
' {5 k) |8 Z2 U+ T
本來他一直要我回台灣的時候跟他和他媽媽吃飯,但我拒絕了。
7 U5 l6 h5 |4 S$ k0 y, z$ z4 s9 N
任憑他怎麼求、怎麼盧、怎麼耍賴,我還是拒絕了。
. P+ u9 ]& y/ M& `
「媽媽」這兩個字對我來說,太沈重。

9 R& }' V, @6 K
更何況,我們的關係,要見一方的父母,都會很怪。

; O- B% A. \: H3 k5 @& z
對我來說,Philip是個像弟弟一樣的角色。只是這個大男孩,總是努力的想要跨界,成為我心中的「那個男人」。用他的溫柔體貼,「無微不至」的照顧我。
% e/ b# z" H  u: m2 y; u2 o
我相信他是個好男人,只是,愛情最大的特點,就在於對自己心裡「認定」的那種不可取代性。
6 T' t. R. j, g/ ]0 k
這是一個要說很久很久的故事,我輕輕的笑了笑,從隨身行李裡拿出電腦,想趁我開始遺忘之前,把所有我記得的,關於妳、關於我們;關於Philip、關於我們的事,鉅細靡遺的記錄下來。
) y* i# j  i! I; t, E3 a2 a/ E
跟妳,那是一段我至今作夢都會流著眼淚,帶著笑容醒來的日子;跟Philip,則是讓我對於「感情」有更深刻體驗的一段經歷。
, A( n1 C% ~$ X
. \+ m" O- S* t" t% A( v

點評

有買你的書~支持你~  發表於 2016-9-16 10:28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5 21:53:20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2GIRL定期清除90天以上的短消息,重要資料請記得複製到自己的電腦喔
我叫蘇韻弦,是個心理系大五的學生,會唸到大五,完全是因為我的大一英文被當,而往後的幾年把「補修」這檔事忘得一乾二淨,就這樣,我莫名其妙的開始了我的大學第五年,只有英文課的第五年。
* V: Q" Z  ^1 C6 B3 [" y5 Y
學校的大一英文是出了名的難選,真不知道是英文真的太難,還是不用功被當的學生太多,聽說每堂英文課都是大一到大四各個「年級層」都有,而且每個英文老師的課都是滿的,要選上,不容易啊。
$ C: |) l8 }! V& F; n1 j( p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只好所有的課都選,心裡暗自祈禱隨便讓我上一堂就好。

' n( B0 ^- H; E8 @; y9 \% ]
很幸運的,我的確選上了一堂英文課,授課的老師是英文系的石蘋老師,當選課結果出來的那天,我很自然的到了英文系版上「做功課」,想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老師。
1 C7 k  T7 n% g3 W' w
在版上認真了好一陣子,對於她有了初步的瞭解,學生都說她的課很豐富,人也很好,可是卻很嚴格,該當人的時候絕對會當,是個認真的老師。看著這些,我居然開始期待起英文課的到來了。

, R- S2 f( H8 Z; w, v: ?2 U
說到我的大一英文被當,這整個就是個自作孽啊!我不是個英文很差的人,指考的英文好歹也考了85分,那為什麼我會被當咧?
( O8 Q) w& I5 h! X
因為我大一的時候,選到了一個我認為是全校最機車的英文老師,不但每堂課都要點名,而且上課內容枯燥乏味到令人想睡覺……唉!而年少輕狂血氣方剛的我,就選擇了最白癡的抵抗方式─蹺課。想當然爾,除了被當,也沒有其他好下場了。於是乎,我的英文以58分的成績被當了。

  q- M/ H9 ?* O& X9 `: G6 f
總之,現在想這些也沒用,我就期待著接下來的英文課吧。

  Z1 W1 @5 \& h/ s, g& Y
果然,石蘋老師很認真,在選課結果公布後的兩天,就收到了她的e-mail,要學生把自己的英文名字告訴她,還有問大家希望上課的內容。對於上課的內容,我沒有什麼太大的意見,只要能讓我順利畢業就好,所以我只回了我的英文名字─Patricia,蘇韻弦。
/ y) m# o, E$ t& V7 |
第一次上課,我遲到了,而且還忘了戴眼鏡,真的很糟。

4 p1 d" ]7 H& x8 F8 ]
我只好偷偷從後門溜進去,還好老師才剛開始點名。

8 ~  J; w+ f; J( h' o2 j
她的聲音很好聽,但我看不清楚她的長相,不過應該是個美女,從聲音判斷。

$ S, j3 Q& X0 X( c# a% r
我看著她發的講義,的確是個上課很認真的老師,講解得很仔細,講義也很有條理,我發現自己很享受她上課的方式,也許和她的聲音有關吧。

9 n; B1 E8 k- D
這是我頭一遭覺得上課時間過得很快,老師的時間也拿捏得很好,差不多就在下課鐘響的同時,她把講義的重點都講完了。
. t" f5 f2 q# J1 i& |, e( P# e: A
「今天的課就到這裡,有問題的同學可以來找我討論,作業的內容講義上應該很清楚,有問題的可以到研究室問我,或用e-mail,我一定都會回。」老師在講台上說。
+ [9 \' }4 k( ]4 `; j9 T9 K
下課鐘響,同學魚貫的往教室外移動,也有些人圍到講台前跟老師講話,我是往教室外移動的那一群。

! m/ o- r, G  L
這是我的第一堂英文課,我對她沒有太深的印象,而她對我,應該是根本沒有印象吧。我是這麼想的。
1 c2 I$ ~. |0 \0 s' s6 Z
後來我才知道,我錯了。

8 C- S: q. \- g( Z* s* h2 R* [- D
第二次上課,為了避免上次遲到加上看不清楚的情況再次發生,我提早10分鐘就到了教室,當然,這次我沒再忘記戴眼鏡。
- Q9 ^! c4 B- `
那是我第一次「看清楚」老師,也許這麼說很老套,但我第一眼看清楚她的相貌時,我真的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驚為天人。

4 |2 Q$ x* G' L) Y4 @3 I
老師的皮膚很白,烏黑的長髮經過離子燙柔順的在它們應該在的位置上飄逸,自信的步伐,有著從容的氣質,保養有方的臉龐讓人無法推測她的年齡。

2 Q! Q* Y- Z' {0 F& R% ^
在那瞬間,我可以體會為什麼電影裡常常會有對某種情況的「慢動作鏡頭」出現,因為只有慢動作,才可以讓人仔仔細細的記下每個小細節,好讓自己日後的回憶,是沒有遺漏的。

2 o0 N3 M4 v+ [$ \! J0 x
好吧,說明白一點,我被老師電到了。

& U( y% q# Y( B- M0 S
我要先聲明,我不是容易被電到的人,在我的印象中,那些追我的人都沒讓我有這種只看一眼馬上覺得「就是他」的那種感覺。

, c& n3 B8 m" O/ X; Y
老師是第一個,但,她是老師。
1 D0 f/ p: A. @3 D
她是老師,我是學生。這是個很殘酷的關係。這讓我在被電到的下一秒,馬上掉入了灰暗的現實。

# D8 P7 M+ w* N: f
「同學,簽到單。」後面的同學拍著我的肩膀。

/ I# v& x# P% b  A3 M
「喔,抱歉,不好意思。」我為自己的失神感到抱歉,伸手接過了簽到單,簽了名往前傳。

5 \, {7 m1 e, i2 b1 h% g4 x
老師已經開始講課了,我強迫自己把那些有的沒的想法放在一邊,拿出上課應該有的「態度」,開始認真抄筆記。
. I$ W/ v1 Y  G* w% @7 G3 q! X9 `
但該專注於黑板的目光,卻總是不自覺的偷偷往老師身上飄。
6 X" O, i9 A( I5 b: V+ X  R5 n. X
終於有一次,在我眼神「亂飄」的時候,跟老師四目相交了。

4 P! j5 E5 T* A1 D
老師對著我微笑,我愣住了,不知該怎麼反應。下一秒,老師的眼神回到黑板上。
. f: g1 k+ K/ |, S' n0 [' V( `9 C
是對我笑嗎?我偷偷的想著,就算不是,我也當作是了。

6 {! `* G! Q6 p# L4 J
然後我才明白,原來所謂的「小鹿亂撞」是這麼回事。

, u% a, ?* W% w' B
時間突然變得很快,感覺才一下子,兩個小時的英文課就結束了。

7 t$ L% c7 [, k: ~
我真的不知道老師到底怎麼可以把時間控制得這麼好,沒有多一分,也沒有少一秒,總是在打鐘時把課講完。

) K6 T+ U( N! g" ?
「今天就上到這裡,請大家出教室的時候把作業交到講桌,有問題的同學可以來找我,別忘了下禮拜也要交作業。」老師說。
& V) N9 ^4 m1 ^' R' b
跟上禮拜一樣,同學開始往教室外移動,只是這次多了一個「交作業」的動作。

7 J" P6 j5 E) u* E* w+ R
雖然我很想「接近」老師,不過我一向是個「俗辣」,所以我也和其他同學一樣,把作業放在講桌上,離開教室。

( m( ]4 z" C" w& k. }) u
離開了教室之後,我想著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老師注意到我,或可以更靠近老師,目前,好像沒有。

( s; ^) o% R$ j9 J% J/ ]7 B, ]- n
我默默的把這樣的感覺藏在心裡,沒有對任何人說。
- [+ @% M/ M  ?# n
其實,我也沒有人可以說。
0 \# _" u( p! e. S# Z
我是個轉系生,加上低調、不愛social的個性,我和大學同學不能說不熟,但也沒有熟到可以講這些的地步。
; x% m2 K+ ^7 V
我應該,算是個孤獨的人吧。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我習慣一個人的生活更勝於兩個人。
. N/ A" t0 m5 L' ^

% @' p, g0 h2 t" 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6 00:50:41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2GIRL的網址統一變更為 https://www.2girl.net,請記得更改你的「我的最愛/我的書籤」喔
那天下課之後,我像往常一樣到了醫院,我有一個癌症正在做化療的母親。

4 F/ c4 T$ e) N, O+ J
「今天好嗎?」媽一看到我就問。
5 {) B2 r2 I) U, B
「很好啊!開玩笑,我的英文又不是因為爛被當的。」我邊把帶來醫院的食物拿出來邊說。

) E" E' t3 I1 ?$ L
「要順利畢業啊。」媽笑著說。
7 Z9 _& A6 a; o" Y
「我會的,媽咪!妳也要努力把化療做完,好去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啊!」我把食物拿到了媽面前。

2 U+ g5 l6 O$ r
「嗯,我知道,我會的。」媽笑了笑,蒼白的臉色,令我不捨。
3 ]3 D( j1 l- D
「今天有沒有好點?」我問。

+ M' q7 m  v, k+ b( v9 Y) P
「有比昨天好了,昨天剛打完,真的好難受。」媽的語氣中,藏不住她的虛弱。
( @& T/ a0 r8 F( p2 o& t& o
「喝點湯吧,我照著妳跟我說的方法煮的。」我盛了碗湯,開始餵媽喝。
' X' N# S+ D& @3 d, o+ u
「不知道小杰今天怎麼樣。」媽邊喝邊說。
5 l2 F8 f4 r6 @" N
「他說他下課就會過來了。」小杰是我的弟弟,蘇煒杰。

$ Z" n/ q, O- @* w" E
「真是辛苦妳們兩個了,幾年前沒了爹,現在我又生病。我們兩個真是不及格的父母。」媽難過的說,爸在五年前出國出差回來的途中,遇上空難過世了。

5 X7 |% V  T* n1 W2 Z. ~. Q/ D
「媽,妳和爸怎麼會不及格?你們不及格我們怎麼會那麼優秀咧?開玩笑,妳兩個小孩一個C大,一個Y大醫學院,我看很難找到這麼優秀的小孩了。」我故意逗著媽。

, I. i% Z/ N, d2 A0 m  I
「是啊是啊,你們兩個真的是很優秀,每次護士小姐來都會跟我說一次,你們真的是我的驕傲。」媽這下是真的笑了。
( d: l1 U: R* L8 Q
我餵媽喝完了湯,她躺回床上休息,我從包包裡拿出該寫的作業,還有考研究所要唸的書。
* ]8 C- o  o, X9 G1 y0 H! [
本來我計畫唸完大學要出國唸研究所,但媽的病卻讓我打消了畢業後馬上出國的念頭。畢竟,出國這件事是什麼時候都可以做的,而媽媽只有一個。
- m  u# |' O' W) X
還好,爸過世留下的保險金,還有航空公司的理賠、公司的慰問金,零零總總加起來,讓媽可以安心治病,我們的生活也不成問題。

9 Z0 V  p4 _" X
我想,這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9 |: \6 x, \6 ?! @( O* j7 \) W
媽常說,我們要為有的一切感恩。

& D, f2 H: ?5 @
我甩甩頭,強迫自己專心唸書寫作業,才拿出今天上課的講義,馬上又想到了老師講課時的姿態,我承認,我真的想讓老師認識我。

7 g' S* k$ [4 h/ X2 i0 ?, Y. ?" ?
但我真的不是個會接近老師的學生,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讓老師印象深刻。
) T* C! {7 H' B! o2 }
總覺得,老師們會特別「注意」的學生只有兩種─上課表現超好,不然就是一天到晚蹺課點名不到的學生。

5 g) V2 a& [4 D1 f% x) R) C1 J! V$ x
我不想蹺課,因為蹺課就看不到老師了。而那種需要舉手回答問題、發表意見的事,也從來不是我會做的。
- \: m' t3 {! N! m, _3 r9 d7 p& y
我嘆了口氣,我看我大概只能就這樣默默的看著老師了。

# n0 e  m" B7 @" e% H
那時的我是這麼想的。

6 j' B- f7 W4 w0 d; W0 h( \
「姊,妳在發什麼呆啊。」小杰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5 ^" q, @7 i/ ]& D: ~# c
「你下課了喔。」我回過神來問他。

$ i- R3 j4 V% M( z7 c
「不然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小杰回我。

4 r" B5 ^' |2 |  `% `1 P
「吃飯了嗎?」我問他。

. U, C; A4 z- x1 Q- D6 @
「嗯,媽的狀況怎麼樣?」他點點頭,看著熟睡中的媽問。
  z' I0 M9 q0 l: w" Y' U
「比昨天好多了,喝了碗湯就睡了。」我說。

- O6 l0 w, A7 H3 d0 l/ l7 J8 g5 S, G
「那就好,妳有碰到醫生嗎?」他問我。
# ?* F5 {& c" B2 R4 q
「沒耶,不知道晚點會不會來。」我說。
0 F! @. O+ ?" L# u. q
「小杰,你來了。」媽突然醒了。

" T# f2 l' A' K! C( d' x
「對啊,媽咪妳今天好嗎?」小杰坐在床角問。

; E" i& K5 A* V8 P% @, {3 C
「好多了,你呢?今天在學校好嗎?」媽問。
) g2 {2 e2 Z' I
「不錯啊,我上次解剖小考拿了89分喔!」他得意的說。

1 u* g- P6 T9 p! K6 E6 b0 b- ^5 H
「這麼棒,繼續加油。」媽開心的說。
" j) f- }2 ^  b
「他本來就很聰明,只是以前都一直混。」我沒好氣的說。

: |+ M: V% K- ]
小杰從小就很聰明,小學時候做的IQ測驗,他測出來的IQ是160分,比平均110高了不少,但這也讓他從開始當學生以來,都沒有好好唸過書,總是隨便唸唸就比別人考得好,為此我不平了好久。
) y6 ]# Y$ }+ s8 D: u& O
「我現在知道錯了嘛,我有開始努力了啊。」他無辜的說。
4 t' R- E! r1 o, ]0 A, j  B9 t
自從媽生病住院之後,小杰也變成熟了,不再是那個回家就打魔獸,到考試前兩天才開始看書,死線前一天才開始寫報告的打混學生了。

1 s4 K! h1 h9 z: i
「有努力就好,要繼續加油。」媽拉著小杰的手說。
% u8 B! j+ m+ \* W  h2 `5 O# J
「媽妳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我會成為很優秀的醫生。」小杰握著媽的手。

2 i& X7 k! ^& e% L# }4 N; q
我們三個在病房裡一直聊到護士來趕人,小杰才依依不捨的回家,他明天還有好多課要上。

  ^  N# P2 t- E1 C
「你們兩個是上天給我最好的禮物。」媽在睡著前這麼說。
8 k5 ^+ e' W5 q  Z! b$ A* Y
我替媽把被子拉上,輕輕的拿起衣服去洗澡。

' b3 \& A% ~" Q9 V) [4 m* p+ Z/ g
洗完澡,拿出電腦,想說睡前上一下ptt,收個信,看看facebook。
; q9 ~( O4 z9 q
「姊~~~~~~~~~」

' ~( R9 v* X6 ]+ I) ]3 s. y& P. i1 U1 U
我一上線就看到小杰的訊息飛來。

9 E  n6 J1 @, `; O+ C. r* F8 I6 f
「幹嘛?」
% o9 u4 a. e) A
「沒有啊,今天都沒有跟妳講到話。」
, N% Z- N1 v. `- ^2 N
我們兩個從小感情就很好,以前幾乎每天睡前我們都會哈啦聊天個半小時。
* F& C0 c! H3 [) p1 O9 T" }" T
「哈哈!你降講我會以為你很想我耶。」

, ^: d/ F8 ~8 f* B
我帶著笑容敲鍵盤。
* R5 I* @. ~2 J% F2 {3 @' d
「是啊,我一個人在家很孤單耶。」
$ A9 @4 E* ~5 s; g* [- R. ?
「是喔,阿你的報告和paper沒有陪你喔?」

2 x' ~$ o4 M) {5 O  F# V
「人家不要他們陪啊= =……」
2 T7 F/ C# G6 p# i4 s  _
「沒辦法耶,不然你去找個女朋友陪你啊。」

0 y$ n- r3 f1 o3 i8 \
小杰雖然不是很帥,但是據我所知,他從國中開始就一直有女生暗戀他。

, ~5 H0 F9 d; i  [5 R' W. D1 @
「開玩笑,我要先把妳嫁出去才行XD」
: ^6 c( _$ \, I$ Z7 W
「說真的,我最近有在想,我會不會是同性戀啊?」

) `! R1 z6 t+ F: ?6 f
「是喔?真的嗎?好酷耶!」
  F; D- f) |5 c1 e$ }& f+ k
「你這什麼反應啊?怎麼會有人知道自己姊姊有可能是同性戀還這麼興奮的啊?」

- c7 f# ]2 ~, p1 r* _7 D
對他的反應,我還真有點措手不及。

: g# ^+ Q% @( F* A
「不是啊,唉呀,我也不會說啦,不過我覺得這沒什麼啊。」

0 y4 o" u0 L% C6 j. x
「是喔?不過媽咪應該不ok吧?」
8 \. a, m+ G5 g* J
「我想,妳還是不要刺激她好了。」

, N  A) u0 H* C& i4 W5 f% D  g# z
「我也覺得,這還是不要跟她講好了。」
6 F: f5 I% P: I. O, b
「嗯嗯。阿妳是怎麼發現的啊?」
0 j. B  ~) J0 ?5 u; y
「就…從小我就只愛看美女啊,對男生都沒啥感覺。
- j& M4 ]2 g3 a( D
「好像真是這麼回事,妳國中那個優秀學長追妳,妳都不甩他,反而是崇拜『妳的』正妹游泳教練。」

! p: i: Y/ f( Z, h6 C' I; M8 Z
「阿就沒感覺啊,教練比較帥!哈哈!」
. e4 ?' Q+ e7 h9 d# k
「對啊,從小就只有聽過妳說哪個女生很正,哪個女生很帥,都沒聽過男生的。」
1 u( g4 g) m) {$ X1 K5 u$ r; P6 ?
「但是我有覺得金城武和Johnny Depp很帥啊。」

/ ~1 W' x# K( H$ c
「那不一樣,那是fans對偶像的崇拜。」
  Q/ A1 `; w% ]% B! b
「可是妳怎麼知道對教練和學姊我不是崇拜?」

) Y/ `( M9 u9 c9 i3 W* p1 i" U; Y
「因為妳說過如果她們是男生妳就可以當她們女朋友之類的話……可是妳從來沒說過想當Johnny Depp的老婆或女朋友……」

" x* @6 M. t' b8 v
「是喔,你怎麼都記得…你好恐怖……」
7 }6 Y& l* p! T( ^8 N3 F' B1 m6 s
「所以妳應該是個同性戀。」
- d- N) Y; r* n
他自己下了結論。
1 R0 L$ M% H) L. E2 d
「謝謝你還幫我下結論喔。」
$ J1 H/ \' V& m# ?9 x- T7 d! S
「不客氣,妳最近有新目標了喔?」
& ^5 L( r# }3 Y
「我今天發現,我的英文老師好正耶>/////////<」
6 l; s- C9 z, y3 H. d# H7 ]
「我看妳不只是同性戀,搞不好還有戀姊情結或戀母情結咧!每次都看上比妳老的。」

( k& t" @3 o3 k+ {- P* V
「是耶!哈哈!但我比較prefer你用「熟女控」叫我XDDD」

8 Y$ D* Q* m2 B4 S- i
「= =這有比較好嗎?還不都一樣……」
  Z+ C" j% u" U2 x% F( Z
「不知道XD」
- G2 U( C: r% |  E+ v
「所以這次的目標是『英文老師』?」

# }4 t6 ~$ p( a% s" f
「目標?說不上是目標吧,就只是…很想靠近她而已……」

# ~) q& y) v) z% X6 R3 N
「那就靠近啊,老師應該很會照顧人吧XD」

; r/ j8 T( x0 |; {3 G9 G
「不知如何靠近,再說吧!」

( I( R" `$ H  ?0 W- l* v3 s2 d
「吼!不要啦,妳要試看看啊!妳改天隨便找個理由寫e-mail給她,多寫幾次她就會知道妳了XD」

2 h( d  R) H( M
「= =你真的很會出餿主意耶!」

; t( p, _" T; V/ v" b4 `
「這哪是餿主意啊?我在為我親愛的姊姊爭取幸福耶!」
9 ]- n2 V! Y* ?( W/ }
「謝你喔!這麼為姊姊我的幸福著想。」
% W8 z& |% ~  W$ h# \2 [
「那當然!總要找個人照顧妳啊!」
  [) p  Y' {: d5 z) u3 A0 c
「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先吧!你再不去弄你的報告paper,我看你就不用睡覺了。」
4 q" c; K; v8 D: C# i) q! S
「靠夭!又要12點半了……好啦,那我真的要認真了!」
% U; }. \# j& a+ c+ d/ o: b9 ]# B
「加油啊!」

2 e1 ^( v% n( T8 r. i
「妳有什麼新進展要跟我說嘿!有機會我也要看美女老師XD」

6 H  i5 ~0 f7 I4 v; g9 ^
「不會有什麼進展,也沒有機會給你看美女老師,哈哈哈!」

5 Q, O4 v1 W; E5 v" `
「嗚嗚,壞姊姊!都欺負人家:’( 」

: Q; K+ ]1 D- ^  x  `7 M
「好了啦,去唸書,我要準備睡覺了。」

- T/ _- B3 R+ _  A% W; p0 C
「好啦好啦,妳睡覺被子要蓋好,不要著涼。」
$ X5 |# d& T- G/ {" M( l) B
「謝你的提醒喔!你自己也是,早點睡喔!晚安!」
+ V5 z  \4 U" C, n5 [
我下了線,關了電腦,躺在醫院的陪病床上,看著天花板,想著小杰的話。
7 g( v; x* ?7 q9 K7 P
好像我從小到大,真的沒有對男生有感覺過。
& U$ ^! e% w: p, K  v, o  |- o
而女生,雖然有幾個「重要他人」會讓我有想要「獨佔」的感覺,不過最後好像也都不了了之。

* ~9 |2 X* f% Y$ O
所以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喜歡男生還是女生。
4 m6 V. X2 w$ a, X* d  K2 H
那些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6 f( Q5 f: \  e9 _; F

( x3 z* \0 p) b0 _( p3 I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6 21:58:01 | 顯示全部樓層
; a1 C3 D# t  I7 d4 M+ R, t
只有英文課的大五,應該是很輕鬆的,但也許是媽生病的關係,我覺得壓力很大。

" J9 v9 n0 V& k, c) c$ p
我始終記得媽說過:「你們小時候我都告訴自己不能生病,因為生病了就沒辦法照顧你們,現在你們長大了,我生病不用擔心沒人照顧你們,卻遺憾沒辦法看到你們大學畢業,然後結婚生子。」
( s4 p  o6 F1 D; |
理應畢業的我,因為很鳥的原因延畢,我知道媽想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她想跟穿著學士服的我們照相。我懂,媽是個愛照相的人。

6 O; J0 P6 U3 i0 f1 d# Z2 \
因為這樣,所以我更覺得歉疚吧。
, D" h1 {+ r7 J+ a% _0 T
我沒有太多social的時間,平常不是去學校上課,就是在醫院,偶爾小杰比較輕鬆的時候會換他來,我回家好好休息,這成了我週而復始的生活。

7 E1 @7 P1 X* M) ?; E! W
我想每個禮拜最讓我開心的時候,就是上英文課,可以看到老師,還有每次下課交作業,她給我的笑容。那讓我的生活,在平淡中多了點令人悸動的色彩。
# g! `0 f' r" Y
小杰三不五時會問我「美女老師」的近況,我能告訴他的,真的只有每個禮拜上課老師在講課之餘,穿插的說了些什麼題外話,如此而已。

# J: l2 w& F" d& m1 j3 V9 w% p( O
一直到,我收到老師寄來的e-mail。
" p8 F: \) y9 M/ j, J2 t! D) K( q
「Dear Patricia:
1 f4 L, g& z' k7 @5 _: `
   Please contact with me as soon as possible, I receive some documentsabout your graduation from the school. (請盡快與我聯絡,我最近收到一些關於妳畢業事宜的文件。)

6 H& U6 ^/ d, m# w: G
FrancesShih」

+ E, `5 t; @2 A( D
當我看到老師的信出現在我的信箱裡,當下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不過知道是和畢業有關的東西時,卻再也笑不出來了。

- y/ c6 m$ |( o9 x# u% h6 W! A" U
我一定要畢業啊。
; Q( l# d! ?1 U# s5 F
還好,隔天就有英文課,下課之後去找老師,應該不會太晚。

) @4 |: H7 n* v7 {) N2 l
於是我回信給老師,跟她說我明天英文課結束後會去找她。
& j6 j7 g) e  T) l
睡覺前我跟小杰講了關於老師要找我的事,他似乎比我還「期待」跟老師「見面」。
$ e8 V0 @. k/ K8 a# _1 a
我自己好像沒有特別的感覺,我擔心的是能不能畢業。

/ |; u( d( l  `4 {1 K' F
隔天上課,老師在點名的時候,順便跟我說了下課記得要留下來。
9 j' M. w4 c2 b3 Y4 D
我點點頭,老師開始上課。

: M9 X* Y5 b+ t$ R: u2 J
下課鐘響時,仍然有三三兩兩的同學圍著老師問問題,我默默的邊收東西邊等著老師。

# t, M* y' b0 O! s" {4 M# R
「抱歉讓妳久等了。」等同學都走了,老師把東西收好,笑著對我說。
6 r7 w' V/ a4 o; ~' ^; Y
「不會啦,還好。」這是老師第一次單獨跟我講話。

' X/ T2 }/ {9 l: M
「妳今年要畢業嗎?」老師問我。
% C8 ]' `' D3 d0 c! {
「嗯,我不想再拖了。」我老實回答。

7 h. i' \+ V" z: k6 Q& {. L8 i
「學校前幾天傳了一封e-mail給我,跟我說還沒收到妳畢業英文檢定的成績,想要問妳一下。」老師看著我說。
4 O9 e8 v" l* t# G! [
「我應該大一的時候就考過了啊,中高級英檢初試不就可以了?」我問老師。
9 k! K8 k7 j# h% P7 ]
「妳考過了?那怎麼會這樣?妳接下來有事嗎?」老師看來比我還擔心。
# b) |3 f4 W/ l+ }* S& o  ?) x
我搖搖頭。
( {% x0 a+ L4 z, w9 Y
「那妳跟我回研究室一下,我看一下到底問題出在哪。」老師邊拿起她的東西邊往教室外走。

; M3 n. j$ ?: a; Q4 Z3 e) v/ Z
「喔好,老師我幫您拿東西。」我跟著老師後面,邊接過她手上滿滿的講義和作業。

$ r" i1 @9 c5 I/ X
「謝謝。」老師也沒有拒絕,就讓我拿了大部分的講義。

  Y5 p, g0 j' u2 }6 b
在接過東西的瞬間,我的手碰到了老師的手,那瞬間,我愣了一下,發現自己想牽老師的手。

  u/ L  f" N+ S
「怎麼了?」老師轉身問突然停下來的我。

- g3 b( a! h# ]
「沒有。」我趕緊跟上去。
! p* D* w1 B6 |7 n- X! S- O
「我看了妳的學號,妳今年應該是大五吧?」老師主動開了話題。

  R+ h7 \- K  r! M  F7 c
「喔,因為我大一英文沒有過,要重修。」我老實回答。
5 n# r* I5 f1 P; P2 q; P
「可是我看妳的作業,妳的英文程度很不錯啊,怎麼會被當?」老師繼續問。

" M5 {" `6 j/ {2 g) {5 h1 G
「我是因為蹺課太多,老師不爽,就當了我。」我說。
+ A3 r' G: C+ |' J. X
「這麼愛蹺課?」老師帶著笑問我。
: D* R3 n5 I" A
「其實也還好,小時候不懂事,不喜歡老師就猛蹺課,所以現在遭報應啦!」我也笑著說。

4 |) ?/ v& d1 H
「喔?所以上到我的課是報應囉?」老師抓著我的語病接著問。

4 e# p! M; P3 V1 C$ }; w, m
「不是啦不是啦,我是說唸到大五是報應,跟老師沒關係啦。」我急忙解釋。

1 H1 O5 Y* d& {1 g/ s4 I
「呵呵!逗妳很有趣。」老師笑得很開心。
0 c. @8 P( m& I1 q
「喔……」我不知該說什麼。
, n8 l" t6 b  _
不知不覺我們走到了老師的研究室。
) T+ W9 t, [; I& @9 ^
「東西放沙發上就好。」老師開了門,走到位子上開了電腦。
( @! _( f- I# t6 K- o
老師的研究室很整潔,一進門右手邊是一排的書架,書架對面老師放了一張三人沙發,前面還有一個小茶几,上面鋪了桌巾,還擺了幾枝小花。桌子也很整齊,除了電腦之外,其餘的空間,不管是書、講義還是作業、考卷,都井然有序的放在屬於它們該在的地方。
" p+ L! R; A% U$ q8 l8 E5 l9 I
「怎麼啦?怎麼傻了?」老師看著把東西放下,四處張望的我。

0 ]; w" M+ b  t2 K) Q0 P
「沒什麼,老師的研究室好整齊。」我說。
# Q( H; k: R. N" ~, V" M* Q
「那是我前一陣子剛整理過,久了也不是這麼回事。」老師說。

9 W& {9 `7 e. s. D2 y2 O
「所以是我來的時間剛好囉?」換我帶著消遣的語氣問老師。

$ n) H% Z7 x) S
「對啊,不然我不敢找學生來的。」老師似乎也不怎麼在意。
% D8 \- E  A( Y& {. ?# n
「那我真是榮幸,可以來參觀老師的研究室。」我好像沒那麼緊張了。
' T/ ^4 m9 c- L8 P* i8 j" |6 R
「是啊……喔,學校說要三年之內的成績,妳的看起來應該是過期了。」老師看著我說。

9 T  x, V* S: i& V/ g" a( O
「那還來得及補嗎?」我有點緊張。
4 L& r2 }: Y# q$ @& T
「可以啊,不過妳要考哪一個?」老師問我。
- ~( \4 R  q$ U1 B' v! I8 X
「我也不知道……」我誠實的回答。

3 f: A9 E0 Z0 [, P; X& ?" _
「以後想出國嗎?」老師又問。

# F. {) L1 }+ @# h  u2 l1 E" {& I
我點點頭。
: X) h6 s; L$ ?) @# R) z* c, G$ T
「那就TOEFL或GRE選一個吧?」老師看著我說。
" m+ q4 o# a! H$ N2 Z, e
「我應該沒那麼快出國吧。」我想到了在醫院的媽媽。

8 ]: N2 [4 w! C& ?) H
「喔?為什麼?」老師疑惑的問。
/ J" f: y8 W0 `$ U0 k0 Y  Z) v1 F
「家裡有些讓我沒辦法馬上出國的事。」我不喜歡告訴別人媽的事。
$ ^, M4 b% e. w0 R$ P- O4 R
「喔,這樣啊,那不然妳就考TOEIC好了,TOEIC很簡單,只是題目多了點。」老師沒有多問。

, q* s2 W) _: V+ p. {3 d2 k
「好,我知道了,謝謝老師。」我笑著說。
8 n6 ~% [; G1 f/ e( J! l% |
「TOEIC的資料應該很好找,需要我幫妳找嗎?」老師笑著問。
3 D% K$ }' I: u' ^5 x' W' i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找,謝謝老師!」我真的不好意思麻煩老師。

$ Y+ d0 L/ d. r8 I3 L4 U5 d
「那妳加油囉!有問題隨時問我。」老師的笑容很好看。

$ P9 S' ]# c3 D, ~$ g
「嗯,謝謝老師!那我先走了。」我突然不知道該跟老師說什麼,而且發現時間也不早了,我該趕快回醫院去了。

4 A3 Z( }- i& y! Q% U
「好。」老師站起來幫我開了門。
& k: K: c7 V% n
「老師再見。」我走出門,也順手輕輕的把門關上。
2 h6 [4 E/ _# {9 y0 s
那天晚上小杰問起我去找老師的事,我把老師跟我說的,還有到老師研究室的事老實的跟他說了。
& L9 @$ |; X/ x# z
「唉呀,妳怎麼不多待一下咧?隨便找話題瞎聊也好啊!」我們兩在醫院外的長椅上聊天。

: @- Y6 U- K3 B# n  b
「你姊就不會瞎聊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無奈的說。
. Q+ v. N( i* I$ {2 b0 A
「妳要把握機會讓老師對妳更有印象啊。」小杰說。
; `' @3 S# X$ o  Z2 g: B
「然後咧?她是老師耶!再怎麼印象良好,還不就是師生關係。」我回他。

/ O4 j' [7 e5 I$ s
「師生關係還是有可能發展成為師生戀的。」小杰揶揄的說。

! \1 |  w3 t2 ?; {, F* S- Y$ G
「你姊還沒這種勇氣……而且這樣會有很大的麻煩吧。」我說。

, L3 ]5 B3 K, M- [4 P$ b) K& C- _
「妳的麻煩還是老師的麻煩?」小杰問我。

( [7 z3 p% d1 S5 b  c7 w
「兩個都會有吧!開玩笑。」我回答。

, q3 G6 N9 Y3 x+ b$ P! s' X0 n
「反正妳都快畢業啦!畢業之後妳就不是她的學生了,降就沒問題了啊!」小杰想得好天真。

- o( W; l/ R" |' p/ \% f
「那萬一我研究所還是在這怎麼辦?這樣一定會被說閒話的。」我討厭落人話柄。

3 u: o3 s. g# f  p+ t% X
「那妳考去T大好了!哈哈!這樣就行了啊!有個在唸T大的女朋友,老師也會很光榮的。」小杰講得好像真的一樣。
* F: G) v8 b6 O9 J8 z* O1 f
「你也想太多了吧!我還是先把我該考的TOEIC考過就好。」我想到我要考的TOEIC。

. |8 I0 O5 I2 {/ m  e
「TOEIC不是聽說很簡單?妳中高級初試都差不多滿分了,還怕什麼?」小杰推了推我的肩膀。

4 x+ }9 x0 l; [
「喂!你姊可不是像你只求過,我還想考高分咧!TOEIC至少應該考個950吧。」我沒好氣的說。
! U& Z2 W" g+ J/ Q0 h
「是是是,我現在也有努力了啊!說不定我這學期可以拿書卷咧!」小杰說著說著得意了起來。

4 m+ z1 s5 G; w# y& x; i
「那我就期待你拿書卷給我看啊!你拿書卷,媽出院,我們就去吃大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 B. ?+ _5 C! C; u$ X
「好,那妳們兩個就等著吃大餐吧!」小杰說得很有自信。
( ]# ]+ p5 T4 h
「嗯,時間不早了,你趕快回去吧,明天還要上課。」我看了看錶。

1 p% c" d. ?: p  \
「明天換妳回家吧!後天星期六,我不用去學校。」小杰邊站起來邊說。
- Q0 S. [% c9 w2 |' l
「好,你明天什麼時候來?」我問他。

3 }" p$ {4 B/ i* Z8 L) e- d4 R7 `
「應該六、七點吧。」他想了想。
" e. D# t  y7 ^8 R* k6 w9 ?' ]: T. E! e
「要等你吃飯嗎?」我又問。
, L# _- [# ]3 D% l7 s0 n/ i6 ]6 L
「如果我七點還沒到,妳就先吃吧。」他說。
$ M1 Z+ v% m, d
「Ok,那你回家小心。早點睡,別摸太晚。」我叮嚀他。
  J5 k- K3 r5 }) k  T1 X% ]9 Z
「我知道了,我走了喔,掰掰。」小杰邊說邊揮了揮手。
. c+ T: _5 o& s" ~
我站在醫院門口目送他離開才回到病房。
# w+ L3 ~% k9 S: a) J: G
媽已經睡了。
) o+ k6 Z( [2 X
我拿出電腦,上網找了一些關於TOEIC的資料,把考試的時間寫在行事曆上,順便上網找了幾本大家推薦的書,然後洗澡,準備睡覺。

! I, {7 Y' I5 R6 d* V, E$ M  [+ e
我躺在醫院的陪病床上,突然很希望有個人來陪我。

; Z& L2 e8 f6 F2 N' J
小杰總說我是他心目中第一名的女強人,自從媽生病之後。原本的第一名是從小拉拔我們長大的媽。
6 H5 h. P6 @+ E! B& w8 M
我也總是告訴自己要把該做的事做好,不要讓媽擔心,也要好好照顧小杰。雖然他也20歲了,但對我而言,他始終是需要人照顧的弟弟。

# |3 e9 {1 y! D* v( M8 K
有的時候,我也會想,如果我談戀愛了,對方會是什麼樣的人?我又會變得怎樣?

6 W* H( V9 ^' M
我很清楚,我是個需要有人可以依靠的人。我只是太習慣堅強,只在獨自一人時脆弱。
$ f' p' |0 D# t5 P! ^* W
然後,我想到了老師。
- R* C8 z5 C0 r2 O! }5 h' D; C
她有沒有男朋友?放下「老師」角色的她是怎樣的?回到家她都做些什麼?

: q! `8 |6 ^; i7 A+ W
還有,老師的手,修長的手指,白皙的皮膚,牽起來會是什麼感覺?
+ H0 W, J6 B& ^; F1 b1 Q- x
老師到底幾歲呢?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
. S3 V  j- O/ \1 s) E* o
唉!我好想多認識老師一點。
9 h; I% O/ T6 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6 21:59:4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我是被護士進來量體溫的問候吵醒的。

& L3 a: ~9 A5 k' W; {, E( \
「阿姨,量體溫了喔。」早班的護士總是很準時的,七點推開房門。

' T* i6 V% ]- t  w
但今天,媽卻沒有跟護士寒暄,我隱約覺得不對勁。

& G5 [; K+ u) |6 @8 e
「媽,還好嗎?」我坐起來看著媽。

. F1 i: s; F  @
媽緩緩的睜開眼睛,不似平常的有精神。

8 P; `( X& n2 H. e  z
「是化療的副作用嗎?」我問護士,每次打完化療,她都會沒精神個兩三天。
" Z0 Z* t5 f* O
「我不確定耶,但是阿姨有點發燒。」護士看著體溫計,三十八點八度。
9 N  K; x( s) O
「那怎麼辦?」我問護士。

+ I: c! E1 r( x. n# q* L/ m
「我現在就去跟醫生說。」護士小姐轉身出了病房。

4 O3 |/ b2 G2 j8 b# C( T. I1 L
「我感覺不太舒服。」媽有氣無力的說。

0 X# u9 a; J, p- N0 q" L" L( A
「是化療嗎?」我問她。

% n! h% B& ]; K9 V9 x* k3 @
「好像不太一樣。」她搖搖頭說。

$ a& k; D3 f) \8 a; H
「那還好嗎?」我擔心的問。

, S' V* d* ]+ A) o
「我也不知道,應該休息一下就沒事了。」媽說。
! m" `  C8 W' v
「好,那妳繼續睡,我就在這裡。」我幫她把被子拉好。
. p- z4 n3 Z; X  @( V8 w0 M
那天一直到小杰來,媽的燒都沒有退。
( I' N) m2 X$ [& k. G! ?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感染了?」小杰看著媽的體溫記錄。

3 \# S% E. c0 a- Z
「我也不知道,今天一天都這樣,我快急死了。」我說。

) Y, F; Q& E6 {% X1 D1 _% I8 l8 ~! r1 {+ J
「姊,妳先回去好好休息,今天我在這裡,沒事的。」小杰拍著我的肩。

' f  U0 j/ M5 N3 x0 ]6 s3 W
「可是我很擔心啊。」我看著臉色蒼白的媽。

4 Q0 \! m* P; T& G
「姊,妳不要急,回去好好休息,妳在醫院一定都睡不好。」小杰自顧自的幫我收拾東西。
. G3 a: V) c6 \
「好吧,那這裡就交給你了。」我轉身接過小杰整理好的東西。
0 l4 r. B+ X0 F+ ~4 R
「嗯,沒問題的,妳回家小心。」小杰送我到門口,我憂心忡忡的回家了。
. m* `+ v0 T% R0 e7 }# N
在公車上,我看著熱鬧的市區,今天星期五,明天是週末,這個城市今晚,想必一定會喧囂擾嚷到深夜吧。
* n" q) M' W. p. _* o" M
但我卻感覺到無比的孤單。
3 I; E% n3 ^+ b" I: [* z
我又想起了老師。
, X7 a( N" ]  O+ q; ~  r+ s
不知道老師現在在做什麼?約會嗎?還是努力的改作業?
3 f$ i* p! K6 ]8 r0 _2 h6 i  t
不知不覺的到了家,因為小杰期中考的緣故,我在醫院待了兩個禮拜,踏進家門的瞬間,居然感到陌生。
2 Y4 c! y; _; c' E1 S8 b* }% O
拿了衣服進了浴室,放了缸熱水,把自己泡在水裡,我好像很久沒有這樣放鬆了。從媽被診斷出肝癌末期的那天開始。
2 y9 v" }$ C% R6 @
我記得那天從醫生口中聽到這個消息的那一秒,那句話彷彿一顆威力強大的原子彈,在我們三人的世界引爆,一切靜止了,只剩我們和醫生的面面相覷。
- Z! y1 b3 e9 l3 J$ b# g3 \
「醫生,我媽媽還有多久的時間?」小杰最先開口問。
; T" q# _  `. J+ B4 t
「這我也不能保證,以往相同的病例,有人雖然是末期,但化療結束後還是恢復得很好;當然也有很不樂觀的。」醫生也許是想安慰我們吧。
. A: E% w, Z* K$ K0 S6 w! o' J, W' U
然後又是一陣靜默。

  c$ W" n7 b5 ^8 a) C' n& j
「你們可以討論看看,有結果再告訴我,醫院會完全尊重病患的決定。」醫生看著沈重的我們說。

0 b. b8 t# P. B
「不用了,醫生,我接受化療。」媽自己做了決定。

/ l3 [: S6 P% ?! m' \6 X; s
「媽?妳真的確定嗎?」也許這個問題聽起來很「不孝」,但我那時確確實實的這樣問了。

+ h" W8 A/ [  x3 x6 B$ C
「我確定,妳和小杰都還年輕,媽希望自己能再多點時間陪你們。我願意試試看。」媽說得很堅定。
8 l( \3 j& T3 S5 O5 Q
「好,那我立刻幫你們安排化療的事情。阿姨有上班什麼的嗎?」醫生問。
$ k- M( G# Q0 I
「媽,妳就都待在醫院專心接受治療吧。什麼事都不用擔心,我和姊沒問題的。」小杰跟媽說。
, |' h1 v; O- Y! k% a2 J* J2 d
「醫生,我有必要一直住院嗎?」媽問醫生。
2 f4 h0 [* N# P
「是不一定,不過阿姨您的狀況如果能讓我們在第一時間掌握,那當然是最好的。」醫生說。
! |2 n$ k& H' J, ]9 m2 L5 T1 ?
「媽,妳就聽小杰的話吧。我現在沒什麼事,可以陪妳,不用擔心啦。」我跟媽說。

& |* y1 \4 e, `: V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幾乎是以醫院為家的生活。
% h! W& z8 C2 Z# o
媽的情況一直都時好時壞,畢竟末期的癌症,大家都知道這是個贏面不大的賭局,醫生也早早就交代我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 V. j/ @. z+ h; n
半年了,當我們以為我們快要贏了的時候,醫生卻告訴我們,癌症轉移了。
+ e% e4 g4 G  \
第二顆原子彈在我們的世界爆炸。
" g% X% X1 F6 T9 x
那是兩個月前的事。

9 o# N  v. ?) S& m% B
我們沒有讓媽知道癌症轉移的事,醫生只告訴她,因為治療的需要,幫她換了新的藥。

0 G% E$ k7 Y3 d5 _9 X
我和小杰也很有默契的,在媽面前絕口不提任何關於她病的事,或許有點逃避的鴕鳥心態,但我們寧願,媽就這樣什麼都不要知道,繼續照著她一開始說的,為了我們努力活著,這就夠了。
/ d5 D: N4 b' d! k, ~+ a
那一天,我洗完澡,很早就睡了,我很久沒有睡得那麼好,自己的床還是最習慣的,再度睜開眼睛時,已經中午了。
% w0 ]8 y7 j/ {
當我睜開眼,拿起床邊的手機,看到的是小杰傳給我的訊息。
- A$ t7 V/ N# L$ N; }. l- G
「媽咪的情況不太好,妳來醫院我再跟妳說。」
$ q# i3 H. x7 [7 |* E3 q% I' _) q
簡單的一句話,把我原本還有的一點慵懶全趕跑了,我急忙下床刷牙洗臉,一刻也沒停的趕到醫院。

0 w) K* V; G6 C
病床上的人,看似睡得很沉,但臉上已經多了原本沒有的氧氣罩,小杰頂了頂我的手肘,我們兩個一起到了病房外。

. l" G% c% G9 r! ?. y
「怎麼了?」我問他。
) _. f( x8 `. g# f( D
「醫生說又轉移了,這次是腦。」小杰看著我說。
3 V7 u5 V, b: h. Y
「怎麼會這樣?」我不可置信的問。
9 E( w" C' T1 e. o. e' g
「醫生也不知道,醫生要我們好好想想,是要想辦法用藥物延長媽咪的生命,還是就這樣繼續下去。」小杰的話我懂。

) R- y9 a. {/ l: r  Z- I6 `! A
「用藥延長,很痛苦吧?」我看著他問。
7 L( d; @: W' |/ x( ]
「嗯,妳也看到媽咪每次做化療時難受的樣子,之後大概會更難受吧。」他說。
5 V8 v$ W6 i* C" m. a6 V2 _( Y: O
「那繼續下去呢?」我又問。

7 }0 Q2 v/ N, P8 h
「癌細胞已經侵入她的腦,她對周遭環境的感知會越來越弱,也就是神智可能會越來越不清醒,她的一切生理機能也都會慢慢癱瘓,最後應該會因為器官衰竭而過世。」小杰分析給我聽。
% d$ V) j' U+ [' Q& D) B
「這樣,會比較不痛苦嗎?」我問。

1 [) z9 e- j* N5 m
「也許,但我也不能保證。」小杰很老實的說。
! u% r# b2 L9 g  S5 N
「媽之前曾經跟我說過,如果哪天,她的心跳無預警的停了,就讓她這樣去吧……」我想著那天媽跟我說的話。

' L( g+ ^' L# n% s1 k6 h& B; A9 I
「什麼時候?」小杰問我。
1 N. ?: t5 Z! n7 k( @
「有一次她做完化療很難受的時候說的,她說化療真的好難過,然後還跟我說對不起,她好像沒有自己以為的堅強,她覺得自己快撐不住了。」我老實的回答小杰。
8 I; }; k  q# R5 ]9 U7 J3 I5 [
「我知道。爸爸過世之後,媽咪的身體也因為忙碌而越來越差,我懂。」小杰靠著牆,看著天花板說。

* P/ v6 j9 P- V8 i0 |: [
「她用忙碌讓自己能忘記爸離開的痛吧,他們的感情太好了……」我說。

/ I" T. |; c% M2 U) w
「那就這樣吧,媽咪已經夠辛苦了,我不想讓她更痛苦。」小杰看著我,用眼神詢問我的意見。

; f0 W/ F3 T3 t" [4 F9 H- y' d
「嗯,雖然捨不得、很難過,但我更不捨讓媽再受苦。」我說出我的想法。

6 I1 l8 z' e+ R3 M" U3 ?. c
「好,那我會去跟醫生說。醫生要我們隨時有心理準備。」小杰說,我點點頭。
9 K; o9 {# q& E# {% v- t
然後,我們轉身回病房。

/ x6 `9 N3 Y/ B( ?2 _3 i9 u+ k
「小杰,你長大了。」我突然說。
" |+ n3 p9 i' Q# E
「當然,不然以後怎麼照顧妳?」他轉頭笑了笑。
+ O) N$ u5 y5 ^) C3 {- V
我也很驚訝,我們兩個居然可以這麼冷靜理智的討論媽的狀況,然後一樣冷靜的下了個,或許會被說「不孝」的決定。
9 \5 u* P# {- Z$ b! F
但我們兩個都相信,要是問媽,她也會這樣說的。
, ^* g% E2 W) K2 o' K- s7 k2 b
這是從媽生病以來,我真正感覺到,我要失去她了。

- J+ l# e6 T) H4 m. Z. V3 ^2 ?8 g) N
我心裡暗暗的下了一個決定。

" @5 W+ i7 s% U) f) S: Y' s9 m1 a
6 A+ V- Y$ W) V: ~+ S& {* u6 j8 T
往後的日子,我哪裡也沒有去,只回了家一趟,收拾夠穿的衣服,還帶了我去年好不容易存錢買到的相機,我一直在醫院,守著這個用生命愛我二十多年的女人。
3 E" M  v( E+ ^0 J
我開始感覺到「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恐慌,我總是在晚上,或者媽睡去時,透過相機的鏡頭,不斷不斷的記錄著,最後的時光。
1 \2 {9 [2 ?$ _  b. e1 z
她的面容已不似之前的容光煥發,聲音也不再如同以前的有精神,笑容少了應有的神采。有的時候,她睜開眼時看到我對著她的鏡頭,她會努力的拉起嘴角,給我一個吃力,但在我眼中仍然美麗的笑容,我想她知道我在做什麼。
, t$ F7 b! `3 q. L# x9 l
她曾經對我說過,爸去世後,她在世界上最愛的兩個人,就是我和小杰。

/ z4 N4 S2 i% L3 W! I
我的生命,是因她而有;她的生命,因我而有意義,她曾經這樣對我說過。

2 Q( m! y8 J, Y1 J1 K* n: l3 J) G9 k2 g
我從來沒有,這麼深刻的感覺到「母親」這個角色在我生命中的意義。

  I$ i% ]2 U& P$ y8 q
我在一本書裡讀到一句話是這麼描寫母親的:「她用了她的青春,交換了我的;用了她的生命,創造了我的;用了她的健康,成就了我的。聖經中所謂愛的真諦,是在她身上看到實踐。」就是這麼回事吧。
3 V" g' R6 H9 l. Y* l
我們總是太急著長大,在只會跌跌撞撞走路時,就急著把那雙總是怕我們跌倒,而常在我腋下攙扶的手甩開;總是太急著飛,在羽翼尚未豐滿可以遨翔時,就自以為強壯的離開那為了保護著我不受傷,而總是覆在我身上的雙翼。
, a4 ?+ J: X( R* d4 i, [
而在我們闖蕩後渾身是傷時,那雙手,那雙翅膀,總是默默的又回到我們身旁,笑著,迎接我們回家。
, e. ?9 u! B4 b# h+ j, p
「妳在想什麼?」媽虛弱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 V2 b2 ~- p  h: ~% h/ \% q" a: a
「在想……世界上大概沒有第二個人像妳愛我一樣,這麼這麼多了。」我笑著說。
- I, h) u: x5 E! e. V' Q
「怎麼突然肉麻了起來。」媽問我。
: }- K9 J1 B, F) \. i
「沒有啊,就實話實說而已嘛。」我說。

0 G. J7 F7 o- z9 ?; H! ]( E
「我的時間不多了。」媽突然說。

' I4 f0 m) T# N' S2 R6 u% Y3 d
「妳別胡思亂想。」我的語氣有微微的責備。

9 P$ Y) t# E5 i( Y$ w- j" C
「我沒有胡思亂想,我的情況我自己很清楚,妳和小杰一定也都知道,只是你們都沒說而已。」媽其實什麼都知道。

0 a$ t6 v+ Z# O$ v2 }! k$ J/ x
「嗯。」我無言以對。
+ N  P2 z: M! m( ~1 H" s
「妳記得我跟妳說過的事嗎?關於我不要急救的事。」媽看著我問。
+ E0 b  H+ P1 A" U. Y: ?/ u
「我記得。」我點點頭。

) t4 E6 @3 q3 @1 z8 {2 N7 j5 J: t
「那妳會聽我的話吧?」媽繼續問。

: M  l/ j, m' Z& _8 C2 ]
「我會。」我承諾她。

) d7 `( S8 E' {
「妳和小杰,會不會怨我?」媽又問我。
& l# b8 d$ l4 _5 ?2 o& E
「不會的,妳已經為我們努力了好多、好多了,我們也捨不得妳繼續受苦,真的。」我握著她的手。

0 d- R5 v4 x1 P
「你們兩個,真的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媽說完,閉上眼又睡著了。
- `2 r2 P2 @' t. J
「有妳這個媽,才是我和小杰最幸運的事。」我看著她睡著的臉,喃喃的說。

" g  @5 W. S3 a6 w: k
那段時間,我甚至連英文課都沒有去上,我怕我會錯過什麼。
! |$ W  T' s; t; w
   雖然覺得有點對不起老師,不過……就這樣吧。/ j3 h& e2 F% K3 z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7 20:54:10 | 顯示全部樓層
# K/ V. Y0 a8 I$ L' A; [% a
在我缺課了兩個禮拜之後,我收到了老師的e-mail。

5 H+ W& S2 g! V# l
「Dear Patricia:
1 d. R# I- M0 l% n
    Ididn’t see you for two weeks, what’s wrong? Please reply my mail ASAP, andplease show up next week, or come to my office after class if you have anydifficulty.(妳已經兩個禮拜沒有來上課了,發生什麼事嗎?請儘速回覆我的e-mail,還有,下禮拜要來上課,但若真有什麼困難,可以到我辦公室找我。)
8 G* ]3 \6 m0 M- `( w
FrancesShih」
我把這封mail反覆讀了好幾次,我真的很久沒有想到老師了。

% }& B- E8 u/ @  I! ^0 l0 G! b: D/ J! T
0 j2 E4 a7 H; ~# b, y* i5 |* `% Q
我不想離開媽的身邊,但什麼都不做卻也說不過去,我決定先找小杰商量。

7 y; \. V3 n* |+ _  J, ?
「下課打給我,有事找你。」我傳了簡訊給小杰。

& B2 |* H6 g: z9 y  i# b  }! o
沒多久,小杰打來了。
% f$ S- N4 c: k7 L- E' O+ d
「姊,妳找我喔?」他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
/ n) f2 _# k6 ?
「喔對啊,你下禮拜四什麼時候下課?」我問他。

  q7 S9 k* Q& F5 {$ l; D  a- `- Z2 |, C
「怎麼了?」他也問我。
# P' P& N7 _/ ^) S& Q- d' x' k
我把老師寫mail的事跟他說了。

( n6 Q% s5 j! }  b+ a3 o8 W3 z
「喔對耶!妳的美女老師銷聲匿跡好一陣子了。」小杰故意這樣說。
# [. \2 q- h# t2 q5 J8 t# k8 p8 o
「你覺得我現在有心情理她嗎?」我沒好氣的問。

- T0 A9 _0 ?# T; c
「是啦,但是人家注意到妳的失蹤了耶。」他說的雖然是實話,但怎麼我聽起來有點刺耳?
" a# ~( i8 Z7 I! s8 D
「嗯,我好像應該去解釋一下。」我邊思考邊說。

' P- x9 O% X1 w" L$ B
「回個e-mail不就好了?」小杰問我。
) [. z! x2 W+ A- X- s( R# B5 ^8 `( f
「是沒錯,但總覺得這樣很糟糕…她是很看中出席率的老師。」我說。

$ {' M$ |' V' T/ h  ~  c3 e6 k
「那妳還是去一下的好,妳是禮拜幾上課?」他問。

3 A2 g: b) E  {
「禮拜四。你可以早點來嗎?」我也問他。

' {/ i$ ~% ~! |; |5 a
「喔好,妳要我幾點到?我五點下課,不過也許我可以早點走。」他說。
9 b0 _# ~( H# `  L8 _! }
「好,那你盡量早點來,我英文課也五點下課,我下課再去找老師。」我們就這樣說好了。

  K' o# g& Q* u
到星期四還有四天,我有點膽戰心驚,根據我從BBS上得到的資料,老師人很好,只是碰到出席的問題,則就另當別論了,加上我又是沒請假的缺席…可以說是蹺課,應該會有點麻煩吧。

% {  D1 W+ B; y; J: B
不過我沒有想太多關於這方面的事情,我對於周遭的事物,一向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
, s9 g. L$ n) @' G: R* P
我比較擔心的,還是那個躺在床上,給了我生命的女人。

: f+ a) e  w. p& C* i
我從來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到,人是如此的脆弱。
8 R/ p* o# ?- m) ~
「璇兒……」媽的聲音再次把我拉回現實。

. z1 p9 j7 }, [$ E, D
「怎麼了?」我問。

' f7 q* K# K4 U9 X" m
「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媽虛弱的說。

# @( d: t; q3 K+ p2 o- U; @) b  j
「我知道,但妳別擔心,我和小杰已經大到可以照顧自己了。」從爸過世之後,我們已經不避諱談論「死亡」。

$ x0 c" V3 X' K6 H  B! V. ^' j
「我剛夢到妳爸了。」媽看著天花板說。
/ _  P" U# k, J0 W/ R0 b
「是喔,那有很幸福嗎?」我笑著問。
& u- q( ]6 n8 q8 r0 i- R9 c
「有,我好久沒有見到他了……」媽像是在回憶什麼似的。
# T$ o: k5 j- t/ O4 k
「那他有說什麼嗎?」我繼續問。
  \. N' ?: Q7 x3 K+ J
「他說他很想念你們,也說你們讓他好驕傲……原來他真的都知道。」媽帶著笑容說。
" y0 |+ n1 N4 z0 D
「那就好,我們沒有讓他丟臉。」我也笑了。
1 k, F. M! m! t& {" `, g- |+ i, T
「我覺得我就快要去找他了。」媽又說。
- d. n3 K2 w2 M1 M% [
「我知道,如果妳真的想去,就安心的去吧,妳也為我們辛苦了二十幾年了。」我說哽咽的說。

* K: c# N9 v' w* j
「你們兩個,要好好互相照顧,知道嗎?」她看著我。

# s8 I& ]+ U) s8 F* w/ x
「這是當然的,我和小杰感情那麼好,妳不用擔心啦,好好休息。」我拉起她的手,放在臉頰上磨蹭。
& I& t: e. _) W4 R# n
「我知道,但還是要叮嚀一下啊。」她的笑真的好蒼白。

" i  N# n6 R1 V! x5 f/ m
「是,我一定會牢牢記住的。」我看著她,很認真的說。
; L  l9 U7 L) [3 d
她點點頭,又睡著了。

- a& b! [7 A; B- J. L- G7 Z
我盯著她被我握著的手,才發現時間在眨眼閉眼的轉瞬間,無情的在她的臉上、手上、健康上刻下了無法抹滅的痕跡,恍如大夢初醒一般,記憶中的紅顏,已經成了白髮,眼角、鬢角怎麼樣也藏不住的記號,提醒著我她的衰老。
7 r& W) E+ M3 U7 B( E
也許在腦海中,我和小杰已經模擬了無數次分別時的情況,但我們同時也知道,當事情真正發生時,那數不清的「模擬」,都派不上用場。
然後,禮拜四到了。
& M  o) c  q1 ]2 Z' \
我想小杰蹺了一堂課,他大概四點半就到了醫院。

, q$ y' B  i# V7 e' }; D* q
我也沒多問,他來了我就收了收東西準備去學校。
; _: V) u; G" J/ g* R2 X) V
從醫院到學校大約半個多小時,我到的時候已經五點下課了,我直接往老師研究室走去。

) [7 q; f# c8 f3 ~
老師的門上掛著「請進」的牌子,有燈光從底下的門縫透出,我想老師已經在研究室了。
9 h# W2 J& T; a; x( \' j- X
我深吸了一口氣,敲了門。
5 l' J* q3 h5 h
「請進。」老師的聲音從門裡傳了出來。

0 M1 K( L# h$ m
我打開門,走進研究室,然後輕輕把門關上。

" x: x& c3 K( v/ p+ C
「妳來了。最近怎麼了?」老師看著我問。
  v7 Z: F' \' L6 o- G
但我卻聽不出老師的情緒。

& A! ]+ {- I  h
「老師,真的很抱歉,我家有些突發事件,所以這陣子都沒有來上課。」我說。
2 T0 G8 n7 J' X+ c4 L& ~
老實說,我並不是很想讓老師知道媽的事,因為在我的認知裡,缺席就是缺席,再怎麼重大的理由都無法改變「我沒有來上課」的事實,甚至對有些老師而言,缺席後的理由,聽起來會成為「狡辯」。

; i- h7 w0 J% a! o) s* @4 x
「是很嚴重的事嗎?」老師又問。

( Y; ?1 T/ M. a% o0 X" A
我點點頭。
7 C- ]* v* [9 n( a/ ^2 z% M+ B% r
「既然可以嚴重到讓妳三個禮拜沒來上課,可以讓老師知道嗎?」老師輕聲的問。

, ^  ^* g8 n: V- w1 u7 P

0 u/ U! ]+ R" f; Q
「我……」我抬頭,卻對上老師充滿關心的眼神。
( p! F3 J# k3 D( x; y
「有什麼事慢慢說,我並不是像網路上寫得那樣無法商量。」老師似乎懂我的疑慮。
, Q5 m4 L2 }* l% G0 ]6 Z
「嗯……其實我這幾個禮拜都待在醫院……」我終究還是說了。
4 ?+ u( N8 Q! V6 p* g7 [
「妳怎麼了嗎?怎麼會待在醫院那麼久?」我聽得出老師的擔心,希望不是我的錯覺。
$ Z5 O# _0 W" C; R5 A. |" s
「呃……不是我啦……」我急著要解釋。

2 R8 Q6 C7 B" I9 e6 i/ r* ~
但手機響了,聽到鈴聲,我知道是小杰。

- S5 t$ P* L! `# i# }' ~
「老師對不起,我弟弟打電話給我,我先接一下。」我的心臟突然跳得好快。

  N' O- l2 J0 b5 q4 R2 {
我說完,顧不得老師任何的反應,從口袋裡拿出了電話,按下通話鍵。
+ x6 Y# S/ R3 @1 k6 F$ Q
「姊,妳可以馬上回來嗎?媽咪要找妳,她說很重要,可能是最後一次了。」小杰的聲音聽起來很焦急。
+ j- y* m& F8 a8 s+ o
第三顆原子彈爆炸。

# A' g( e# f* P- e# [
「姊?姊,妳還在嗎?」小杰的聲音提醒了我狀況的急迫。

. b$ O" l; G: M$ a  i' M
「好,你等我,我現在馬上坐計程車回去。」我說完掛了電話,抬頭,對上老師疑惑的表情。

5 P) w/ d7 P1 I2 g3 m3 o( ]6 i
「老師對不起,我媽媽在醫院病危,我必須馬上趕回去,之後我會好好跟老師解釋的。」我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 ]0 A* `* k- d
「等等。」老師突然叫住我。

- b2 c& Y7 W& A$ Q3 I5 O# e
我轉頭。
3 f3 Y, i: m: s# J, q# [7 O
「我載妳去。」老師把桌上的東西迅速的收進包包,站起身,往我走來。
1 G6 m. p1 V7 m& l# [  n
我呆住了。
0 B% k. d9 N# b7 Q. G, o# v6 ?
「發什麼呆,走了。」她走出研究室外,看著我。
& @% V4 B5 V6 M0 P, {4 r) q
「喔。」我趕緊跟著她出去。

: w0 Y. y) ^5 _1 G# P- I
她迅速的鎖了研究室,領著我往電梯走去。
8 g( I/ ?' x; h
出了電梯,到了地下停車場。

. I0 o- D. a$ l; l  k- R) R
「這裡,快來。」她說完,逕自拉著我的手,快速的往車子那移動。

# T: C8 R; L0 `7 L# ?1 e8 Z& c
我從頭到尾都處於失神的狀態。搞不清是因為在醫院等著我的惡夢,還是因為老師牽著我的悸動。多麼強烈的對比。

8 Y3 v; Z3 q5 {7 Z
「到了。」老師停在一輛黑色的Porsche 911前面。
& U( K  Z3 a; a* i1 ^
「這是……妳的車?」我看著這輛跟她一點都不搭的跑車問。

2 S. R  Q: A2 F  Q
「是啊,下了班之後,我就不是老師了。」她對我眨了眨眼。
: ~! H) |. d' M* N7 z( ~4 m" V1 b+ d
我想我的心臟應該是數一數二的強壯,這麼多刺激我都還沒事。

2 `4 Y, ]- K) s. [3 m# U  A! `7 @
「快上車啊,別發呆了。」老師催促著我。
4 s3 d8 p" ^: p: k' Q4 l/ U
我上車,繫上安全帶。
, ^0 q* I& \( i3 Q4 W* d
她發動,車子發出悅耳的引擎嘶吼。
. e; h; y0 b5 C' o1 G" E
「在學校沒辦法開快,妳忍一下。」她邊看著後照鏡邊對我說。
- _2 M' P. L7 d! H/ Y. o
「喔。」我只能點頭。

& m: P2 y2 M/ C: t
黑色的911從車庫開出,我可以感覺到路人的眼神,尤其是在速限只有20的校園裡。
  ?0 X4 ^, z7 R2 w- t; ~
「平常我都等學生都走得差不多才回家,畢竟這台車還是滿引人注目的。」老師笑著說。
3 _. Y' |2 [5 L, M3 T3 T7 F
「是啊,沒想到老師會開跑車……而且還是Porsche……」我說。
1 Q% h+ _6 ^$ b2 ]: e5 A" w2 V
「嗯,出了學校,我就不是老師了……」在她說這句話的同時,車子緩緩的開出了校門。
( E) E6 r6 g9 E2 T, E: Y$ I1 {0 @
我們在校門口的紅燈前停了下來。

$ l; ~* K9 y4 Z* j/ v  M
老師輕踩油門,車子蓄勢待發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 k; y, l0 p+ a; c. q: O1 Z
「對了,我不是個好駕駛,別學我啊。」在燈號變綠的同時,老師說了這句話。

  S( l7 y* w8 B% h
我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只看到窗外的景象移動得飛快。

* w# @( T* [8 Y8 s8 u3 m* F
「是T大醫院嗎?」老師突然問我。

! o' S4 o6 P& Q9 ?, X9 T
「嗯。」我點點頭。
( h& h  `2 L* ^. z% M! R
「好,我知道了。」她也點點頭。

" h* E5 x5 g! s7 V7 l
我不知道老師的速度多快,只知道原本坐計程車都要二十分鐘的路程,老師十分鐘不到就抵達了。
/ x8 [& u' I& \1 q7 a; }7 a
「有停車位!」她眼尖的看到路邊一輛車離開,快速的倒車入庫,在我還沒搞清楚狀況之前,車就停好了。
( P( B4 c% W5 `8 {5 `5 b$ H
「呃……老師如果收到今天的超速罰單,一定要跟我說。」我想,老師應該是一路飆車的吧。

  m/ J. }, `0 i0 V1 E# z7 I& |# R
「傻孩子,都什麼時候了,還管罰單,快走啊。」她又早我一步下車催我。
8 ^& `- X. t# u- `5 C
我下了車之後,換我走在前頭領著她。
8 [# w1 ?6 P2 X" p
老實說,我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也沒想到老師會跟著我進到媽的病房。
3 d6 ?  W& q8 B: D2 p& j- N
一踏進病房,我就看到醫生和護士都站在媽的病床旁邊。
5 n1 \9 \6 r8 ~- L7 @
我連忙走到媽身邊。

  A+ _2 b: j, d/ [" N% Q% H* i
「璇兒,妳回來了……」媽的聲音又更虛弱了。

+ F- C- O1 ?! _) l4 b  O
「我回來了。」我緊張的看著她。

; A3 N+ |% R/ R* c) f: C1 Y9 b
「我要走了……」她的眼神開始迷濛。

1 M, J% S" B, a! W- A* f7 h
「好,妳放心的走吧,妳已經辛苦夠久了。」我和小杰一人握著媽的一隻手。
/ B6 F+ `: g: f% J
「答應媽,你們會好好照顧自己,也會好好照顧對方。」媽看著我們說。
$ S: _& a9 Q; Z' t* T
我們兩同時點頭。

3 i* n% O$ o! L, y2 y$ m) |( {: B
「小杰,要當個好醫生,媽走了,癌症不會走,知道嗎?」媽看著小杰。

/ v6 ?3 m0 X3 m! B$ D% t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當個好醫生。」小杰點頭,我看到他強忍著眼淚。

( F3 W- R  g; T
「璇兒,媽不在了,妳可以出國了,答應媽,妳會完成妳小時候跟我說的夢想,出國拿一個博士回來。」媽看著我。

; b& d! D3 E5 O: L
「好,我會的。」我點頭。
; D- w/ o, ~& l
「你們要加油,爸爸來接我了……」媽看著天花板,喃喃的說。

; n% [3 O5 \3 R- g, s* E, C5 y
「媽,我們愛妳。幫我跟爸爸說,我們也愛他,我們一直都很想他。」我在媽耳邊輕聲的說。

6 I7 R9 t$ C" u! p& A
我看到她輕輕的點頭,嘴角帶著淺淺的笑,緩緩的閉上眼睛。
, h9 \, u* Y+ I4 O* M6 p3 ?
然後,我知道她又睡著了。

$ C6 q. a2 J0 G" H7 f' T0 u# q
這次,她睡得比以往都深,如同剛出生,沒有任何煩惱的嬰兒般平靜。
% u1 `5 h9 W( B- G) e2 D+ S
我輕輕吻了她的額頭,我知道,她不會再醒來了。
& I" _7 V0 @) n: {0 G' p
這個全世界最愛我的女人,從這一秒開始,真真正正的離開了我。
. W( m+ k/ Q) g
「媽咪走了,對不對?」小杰流著眼淚問我。

6 Z5 J* l; g! u% P
「嗯。」我點點頭。
' E0 Z6 m' c9 z* R9 _% P+ p) ?
但我沒有哭。
, R5 r! J$ S; k) [' Q5 p: J
「小杰,讓醫生護士來吧。」我走到他身旁,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說。

2 M" [2 J- I8 }( ^' H2 O
他吸了吸鼻子,站了起來,退到一旁,讓醫生和護士處理。

$ A4 |% h2 ^4 \4 q% m; c
「姊,妳為什麼沒有哭?」他用濃濃的鼻音問我。

9 O% L9 [7 v. t! S/ }
「因為我要讓媽放心,我會照顧你,也會堅強的好好過。」我拿出面紙,幫他把眼淚擦乾。
0 [5 G/ {( t; ~. D+ F
「嗯,我知道了。姊,我會照顧妳的。」他自己擦去了眼淚鼻涕,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我說。
3 p$ `8 a% ]# U$ v; Z
「小杰,你要加油。」我語重心長的對他說。
% A% U, [0 B  n
「我知道,我會的。」他似乎聽懂了我想說的話。
/ ]' E9 K* ]; D
我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護士,把媽的遺體推走,那種沈重,就好像我的生命也被帶走了一大半。
  y8 g, U# ]3 B! O
在媽的病床消失在我視線裡的那一秒鐘,我很確定我的心缺了一塊,任誰都無法補上的一塊。
1 `- F1 @* z1 r0 v, E  ?8 Y6 j* n
「姊……這是妳的美女老師嗎?」一陣沈默後,小杰突然看著老師問我。

. C: O! j  K0 j% f6 k' L
「啊,我都忘記老師了。老師對不起。」我連忙向老師道歉。

* H' T, r2 r2 t
「原來這就是妳缺課的原因啊。」老師看著我說。

* ~3 H3 @6 S4 H$ L/ G! t3 T
「老師拜託,千萬不要當掉我姊,她真的很認真的,拜託妳……」小杰比我還緊張。
4 ^# }  Y1 R! y4 S1 p2 w
「我又沒有說我要當掉她,你別緊張……小杰?」老師笑著說。

. i6 n& o9 }# a% F& b5 b
「老師,他是我的弟弟,蘇煒杰。小杰,她是我的英文老師,石蘋。」我簡單的幫他們互相介紹。
1 d  A9 v. u; Y6 U7 a+ O6 B
「老師妳好,叫我小杰就好了。我姊很喜歡妳喔!」小杰笑著說。

/ [$ x5 q7 b  K+ D; m* g
「喔是嗎?我也很喜歡她呢!」老師也笑著說。
( ^4 {& r  o" r- q: C# `1 R
這這這,這是什麼情況啊?我的腦袋一下無法消化這麼多事。

$ v' r. V. f( V3 {9 B4 k& ~
「抱歉,我去一下廁所……」我需要洗把臉讓自己冷靜一下。

7 H& b$ B  ]% t6 Q: l, V
等我走出來時,小杰正帶著笑容跟老師聊天。

5 O5 g$ D! a- b
「呃……老師不好意思,今天真的麻煩妳了……」我走到他們中間說。
2 P/ a: s9 j/ T0 Y4 X4 K- F
「不會,只是妳媽媽的事,I am sorry。」老師看著我說。
% C1 q4 r# Q7 l
「謝謝老師的關心,我很快就會ok的。」我笑著對老師說。

# ]$ g5 i7 S( \; I  M
「嗯,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就跟我說,不要客氣,好嗎?」老師拍著我的肩膀。
# i$ O/ |0 p/ I
「老師,妳過來一下……」小杰拉著老師往一旁走去,我傻了眼,愣在原地好幾秒。
5 |$ w  d' A  S
「蘇煒杰你在幹嘛啊?!」我走上前去一把把小杰拉了回來。
- t% B1 r$ k: Z7 C8 E
「沒有啊,我拜託老師不要當妳啊。」他很無辜的看著我。

$ n0 I0 j! f$ H. l/ _% y
「你少來,你當我是白癡嗎?」我瞪著他。

2 @; k& l  |7 C0 j: n( p
「沒有啦,他只是拜託我送妳回家,就這樣。」老師帶著笑容說。

- M/ w) K; E( }  f" {/ e* O. ?
「小杰,你不回家嗎?」我問他。

  z8 i  @. g- N  V  l, j" X1 e
「我還要回學校一趟,有個實驗還沒做完……」小杰看了一下牆上的鐘。

- o5 U- [0 d- s1 |6 y8 o
「你……確定嗎??」我沒有忘記剛剛發生的事。
+ d0 H+ G) B) e. S( S/ a, u
「姊,不用擔心我。我已經不是那個只會哭,要妳安慰的弟弟了……我很難過,真的很難過,但我知道,如果我難過到什麼事都不做,那媽咪是不會開心的,妳說對不對?」小杰看著我說,眼眶裡有淚。
% P+ W' H# |( y* b) k
「小杰,量力而為,好嗎?你是有資格難過的,真的不要勉強自己。」我其實很擔心他。

' D! q. Q# L- D! }
「姊,我會的,妳先回家吧。之後妳還有很多事要忙,是吧?我先把我的事做完,才可以幫妳啊。」小杰說。

( W% ]$ K: L) z4 J0 F1 N; L/ R* F
「嗯,那你早點回家,我們還有事要討論,你知道的吧?」我說。
' Y, b5 A6 i: S
「好,我先回學校了。」小杰拿起背包。

' i& B0 e1 z9 i8 l4 Z+ j/ s1 z( {
「小杰,小心走。」我叫住他,給了他一個擁抱,看著他離開。

6 t; p% A" U- d4 X" d$ w# q# }
「妳有一個很懂事的弟弟。」老師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1 T6 l7 h: P' }- b; {
「是啊,他很優秀。」我轉身,看著老師說。

4 p1 ], r) R1 c
「妳也很優秀啊。」老師笑著說。

! Q( U3 C; v- @" p* r
「謝謝老師……」我突然不知接什麼好。
9 G+ O* Z3 c9 {8 s7 ~
「好吧,我送妳回家吧。」老師說。

' }) `( C% T" a! K# z8 {/ R
「嗄?不用啦,我自己回家就好。」我是真的不好意思麻煩老師。

9 t4 \/ d* u. R6 o8 ]+ Y
「我答應小杰了。」老師說得不容反駁。

) p2 {6 m2 {" Y
「喔……」我只好乖乖聽話。

% ^- T2 o1 }( T: O
我們一起搭了電梯,並肩走出醫院,在往車子的路上,誰都沒有說話。
, Y% b  P9 l2 W: H4 E& n/ S, o
「肚子餓不餓?」上了車,老師突然問我。
  K4 R- j2 \4 h1 F2 F8 w# U
我愣了一下,我壓根忘了吃飯這件事。
5 q8 @7 m6 z6 @
「沒什麼感覺耶……」我老實說。

( q" z) b5 E7 |) C+ t
「還是吃點東西吧,不然胃會壞掉。」老師用不容反駁的語氣說。

4 H8 Y( a) H, d5 e) L0 l
我沒有多說話,只是靜靜的坐在車裡,看著窗外移動的街景,沒有問任何關於我們要去哪吃飯的問題。那些對我來說,好像都不重要了。
( Q) B8 p( D6 B' @' I
「怎麼不問我要帶妳去哪?」老師輕踩煞車,我們在一個紅燈前停下來。

% [" ]. F+ j% d3 {
「喔,我們要去哪?」我看著老師問。
- g2 b* A, u' t6 K, D2 r( B
「怎麼像個機器人一樣?」老師帶著淺淺的微笑,看著我說。
: q/ e( U1 n7 S2 z; H
「我也不知道。」我用失了焦的眼神望著老師。

' s& e5 x1 u) d5 t
「吃點東西我就送妳回家,好嗎?」老師又問了一次。
, s$ |( A/ a: ^, i2 B3 n$ t
我點點頭。

' D: Q  z- h2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7 20:56:06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切彷彿在無意識的狀態下自然的進行著,老師停車,我下車,我們進了餐廳,點餐,沈默的用餐,然後在我拿出卡要付帳的時候,被老師攔了下來。
3 Q! u8 r$ q5 J  s- w. D. s- y
「沒有老師跟學生出來吃飯是讓學生付錢的。」老師把我的卡從服務生手中拿回來,換成她的。

% ^% ~. v$ V4 S, b, ~3 n
「不好啦……我已經給老師很多麻煩了。」我企圖重複一次老師的動作。

4 \( X+ x% d" Y# ?9 E
「不要讓我用當人來威脅妳喔。」老師嘴角出現一抹奸詐的微笑。

* k! Y; O+ e) A5 g; h
我只好認輸。

" C. [- }; b# A1 T: v9 z- L! e
然後,老師問了家裡的地址,不一會兒就把我送到家了。

8 e: B4 G; a. g6 t' y
「老師要上來坐坐嗎?」我隨口問了這個問題,不經思考的。
1 p& _. Q( O# E! [" _$ ^! B( K
「喔,好啊。」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老師爽快的答應。
$ x, @' e: N- o. ^) r$ j
我有點嚇到。
+ ]" A- X9 J8 @" }* F# M
不過說出的話也收不回來,我只好乖乖的看著老師把車子停在家門口前的停車位,領著老師一起上樓。
3 J$ F0 X+ N6 @) `: |- M
「家裡很亂,因為都沒什麼人在整理。」我邊開門邊說。

3 Q: d- M; F: F7 g9 a
「喔,你們姊弟倆都忙,這很可以理解的。」老師在我身後說。

, \0 H9 U; L: w# I
當家門打開那瞬間,我突然感到害怕,因為我知道,這個家從此不再一樣了。
5 T) P: B! q- U$ v  H
我遲疑了幾秒,才走進家門。而老師,只是什麼話都沒有說的站在我身後。
; E, I3 @8 |; N2 F/ \+ Z
我熟練的在黑暗中摸索到了牆壁上的開關,下一秒,客廳已被柔和的黃色燈光充滿。

) \& ?4 r& ^+ a& |
「老師請進。」我從鞋櫃裡拿了一雙拖鞋給老師,老師說了謝謝。
/ h! b/ M6 I! n! W; V; y' K
「你們家很漂亮。」老師環顧著四周說。
6 Y- w0 U; s5 I- n; H" H+ Z7 t
「我爸爸是建築師也是室內設計師,我們家是他自己設計的。」我說。
+ A' e9 W4 X6 R$ ?( k2 I  [  R8 g
「妳爸爸很厲害,讓任何走進來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家的感覺。」老師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 x% K( o- ^; D* ^. Z7 Y
我笑了笑,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發現有小杰買回來還沒喝完的果汁。
! `! s6 G! y6 }+ P6 E+ t  b
「老師請用。」我端著兩杯果汁走回客廳。
/ w! m6 M2 N' W" y1 @2 O
老師接過我手上的果汁,然後我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3 n) E+ R: Z: v% v
我們又陷入了沈默。

, s4 s8 u6 ^! C. Z& \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該跟老師說些什麼。我是個不愛談論自己的人,又加上今天發生的事情,我突然覺得很累,也後悔剛剛沒大腦的問老師要不要上來坐坐。
0 A. ]. H- P- M$ r
我默默的喝著自己手裡的果汁,眼睛失焦望著正前方,一直到杯子已經空了才回過神來。
) a3 y! M9 a5 y/ Z# Z& ^# i( k
看到茶几上同樣空了的杯子,我站起來,準備把兩個杯子拿進廚房。

) ]8 M( h1 ?+ U& F7 p) u
「妳一直,都這麼堅強嗎?」拿著杯子轉身時,老師說話了。

7 A9 z2 v7 M8 m) c* N+ D8 b
「蛤?」被這突然的問題嚇了一跳,回頭看著老師。
5 s2 p% @/ }" _# a* Q* Y
「妳啊,一直都這麼堅強嗎?」老師邊說邊站起來,走到我面前。

' G" o; D( u9 b( U
「我,沒有啊……」我被她突然的靠近嚇到了。
6 i* {( I$ e- o  `3 n6 u
「是嗎?真是不老實……我來洗吧。」老師挑了挑眉,接著直接把杯子從我手中拿走,轉身進了廚房。
$ U8 K* T" D: j6 i/ \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想著老師說的話。

( a# J( o. a7 x2 o  `
「怎麼還站在這裡?」老師從廚房走出來,看著我問。

+ s5 ]& ^% Q7 z7 Q7 I4 n
「我沒有特別堅強,只是習慣冷靜。」我用無神的雙眼看著老師。

* k" o: o4 o7 z: t9 M6 O9 G
「妳知道嗎?妳真的是一個口是心非的小孩……妳其實一點都不想去吃飯,也不想要我上來坐吧?」老師站在我面前,看著我問。
) M7 A3 @; b. i7 p0 ]4 X
「我沒有,我很感謝老師今天的照顧。」我努力的找回視線的焦點,看著老師說。
7 d+ [/ E0 g+ `5 k, O
「是啊,所以只好乖乖聽我的話跟我去吃飯,然後不失禮貌的問我要不要來坐坐。」老師自顧自的下了結論。
9 W# a- m; N: }
「我……唉!算了,解釋好累。」我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一股疲倦侵襲而來,我放棄了。

- |) g5 ~" g/ p
「多為自己想一點,好嗎?」老師搭著我的肩膀。

5 t2 |. i6 X7 I6 d
我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 H3 v, C! A6 e  [( b9 t
「不要管過世的媽媽會不會放心不下;也不要想小杰會不會太難過,重要的是妳自己的心情啊。」老師目不轉睛的看著我。
  N. T+ N8 F8 x4 k
是我的錯覺嗎?那一刻,我好像在老師眼裡看到了擔心。
4 Y7 P4 S( E9 x  ?
「我沒有……」我低下頭,不敢看老師,也不想承認老師說的是對的。
) d+ s6 J8 K/ B! K7 X) Y
我其實很難過,我其實很想哭,我其實一點也不想面對這樣的現實,我其實很想丟下這些跑掉,我其實根本不想相信媽已經不在了,我其實……很想她。
8 W* A/ t1 L6 u3 P& `
只是我的理智告訴我,我不可以這樣,小杰需要我,如果我軟弱了,小杰怎麼辦?
, P  e1 N( {: n; N; X  X, k
「小杰都知道,他知道妳會要自己很堅強,他知道妳會擔心他,他知道妳會強迫自己冷靜的處理所有的事……所以他拜託我,不要丟下你一個人,至少在他回家之前不要。」老師的語氣很輕,但是字字句句都重重的打在我的耳裡。

( e9 ?5 J9 \6 A) O! S
我的眼淚再也不聽我的控制,任性的從眼眶中流了出來,我哭了,無法控制的顫抖著,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要失去所有能支撐我的力氣了。是因為太難過?還是太累?還是真的心力憔悴到極限了?
8 Y+ s. g  g" p6 F3 f
在我感覺自己要站不住時,有一雙手接住了我,我有了一個暫時的依靠。
! D" H) ^2 K& M5 W4 K. X
「哭吧,妳可以哭的。」老師的聲音還是一樣的輕,但這次,是溫暖的。

: O; q# `) o: w9 m6 L4 E
我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放任淚水氾濫在臉上、心上。我不知道我到底哭了多久。
8 x3 a, a8 ]3 ~& X) P
「他……什麼時候告訴妳的?」我平靜下來之後,帶著鼻音問老師。

; `1 C0 G% [% M/ M, Y3 O; [
「妳去上廁所的時候啊。他真的是個很愛妳的弟弟,也很懂妳。他說,他已經不再是那個要姊姊保護的小男孩了。」老師說。
0 \5 w; Y, t  l% S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我不好意思的說。
" t8 I" |0 |7 k! F3 I# j
「你們兩個,真的很相親相愛。」老師摸了摸我的頭。
6 [8 ?* G! ~) r8 Q7 \! J' @0 I- z
「老師要不要先回去休息?時間也不早了。」我突然注意到牆上的時鐘。

0 {  b% q3 F# f! u* t- g- Y
「這是逐客令嗎?」老師看著我問。

9 B9 o' H* ~! U3 [9 |. d# r
「不是啦……只是我怕老師會累啊……」我無辜的說。

4 e# b: U5 F3 v1 u
「我還不累,況且,我答應過小杰的。」我們走回客廳坐著。

8 A  v$ b5 T# o' A
「喔……」我邊回應邊打了個呵欠。

! B0 H3 R/ t9 B8 r: Y' D
「看來是妳比較累喔。」老師揶揄我。
8 g0 `2 ]* ?: L) }
「嗯……真的還滿累的。」我老實說。
! ^: s4 c9 \8 Z' G) z, a$ M5 B
「妳先去睡吧,我等小杰回來。」老師說。
- u# L2 W- j9 _- i! A- a) U
「這怎麼可以,這太糟糕了。」我說。
+ K0 d1 _) s. U( v
「那妳就在客廳睡好了。」老師望著長長的沙發說。

& c+ F) y5 u; m. {3 b. Y* k5 w
「這樣好怪……」我也看著沙發。
% z& s+ }7 I) q+ c
「我們換位子就好了,妳坐過去,等等自己就會睡著了。」老師站起來,走向我坐的單人沙發,把我趕到了長沙發。

) t# A* J" E( Q( `# m
我好像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乖乖的聽話。

" |9 T- m8 Z% w( Q) f
我們換了位子,一點一點的聊了起來,不外乎就是我們家裡的事。

7 f( Y3 Q; W7 n+ y) Y. r
其實大部分是老師問,我回答。

/ F  _' d8 D$ \5 l6 z2 t* u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但我睡得很沈,不知道是因為哭過,還是因為放鬆了,又或是,因為老師在旁邊?

% I0 `8 e/ X( n
我只知道,我越來越喜歡老師了,該怎麼辦?

) z6 p+ Z. I4 \: ^7 f" v
我睡著了。
$ \: I  j$ y$ n' k( {5 G
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沙發上,身上蓋了條毯子。
$ [4 `: ~  F& h7 }
「妳醒啦?」小杰從浴室擦著頭髮走出來。
, H  q1 g3 x; O! I! q0 Y1 ~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看著他問。

1 s  M0 V$ a) a4 {' J! V0 C9 o- P
「大概一個小時前吧。」他說。        

  E% f( W. ~* A6 g/ o9 R! B
「那老師呢?」我又問。

, C/ Y7 j: M$ N+ y; U
「她看我回來,跟我聊了幾句就走了。」他邊擦著頭髮邊說。

) H6 a. @; U; S
我本來想問他在醫院到底跟老師講了什麼,但想了想,講這些話好像有點尷尬,我最後還是沒有問。

: @8 `; p6 n) z$ ~* y
' q6 O0 n- t% I4 R; b
之後的幾天,就是忙著媽的告別式,我也恢復了去學校的上課的日子。

/ v1 _9 Z% o8 ^
一切沒有什麼不同,我不想在學校表現得我跟老師很熟似的,那不是我會做的事。

  H  x0 _7 @2 v
訃文印出來時,我送了一份到老師的研究室。
8 g6 D' J5 ?) A
本來想說如果老師不在,就放在門口的信箱,我想我是希望老師不在的吧。那天在家裡發生的事,讓我想到就會覺得不好意思。

9 k. W# g1 P& N% b  ?) |- J6 `) S
不過事與願違,老師在研究室。
7 N5 k) N- q# N
我敲了門,走進研究室,老師抬頭看到是我,停下手中的工作,看著我。
# U; D9 [1 \% ~( l
「我還以為妳不來找我了。」老師看著我說。

# S$ \: t# r/ B1 x
「我怕再給老師添麻煩。」我站在老師的桌子前面。
/ r& F' s5 Q8 q4 h
「唉,妳怎麼還是這麼覺得呢?」老師的話中有一絲絲的不悅。
, ^% A3 P7 r& s/ p* x3 p
「對不起……」我說。
: o0 @/ k& |8 Q2 h% m. w' A
「為什麼說對不起?妳又沒做錯什麼。」老師笑著說。
5 B& O$ S9 X6 d( h- R9 |
「我……」總覺得每次面對老師,我總是拙口笨舌的。

1 x# G: M- y$ q# s( Y6 I; c% Y
「今天怎麼會想到來找我?」老師問。
6 l% {: O8 @( d
「喔,是這個。」我從包包裡拿出白色的訃文,雙手放在老師桌上。
$ C; a/ p2 \) X3 ]
「辛苦妳了。」老師看了一下之後說。
; t& z- B0 Z, D5 d, d" o
「沒有,謝謝老師的關心。」我是真心誠意這麼說的。

2 z, q! P6 V6 A. z1 x( Y0 h2 d
「我會去的。」老師把訃文打開,看完了之後說。

; V- A( Z0 i# g; n# a7 v9 U4 c
「嗯,謝謝老師。」我點點頭。
1 E" J* ]# @- ]9 Q$ O  w& d
「妳之後有事嗎?」老師問我。

- ]: n# I* _# t- W" e7 [& Q. ]
我搖搖頭。

  h1 [! `3 Y! V7 l
「那走吧,我們去吃飯。」老師用的是不容反駁的肯定句。

7 L) X" {1 {7 D0 P4 L
就這樣,我第二次上了老師的911。

0 T% U) p( ~5 y; I
這次因為情況跟上次不同,沒有什麼需要緊張的事,我開始仔細的觀察老師的車。
4 i! H6 J+ ?( `0 _8 J! y0 ~( f
車內很乾淨,延續著外部烤漆的黑,內裝也是沈穩的深黑色,座椅邊緣有銀色的滾邊,車子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 N2 {% M7 m9 u: p* _! A
如果說,之前沒有跟老師發生那些事,我會說,這輛車很襯老師,因為老師給人的感覺,就像冰山美人般的,讓人不知如何靠近。
6 j: \# u3 T, s5 R
可是現在,我不知道真實的老師,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
& a8 \$ K. n7 M$ ?8 ~$ B
我不禁開始思考,我對老師,是單純的崇拜,還是有更多的情愫?

+ h2 \7 g5 b6 E5 ~
「怎麼了?想什麼想這麼出神。」在一個紅燈前,老師問我。

! b% [( [# T8 v8 F5 {
「沒有……」我說,但心裡卻想問老師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 s+ n& U" W4 B+ F0 n; {( F
老實說,我真的不習慣被人照顧。
. b6 [* q3 P. R: m. g# T0 @
「最近有唸書準備考試嗎?」我想老師是指快要到的期中考。
5 z: @/ L9 ~. M( s
「有。」我點點頭。

1 ?  a; P3 Y0 q3 [- y+ R
「妳還是要考TOEIC嗎?還是打算換TOEFL或GRE?」老師問我。
: Y5 V& I; W0 L9 O6 ^1 _
「我……還不確定。」我說。
4 Y! g  B6 L% l- A
「不確定要先考哪一個嗎?」老師又問。
% ]2 g$ q' }7 q
「不確定到底要不要出國……」我看著窗外說。

* s" E: K( D' ~% o
「不是答應媽媽了?」沒想到老師居然記得那天媽最後說的話。

3 T6 f# ?+ s$ J8 r* s1 n
我點頭。
) y! y8 d' d- T! B6 `$ f
「那怎麼會說不確定要不要出國?」老師看了右後照鏡,順便看了我一眼。
0 W1 N% w) |' Z' c4 g; n
「我……」一時之間,我突然不知該怎麼回。

8 ?* j! w, n$ P& C7 _8 H
「妳害怕嗎?」我真的不懂老師為什麼總可以輕易的看穿我在想什麼。

: W2 I* B* k. }# ]3 Y3 s
我只能點頭。
8 G- v2 Y! E+ [- j: D9 R
「一步一步來吧,我會幫助妳的。」老師的話,有一種讓我無法忽視的力量。

7 \& B* k$ e: P0 y; P
我沒有回答。

# T/ `# [( j8 y" G, i: F* ?
「怎麼不說話了?」老師看著我。

$ c# x  ], S6 L4 a" w& @  Z
「老師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我鼓起勇氣問。
; X: {; s  r' X8 E7 w
「因為,對我來說,妳是一個很特別的學生。」老師神秘的笑了笑。

' y! \5 q3 e" o7 w9 m) l# [) n0 c
「為什麼?」我更好奇了。
9 K. z5 S6 c- h! Y1 K, N$ n( ]
「以後再告訴妳……放心啦,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老師看著我的一臉疑惑說。

# t8 W7 N5 C% Y: @6 a) z* ]
「我只是不習慣,有人對我這麼好。」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居然一五一十的說出心裡的想法。
+ y/ B2 L$ J( H1 p, X
「妳啊,要學著接受,而不只是一昧的付出,知道嗎?」老師難得用說教的口吻對我說。
6 e) ~% ?, i+ w+ K
我用不解的表情看著老師。
2 n  L2 T6 E2 r9 e0 W
「也許妳沒發現,但我很清楚,妳的世界是繞著妳的家人轉的。為了妳媽媽,妳可以把自己會不能畢業的事丟在腦後;為了小杰,妳可以把自己應該有的情緒軟弱全部壓抑下來。我從來沒聽妳說過妳想要做什麼,即便是要出國,也都是因為答應了媽媽,所以不得不。是吧?」老師一口氣說完,在把車停好的同時,看著我問。

+ k3 |$ Q9 H, |/ g: i* ]: k8 ~
「好像是這樣沒錯……」我只能點頭承認。
9 J" u1 M( L; d$ w; U8 b: a- ], a
「是啊,所以如果妳剛剛跟我說妳不確定要不要出國,是因為妳想待在台灣,我想我會贊成的。」老師最後又說。

1 U6 S/ V9 u  w6 @1 I
「喔,我會好好想想的。」在進餐廳之前我說。
: d! Q% `5 i5 T
老師好像有一種魔力,讓我在她面前,什麼都沒辦法隱藏。

. H# S  _2 R  q
只要她問的,她想知道的,我好像都只能選擇老實的回答。
7 o. [9 Q: o3 @) v3 y" q5 a
一頓飯吃下來,我想老師做完了「身家調查」,可是很奇怪的是,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舒服,或是被侵犯的感覺,好像一切是自然而然的,我不得不承認,老師有讓我卸下心防的魅力。
9 p  E/ ?, V0 b. X* k. M$ q1 M
是因為我喜歡她嗎?
0 f( e+ y# ^; R  m( o6 d# O" h
喜歡她,所以想要更被她瞭解;喜歡她,所以想要她更認識我;喜歡她,所以希望她的目光多停留在我身上;喜歡她,所以想要靠近她多一點……我對她的喜歡,好像遠遠超出我原先所以為的。
! D& x- k( y# p) x9 k
「難怪妳總是要求自己堅強。」老師聽完關於老爸去世的事之後說道。
/ m, V+ X' R1 Q9 x
「什麼?」我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 _# V" h4 i3 e5 d& m. m3 q& @
「小時候父母忙碌,所以妳要照顧弟弟,爸爸去世之後媽媽更忙碌,所以妳更應該要照顧弟弟。妳是這麼跟自己說的吧?」老師用手托著下巴,看著我說。
: B) Z9 \. R/ x& _  h" L1 n9 C8 Q, Y
「老師妳應該是唸心理的吧。」我語帶抱怨的說。

0 D: R0 g7 o! I9 w) H
「妳真的是一個很懂事,懂事到讓人心疼的小孩。」老師說著,但眼神卻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

% U2 ^( `) h0 K5 _$ o* {. ]8 z; Y1 K
「喔……」我看著老師的側臉發愣,這其實算是我第一次近距離好好「欣賞」老師吧。

. f7 \; _6 Y% N- a
老師的皮膚很好,應該沒有化妝吧?至少臉上看不出有化妝品的痕跡。又長又捲翹的睫毛應該是天生的吧?我找不到睫毛膏的蹤影。眼睛應該會電死不少人吧?那種若即若離的眼神。

' X7 T; ]: a+ [0 @4 Z9 H
「妳發什麼呆啊?」老師的手在我前面晃著。

  i6 q0 F) a" D. g  `0 g: x! t8 O
「喔,沒有啊。」我急忙回過神,我居然看著老師看到出神,自己都沒發現。
* `' K( N8 n/ L
「好啦,走了,送妳回家。」老師話一說完,不管我的反應,逕自拿起帳單和包包走了。

5 j# d" l+ \2 L8 ~8 ?
我只好急急忙忙的追在後頭。

6 N* ]% s8 a1 G3 O
老師一下子就把車開到了家門口,我有點訝異老師居然還記得,而且完全都沒有問我……
6 y8 I3 c+ s; a- G
「好啦到啦。」老師把車停在門口,帶著一點戲弄的笑容看著我說。
* e9 H- Q8 N+ c! P& m; z5 T
「呃……老師要上來坐坐嗎?」我說這句話的同時,突然明白老師在笑什麼了。
& Q, U- @  p" T
「這是禮貌還是真的希望我上去?」老師的笑看起來更不懷好意了。

0 N8 K- V0 R% y4 P: I  Q5 ?6 v
「呃……」被這麼一問我倒有點傻住了。

, O& X# A' N' Q; S7 @
「好啦,不捉弄妳了,上去吧,下禮拜見。」老師依舊笑著,伸手越過中控台,幫我開了門。

* D" M4 b: ~5 j! `
「喔好,謝謝老師。」我下車把門關上。
; d! \1 C4 h) \
「妳是謝謝我幫妳開門呢?還是謝謝我送妳回家?還是……謝謝我沒有要上樓呢?」在我繞過老師的車子,準備開門上樓的時候,老師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 d% T( Y4 i4 ]7 T' N5 x
「呃……」我好像只有被老師作弄的份。
' O4 K) {) n/ b& }+ k
「好啦,不鬧妳了,掰掰。」老師把車窗升起,車子一下子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了。

- _, W0 s* q7 |8 I& T9 `5 n
每次跟老師相處完,感覺自己都要有一陣子六神無主,也弄不懂到底為什麼。
( Z$ B% L9 H. G
難道,人只要遇讓自己心動的人,就註定要管不住自己的心嗎?
5 w$ V8 c4 x( _; T/ _5 F, J3 s
我喜歡老師,到底多喜歡?

2 k4 Z! ]* K( l; m' G
其實剛剛是很想要老師上來的,我想要跟老師多相處一下,只是在老師面前,原本就不太會說出自己想法的我,變得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5 s% t5 S" |9 @
老師對我來說,還是像一個忽遠忽近的影子,對於老師在學校以外的一切,她有沒有男朋友?家裡還有誰?她自己住嗎?還有那一台開在路上會成為目光吸塵器的911,老師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 p, u3 |- K: u8 B& P) c
我對她一無所知,但她卻知道了關於我好多好多……

7 @, a$ ~+ l- H+ K& o! }" \; {
她是出於關心嗎?她對每個學生都這麼好嗎?她所謂我是一個「很特別」的學生,又是什麼意思?

% o: k* l5 t8 q( r. v! Z& F
我魂不守舍的回到了家,很意外的,小杰居然已經在家了。
, H( S9 v2 ]) v+ Z2 s8 {) I
「姊妳回來啦?」小杰從電腦前轉過頭來。
8 q; Z1 f  j5 A' \. i0 g
「嗯,我今天把訃文送去給老師,然後跟她一起吃了晚餐。」我老實的說。

. R, d& A) ^5 r2 \  x: ^0 U
「喔,那有沒有什麼新進展啊?」他突然八卦了起來。

: i# k- Q8 O) m3 m( {5 \+ z: M
「要有什麼進展?」我問他。
, S# T& y, }2 m5 o
「就像…牽手之類的吧。」他湊到我旁邊說。

+ H* t1 E3 z% A! ~- A& W+ ]! B
「那很怪吧?哪有老師會跟學生手牽手的啊?」我沒好氣的瞪著他。
0 e/ T% j; d4 k  t" h/ ~
「那妳就努力讓自己不只是學生啊。」他說得很理所當然。

/ M& `' k4 M, B$ J, o0 `
「How?」我雙手扠在胸前看著他。

$ {0 I. h7 w: M
「就……多去找她啊,問問題什麼之類的,降妳就有接近她的機會了啊。」他思考了一秒之後說。
6 T. m! \- M$ i( ?! K) U
「降感覺好像變態喔,連接近她都出現了。」我說。
  Z0 p( U' g' n8 K/ M* q: c& t* d
「所以妳只想當個乖學生?」他挑眉看著我。

: u- {) J: @: b+ r. w
「不然呢?難不成真的去搞個什麼轟轟烈烈的師生戀喔?」我也挑眉看著他。
/ `' V' J: G) O
「誰說師生戀一定要轟轟烈烈?也有很平淡幸福的吧?」他反問我。
: e# ^6 Z1 l( ~# \
「天曉得。這種事,感覺很不切實際。」我聳了聳肩。
5 f/ G/ R0 @6 j% O
「好吧,隨便妳,既然妳都甘願只當個學生了,我也不用替妳著急了。」他無奈的攤了攤手。

2 |* x# G1 P9 B: z; p, K6 s7 l
「什麼意思?難不成妳真的想幫你姊找女朋友?而且那個人還是你姊的老師?」我像是突然開竅似的。

1 s: ~6 e  U! D# K' ]4 ~
「喔對啊,妳怎麼這麼慢才反應過來?唉!果然,再精明的女性遇到感情的事,都會變遲鈍。」他很欠打的加了註解。
9 w. I: Q! H0 o2 @" d& d' X
「蘇煒杰,你先擔心好自己的功課吧,你姊自己照顧自己就很ok了。」我真的會被他打敗。
' |1 h2 h% }1 ?' k( w! l- `
「才怪咧!算了,我不管妳了,我要去準備paper了。」他說完,注意力又回到電腦螢幕。
  P+ g# ~( {6 `3 q9 a
我搖了搖頭,回到房間拿了衣服進浴室。
# F2 C& p$ V, Y2 n+ Q+ O  p
在浴缸裡,我又想起了小杰剛剛的話,還有老師……

+ L7 D; h( J" f- ~0 [$ K
我覺得自己快瘋了,我不得不承認,小杰說的對,我不想只單純當一個「學生」,我想要更多。可是,我怎麼能要更多?

! ?1 a% r2 R7 B8 Q
她是老師,我是學生,這種事如果被知道了,會很麻煩吧?而且,我們還都是女生。

7 _# j/ l* B7 n0 h9 w  U
我想,還是這樣就好了。

3 V/ s1 g3 s& `. X6 I. y( d% q$ L/ p
我暗暗下了一個決定,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7 y+ o& s9 F* ]  }6 m
我不喜歡這種,曖昧不明的情況,就算是我自作多情也不要。

( K& @3 A  L. {: R. X/ P7 e) Y  E4 j- W) h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8 23:05:23 | 顯示全部樓層
; I0 m4 g. v8 c, T
三天後,媽的葬禮。

. ?3 `0 D/ ]* r; X) n9 [
早上一睜開眼,就覺得空氣特別凝重。

; o0 t0 L9 M# Z! D7 D' [
小杰敲了門之後,逕自推開門走到我的床邊。
, F7 S. H  V1 `1 V9 ]
「怎麼了?」我躺在床上看著他。
* y+ w4 K* N& Q# N
「我好想媽咪。」他在我床邊坐了下來。

# |" N+ \6 @5 V2 g9 G
「我也是。」我看著天花板說。
/ ?2 a: K# P8 z7 G
然後我們都沒有說話。

, Q  ]: g$ f2 r
我聽到小杰的啜泣聲,然後感覺到臉頰濕了。
! t0 \/ l1 L8 ]- B$ X: i# N( v7 }
過了一會兒,我下了床,坐到小杰旁邊,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 g1 B  y4 S9 }" j
「姊,媽咪現在很好,對不對。」他用濃濃的鼻音問我。
* M; P/ I% k( S* w& b
我點點頭。
& b' T8 Y5 @, P6 G, Z) L
「她會保佑我們也很好對不對?」他又問。
  r+ ?+ t0 m0 [; d* |/ s, x* \0 B0 H
我點點頭。
# R& e8 ~6 `' A# Z% n. e
「可是我好想她,我好想再看她對我笑一次,再一次就好了……」小杰把頭埋在膝蓋中間,像個無助的小孩。

8 [2 M2 {3 M+ F0 y3 f
「小杰乖,媽咪的笑永遠都在你心裡,不是嗎?當你閉上眼睛,就會看見的啊,你忘了嗎?」我坐在他身邊輕聲的說,同時也是說給自己聽。
! ?& E: ~  g8 n+ j- t, a
我們兩個就這樣坐在地上,靜靜的流淚,一直到我的手機響起。

, K2 }; I3 b9 h9 b/ y
是禮儀公司的人。跟我們說他們現在要準備到醫院了。

0 f; J- ^( q' Z; P
我們默默的起身,默默的梳洗,默默的穿好衣服,默默的上了計程車到醫院,我們兩個,都沒有多說什麼話。
* t8 G9 v* Z. E% G- W2 K
在醫院門口,我居然看到了熟悉的911。
: W6 X& I9 R: z: J' ~* x
當我們下車時,我看到老師穿著全黑的套裝從車上下來。
2 B" P5 W* T! [# A6 b" H/ H
「老師?妳怎麼會在這裡?」小杰在我之先開口了。

3 T$ d4 ^5 J7 N6 l* u( k
「我算了一下時間,想說這時候你們應該會來醫院。」老師說。

) L2 N7 r. Z5 ^% G% O& F/ {: a8 }
「老師今天不用上課嗎?」我又問。

( i9 d/ L* B4 _7 r1 C7 R
「今天剛好沒課,擔心你們兩個,所以就過來了。」她回答我。
6 U; M* \" U; _; [3 X/ ~7 e
「真是不好意思,又讓老師跑了一趟。」我看著老師說。

# C$ {' S+ H5 g$ Z; H' u/ v! T8 t4 k
「不用在意,先去辦你們的事吧,我在這裡等著,然後我們再一起去殯儀館。」老師催促著我們。
# ^* y$ w2 f) [, u
我和小杰點頭之後,往醫院的太平間走去。

; A  w- p  b4 M' ?1 R$ l: |
「那是一種沒有生氣的冰冷。」在我推開太平間的門時,心裡冒出了這句話。
) k$ o5 t6 Y. K. e* u* I( X& b
現在是十一月,最近的天氣是典型的秋老虎,高掛在天上的太陽讓人有還在夏天的錯覺。但在這個空間,彷彿冷到連時間都能凝結……大概是因為,那是個沒有一絲生命氣息的時空。
4 n' F, ?- o$ m, H8 J  t
醫院和禮儀公司的人熟練的幫媽整理儀容,換衣服,我們倆靜靜的在旁邊看著,一直到最後,我走上前,和小杰一人一邊,幫媽戴上了她最喜歡的耳環。
# R7 N$ h; i# Q: C- i6 y
然後看著工作人員把媽放進了棺木裡。
* K- A) L7 G7 u- y+ S( K- S# {- a
蓋上棺的那一刻,我感覺那輕到幾乎沒有聲音的聲響,如同打雷般的在我心裡響起。
4 Z1 a. V& r' @% U7 r
我想那會是我一生中,最無法忘記的聲音。
* r9 b" [9 K: V/ {, c( k, V: O3 ]
當我們跟著棺木出了醫院,最先感覺到的,是刺眼到不行的陽光,跟剛剛幽冷的氣氛形成強烈的對比,我們不約而同的把原本預備要來遮住眼睛的墨鏡戴了起來。

9 Q7 D; w2 o$ P
我們目送棺木上了車。

% D" @( e1 \5 j2 L- d- d4 U: ^
接著看到的,是她戴了墨鏡依舊刺眼的身影。
* ~! V3 G1 p" e0 M5 n& Y
「還好嗎?」老師走上前問我們。
, g2 d2 s0 u. O" c8 |- W6 B4 L& M
我們點點頭。

, Y) p3 n- {) S: s; ^" P, B: y
「走吧,我載你們過去。」老師說完,領著我們到她的車旁。

. E+ v: V, A; y% u8 E1 [
在車上,我們都沒有說話。
. n0 j  r: \. `
今天不是個適合聊天的日子,至少現在不是。

. I8 m7 ^$ L+ X6 ~3 _
之後的程序都很機械化的進行,我呈現一種解離的狀態,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聽著耳邊傳來的指令,像個木偶般的動作。
3 @( U% C* S/ s0 e
到什麼時候我才回過神?媽要被火化的前一刻。

7 S9 Z3 X1 \- s/ _
但卻也沒有特別的激動,耳邊響起許多親朋好友的哭泣聲,我和小杰卻比誰都冷靜,也許在他們眼裡看來,我們兩個很冷酷吧。
! v: m0 H( z7 @5 N
我不知道小杰在想什麼,我只感覺整個人被抽空了,是因為把感覺和情緒都隱藏起來了吧?一直到媽的棺木被熊熊烈焰吞沒,我才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悲傷,好像所有的難過和眼淚,在那一秒鐘,如同海嘯般從心底湧出,我真真實時的體會到「被哀傷擊倒」是什麼感覺,我只感覺到眼前一黑,身體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一個重心不穩,身體往後一倒,我以為我撐不住了。
( F5 s. G* @: K" S% U
「加油!」老師從身後扶住了我,在我耳邊輕聲說。
9 S. A* t0 r7 J8 M% `7 u" p, d
「姊,妳還有我。」小杰發現了我的不對勁,靠過來從另一邊扶起了我。
& c; S9 F" `/ f0 A9 x
我在他們兩個的攙扶下,勉強撐完了整個過程,直到老師拿著衛生紙輕輕抹著我的臉頰,我才發現,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7 z. B( Z1 r1 F% V+ b8 j$ F
「妳呀,要學著對自己的情緒敏銳點,不要從頭到尾都只知道理智。」在我們要往墓園的路上,老師邊開車邊說。

' l( L" y" L3 a5 Y  o: p$ H, L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老師的臉上,看到擔心的神情。
- b0 \/ s( @/ A) ?
好不容易,艱難的一天結束了。在夕陽即將西下的時候。
  g* b# B+ B6 q) |
我們默默的站在媽的墓前,不發一語的,就只是站著。

/ g, A7 z( ]$ D9 ?
「小杰,我們改天把這邊種滿桔梗吧。」在沈默過後,我說。

: p8 \0 B1 g) o
「好。」小杰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
$ a, X! v& S) M% }7 s: f
從此,我們兩個就要相依為命了。
2 u9 @+ Z' t7 ^1 w* j# v% M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要和我說,知道嗎?」老師站在我們身後說。

2 k5 o: M5 K6 A7 M2 I- x
我點點頭。
; G" H! |7 F8 Q7 r% E% n
「小杰,你姊的個性你比我還清楚,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好嗎?」老師看著小杰。
; o! z0 A5 A& n0 _/ D. y7 Q9 l
「好,我知道了,謝謝老師。」小杰帶著微笑說。

! X% E1 v* ^0 c" T
我知道,小杰長大了。
3 ^6 L& Q1 g/ a2 q4 G
媽剛離開的幾天,我還在擔心小杰。從小他就是個跟在我後面,跑一跑還會跌倒,總是需要我照顧的弟弟。而媽也總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要我要好好照顧小杰。
" F& `4 P' G: n& m% k( B3 U; D
我總是覺得,我要照顧他,他是弟弟,是需要我照顧的。
0 A+ Y7 R" T0 @; r6 W! O
但在我們都沒發現的時候,時間已經悄悄的改變了這一切。他弱不禁風的身體,在我不留意的時候,成了結實,可以擋風的肩膀;拿著國語數學課本問我問題的臉龐,在我忙碌著自己的課業時,轉變為深邃,沈穩的眼神。

* F8 f7 n: Y0 Q
他儼然從弟弟,成了可以照顧我的家人。
9 ?7 F+ q( l" O6 n; Z5 S& D
我想,我真的可以不用擔心他,反而是該好好想想自己了。
3 e" V- Y2 y7 m
「姊,我可以跟妳說一件事嗎?」在坐上老師車子之前,他突然開口。
+ Q3 I( d; Z! X7 ^
「說啊。」我看著他。

/ z3 ]) M" o; z. @# k
「這麼說好像很糟糕,但我卻有種解脫了的輕鬆感。」小杰帶著一點的愧疚感說。

5 r( Z' P; \7 U" L
「我懂,其實我也這麼覺得……好像,真的結束了一件事的輕鬆。」我笑著說。

2 }0 q* U+ {4 L$ k7 ~# u: o
「走吧,我們去吃飯。」老師說話了。
3 w6 V3 Y, G0 c& X& _
「這次我終於有跟到了。」小杰笑了。

1 t: q+ c' E  S9 H/ |# d
我跟老師在一起的時間,好像都跟吃飯脫不了關係,我也都是在餐桌上,被老師「身家調查」出很多東西的吧。
. k8 y5 k% x: A4 A8 d( }; v
可是我必須承認,我真的很喜歡跟老師相處的時間。

4 N( x% X9 e3 ^& Q- Z* L. V9 |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更靠近老師?我好想知道。
) n. ~/ }4 @$ {/ V
那就是所謂的「佔有慾」吧?我想要「獨佔」老師。
8 s* `* ?* T3 I# S# e, x1 }
看著老師開車的側臉,我弄清楚了自己的想法,但卻沒有一點的開心,反倒是強烈的想逃。
# x4 ?* y9 c2 y! f( V" `- ^! F
也許逃走了,這種感覺就會消失。

; w& E+ K( B$ {9 z; p/ A( E) ?
我是不可能「獨佔」老師的。這種感覺不該出現。

. I( S. p4 f2 L5 L  W$ l
我決定,要漸漸拉開跟老師之間的距離,在我越陷越深之前。

# U7 O6 `4 ~/ G5 _- k4 f
很難做到,但我必須做到。
# q% Y7 P/ f1 g& z1 ?
我強迫自己把視線從老師臉上移開,看著窗外飛逝移動的街景,想著接下來我到底該做什麼。
! c, `, q% p4 s# A( c0 ]% \6 g( N
不一會兒,我們到了。
( H- ?6 b& ^! W; j
「姊,我今天會幫妳要到老師的電話。」在老師走到我們旁邊之前,小杰飛快的在我耳邊小聲的說了這麼一句。

- a# u- U1 E1 k0 J7 p- C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
! z. f0 B6 L+ D+ K. V4 Q4 s
拜託不要,我才剛下定決心要保持距離的。我在心裡說著。小杰當然是沒聽到。
  A" L+ {: k2 ~- ^! }
那一頓飯,我從開始就如坐針氈的緊張,想找機會叫小杰不要雞婆,但卻沒機會。
2 V& K# {5 [' G, H! d! S
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他們兩個在說話,我只是在一旁靜靜聽著,在群體中,我總是扮演著默默坐在一旁聽大家講話的角色,不是我特別自閉,只是我就喜歡在一旁,觀察著每一個人,表情、聲調、肢體動作的變化。

  q/ [7 F& ]! R6 T, I
一直到老師去上廁所,我才逮到機會跟小杰講話。

9 a4 _9 [( w$ Z( U! c
「你不要雞婆,知道嗎?」我說。
9 `  p, r! G5 S
「妳的事我怎麼能不雞婆?」他問我。

% O3 G- N4 T# Q. L
「我跟老師不會有什麼,所以不用了。」我看著他說。

, L/ u9 M0 F" S/ H$ b( f( H& c
「妳沒試過怎麼知道,不要在開始前就放棄。」他正色說。

8 A) {/ b+ t! r: f% z6 ?6 X
「期望大,失望也大,不是嗎?」我老實的說出我的想法,我知道小杰聽得懂。

) A) u0 c! W3 K; s7 m
「怕什麼,就算真的不會有什麼,有一個很好的老師也不錯啊。」他說。

5 U+ x. i, T8 t- {& J/ J3 k
「唉呀,但是人就是貪心的動物啊……」我抗議。

3 n, q( g" _( g% I; @$ u5 K
「有的時候貪心會是一種進步的動力啊。」他突然這麼說,怎麼聽起來像是歪理。
2 z7 e' C0 t1 k- b( A
「最好是啦…你根本在胡扯。」我沒好氣的說。
4 @7 O* a' w. Y& G- H9 X, k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老師的聲音突然出現。
! s& Q4 w8 T1 h+ s$ a
「喔,沒有啦……就一些瑣碎的家務事。」我連忙裝傻。

% r+ D( m$ a( d8 ?7 k2 l
「是喔,那還好嗎?家務事。」老師問。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好像看到老師臉上有一絲絲的失落……一定是我太累了,我這樣告訴自己。
) m  }! A* m9 h1 }  Q
「很好啊,我們兩個一向很有共識,所以什麼事講起來都很快的。」小杰接話了,故意加重「很有共識」四個字。

5 `) V6 ?6 o$ q# v5 Z& d5 c; l& y5 X% K
「喔,那就好,我送你們回家吧,我看韻弦的眼睛都快閉起來了。」老師笑著說。
0 j. ^# k2 d% k
「韻弦……老師妳叫她璇兒就好了,大家都這麼叫她的。突然聽到她的名字我還真不習慣。」小杰果然是很雞婆。

1 ^; C3 d) A; Y+ O( H
「可以嗎?」老師看著小杰,又看了看我。
. X: p# b. K; y5 H- d
「沒關係的,從小那就是我的綽號。」我說。

( N8 [$ N; Q7 }2 C) t: t# d5 e
老師笑了笑。
0 L- g% v) X* m* `
「對了,可以問老師的電話嗎?」小杰突然開口。

; l9 u4 d1 L6 R3 y% n6 H; Q
「如果老師覺得不方便給也沒關係啦。」我接著說。
# O% q. V7 @) C. ^/ X! B( K
「不會啊,這樣你們有什麼事需要幫忙,也比較好找我。」老師說,之後唸出了她的手機。

( c" m4 G+ g/ x9 I$ s
小杰看了我一眼,拿出手機記了下來,我也只好跟著同樣的動作。
& a0 q0 I1 W  H1 t5 C$ z
就這樣,我親愛的弟弟幫我得到了老師的手機號碼。

" n$ ?- {  Z6 G
「喔對了,妳明天下午五點可以到我研究室來一趟嗎?我給妳一些TOEFL和GRE的資料,妳拿回去看看,決定怎麼樣再跟我說。妳要趕快把畢業前的英文檢定弄好。」在我們下車之前,老師突然叫住我。
% |) ]' S5 l7 H! N& f4 G( c
「喔對,我都忘記了。謝謝老師,我明天會過去的。」我真的把這件事都忘光了,還好老師提醒我。
! o/ @5 [) U( T
「老師要上來坐坐嗎?」小杰問。

$ v' ^6 t7 i$ h. j
老師看著我,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她應該是想到第一次來家裡的情形吧,那是個帶有消遣意味的笑容。
4 s2 e6 M& w( {- f
「不用了,你們兩個早點休息,辛苦了。」老師笑著說。

& a$ b: r0 |5 g9 e
我們兩個一起在門口,看著911的車尾燈消失在視線裡,之後才上樓。
. E: F0 V% R0 U! m
真是好勞累的一天。

- ]2 {1 P: x0 U$ 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9 21:35:59 | 顯示全部樓層

# k/ {9 i* t6 S3 v
隔天我一直到中午才起床,小杰當然是不在家。
" _: t  V; `- Y- ]7 X6 J& c) [9 _
一個人吃了中餐,以為已經適應了「沒有媽媽」的生活,但我錯了。

4 c, r  Y+ ?5 A1 c( {1 c! |3 y
好像從媽生病之後,我們的生活步調就是急促的,都忙碌的奔波於學校、醫院、家裡三個地方,然後媽去世,另一場忙碌接著開始,雖然一切有禮儀公司,但讓人覺得疲憊的,是心理壓力。
7 @4 P8 f; O+ K7 a' T- n% o
等一切結束,靜下來時,我真的不知道我這些日子是怎麼過的……大概行屍走肉就是這麼回事吧。
) S- k$ z# f6 J( ]
自以為是充實的奔忙,現在卻是一股失落。
& b% O+ t! N4 A0 h6 s! \5 P+ @
我好像,找不到自己了。我到底想做什麼?到底要不要出國?到底該去國外唸什麼?我真的都不知道。
5 N; L7 e1 _( z5 J" s
以前媽還在的時候,我有時會在下課回家後,跟她說我今天學到了什麼,關於學校、關於人、關於心理、關於我,什麼都說。
( S! l. q$ _) K1 x9 j, p; M
如果小杰在家,他會加入我們的話題。等他上了大學,醫學院的功課漸漸忙碌了起來,真的就只剩我和媽了。

' j  s# u  {- P9 e# T' q
有的時候媽也會跟我說她工作的事,她的同事、老闆、朋友,有時我們還會自以為是諮商師的開始「分析」起那些人,那段時光,真的好快樂。

4 S7 n+ N. ^0 S6 ^
媽總會要我有天當個真正的諮商師,我會笑笑的說好,然後要她到時把她那些同事和上市場買菜時認識的朋友通通帶來當我的個案。
- W% z* h1 f" b8 @2 D
那時候的我,是認真的想當諮商師的。那現在呢?
0 g7 @6 M' I4 U# v/ n& k. T+ p
好像那些夢想,默默的都消失不見了。
: F" {  z/ ~- P: r3 g; w3 i
我該去哪裡把它們找回來?我又還能跟誰一起分享?

3 S1 p; l1 l2 Q' c
媽,我真的好想念妳。
2 W$ Y7 R2 ?( _  S: B
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任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淚流了又乾,乾了又流。隱藏著的情緒,總在獨自一人時將我吞沒。

2 e' R5 N+ [1 ?& z4 c0 u
看著牆上的鐘滴答滴答的走到了四點,我開始準備出門。我沒有忘記跟老師五點的約。

; v. @* w  O0 x9 a
+ R/ s; y% J4 m4 I: `. Z
四點五十五分,我站在老師研究室門口,好像每次我來這裡都會莫名的緊張,是因為怕在心儀的人面前失態吧。

# k. L3 E8 @. z$ k9 z. I7 U/ m
我敲了門,進了研究室,老師正在講電話,她用眼神示意我坐。

+ x/ p9 q7 X) H6 s
我坐在她的沙發上,想知道她在跟誰講電話,是誰佔用了她跟我約好,應該是要屬於我的時間……我突然發現自己在吃醋。
( t. g$ ]( X2 V6 [* |
這是不對的。我努力的告訴自己她是老師,不可以吃醋,但怎麼樣都沒辦法停止腦袋裡的猜測。那到底是誰?

4 v, m5 B9 A* U) z6 v
「抱歉,讓妳等了。」老師終於放下電話,看著我說道。

( y+ @: s1 Z" a
「喔,沒關係啦。」我口是心非的說。
+ X) l8 p) h0 c' W( a3 i
「不過可能妳還要再等等,系主任找我,我過去一下,妳先自己照顧自己,要用電腦也可以。我不會去太久。」老師說完,站起身來拿了鑰匙,出門隨手鎖上了門。

6 b/ ], F- t8 K1 ^, @$ R
鎖門?!我被老師這個動作嚇了一跳。為什麼要鎖門?是習慣吧。

# T6 A5 q1 B- D+ X
我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等。

3 k: u" K3 d  g/ O6 W
我拿出手機,傳了封簡訊問小杰今天什麼時候回家。

! n7 E$ J8 A2 F3 }
然後拿出之前買了,但是一直沒空看的小說,邊看邊等老師回來。
- E0 ~+ r  H4 y, e5 m
結果我居然睡著了,而且連老師回來都沒有發現。
( X8 w7 f2 z" i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來,發現身上蓋了一件外套,外套上有淡淡的香味,是老師的香水。
+ J6 z8 g' u& Z
我看到老師在電腦前面忙著。

9 {. R" n: z: D( d6 u
「睡醒啦?」老師看到我醒了。

9 M4 o" H1 f8 b; A
「呃……對不起我睡著了。」我不好意思的說。

& o2 t( O6 }  r! {
「沒關係,這陣子很累吧?」老師把視線從螢幕上移開看著我說。

& n* H; l( U4 ^7 |( H
「嗯,老師回來怎麼沒有叫我,這樣又耽誤老師的時間了。」我抱歉的說。
8 G+ x4 {5 Z& @
「連開門的聲音都吵不醒妳,我就想說算了,反正我之後也沒事,就讓妳睡吧。」老師一派輕鬆的說。

& b; b6 g) l$ c/ L
「喔,對不起。」我又說。
+ z2 k9 }# F6 x4 y. q* O
「不要再說對不起了,妳真的很愛說對不起耶。」老師抱怨。

: V: f6 i' T( w( R
「喔……」我不知該說什麼。

5 `6 D/ z. E  U6 \- U
「對了,小杰剛剛有打電話來,我看是他就幫妳接了。」老師看著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機說。
$ }+ q6 ~) q- N* B- p2 y
「喔,謝謝老師。」我說。
$ `& V" n8 h7 S8 k% e) h
「他說他今天不會太早回家,要妳不用等他,先睡。」老師把小杰的話說給我聽。

$ M8 D  x; f% ]+ }2 R
「喔……」我有點落寞。

( o) m0 Y0 d5 z. k  R3 |0 w
「怎麼了?」老師發現了我的落寞,我真的什麼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 B. z/ `+ E3 k% B0 G' l  z
「沒什麼……老師找我要說什麼?」我把落寞努力隱藏起來,擠出一個笑容,看著老師問。

, C  A  Z) u% |3 S. A" \$ P
老師沒有說話,離開座位走到我旁邊坐了下來。
0 k, }, E0 |3 Q& v( s  t
「我可不可以當妳的朋友啊?」老師突然看著我就這麼一句。
; _( B5 ~' L( t' L. ^
「蛤?」我疑惑的看著老師。

/ v% k5 w& d9 H7 d/ H. z4 v
「總覺得,妳總是刻意跟我保持距離,刻意只把我當成老師。」我不懂老師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 W- s! |: M1 R
我看著她,不知道該接什麼。
* ]* j1 e; O& u. T  e* u
「我不能當妳的朋友嗎?那種讓妳不見外的朋友?」老師又繼續說。
( Q- {1 }; B; L  l' r# G8 j
「為什麼?老師為什麼要對一個學生這麼好?」我說出我的疑惑。
8 i* r& D9 i* `/ L& u( ~# {
「我說過,妳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學生。」老師臉上又出現了那個神秘的笑容。

3 u# E7 {8 O5 _6 E2 G; |
「但我覺得,老師跟學生太好會被說閒話。我不喜歡那種感覺。」我老實說。

7 m: f* H0 B% y2 O
「被說什麼閒話?」老師問,我懷疑她是真不懂還假不懂。
6 m# r% W5 F& V. z
「就……因為想要成績更好看,所以接近老師之類的。」我說。

% o& ]1 q  a, t& F9 m
「哈哈哈!妳真的很可愛。」老師大笑著說。
3 m4 O+ E+ v9 R+ L: m
「老師沒有遇過嗎?」換我問了。
7 t, Q" o$ s2 C, K# m; C. t" [
「我是真的沒有聽過有學生這樣跟我說。」老師帶著笑意說。
' d* l; U  R% ?* ~: h. p
「喔,是喔。」我又不知該說什麼了。

5 Q& o% n# u: j+ O& K+ @5 l% [
「所以,妳是在拒絕我囉?」老師突然這麼問。

2 \' b5 Y+ O7 K( e
「沒有啦……我沒有……」我手足無措的不知該怎麼辦。

& Y1 [. g% i3 |" ]7 b: V5 J7 ]
「那就是答應了。」老師趁機自己下了結論。

4 _' _' F9 q+ n
「喔……」我真的被弄傻了。
4 J* u6 Z# X) a
「好,那我們去吃飯吧!」老師完全不顧我的反應,自顧自的開始收東西。

) T! z6 E( I4 I1 ]% C" K
「那個……我可以問老師一個問題嗎?跟課業無關的。」我鼓起勇氣說。
5 p. t2 R  W2 u/ l" _2 \
「問啊,我還以為妳永遠都不會主動問我關於我的事咧。」老師說,仍然沒有停止收東西的動作。
8 M& r. r' ~( `0 w8 P
「老師……沒有男朋友嗎?」我問。
. j' u) t8 }/ [1 f- ?2 r
「怎麼會突然問這個。」老師的動作停頓了一秒,然後恢復。
* ^; X- P# b+ N7 Y
「只是覺得,老師花太多時間在我身上了。」我說,但這是違心之論。
$ l$ ~9 N& w2 x7 {# U4 K) {
「哈哈!我們家就我一個人在台灣,然後我有個哥哥在英國,爸媽跟姊姊住在澳洲。至於男朋友……我已經過了交男朋友的年齡,連小孩都有了呢!」老師說話的速度比平常快了些,我不確定我的感覺對不對,總覺得這次換老師在強顏歡笑了。
5 J- C  k1 g& f1 D6 m
「騙人的吧?!老師妳有小孩?」我不可置信的問。
: r; o3 H8 {& f- K( ^5 o: u  S
「有啊,不然妳覺得我幾歲?」老師問。
4 H' w8 R- T" k; i2 |% y+ U$ F
「應該,才三十出頭吧。」我老實說。

, @1 x/ j, ^  z4 r7 O3 ~8 F% d8 Q
「妳喔,嘴巴這麼甜。我快四十了,我兒子今年二十歲了。」老師說的話讓我震驚,只能呆呆的看著她。

% V% r; j( a& {& `: N- c. J& K: R
「騙人!怎麼可能?這太不可思議了。」我睜大了眼睛看著她。
1 L2 B  q; K$ ~
「哇!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妳有這麼大的反應耶!平常都是冷冷的。」老師不忘消遣我。

8 `) H2 f4 b4 g/ L  b, m
「那那那……老師妳兒子呢?妳都不用顧他喔?還有妳老公呢?」我腦袋裡有一堆的問題,不知道該先問哪個。
% H+ R; h) D* b5 j3 l
但其實,我有點難過,是很大點的難過。老師已經結婚了。

7 }5 N, U/ Z# C
「我說啦,我一個人在台灣,我兒子和他爸在美國,我十年前就離婚了。」老師的語氣就像在說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一般輕鬆。

' ?6 a$ ?; p% N% A
「可以知道為什麼嗎?」好奇心戰勝了什麼禮貌理智顧慮,我毫無掩飾的問了出口。

1 v% H' }& v0 _& C6 m4 ?- o" ]
「沒什麼不可以的,但我們可不可以邊吃飯邊說?我好餓耶。」換老師問,我這才注意到已經七點多了。

5 B* ]( M8 }, w( Z2 o
「喔,怎麼每次跟老師一起,就一定跟吃飯脫不了關係。」我不知不覺的放鬆了。
6 F- C# P! Q% N7 n
是因為聽到老師離婚了,現在是單身狀態嗎?

( j" l6 K6 L" _% f% N
「那我們今天逛夜市好了,走了。」老師快速的移動到研究室門口,等著我出門。
" P6 m+ \8 b' j/ ?2 d0 c  t- ]. x
就這樣,我「又」上了911,又一次的跟老師一起出去。

/ e4 L; n$ {3 g- p& r  D! [. i
- b  G/ w- I$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9-19 21:39:19 | 顯示全部樓層
不過這是第一次,我們沒有到餐廳去吃飯,而是到了人擠人的夜市。
6 e% P) F  F1 C! @9 `
「轉過去,我要換衣服,不可以偷看。」老師把車停好之後說。
5 X4 E, N; f0 C% W3 B# _) i) W# L
我乖乖的照做,但其實很想偷偷回頭瞄一眼。最後還是很俗辣的沒有。
* Z% v; i: E* a) _/ c2 R3 i" t
老師換上了牛仔褲和平底鞋,從冷豔變成了平和,我發現,原來我跟老師差不多高,也許還比老師稍微高了一點,只不過平常她都穿高跟鞋。
! n8 B  P# e1 q+ m( r3 c% g
我不是個喜歡熱鬧的人,自然也很少逛夜市,夜市的人群擁擠讓我不自在。
$ z' ^9 V- \. I. J$ o) s! f, }
「小心,別走丟了。」在我忙著閃躲從四面八方出現的人時,老師突然轉頭說了這一句,然後牽了我的手。

+ y( J* f* W1 w9 T1 Y
剎那間,那種被店到的感覺又出現了。

( h# ^6 T  C; D$ ?& a
老師的手是暖的,那種溫暖一直從手心傳到了心裡。
, E% q" V5 A( s$ E  b, i9 k
我想我會開始喜歡人擠人的地方,如果是跟老師一起的話。

  m' D/ I3 d9 N& y8 ?% i
我們穿梭在人群裡,老師似乎對於這裡瞭若指掌,帶著我東奔西跑的吃每一攤她喜歡的食物,老師的食量大得讓我吃驚。

; _: @) L1 @) O/ U/ n
這是今天的第二個重要發現。
% \! N" m& v5 |. [. y
「呼!好飽!」在我們不知道吃了多少東西下肚之後,老師終於飽了。
" a) D, R4 C( k; n5 u( X" C+ g. K
「老師怎麼都吃不胖?」早在老師吃飽以前,我就已經很飽了。
' R& V8 O/ V. u% V) X
「我也不知道,呵呵!」老師笑了笑說。

4 ^3 J0 @9 S  ^1 S# W
「真好。」我說。

3 ~$ S2 W$ s4 @9 G
「走,帶妳去一個地方。」老師說完,牽著我往下一個地點移動。

+ H: R* z. k( v6 s2 c. s
我們漸漸走離了人群,但老師牽住我的手依然沒有放開,我就這麼任老師牽著、走著。最後我們到了河堤旁坐了下來。

# G: S; I5 P* d8 Q4 w5 J
「好多星星喔!」也許是因為河堤的光害少,我抬頭看到天上的星星時,不禁脫口而出。

! l: I% R9 r/ v/ ^% R" C! A
「嗯。我前夫就是在這裡跟我求婚的。」老師開口了。

4 b1 e" D, ]5 ?* a1 V7 w6 y$ t
我轉過頭,錯愕的看著坐在我身旁的老師。

; }* o! c- @! ]" N' p6 W' ?
老師笑了笑,嘆口氣,然後開始告訴我她的故事。
0 H) Z; Y- }- ]
「我在十六歲的時候認識了他,我高一,他是我們學校新來的實習老師,教英文,然後剛好又是我們班的實習導師,大學才剛畢業。他很帥,馬上成為全校女生的夢中情人,男生的情敵。每節下課我都可以聽到同學們談論他的種種。但是我對他沒有興趣,那時候,我的初戀情人剛過世半年。不過這不在我今天要跟妳說的故事中,也請妳先不要問,好嗎?」老師緩緩的說了一段,然後看著我。
0 l% j2 X% R+ z3 |
我點點頭,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 A9 b$ I$ t7 [
「很快他一學期的實習就結束了,我還記得他當時很用心的在最後一天實習的時候給了我們班一人一張小卡片,加上一顆巧克力,女生班嘛,大家都好開心,但我還是沒有什麼感覺,就覺得,他是個好老師這樣。不過當我打開他給我的卡片時,我愣住了,他寫道:不是老師,我就可以追妳了吧?」老師說話的時候,眼神始終看著遠方,彷彿陷入了自己的回憶般。
「我本來沒有當真,覺得他只是開玩笑,而且那時候,我還沒有從我初戀情人過世的陰影裡走出來,所以看了之後,就收了起來。後來我才發現他是認真的。而且他的認真不是那種談戀愛的認真,而是想要娶我的認真。剛開始面對他的追求,我很抗拒,因為我的心裡還忘不了那個人,我也很明白的告訴他,我愛的人,在半年前過世了,我不可能這麼快就忘記他,談下一場戀愛,我用這些話,希望他能打退堂鼓,不過他聽完之後只笑著說,他會幫我忘記那個人,重新找回愛情。也許是因為那時候還年輕,心特別脆弱,也特別容易動搖,他追了我半年,後來我接受了他,他父母很喜歡我,我爸媽也覺得他不錯,就這樣,一年之後他在這裡跟我求婚,我答應了。我高中一畢業,我們就結婚了。很戲劇性吧?」老師的臉上出現了一個我不懂的笑,是無奈?諷刺?還是?
" H. o( `6 m* D2 O' w
「會那麼急著結婚,是因為他爸媽要他回美國讀書,他是個ABC,要我也一起跟著去,他的家境不錯,供兩個人在國外讀書不是問題,就這樣,我們結了婚,一起出國,沒想到第二年我就生孩子了,那時候我才十九歲。他對我很好,所有事都為我著想,我想那時候,我是真愛他的,也真的很幸福。」老師這時候的笑,我相信是幸福的。
2 v& Y9 a( N: i8 U9 d
「那後來呢?」我問。
0 U6 p, ]+ r5 u6 \1 H, v) a+ k
「後來啊,等孩子三歲之後,我公公婆婆也搬來美國之後,我回到學校唸書,順利的唸完碩士,我唸的是英美文學,我先生,不對,是我前夫那時候已經轉唸行銷,我唸完碩士那年,他剛好拿到了他的博士學位。之後他在一個不錯的企業公司找到工作,我那時候想休息一陣子,再考慮要不要繼續唸博士。所以我就在家當了一陣子的全職家庭主婦。兩年之後,我申請了去念PhD,而在那時候,我知道了他有外遇的事情,但我沒有戳破,一直到我收到東岸學校錄取通知的時候。那天我要他提早回家,然後平靜的在全家人面前說出這件事,全部的人都很震驚,包括當時十歲的兒子。公公婆婆開始責備他,兒子也對他不諒解,我制止了他們,我只說,我想離婚,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有裂痕的關係,我不夠寬宏大量原諒他,也沒辦法當作一切沒有發生,我只希望能夠好聚好散。想當然,他挽留我,公公婆婆也挽留我,兒子也不希望我們離婚,但我鐵了心,我沒辦法接受一丁點的背叛,我什麼都不要,不要錢、不要房子、不要車子,甚至我也願意兒子跟著他們。他們說什麼都無法改變我的決定,最後他們只能答應,只提唯一的一個條件,是我公公婆婆要求的,就是一個月五千美金的贍養費,我知道那對他們家來說不算什麼,所以我接受了。就這樣,我結束了十年的婚姻,一個人飛到東岸去唸書。五年之後,我畢業了,順利在台灣找到工作,就這樣,我回到了台灣,安分守己的當個大學老師。」老師一口氣把剩下的事說完。

% r4 ~. p: ]1 ]& }3 [' Y! X
「喔……老師為什麼願意告訴我這些?」我聽完之後問。
% I& ?9 y- k! f3 ~
「因為我之前問妳的事,妳也都有回答我啊。」老師說得很理所當然。
# I7 `3 p) z  f% i+ j9 [
「是這樣喔。」我聽到這個答案後傻住了。

7 @( z/ l7 I: Y+ u
「不然呢?」老師反問。
& P2 Q) Z1 Y; A8 e, V5 l+ {2 W9 N
「沒有,我只是怕問這麼多會讓老師不舒服。」我說。
' g/ P- H8 @* h" f9 |8 i1 w# F
「唉呀,妳真的想很多耶!不過這樣一來妳就知道我的年齡了,不可以說出去喔,不然把妳當掉。」老師語帶威脅的說,但我知道她在開玩笑。
' L9 \& H: g( y: g+ _# _+ f8 Y
「我不會說的。」我很認真的回答。

8 m) v4 a$ k' Y4 Y( B8 U) h
「我知道妳不會,所以會跟妳說。」老師邊站起來邊說。
& W# D3 G5 a; ^$ k. p. l5 z
一陣風吹來,老師的頭髮隨風飛揚,我抬頭看著老師,突然覺得老師看起來好孤單,讓我好想擁抱她。
9 s3 L8 R, |0 @- v
「走了,回家吧。」老師轉身,伸出手,我乖乖的被老師從地上拉了起來。

4 s3 |* z% b+ v+ o" C; a+ }. F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問題讓老師掉進了回憶的世界,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講話。
" Z4 K& B6 x% v# c& a" J# ]- e
很快的,車又停在我家樓下了。
" j1 E0 a6 L4 i/ ?, o
「謝謝老師,老師要上來嗎?」我這次是很真心誠意的問。

. x4 B$ p0 t& r0 n
「改天吧,妳早點休息囉。」老師笑著說。

* Y9 @" g5 T. t& H; z, j
「好,老師也是,開車回家小心,早點休息。」我打開車門下了車。
5 C) K# e" _* A6 f7 @
「妳知道,為什麼我會對妳這麼好嗎?」老師突然降下車窗問。
& [) N0 G) B0 ?& _1 z* X
我搖頭。
" `* H# _7 _( d' q1 D3 q. |7 ?
「因為,妳總是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好到讓人心疼。」老師說。

6 _0 W* P2 Z5 p4 d
我傻傻的看著老師,不知該接什麼話。

7 g* H- f( J  l
「好啦,趕快上樓,掰了。」老師說完,升起車窗,離開了。
1 O+ X, A# G7 R3 V7 A
我回到家,小杰還沒回來。
. m% g# e3 b5 J
等我洗好澡,小杰才拿著宵夜進門。

$ Y0 H/ g& i+ w. O5 n( \. t
「姊妳還沒睡啊?」他看著時針和分針重疊在一起的鐘說。

& [7 o9 M' f- m
「還沒,我剛回來不久。」我說。
; d; K9 \# ]( o5 P- r
「妳又跟老師出去喔?」他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說。

, n! C% i4 d9 K
我把今天和老師出去發生的事情說給他聽。

1 Q- {7 D/ S- X' T+ u" J# l
「老師感覺也喜歡妳耶。」他聽完之後說。
. M8 B1 O) R) r( m( c1 D% f  `# e( @
「你想太多了。」我邊說邊夾了一塊他的臭豆腐。
. G6 @3 K3 M  m* D* c6 n
「不然怎麼會有老師對學生這麼坦白的?」他反問我。
5 @4 u! J) [0 _4 H5 E
「她就說是因為她之前問我,我都有說啊。」我不服氣的回答他。

$ v0 |! C0 u/ ]1 r" q; G8 b; E
「我覺得老師喜歡妳啦!」他堅持著他的結論。
( u, O, s9 ]' B& p% J
「隨便你怎麼說啦。」我也懶得理他。
% y( U# h4 G7 b+ X
「不過她應該不排斥師生戀啦,畢竟她那樣應該也算師生戀吧?」他突然這麼說。
) K, F3 @; c5 h. Z* o0 u
「幹嘛說這個?」我用白眼問他。
$ w* m  p1 O% B! J
「沒有啊,想到說一下。」他走回電腦前面,自顧自的忙了起來。
/ q) `9 D+ o1 J. u) R
我帶著一團亂的腦袋,回到了房間。

$ i8 s' ^7 t' u) ^; ~
小杰說的是真的嗎?老師真的也喜歡我嗎?為什麼她一直說我是個「很特別」的學生?到底特別在哪裡?如果我讓老師知道我喜歡她,還會對我這麼好嗎?

7 Q, i% P- f6 q: |
一連串的問題,都沒有任何解答,我倒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想著今天發生的事,突然覺得我的生活怎麼有這麼多事可以想,這算是「多采多姿」嗎?
0 W) R% Z: A. x( R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是簡訊,還是老師傳來的。
% a9 Y, T9 X: m+ o+ t, l  p1 B3 ~- n
「Trish, we didn’t talk about what we should talktoday, so please come tomorrow, same time. Thanks. And sleep early.(我們今天沒談到正事,明天同一時間請再來一趟。早點睡。)」
  l& g& E2 A/ K6 R+ @9 o
我看著老師傳來的簡訊,看得出神,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在傻笑。
+ j" s1 \8 [5 Q& |/ }
因為我明天又可以見到老師了!而且她還直接用Trish而不是Patricia,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們的關係往前進了一步呢?
/ W& n+ S5 j4 @7 r
我決定放棄之前想和老師「保持距離」的想法,既然老師都願意靠近我了,那我又何必堅持呢?
6 @3 Q* v/ i0 _1 h! K. K
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事,那就等發生了再說吧。
2 W% d6 S. Q9 @
我走出房間,把簡訊拿給小杰看,順便告訴他我剛剛的決定。

* O. a0 M3 Q: c3 _+ q
「喔,妳終於想開啦,我還以為妳要繼續在牛角尖裡面轉咧!」他聽完之後說。

' y9 N1 @6 o+ ]$ ]& C0 `6 ]
「死小杰,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嗎?」我瞪著他。
0 k$ v% R" G% q) q- ?5 r
「是是是,那就祝妳們早日在一起好了!」他故意的。

. B3 q; G% m! H6 h7 {" R0 a4 O
「不是這樣的吧?還早日在一起咧!」我說。

: C6 z* }) u6 @" A) D
「不然呢?妳不是決定要努力跟老師在一起嗎?」他問我。

6 Z" B6 q# q- B# m& k5 z
「我只是說要順其自然,我想我應該沒有那個勇氣跟老師告白的。」我老實說。

( k- d( y7 g6 J5 m8 N
「那我應該改成,祝妳早日有勇氣跟老師告白!哈哈!」他大笑。

8 M7 m8 c6 B8 w1 Q3 E& w
「你真的很討厭!我要去睡覺了,你不要弄太晚。」我說完,轉身往房間走去。

- c( N' j0 m7 w
「姊,」他突然叫我。
5 h% w5 H8 r' s+ ^" ~& N. r4 N( b
「幹嘛?」我回頭。

4 p8 I* S- Y8 U* U
「加油!」他笑著說。

% i" Q, L9 d& U
「知道了啦。」我回房,關了門,上床睡覺。
) }& c+ v7 [: [  w
2 G8 T% \" A: F/ G
老師,如果我這樣和妳互動下去,妳會有一天發現我喜歡妳嗎?

/ e2 z( I  g3 a6 X# P

點評

覺得溫暖  發表於 2016-9-26 02: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隱私權條款|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20-4-6 15:48 , Processed in 0.16455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