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似非

[長篇小說] GL【禁】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4-2-19 15:39: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4-2-21 23:13:46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2GIRL定期清除90天以上的短消息,重要資料請記得複製到自己的電腦喔

【禁】14

我不該接下那封信的。
" ?) B: t+ A) `0 r. M
! ?; b3 }) s, ?6 U! `- a) y  這句話,是我此時的後悔,雖然我認為接下信就算轉交給凡她也不會接收,也可以讓那個學妹放棄,不是一舉兩得嗎?可是看到此時一臉冰冷的凡,我什麼話都沒辦法解釋了。
/ P7 E, x7 r( g
: R) Z) v4 W; \+ b. l7 w  「那是什麼?」放學,正在教室外走廊等待的我一一跟離開教室的同學道別後,低下頭拿出那封信,我皺著眉不知道該以什麼方式和開頭把這封信交給她?; m% q9 f* {: T

) q) S8 w" o3 v9 I! j  我是不是多事了……還是明天直接把信退還給學妹跟她說凡拒絕她?
) Q, X  `* W, r, k) V* @- L. F! }6 t
  不行不行,我搖頭。這種事情我良心無法接受,若她不放棄當面要跟凡求個清楚的答案,那凡不就知道我不僅答應要轉交信卻沒教給她反而還假傳聖旨?
; M0 x6 J, o( u6 G. T$ V1 @8 [$ i$ }. c
  唉!; n; Y- t# t0 |( b; N: x
5 b- b8 n( h( j+ m- g/ N
  我唉聲歎氣著,卻突然被身旁的聲音給嚇了跳,手一僵,下意識要把信件往口袋塞,卻反應不及的被一雙手阻止了下來。
; y# ^# Q! m& F; t
. z- @! X' d0 [7 l* S0 y# {7 B  「這什麼?」凡看著我又問了一遍,讓我不由的心虛起來,我也無從解釋這樣的心虛究竟是從何而來,只是看到凡臉上那一抹無法掩飾的不敢置信時,我心居然也揪緊了下。
; ^, U6 L3 }) v
1 r3 z! X( \  p% D' n  「學妹……託我轉交的。」艱澀的回答。
1 V9 s! A( P" \* J
3 s6 f8 r$ H0 t& \  凡沉默了。' R0 s: [/ R5 E, S9 o3 l- _/ |" L

: m0 p( `1 P; {  我有些心慌意亂的解釋:「我只是答應她要幫她轉交,我有跟她說就算我幫她轉交妳也未必答應,而且,重點是如果我幫她們轉交給妳還是拒絕,那她們就會──」7 d5 F" b3 S1 X0 m
6 s. D! }+ }  U* ?% R
  「誰要妳多事了?」凡打斷我的話,冷若寒冰的問。+ [/ }! q  L' b* Y/ R" j8 c- M

, I8 z2 D  [. C% _1 I0 Z  那一股冷勁凍得我無從解釋、說不出話來,雙眼裡看不見平常那一絲柔化。1 L0 P  q  z% ~1 @

6 p6 x! g. u  ~' h5 r/ Y4 [, ~0 I$ R) S  「凡──」妳拒絕就好了啊,這樣她們就不會繼續糾纏妳了啊!& L# ^5 c* t  i
$ t5 Q! p" I: F! |
  「俞唯妡,我真受夠了妳的自以為是!」那樣冰冷的語氣和眼神,讓我的心無端受到重擊,簡直比盛怒的凡還更讓我害怕。) C5 ]& [& v2 O5 t! u
" z2 B* B- W+ T* S6 U+ X
  我默默無言的看著她,什麼話都不打算說了,現在這樣子的凡,對於我的解釋根本聽不進去……是我的多事讓凡生氣了,我很想跟她強調,我會答應幫她們轉交完全是想要她們放棄,這樣的解釋聽在凡的耳裡,會不會認為我在找藉口?
. M1 h* x# x& Z, p5 c8 s& m& v* y" y: ^! y; X
  「對不起,我不該多事。」3 h$ O5 K6 e% B8 d& ^' H  i& j
& E: x( u. Q: K2 W
  「不只是多事而已。如果這是妳所謂的對我好,或者是姐姐對妹妹的著想,那麼,我寧願妳什麼也別管我,想把我推銷出去,跟我說一聲,隨便要找幾個願意跟我在一起的人都可以。」他嘲諷。
9 x  o9 H( N1 O& w
/ L8 r7 G7 ?* Z0 e, y  我幾乎快被她的這番話逼出淚水!不哭,會找機會跟她說清楚的,凡只是太生氣了才會這樣……7 z& X! O1 U; J' k

. G+ Y, {. t/ F" h$ G$ {  「我並不是那樣想……」我怎麼可能會冒著那樣的風險,而願意答應她們把信交給妳?如果妳有可能答應,那我根本不會接受她們的信啊……6 [2 Z; K( q. f' m. p- |/ V
  「是嗎?」
# i& n. e$ g3 K7 I  p0 g, i9 k5 o5 C) B' Y/ P% G, j
  彷彿看到我受傷的神情和隱忍的淚水,凡握緊的拳頭重重的往牆壁捶打了一記,然後像困獸般壓抑著,卻又無法發洩似的怒吼:「妳心裡到底有沒有我?」然後轉身跑走。
1 O2 X7 L# P. A! x1 D
$ `+ ?" h0 n* J( x( _. |0 C, c  我根本沒空去想她問的那句話,看她衝了出去我連忙跟在後頭。
/ r6 W/ I7 W$ m/ |+ {# c- C" Y2 |+ j! o4 o
  然而,才追出校門,就已看不見凡的身影了,我如熱鍋上的螞蟻般四處張望,就算我心裡知道依凡的腳程速度,說不定早已跑離了這附近。  x0 v$ t2 {+ r4 K' L7 _

6 a/ V- e; m0 J7 e& l1 ^  「凡阿姐?」
& @( E6 n& o4 ?& K  E* R* V; p* Y4 z9 I
  突然一聲叫喚傳來,往旁看去,看見Luo騎著一台腳踏車好奇的看著我問:「怎麼啦跑這麼喘?凡呢?發生什麼事了?」
3 I8 _2 b1 W; g- }" X6 U* x6 ^5 h
  「凡──跑走了……」說出話的那一霎那,情緒控制不了我也哭了出來。
0 \+ r! U- `8 D; l$ y5 o9 m! |5 I) R5 r6 Z
  事情怎會嚴重到這種地步?怎麼會?
8 w1 j6 r! n! ?# i6 o" W' }: T+ m1 C5 ]
  Luo被我的眼淚嚇了一跳,連忙安撫,「別哭啊、別哭,我戴妳繞一繞比較快,說不定能找到凡!」: U- n* M4 r# s2 C

8 G4 h" l6 @- v" @, S& X7 y5 l3 F3 E) D' G$ r6 }4 k5 ]

9 }! V  U5 q0 g1 T+ r& h! @; I
7 n! d# S' X  x; `8 Q9 r3 ~
# X5 Y6 T4 B3 r8 O# V  頂著略腫的雙眼,我雙眼呆滯的打開了家門。5 |; u9 D- W6 u% O8 z4 A- ^- D4 {: C
* |) K5 r5 N7 h* A* _( t
  繞了好多圈、找了好久,依然不見凡的蹤跡,我大約跟Luo說了事情原委,不斷掉淚的自問: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 I6 C0 N9 R  l; @3 s4 b6 s# t1 u8 {2 m4 x  a/ f# }) m4 g
  Luo聽了卻只說了句:「難怪他氣炸了。」之後,便要我別想太多,凡不是那種不懂照顧自己的人,或許只是無法發洩從想找個地方靜一靜,時間到了她會自己曉得。
8 [6 ~5 v4 y6 l
* @& E& ]  ]# Y9 `4 n
; z' z) ^* K  P! A, {  原本我還不肯放棄,但聽到我輕微的咳嗽聲,身上也沒穿保暖的外套,入秋了氣溫下降,Luo強制式的要我先回家,至少我一人先回家才不會讓爸爸媽媽擔心。1 N) G  d! M5 x, |/ \. j7 `
* m6 Q& k( k6 D! r" L8 X

# F. e7 `+ j& X0 V, j
% J3 T7 ?( q% U
  c4 F! R( v) }( W  我機械似的開門,脫鞋,然後經過客廳。
' X1 P. G3 W" l
( g7 @5 V! [4 J. O$ X" \  「姐姐,怎麼這麼晚回來!飯菜都冷了,小凡呢?」在客廳吃水果的媽媽口氣不悅的問道。
: O* s3 v; M8 \! l3 R6 v
+ ]* o8 N9 ?) L1 }9 ^7 @" U  「凡她……跟我說她有事去朋友家會比較晚回來。」我硬逼自己牽扯出笑容回答。
1 i9 U: `" j: A; l/ s
) j* V. h7 f) _4 I9 y$ {/ ^  「真是!也不會先打通電話回來,老的加班小的又不回來吃飯,我煮這麼多給誰吃啊?」埋怨的叨念著。# c1 @- n) ^& W, l1 @& G) t+ p$ |
, H6 F: i$ c9 I2 J
  「那我先回房了。」只想趕快回房,拖著沉重的腳步我往樓梯上去。
) \; R/ k/ b6 B/ C( O* K1 l0 N
: R5 |+ Q1 G* v
& A5 J7 Z! _. c9 N! ]+ G# n
" k  w7 J# u* p. K# K9 ~8 I3 P
/ }" I* u/ V9 ~  放了書包,換下制服,不知道是第幾次打給凡了,但手機彼端傳來的都只是冰冷的回應……凡把手機關機了。- u3 O0 w/ I6 c' ~

7 ]1 i8 I2 P; i/ U; I# R  窗外開始飄起細雨,心裡也更加擔心煩悶了!
/ h- K! D' t( q
( b4 I& Z, M* q% z! m  都晚上了氣溫下降,凡還穿著校服。; n  w5 K% l8 L9 r; v4 B3 E
5 B3 G; H& Z; @+ u
  七點了依凡現在的心情和脾氣,她還沒吃飯吧?
- K/ W3 w! l) G) Q3 I; q2 _* V( {8 d  R( Y' C) m
  外面開始要下雨了,凡一定沒帶傘──
; P- V8 Z# x( i. q
5 C- V2 @4 @5 z% m- D1 y  心思百轉纏繞著,靜靜的坐著,腦海中卻想的更多。愈想,我就愈受不了,要我在這種情況下呆呆的在家裡等凡回來,不如我再去晃晃還比較不會亂想這麼多!6 s. ]* k* W& w% c% d7 \! s

$ U2 t. F$ k( C' q/ \  V  心意已決,抓了一件外套以防真的找到凡時再給她穿。5 a3 ?' @4 V4 l* M( Z
" A& T: o' M: B: x$ M; T" Z# o
  「媽媽,我出門一下!」丟下這句話等不及媽媽回應,我跑出家門往公車站牌的方向跑去。
$ _( H/ N( H8 T
% k( {( m9 e4 p$ ^  O  穿著連帽外套,原本的細雨開始轉大,豆大的雨滴不斷從天掉落,街上更顯冷清。
. a4 s" H* d# s% H5 F! x
2 l2 x% G. L0 P4 i- A  我戴著帽子像個無頭蒼蠅似的亂晃著,經過兩個多小時之後已經是九點了,打了通電話回家,找了藉口隨意問著加班剛回家的爸爸,得知凡還未到家。
* ?" x  l- r9 X3 j( @1 k2 `- c' \4 o# i
  頓時間,一股無力感瞬間襲上心頭,茫茫人海,是要怎樣知道凡究竟跑哪去了?是要怎樣才找的到她、聯絡的到她?- [* N: h( `/ _1 W9 M/ X5 _4 M5 y& W/ [- V2 {

- V; k8 j) K5 }9 H  我知道我這樣是很愚蠢的行為,如果凡不想要我找到她,那這樣的刻意根本不會有機會讓我找到她,除非她自己回到家或主動連絡,否則我唯一的選擇還是只能等待啊。' h) m8 _: G  o$ C4 W! B. Y
: x; G  O% q, j( a! d) [
  無意間走到了學校,雨勢變大,雖然撐著傘,身體沒完全濕卻也半濕了,拿出放在口袋的那封信,雨滴早已暈染了字跡。& u7 ]2 {. J  v# m4 Q  o
, _3 D( I# J6 ]' k% f8 u7 }
  我想,這封信現在已經沒轉交的必要了,也沒意義了,走到校門口旁的街道垃圾桶,丟。# a# q0 l5 ^. c; ~/ e
" a- u& x0 F- V" g4 w
  視線模糊,燈光昏暗,我隱約中卻看到垃圾桶旁有個紙箱,似乎有東西在蠕動,來不及反應這是什麼,就聽見一聲;「汪!」
$ `/ v5 o: X6 A6 H( [0 r; P( y
$ |! g) `( {. m% q' C  是狗?
& i4 d2 V5 h6 s' v1 I$ i# p  蹲下,這才看清楚是一隻看不出顏色的馬爾濟斯小狗,好像剛出生似的,毛色因過多的汙泥而覆蓋。
# {* f5 b. D% B, c2 S3 f! T% U, g* U- ^2 B8 X. n" a* ?
  牠看見有人靠近,興奮的搖著尾巴,烏黑的眼睛希冀般的看著我,努力想跳過那過高的箱子,卻一直跌倒,後腳一蹲,只好坐在箱子內抬頭看我。, E( V1 `+ J9 `1 R- Z

0 p7 \* n9 o$ w- A$ O  「下雨了,都被淋濕了。」凡呢?有找地方躲雨吧?沒有淋雨吧?會不會像這小狗一樣淋得落湯雞?
4 ~4 F  I+ ?8 Y$ c0 c2 I! g) G% v6 \* O- E2 X  R$ o
  將手中的外套放入箱子蓋在狗身上,狗嗚的叫了一聲,從外套裡頭鑽了出來。
( v% p9 K, V+ t
% C$ L# P$ j" t+ m3 r$ G5 |8 C- |  「這樣有沒有暖和點?」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我苦笑。
$ Y8 _( Q. ]: N8 P/ f2 L7 K" c( m8 }7 ?% ?* P
  真好笑,我居然在跟狗說話?真是瘋了嗎我……
: o7 U' x5 Z9 o9 O- K+ R% W+ F
1 \) t1 X. c4 y/ t) F  「汪。」牠歪著頭,很好奇似的看著我。
. x  l. H4 ~6 G1 _1 K
  v3 C  y  w% `. }0 |3 Z  「要我帶你回家嗎?不行,媽媽討厭狗……」
' a% i) d7 d& K3 a4 y; o. Q) I+ `8 D
  算了,瘋了就瘋了。把牠移到校門口那裡吧,至少能躲雨,明天說不定學生經過這隻狗就會被抱走了。. i! m/ [' {4 d# U4 C% V+ u
9 @% z2 J6 D; @, T! V
  抱起箱子,我將牠放在樓梯旁,自己也在樓梯上坐了下來。
# C3 y5 P, w. R: t0 o, T% H  {4 b
1 R4 z6 f: R& s8 p; U/ {3 W  「凡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寂靜的空氣,我望著前方一片雨濛濛的景色喃喃自語。5 W* D- p) K# u- N! O8 o; A
0 F4 H. S# U. `# O
  「汪!」
, t0 G  C7 J# ?: G1 h' R# A4 C/ C+ ^0 }1 D, [9 T$ c
  「你該不會是在安慰我吧?」* w( e$ k. A- \8 c2 g% |
4 @' F( i7 n, q
  「嗚?」音調拉高。1 V5 e4 e9 H9 X) B
+ w& t6 A8 r! W$ v- h4 p
  「凡真的很生氣吧,氣消了嗎?我想告訴她,我接受她們的信並不是為了推銷她出去啊……我也不想她交女友。我知道她會拒絕,這樣她們放棄,不是很好嗎?凡不聽我解釋啊……或許她說對了,我很自以為是,是啊!我真是太自以為是了!」彷彿這樣講出來,內心就會好過似的,我想講給凡聽卻還沒講的這番話。
- P4 a: ^$ D  W( ]. N; L4 h
8 |7 `7 T: d- q  「汪嗚。」8 u* h: d3 u$ |/ J* e

0 }' e7 y9 l1 X, E- g  「謝謝你的安慰。」我笑了下,摸摸牠的頭,不顧手上也因此沾上污泥和濕意。+ j& e' Z& V" @3 L( I
8 }. k  z1 a+ n* H- C- M
  我知道狗或許根本不懂我在說什麼,那幾聲叫聲也不是在回應我的話,然而,此刻的我卻不想自己孤獨一個人……
$ O$ }( d2 Y; Q& D, [) ?! C. x, y# `) r$ f, ]5 p% R; v: K
  外面的雨還有變大的趨勢,聽著那多年來恐懼,雨聲將我帶回了自己雖然看似結疤,裡頭卻依然還未痊癒的傷口,那個被自己親生父母丟棄的夜晚!6 Y5 `# q. l/ ~0 H: j4 o
8 _- z6 ~. V$ X/ O: k
  我怕雨,我怕這種滂沱大雨的聲音。
% I* F8 N! a5 Z$ _, u' _$ W9 ]/ m0 O& U
  來了、來了,雨開始變大了……
2 S% \& c- t9 x( A
: V7 u4 V# N3 D  雙手捂住耳朵,我戴起早已濕淋淋的帽子希望藉此隔起雨聲,然而外頭嘩啦啦的聲響依然一陣陣傳進我耳裡,拉我進入那噩夢、將我推入那恐懼。
' A4 X  A# F& X8 t4 D& q6 J+ Q( c0 T. T
  「汪汪!」
# t. C" q( u: V+ N1 I
! e6 T% U0 ^6 J9 b  身體無法抑制的不斷顫抖,我無法阻止那一片段一片段開始在腦海播放的畫面,整個腦袋昏沉沉的,任自己墜落。
; V0 p6 x& q6 C- v2 q# q  每次,每次下雨,我都這樣忍受著、壓抑著,我好怕好怕,那事過了好久,當時的我年紀也很小,但懼怕就像回憶似的深藏在我內心深處──
4 \2 \  }5 s& V5 |8 j9 y% b8 q- U% x/ O7 m8 @- F
  下雨了,會被淹死,沒人救我……拋棄我了,丟棄,沒人救我、沒人……- @5 t3 q3 [9 S) {0 @
# u5 g2 A( U' Y6 M4 e
  「汪!汪嗚!」% O% d+ I# |' H

4 ~- j/ ?! u8 O7 h, t9 W! j  那狗聲,逐漸遙遠;而視線,也逐漸模糊了……: s5 ~& S* X7 L4 S1 G0 r; I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4-2-21 23:15:47 | 顯示全部樓層
shnen5 發表於 2014-2-19 15:39
: S, I" o0 ^7 U2 {' h很少看到這樣的故事,期待後續:)
! I) M, ^7 ^: S* M6 C9 W
謝謝!" c7 v# w4 E" p: ^
希望你繼續支持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4-2-22 17:20:01 | 顯示全部樓層
給予妳精神上的支持!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4-2-23 21:30:29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懷念的文章# w8 x- P+ V; u5 d
能在這裡看到
/ i! G2 [1 y& _8 Z希望大大能持續更新~! o; s: h' M9 r5 B# v* t1 X" Q, 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4-3-3 09:08: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一次看完全部,非常期待下一集的發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4-3-4 21:46:50 | 顯示全部樓層
又繼續這篇了嗎記得這寫了好久了欸
% \5 M( H4 K# p( H之前很注意說!!!2 ]- v7 T+ o. B# v) 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4-3-4 23:39:02 | 顯示全部樓層

【禁】15


  ], K4 ]% R: q" n, @3 f0 [8 I7 q* a. Q
  凡,妳在哪裡?妳在哪裡呢?……
+ F8 @# }# _2 z' i: l5 e
. Z" x" ?0 Y- b; s  以前的我,不管怎麼樣都會死咬著牙撐過,就算躲在被子裡發抖著,就算將頭埋在枕頭底下讓自己能麻痺,我都不想給任何人添麻煩。$ `% r- Y. S% m' s1 N
6 [% w4 M  @+ |6 _+ c
  現在的我,卻很渴望妳的出現,快回來了好不好?我們不是常有心靈感應嗎?每次我發生了什麼意外或者又走丟了,妳總會比爸爸媽媽先找到我,然後溫柔的喚著:「妡,我在這裡!」
; u5 g# T) i) `9 y" Y, B* t1 k2 P! j9 n2 V
  是啊,妳一直都會在我身邊,妳總是說妳會在我身邊……所以我知道,妳好生氣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換作是我,我也會很生氣、很生氣,我不該這樣擅作主張──
9 i; n$ i4 D9 M- a3 [! X( ?) s- W2 ?2 u$ S' Y* [' X
  當初,也是因為妳,我才不是無家可歸的人啊。2 X  E; l, c- u& W

4 r7 u; x2 |" [# A8 a* t, E  意識逐漸模糊,視線也逐漸昏暗,遠遠地,我聽到了一陣焦急的呼喚聲。
' ^5 B7 r/ x. i, q
& C8 d& `- V" s8 A# x. Q) M3 l& ~% Q- m" S( R+ s$ J* G

' S4 ~9 c# D/ w& L- I$ q  O  g, [5 D4 o6 l5 d
' {5 I3 r2 n" e0 d* U

+ m" ]' o7 a; y0 c7 e4 [  那個噩夢又來了,我伸出短短的小手不斷想抓住東西,然而只能看著雨不斷從天而落,我想大叫我想求救,發出的聲音卻只是哭聲……原以為我會窒息、會崩潰,但是,一直有一雙溫暖的手握著我。
  B$ u4 a' U+ p* v$ G& Y6 q* S  S  n* V4 j7 R3 G$ z
  時而太緊,連我混沌中也感覺的到她的擔心和緊張;時而又很輕柔,讓我看見她的心疼和溫柔。
# p. o+ R4 `! k7 w# J7 u- ]- n6 M$ F; k# R9 z
  然後略低的聲音不斷說著:「別怕,我在這裡、別怕,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在這裡……」我認出來了,那是凡的聲音。, r, g/ j. \+ J( x0 b) F$ |  E

% M/ p5 O) w/ _  但是,溫暖消失了,我意識也因為這樣而慢慢醒來。& j1 O2 I% V0 M+ p
1 U2 Z$ `! ]  F: u8 P4 x, K
  「凡阿姐!妳終於醒來啦?」睜開眼,眼睛還未適應光亮就先聽到這聲驚喜的聲音。
6 s7 Y: a0 W! L, k& U, c
7 o" G+ v; X. x0 t' v" s2 u  「天啊謝天謝地,妳真是嚇掉我們半條命了!妳發燒了妳知道嗎?居然暈倒在學校裡還全身溼答答的!」嘰嘰喳喳。
# P# _( j5 {2 ?7 Y) K( }# y$ [& t* Q# M6 g+ \( _
  皺了皺眉頭,腦袋昏沉沉的,胸口悶的我幾乎快不能呼吸,勉強的微轉過頭,看見Luo趴在床邊,然而卻看不到凡的身影。
/ O& p% D0 J7 T% ]% w7 V: E5 F' D* ]& \) q3 K8 F! @# I
  「在找俞凡嗎?我催了好久好不容易妳燒退了她才肯去擦藥。」帶著一抹意料之中的笑。
3 Q, s& \/ S2 r1 Z3 a* ^+ P( Q0 q( }% }% z2 Y
  在聽到凡也在這裡的時候鬆了口氣,卻又同時接收到另外一句我不得不擔心的話。
$ M% D. P: z4 P! t: _* q, _! K! u$ b& f
  「擦藥?」凡怎麼了啊?直覺想起身,卻發現一陣天旋地轉,整個景物都在旋轉。8 e$ l' C1 l( P3 \* G
7 I; I- T2 P* l& k" B$ ~
  Luo趕緊扶住我,「沒事沒事她沒事!妳不要太激動啦……人在這邊就代表她還好好的啊。我只大概知道俞凡不想讓妳們爸媽看到妳們這樣子,才會來投靠我這邊,至於她怎麼受傷的,我是有猜到大概啦不是很清楚,唔──所以妳自己問她嘍!她也不告訴妳我再跟妳說。」說完,大喊:「俞凡!凡阿姐醒來啦!」
6 Z" J0 J" ~' u8 z$ U  I2 e. E! I; _+ I* g& e. z3 ^! Q& X0 G
  剛喊完,緊接而來的是急促的腳步聲,不到一分鐘,門被粗魯的打開,凡臉色難看的站在門邊,手臂上還裹著一大捆紗布,甚至還未包綁好,可見倉促之急。
- N+ C5 ^0 v3 i! P
2 D7 [: M8 l  O2 g0 Q8 a/ `& Q  a/ b  我看了還來不及問出口,她就一個箭步上前,難以控制情緒的緊緊抱住我,緊到我肺葉擠壓快不能呼吸了,我想做的卻不是推開她,而是回抱,因為我發現……凡的身體居然隱隱發顫。
" ?$ ]6 d0 F3 D& @( t  \3 T
5 v0 }* L! f, L  我,感到鼻頭一酸。+ Y+ X( u7 I! T
+ Y- P4 @" i) F2 S5 H. j: [9 s, I5 K* A
  「凡,對不起……」凡終究是女生,這些情緒壓在她的身上,特別脆弱。7 d& b& U4 ~& q( g+ A

$ H8 `3 M$ V8 w4 a  凡沒說話,只是搖著頭,將頭埋在我頭髮哩,刻意不讓我看見她的表情。- c2 C. K  T2 u" f6 M- L/ t) ?
, q, R  @* X/ E  a. d. F+ g0 Z4 x
  直到好一會兒了,才見她低頭審視的看著我問:「還難不難過?」
/ z. m( R" l& f  |5 M, C7 {5 {! ]
7 j0 @' _$ z6 j$ X$ G/ t7 j  「不會。」我笑了下。$ a) h  y5 \" b' @9 U  w) Y
' X7 r- Q0 H# U8 k
  手輕輕的爬上我的臉頰,「臉很蒼白。」皺眉。
- j$ N) d- z+ Z, L) _$ e) `
  x, \5 c6 u5 n. E* ~; |' O( v1 u$ S  「妳和我聊聊天就會不會那麼蒼白了。」( z; Q5 i3 T: h3 A: [

  w2 W, X3 c" p# ]  a  「不休息?」不贊同,原本皺起的眉毛更攏起,活脫脫像毛毛蟲似的。7 R$ r: S8 R, n' f' C0 k
9 M& h3 A2 |4 b* m3 s3 [( I
  「我沒辦法安心休息啊,我們是不是該好好談談了?妳是不是該清楚的聽一下我完整的解釋了?如果可以,那就算這樣是種代價,我也甘之如飴。」認真的看著她。, f  w% }6 _  o7 z. [" D
6 \) j2 u# Q, P! h$ F+ \
  一抹愧疚之色一閃而過她的眼裡。
$ e8 a( S0 o" w: w# f* M& g1 @4 a5 n' [) `$ V. Z
  很好,我知道她同意了。
/ H, P9 g* Y* o8 W
3 Y- X# L5 f  ?9 ?8 }! k# L  「妳很生氣對不對?因為我答應那個學妹轉交信給妳。」: G$ d* u; w  N% C: v/ ^" C- N

$ @% f6 s  m; ~, ^: g  就算凡盡量讓臉達到面無表情的地步,但我仍看見她因為我的話而不免受傷,我也很自責!原本我以為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卻沒顧慮到凡的感受而傷到她,就算我出發點是好的,但凡說對了,我很自以為是啊。4 k& \1 a# s) I$ K7 L. k& D
0 z" O7 |! s( f5 w
  雙手握住她,我眼神堅定的看著凡。「凡,我答應她們轉交信給妳,妳知道原因是什麼嗎?」
4 I3 b# s4 a% h7 l7 b0 o* V+ u0 C  y% H( G$ s3 A. z
  帶著困惑的眼神詢問的看了我。6 D2 _  Z0 A: N0 m8 W( `
- x6 i2 r- X0 ^: B3 e' f
  「因為,她們說我幫了這個忙,若妳還拒絕那她們就會放棄。我知道妳不會答應的啊,所以這樣正好也可以讓她們死心,那時候我也很後悔猶豫要不要把信交給妳,一方面是有想過妳會生氣,一方面……就算我有百分之九十九點零零零零零──零九的機率覺得妳不會接受,但也有零點零零零零零零──零一的機率怕妳接受啊,妳以為我真的那麼想把妳介紹出去喔?到時候沒人陪我我不是孤單死了?而且妳說的也沒錯,要妳找幾個想跟妳在一起的多的是,這樣的話我聽了很想哭欸!」搞到最後,我將氣氛轉為輕鬆。
* O; Q- G6 T! k; \) k9 [1 l2 _8 @+ v3 v5 F
  凡愣了下,有些無法反應的看著我。
1 X2 G9 {) Q- z' b2 J( i
0 J( x7 _$ x" J; {4 j( R  我笑笑的看著她很難得很難得呆樣,好可愛。
/ v, V, p0 M5 L' s6 B! ~5 D5 T, i; K. w
  「所以不是要把我推銷出去?」
$ f. b6 B- `4 \( T( W5 P9 r# |2 x3 E0 |5 m. y3 ?6 [& @
  「怎麼可能!」
* a; V5 W, s' O: Z+ o
# N" u) c; _$ g' Y" l  「所以不是不在乎我?」) D8 Y& H4 H- r$ O* f

7 q& |& J, x. _  y5 I  「怎麼可能!」
' [) Y; j  p; h& K5 u. Z8 O" X
2 T+ H, R! a: K$ ?& m& w  「所以不是不喜歡我陪著妳?」6 ]# T4 L6 @1 B4 I$ |
/ X; s8 ]0 X4 r) w2 u
  「怎麼可能!」2 J" }- H6 A/ @  _' T4 I

9 I( W5 T$ N# q# d8 k; S  「所以不是想要我趕快交女朋友?」
+ J, }/ K. _3 y6 m* q$ `1 L1 ?$ H3 F) d1 q9 b. s
  「怎麼可能!」1 |- ?# N3 U3 X
" ]/ @+ d% l9 H7 J$ v9 e
  「所以心裡還是有我了?」+ l+ {3 q( @: U9 m" q8 v' E
/ r6 n, j; Y" A0 @
  「怎麼可能!」
& s- N5 q/ b" Q/ }5 Q- p4 {4 X2 Z( d2 r9 o) ^
  「嗯?」她橫眉豎眼的。
4 t/ B0 S) a, W& ~* i7 M0 X! m+ n0 N- H7 H; R
  我差點想咬斷自己的舌頭,不好意思的扁扁嘴,「不好意思我答太順了嘛……」
& L$ j- k) A$ w
9 O0 N* j4 N& t0 |7 v  「妳喔,答那麼順,那我是否該懷疑一下其實我剛問的問題都是妳無可靠性的回答?」失笑。
9 o# [1 W2 ~$ n* m4 g! s4 A# ?4 d' @
7 n5 c# E. Y1 l% v  「哪有啊不能全盤性推翻嘛妳,那些都是真心的啊,小心我再哭給妳看喔……對了凡,其實那時候我強忍著眼淚,妳知道我要哭了對不對?所以妳才捶牆壁對不對?笨喔妳,很痛欸,自討苦吃幹麻?」我自責的看著她捶牆壁的那隻手,還好是牆壁不是玻璃,不然後果可不堪設想。
# P; Z3 [8 C. v/ @: P) ]. V$ q% {8 _5 O
  第一次看見凡那樣情緒失控,老實說我也被嚇到了,我一直以為凡的自致力好得驚人,然而,這件事讓我知道凡也是有發飆的時候。
( R( w1 j2 w& T3 s  ^) K0 j! y, {2 L& d8 T% H( r; q$ v
  「不痛了。」
# ~9 k5 n+ ^! W8 w
8 k. z; k! ^& L5 n% N! G# g5 y3 ^  「那這裡呢?怎麼弄傷的啊?」看她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可這樣的傷口說不痛我不相信。1 w* F3 ?( u" @, W$ U( z+ J
' `+ P3 |( ]0 T  D0 J8 s, d. [" y
  「沒事,手扭到而已,還是可以動。」. r; A  {$ A! u
+ a7 k! x: V% m6 {, v
  「扭到?」我狐疑的看著她,「不能跟我說怎麼扭到的就是了?」
/ k. s! E3 s& O$ p
9 `& z# n( c% p3 S/ B) f  「過幾天就好了。」避重就輕。( O! B9 P/ D6 _$ y' a! v
8 H% [3 Q7 ?$ i6 X1 d$ ^9 i6 @
  好,我知道了,反正就是不想讓我知道嘛!等等我再去問Luo!# X; q+ p4 r- W6 W
" j3 I( ^. B7 c% m
  呼!整個心情簡直是豁然開朗,就連身體也感覺不是那麼難過了,但一鬆懈卻又覺得有睡意了,忍不住打了一個小呵欠。
; X! M( b* ~$ W7 f- e
0 P( ~/ J+ S, x5 t1 c0 |- q% f  「妳還是先睡一下吧。」她拉下我讓我躺好在床上,然後幫我蓋妥被之後便坐在床邊一副會一直在這裡沒打算離開的樣子,這時我也才發現,Luo不知何時早已離開了?6 N9 [; I# ~. ]8 o2 g& n

2 g6 d' b/ k3 B. F! b- P9 Z  「嗯,等一下我們再一起回家。」# ~) N; W1 I1 N0 f
) ]% x- i0 I5 H; h& P6 ~
  就在我以為話題就此結束,而她也在等待我入睡的同時,突然飄來一句沉重的道歉:「……對不起。」2 d3 J, c/ @6 V7 M

- e* _; A, O6 O+ C  我嘴巴大大的彎起,笑了。「我知道妳的對不起是指妳誤會我,我知道,我不怪妳啊!從沒有。所以這句對不起也不成立,凡妳不必對我說對不起。」! s$ e) O+ K, n9 _/ z

, Z) v6 }; ~0 o  「還有,我那時沒陪在妳身邊。」8 [4 C8 q) y! l$ b
5 q' e; y1 U& d0 |! [6 I
  「沒關係,那妳就拿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在下下下次乘以N次方陪我就好了。」我整個心像被太陽照過一樣暖烘烘的,那種窩心和感動只有凡能給的了我,此時,我知道我會被這樣的凡養出貪得無饜,會享受她所給我的所有。1 v$ I; q- b6 [: @- F$ `' F

7 |9 h$ s" R  F5 ^+ o4 \* U2 |  「好。」9 p, M9 R. j. s

+ p0 l. z" G4 K0 r! v4 k" J* b* d  那時的我,一點也沒發現我們的對話已不再是姐妹會說出的話,也沒發現凡對我的重要性已超過姐妹關係,更沒發現以為自己跟凡是姐妹的情感,早已漸漸脫離軌道了……
' J  u, [( R9 ]3 w% u
+ r6 m. O( q' e! x/ S6 p/ B' d
. z" m2 S- \' w2 w' R' d3 T5 S8 k  C6 Q
6 w" ~* B( K. c: G, ~( u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4-3-4 23:42:28 | 顯示全部樓層

【禁】16


* b0 o0 Y$ s4 C' K( L% G
, ~- y5 ]% i1 e/ u
# y: i; s% y! o. ]6 N! i7 M  「汪!」一隻白色不明物突然飛跑進房,然後敏捷的跳上床。
9 w  l1 `; n# X$ y$ H: z8 l$ x+ |+ [2 m: Z! n# t9 e% {
  我被嚇了跳,定睛一看才看清楚是我在學校看到的狗,此時的牠已經被清洗乾淨,一身純白潔淨的白毛柔軟蓬鬆。  w: }3 n- s1 t+ Q* W

( e# ^/ L0 |3 P# H% ?  「唷,你們兩個原來還醒著啊,房裡靜悄悄的我以為你們睡著了耶,所以特地放狗進來!」Luo一臉笑嘻嘻的進來,避免小狗在床上踩啊踏的,順手將牠抱起來,「這傢伙真夠幸福還要本小姐幫牠淨身!」一臉唾棄。
* J  c' e. D9 J" u% E
' @3 _6 T5 J' @4 \; T  「嗚汪!」小狗舔了下她的臉頰,惹來Luo哇哇大叫。+ Y; Q+ I  p1 b! g( U5 C" ]% @* A+ M

5 l" Y( t9 F4 i3 Z- f  「這隻狗怎麼在這裡?」我好奇驚訝的睜大眼問。/ _0 c7 L- j* i9 o& N
$ V3 c( q) r0 V) c" {. V+ q  F
  「被他帶回來的啊。」Luo指指凡。5 ]" H5 l8 P+ Q
; a) P% Y/ e  D* r& |
  凡挑了下眉,然後用著早已料透我的語氣說:「妳很想養吧。」9 i8 |' \! E0 b3 `4 H. M0 d

4 H) k2 t7 h4 E* [* j& W! t  「媽媽不會讓我養的。」雖然我很喜歡小動物,但媽媽總嫌髒嫌麻煩。; ~2 m& e* o, ]/ F/ ^8 v$ O
% G: ~* S8 z' T5 |
  「我幫妳跟媽說,一定可以養。」3 }* @( i* K  }( L& k! F6 K0 @% I
8 q4 `9 t9 j$ d+ Z
  就算凡不說破,我也知道媽媽非常寵凡,凡說的一定可以!一想到以後可以有狗陪伴了,我心裡就高興的不可言喻。+ c' Q( H0 x8 v5 e, N4 _2 K
( g4 U! K  G/ ~# j# l3 \, ]
  不是說凡比較得寵我心裡就不平衡怎麼樣,說到底我也只是他們從孤兒院領養出來陪伴凡的,況且,只要有凡就夠了。
( ]7 o9 g" U% i- x. W+ [; v0 c8 R# h( @" S8 Y
  「那我們一起養!」我驚喜的笑開臉,為臉上的蒼白多添幾抹紅潤。8 q3 L# i  e, n5 a. G0 P
! o) K7 ]3 @8 P5 K7 r2 _
  凡勾起唇,也笑了。) r# v9 v, B7 c- R

" V% B8 M0 x3 w% e! R  「欸俞凡,剛妳媽打電話來我家喔,妳手機是不是沒電了?要不要去回個電話給妳媽啊?」
2 i" r+ C. ^4 N: E* ]9 \6 y' J# k
  凡拿起手機看了下,似乎真的沒電的樣子,「我去打電話給媽,妡妳快點休息,羅美良,妳跟我下來。」' M: j3 D  H4 N1 y
- W" B8 E1 n" u, _
  「欸!什麼啊是在叫犯人喔?!幹麻要跟妳下去,妳要去打電話快去打啦,妳不出去凡阿姐才真的不能休息呢!」七竅生煙的抗議。# ?: r; H# f  U& Q; O
" C' u7 @, s# q6 Y
  「妳會吵到她。」凡皺起眉頭。. n6 _+ ]6 `5 t) o& |! G
$ @" j* ~8 {% P3 ?) i9 F+ e
  「妳頭啦!去去去,我馬上就出去行了吧?妳快去打電話!不然妳媽又要打電話來然後說我沒有告知妳啦!」7 N% `% R  f/ g& A2 r

8 S8 m) I9 {7 {, S& r3 ?4 f4 n  似乎拿Luo無可奈何,凡給了Luo一記威脅的眼神之後便關上門走下樓了。7 o* ?# y  a( Q# E* C6 e

2 D4 }1 ?8 Y1 ]! D) v' ?; g  凡一走,我就馬上問Luo了,我想Luo也是看出我有事情想跟她說,才會這麼堅持要留下來。
! \, [4 C! d8 D  e, `) H# g  C7 O# b- v
  「Luo,我剛剛有問凡她手上的傷了,可是她真的都閃避掉了,妳不是說妳大概猜的到她為什麼會受傷嗎?」9 D8 m9 C/ \8 @; a2 m, H7 a: W

# g) W& e$ i" X6 C- m0 d  「我就知道她一定會不跟妳講。」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樣。$ W: a! ~" E1 R2 I! x
! d7 a1 {* o; i2 m. l4 m
  「為什麼?」
9 A* l; h3 P2 x2 w0 l" J2 d  E3 Y- C( p/ m/ W& e1 M5 s
  「怕妳擔心怕妳愧疚啊!」
5 k6 p# @5 y6 l8 F% M- I6 v$ p  w
, T9 {; A% s/ H* G  「怎麼說?」
. E- W  x- S+ c( v( h2 |1 ^. R% V0 e) P* l* X  S" I
  「我是在想……反正大概八九不離十,俞凡應該是抱著妳從學校一路走回我家的。」) \- G: a9 O, K# G2 H  [# r5 v4 [
1 i' u- `& m4 [1 l8 t9 B; ]: Q
  我心震了下。
9 `2 Z1 ]0 I# o# A
1 i4 r) G( E5 Q  ^; S( V6 L6 @& \2 u6 ^  「我家離學校很遠,坐公車至少也要四十分鐘,更何況她還背著妳一路走來我家,那時候太晚了公車應該已經停駛,俞凡那麼晚了又背著妳,那樣的情況下我看計程車大部分都不想沾惹上不必要的麻煩,就算要招也招不到。不想讓妳們爸媽擔心,你們未滿十八半夜也不能去住什麼汽車旅館吧?」
3 H- A, }2 l; @$ X  A6 Z
# i* F) W! C  d+ Q$ `) M8 l  Y  「她是抱著我走了這麼長的距離……手才扭到的?」我胸口像是被什麼壓住了,連呼吸都覺得快窒息,我愈是想那樣的情景,愧疚和自責便如排山倒海像我席捲而來。
  [5 M' H' N7 q5 ~& g$ V
: D& C$ y1 z" l' Y2 K, Q9 Q( ~* b  「妳在愧疚吧?」Luo難得平靜,收起她平常那輕鬆模樣。「愧疚也好,我只是覺得讓妳知道些什麼總比妳什麼都不知道來的好,俞凡為了妳做了很多,她什麼都不說只是默默的為妳著想,甚至刻意忽略壓抑最真實的自我感受,我可以說,她為了妳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6 q5 Y* }2 Y; ?
& G* C% U8 y- x  q) }  我咬著唇,內心五味交雜,早已分不清這樣的感覺是心痛還是心酸了。
- H% ?, q" c% g& e; Q0 ?5 M) F' H; Q+ M; R  o+ {4 H) a
  「凡……對我,也很重要。」我艱澀的吐出這句話。9 _& F* k2 y' ]  _) S, ?
) l1 J( Z' M1 E
  「是嗎?」淡然一笑,「妳可以為她做任何事?任何犧牲?」
/ {" w# B5 [7 R4 r! n2 \6 q( B' ]. C# N3 ^$ q
  「如果是為她好,如果不是要我們分開,我肯。」
2 Z. ~) O/ B. {& w7 [2 p4 B# L9 |- y( z
  這樣的信誓旦旦從我口中說出是毫不猶豫的。
8 m* m: |5 p* v- o3 X& ~/ i: n4 O! L) g) V
  然而,Luo卻丟下了一句讓我晴天霹靂的話,我從來沒像此時這樣,腦子好像猛然被人當頭喝棒!7 d7 u; l, f0 F

6 C7 u8 ]# K* g7 K. t/ i  「其實,剛才妳媽她之前有再打一通過來,那時候原本要上來叫你們的,可是剛好聽到你們的對話,那樣的對話似乎超過姐妹之情了?好抱歉我不是故意偷聽,只是旁觀者清,凡阿姐妳不覺得嗎?那時不想打擾妳們,所以我沒說什麼就下樓了,直到剛才妳媽又打了第二通我才又上來。凡阿姐,我不敢說妳清楚凡在想什麼或者什麼感覺,可是,妳自己的感覺應該最清楚,只是被一種理所當然或者習以為常給蒙蔽了最真實的感情。」她一臉正經的輕緩吐出一句:「那麼,妳真的還認為妳對俞凡只是姐妹之情嗎?」
6 i# `' z5 g7 U7 n, U5 d
2 w; U+ e4 A1 }2 Z6 f* K2 V: q
7 O. e; T# O9 s: U
8 ^  p5 V' a1 L4 q' ]/ ~+ U; m1 W, B4 |. ~; z
2 s, z, a  ~. o: J5 K/ h: M

1 I3 F) o1 W$ [* |9 b6 E( W  那句話至今,仍在我腦海裡迴盪久久不去,我很想努力思索這個問題,卻又逃避著,害怕答案出來會是令我無法承受的。, i4 ]) c; l7 J' y( \4 y

0 s5 `: L2 ^( b+ s+ Q  所以我選擇逃避,我寧可當那是Luo的錯覺……% l  o. i7 b" r

8 J- {5 S4 I0 k  因為,唯有這樣,我才能跟凡繼續這樣的相處模式,也不會感到任何尷尬,一切都跟之前一樣順其自然,我可以很自然的依賴她、很自然的跟她撒嬌、很自然的跟她鬥嘴、很自然的享受她對我的好,我想我很自私,可是,我卻沒有足夠的勇氣啊。$ [9 F* O1 m) x
: W( K1 e1 R' H$ b8 X/ n6 I
  運動會當天,我起了個大早,由於我是學藝股長,教室很多擺攤啊什麼雜事,理所當然的要提早過去幫忙。
4 k4 y- o) ?( K4 o
& X" P) ?$ ]6 k/ C* a' _  「凡,妳起床了嗎?」我敲了敲凡的門,隨即打開門探頭看了下房內,只見凡穿著一件寬大的T恤和短褲,趴在桌上手撐著頭不知在認真的想些什麼,甚至連我敲門聲都沒聽到。5 i: i- u; }& ^, ?

' N2 W6 m; N3 o; B3 e1 b  「凡!」我又叫了一遍,她果然被我喚醒了。5 e9 W2 T' O& g/ D

3 l+ G( n3 b. s' x  X$ ?  「這麼早起?妳這隻貪睡豬真難得。」她把原本攤在桌上的日記本闔上。
) \* z" L+ I8 @1 I
# H  K3 ]9 T; h6 |  「我要早點去學校幫忙佈置教室啊,誰叫我是學藝!」好奇的看了下,「凡,妳在寫什麼啊?好認真連我敲門都沒聽到。」7 f% ]. F/ Q2 `/ @

+ H) {0 r$ I8 e6 y8 j  「嗯,是我們班上要賣的東西。」) W3 Y2 P6 `% e, p! g* Z
, T* [/ [! E1 I( J! O- Y# y% w6 o
  「啊,對喔!妳都還沒說妳們班要賣什麼!」我都跟她說了我們班賣關東煮。
. N8 ]* e) t1 g7 ], Z) s. v
8 {" w( i# p' T, W/ k+ T  「嗯……算飲料。」略為省思了下。. H0 k3 W! s# m

+ e3 N' h) B& W* K  R6 ]5 i0 s7 e  「飲料?飲料就飲料,什麼算飲料啊?可是只賣飲料喔?這樣會不會賺不了多少啊……東西太少了嘛。」' `" d4 y9 D$ {7 @" b8 O/ G
8 N+ b' _. h8 p  M& D
  「我們班教室要佈置成pub的樣子,連舞台都做好了,還有酒吧檯,有同學家裡有那種夜店的旋轉彩燈,都帶來了。」
- e2 V; r+ O  l' p  P* B8 t/ h  I6 _: j% r- C+ c. q
  我不免瞠目結舌,然後興奮的說:「好棒!」
, ~7 R" B- r+ W2 v" V+ _, @
, t# |/ G% b. ~+ C" \, }' @  「學校不可能賣酒,所以就把飲料調成像酒的那個顏色和樣子。」) o; n. _% y+ q2 g% [0 g% }5 [9 n

# Y4 ^, m  X0 B4 Z: t5 G. e4 e  「哇塞超酷的啦!我一定要去、我要去!」就算知道一定會爆滿,我死也要擠進去。
0 B$ j9 _2 W& V) s# K# {+ U9 R" e
  「妳來,跟裡面的人說是我姐,他們就會帶妳過來找我了。」她淡笑。8 }. a) J2 y! p+ V
8 L1 q* H- y- e: \. J# p% t0 x6 Z
  「好啊好啊!真好我是特例耶!」
( I, S* `5 J. @- t1 O  i, Y2 d, _( V' `; z8 t- H* q& X
  「廢話,妳不是特例誰還有這榮幸?」凡搔搔我的頭髮,又把我的頭髮弄亂了她。8 ^3 J4 D. Q, e$ W* K* y6 ?# _; a

. [$ Q& I" F8 `" W) U; \/ a- |  「妳們呢?是不是還有足球賽?」( H# b( M0 d/ I, E7 f% n
3 ~5 `0 |8 R& A/ {$ V, c
  對喔!講到足球賽我才想到──「呃……」天啊,我講了凡會不會又生氣?算了,別講好了。
9 u$ F0 G# w" c- P! O1 J# a5 {' M% v2 u* q
  「嗯?」
& t, x( |* c8 `! a
1 \' P) U: ]  x6 X( H& U  「沒事啦!」1 V* A  w6 P9 u$ i$ l; i! l$ e

* {8 f% V  U5 w7 p  「妳當我沒眼睛嗎?」溫柔的口氣變凶惡。
0 y! }6 S& Y) t$ |( ?8 n& x4 v% C9 B; g! t3 m
  「奇怪我不想講也不行?」2 k: H$ ?  R7 G# w+ H* V
. U5 @* [9 `# c5 I) N4 F- |
  「都開口了,不打算講?對我有秘密了?」威脅的瞇起眼。
1 o2 W# `2 D  ^' u* `
, o5 @" `1 U4 Y* N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啊……」被她那樣盯著好像真要有秘密也藏不了啊。
# n% ?9 s% f# I- O) y5 p# I5 u2 _# P- M4 ~) a* N1 ?; ]
  他乾脆不說話了,完全用眼神攻勢,讓我要不投降也難。
8 A& B8 t/ U( A1 Y; R. O5 y; A9 F5 b5 I9 [& I/ L4 ?# l2 A
  「好啦好啦!妳要我說的喔,妳不能怪我不能生氣!」算了算了要說就說!「就之前我們班的副學藝,就承岳啊……我跟妳提過他的,他們好像提議如果我們班足球比賽贏了,要一起去唱歌,我們班有人請我邀妳──」
% b$ a+ Q% X0 k- T6 Q' X9 i0 ]1 _+ V+ ]
  「好。」我話還沒說完,凡卻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爽快,馬上一口答應,讓我愣了下。
0 ~# F! D7 I6 u
" ], F$ ~5 W; e: p; a" K  「好?」我懷疑的又重複。! J( y2 F) X+ k0 z5 ^2 W

0 h# m" g- ?, K& ~  「如果你們班真的贏,我跟妳一起去。」
4 {3 z/ g5 I" x, t* T8 I7 |6 q* w: Z. Y; J$ I
  「這麼爽快?!」% s9 A9 S2 K- P- M, v% w

- a( J$ [6 \( Y. {+ F0 }  「不然?」
7 C6 q$ [! K3 u" u6 N! c* ^
- w, C' a: T* P5 `& k) y+ v; e. T  「喔……沒、沒事,我想說我拜託人家來請妳去妳會生氣。」
) ~) [) T4 a% z9 u# I8 X& R4 t' h( i8 K1 Z8 Z' L: d
  「傻瓜。不是要去學校了?我跟妳一起去吧。」+ x1 c" G, a  B0 V. c
4 F: V1 [+ }0 E2 c& L. e# x' A
  因為凡要換衣服,我退出房門,還想著凡為什麼會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4-3-4 23:43:25 | 顯示全部樓層
游灣農 發表於 2014-2-22 17:20
9 K( N. V% z; r) y+ |7 U& R& P1 ]4 h給予妳精神上的支持!加油

! X; v+ @8 C: Y' B謝謝你的支持!9 G2 V% H! o7 p) x% M2 J
會繼續加油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隱私權條款|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20-2-19 21:22 , Processed in 0.12718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