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315714|回復: 472

[完結小說] 惡魔情人,降魔時刻 (番)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08-4-17 15:11: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網站小提醒:2GIRL定期清除90天以上的短消息,重要資料請記得複製到自己的電腦喔
本帖最後由 kim321762 於 2010-2-17 01:04 編輯
- c$ h' N" u! S6 I1 u& ~6 z! D3 Q6 C3 x+ _+ z& D; G0 C4 U# l
很拙劣的文,這是我第二本小說....,仍然非常多缺失,請多多見諒...:)
6 @1 c0 ?) p8 X( C2 \3 R* e. _1 N$ N  I
傳說,撒旦在墮入地獄之前,也曾是天使的信奉者,剝除了純白的羽翼,她立志成為惡魔。0 ]1 w3 o! n" C1 @

3 {; D1 t8 [7 ]! w7 T3 D小女孩蹲在公園裡的一角,嚶嚶哭泣著。她有著秀麗、精緻的臉龐、水靈動人的雙眸,突兀的,美麗的小女娃卻獨自坐落在一地,暗自哭泣。今天,是她的7歲生日,
- a+ Q0 s" D" G  I
& ^# t$ S% t, m* ]) h. @7 o& _爸爸、媽媽曾經答應過要幫她慶生的,可是,一早醒來,他們又失約了。+ V9 [- x' f! G1 @

  g/ y6 u, a" J! K「亞亞,對不起,爸爸昨天晚上接到客戶的電話,等下要趕去公司裡,今天,可能不能帶妳去動物園了,不過爸爸相信亞亞是乖孩子,下次、下次,一定帶亞亞去好不好?」
! C+ U0 F+ X: k9 b7 Q5 r# B" Q2 S* g0 _6 g+ t$ Y! _7 s6 C1 k- x) ]
「亞亞,媽咪今天要去公司加班,可能也不能陪妳了,亞亞乖,媽咪回來再買玩具給妳,所以,亞亞要乖乖的唷!」) {, V: ?2 U( |- |2 ~
, t+ p7 O- O4 `, [
這是第幾次了呢?小女孩忘了,爸爸的下次、下次從沒有成真過,媽媽總是買了一堆玩具給她,然而,那並不是她想要的,乖、乖、乖,她只要乖乖的,爸爸、媽媽就會開心了嗎?可是,她覺得好難過,就算她當個聽話的孩子,爸爸、媽媽依舊是滿口的工作、工作的,今天,她生氣了,雙手緊握著名牌佯裝的
) x$ n+ a( A, G9 t" m/ t$ ~裙擺,不發一語的,她衝出了家門。
$ s2 _+ k- K2 X
1 j" e% l: {0 M- J8 T$ q. d「討厭、討厭,你們都是大騙子,我不要再相信你們了。」動物園、玩具,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只不過、只不過希望,爸爸、媽媽能陪陪她。幼稚園的其他小朋友,每天都有
6 t: s% h; K/ w0 o" u爸爸、媽媽來接送,她好羨慕、好羨慕,覷著溫馨的背影,其他爸爸、媽媽寶貝的執起小朋友的手,她好羨慕,低頭望著自己的小手,為什麼,沒有人肯牽她?「亞亞好乖,, X- U& y4 k. g& k6 v! f, F6 ]
每天都自己來幼稚園,自己回家,亞亞是乖孩子。」幼稚園的小美老師總是稱讚著她,可是,乖有什麼用,她好寂寞、好寂寞。
$ \+ B( w3 v5 F3 s「哇啊啊,你們都是大壞蛋、大壞蛋。」小女孩越哭越激動,舉起的手,也拼命的拭去眼眶裡的淚水。- D  \: C; f8 j- j1 X
( i5 \, h6 w: f; f( P% n( _
倏忽,一道軟軟的聲音,驚擾著她。
7 X) d% h2 m) x! T
! `) |) s* a0 ?8 {, l5 S「妳哭得好醜。」突如其來的小女生,蹲在她面前,用手托著下顎,直望望的盯著淚人兒瞧。+ x( f$ P1 q+ B
( y9 o! i- F) J  e2 g; m
小女孩一驚,更加用力的揮著手,擦乾眼淚。「要..要妳管。」抬起下巴,傲然的對上沒禮貌的小女生。從小,每個人都誇讚她漂亮、天生的美人胚子,她怎麼可能好醜!
* I( a# |$ V5 T8 m
8 U7 c1 f. a, ?$ J6 C, L% U0 j小女生不理會對方驕傲的態度,只是自顧自的又接口:「媽咪說,女生的眼淚是很珍貴的,不可以隨便亂哭。」儼然一付小大人的模樣。0 o6 J$ u' }" P% `
) @* j2 Q! ~8 y# r8 `" B4 @# z
「妳...」哭泣的人,羞愧到惱羞成怒。「我又不認識妳,妳幹嘛管我這麼多?」  P6 R7 _+ [( C6 t" s

$ `: K2 e. Z: {& |/ {- {9 a小女生搖搖頭。「因為媽咪說,在路上看到可憐的人,要停下腳步關心她,所以,我停下來了。」媽咪的話就是聖旨,她是乖孩子,所以造作。" p) S6 E  Q$ R5 C2 T

0 |5 G; ^) h0 A% e* S* h0 E「我..我才不是可憐的人。」小女孩憤怒的回應著。
; c5 i) H# l! {& c; V/ ?9 q* u6 s% H% u8 X1 X, E; ]( q
「沒關係、沒關係,乖乖。」小女生牽起對方的手,完全無視她的憤怒。「以後,我們就手牽著手,一直在一起,我會陪著妳的,所以,不可以再哭哭了唷!」她燦爛一笑。0 y; D- N5 U5 E3 z3 [

- V; U7 g5 w; N$ E7 ?7 ^- `6 w小女孩驚訝,第一次被人牽起手,原來,是如此的溫暖。「許亞心。」她艱澀、小聲的開口。
6 V& [: Z8 o+ j
9 S! w+ r3 s9 D. B' @6 d「什麼?」小女生抬起目光,歪著頭,疑惑的覷向對方。「妳剛剛說什麼?」0 u$ ]/ X2 @* V( a; U- K/ A. Z& b
( y$ H8 r' r# P
小女孩微微加深握緊手的力道。「我叫,許亞心。」
4 E: b! R4 R& d
  Z. {& R' ?8 g: ~! F+ l原來。小女生臉上露出淺淺的小酒窩。「我是丁梓琳。」大方的報上自己的名字。$ v  r2 o4 n4 }5 L
% C+ u' a& ]% U+ }; C: H
「妳..妳..」她躊躇著,不知如何開口。
5 D( [0 l9 Q% R" u0 N1 L
% K8 a8 e! M; f3 D6 v「怎麼了嗎?」斷斷續續的,她覺得這個新朋友挺難溝通的。
) d. V% R* i4 J7 w9 S' q7 l- @9 H: T) ?, s+ H
「妳剛剛說會一直陪著我的,對不對?」美麗的小女孩,漲紅著臉,反問著要答案。
9 H  ~0 n6 g: v$ q& X& ?9 O' s& t6 `. G
「對呀!」她一口承認。「我答應妳的,就會做到。」媽咪說做人要講信用,她不是小騙子,所以,她會做到。" }" [2 H# Y( n8 v3 c6 a/ ^5 G
# T; p9 @/ C" n9 `5 f5 m
「那麼..」她正視著對方,笨拙的落下一吻在小女孩的粉色唇瓣上。「約定囉!」她當過小花童,所以她知道,要一輩子在一起的人,一定要有這個儀式。& P% R7 G% g2 s! @' C: Z9 T2 A
) X2 C7 }( z1 f1 s7 B
「嗯,好。」小女孩傻呼呼的撫著小嘴,慢慢的,應允承諾。4 ^7 a6 B+ f9 m, t

! s# J  }1 @2 A  W2 H七歲那年,許亞心獲得的上天賦予的禮物,找到了攜手一生的人,至此,她不再掉眼淚,她深信不疑,她一定要讓她成為她的小新娘。
26
4 ?6 o6 z9 Q# T, Q5 f) w: j/ S2 H0 ^  w6 l2 \' ]- a0 z
[ 本帖最後由 kim321762 於 2008-12-12 14:44 編輯 ]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08-5-15 21:34:00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2GIRL定期清除90天以上的短消息,重要資料請記得複製到自己的電腦喔
好爽~!!4 p: {9 S# f7 k+ \) w
一次看了這麼多篇~!!
& A9 V" j+ E# y/ j8 \; N亞心真的回美國了嗎?+ E! c' G4 a/ x- D& A' s
# u% Y1 g; [" Z7 p0 I" J
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喔~~!7 Z7 C( |# t5 w' u4 |
9 E$ b0 C9 L/ E9 O  x  u% h
大大加油~!!!:lol: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8-5-19 04:00:33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發表文章或日誌時,強烈建議 不要留下電話或個人隱私的資料,避免被有心人竊取喔!
痛,又宿醉了。這是許亞心清醒後的第一個念頭。
8 ]: N3 }2 K! E% v& b, U* ]. g, L5 y" N/ w
迷迷矇矇著,正想起身倒杯水時,卻突然驚覺,手臂上躺著一個女人,對方的長髮,掩蓋住樣貌。( B: {: {9 |# B! f" Y. x% B9 A

' h5 P! W0 C8 c該死!該不會酒後亂性了吧!許亞心揉著額頂的太陽穴,感到一陣頭痛。
" p& g: p; Q" Y1 ~9 D5 `: g1 T9 U$ g
「喂,滾∼」許亞心伸手一揮,將女人帶到雙人床的另一側。「我給妳三分鐘!馬上滾開我的視線。」惡聲惡氣的怒吼,天殺的!她居然擁抱了在外頭的野女人。
( m" [/ J+ K' r1 C7 H/ q  w. p5 o, j& Q8 U1 x* f- G* V# z# C
「許、亞、心。」床鋪上的人兒,倏忽坐起身,惡狠狠的瞪著惡魔。
: _! ^8 m; k  S: I$ C+ k0 `) P$ z0 b
: `  L4 |4 V/ {: ?, x! f什麼?怎麼可能?!「梓…梓…琳?」許亞心抖著嗓音,完全不可置信。「我、我在作夢嗎?」她揉揉眼睛,希冀把幻覺趕出現實。& ~" Y/ w3 W3 q, _% L! p

# w/ S* b5 g( j) c4 S7 p9 g) ^丁梓琳皺起眉頭。「亞心,我很累,陪我睡。」一個傾身,順著重力作用,壓制在許亞心的上頭。* @& O9 {' @/ b8 A8 G1 B* c  K

( z, m) W0 I# j7 E. J「梓琳?妳、妳怎麼會在這?」驚嚇!惡魔的睡意完完全全消失。( L5 |% z7 x, K( ]' G  V

  N6 z- H: g1 v. ]6 G. l眼前的女人,是丁梓琳,甚至是…..全身脫光光的丁梓琳?!, h9 O. B8 }& a4 |9 Y

* I2 }7 N3 Y) f' |& L「好吵。」丁梓琳吻上許亞心的脣瓣。「安靜點,我昨天被妳鬧得都沒什麼睡。」
3 N* N8 D0 N1 C% y5 C1 m3 _
6 R2 k3 b) j" d) ^2 d7 n7 U# j3 w沒睡?!許亞心隱隱記得,昨天瘋狂的和夢裡頭的丁梓琳做愛,難道….該死的!自己強迫了女人。  l' ?( ~2 Y- h+ E$ {

, }8 J" z# H, t1 m3 }  n「梓琳,對不起,昨天我不是故意的。」惡魔無力的嘆息。
! s7 y7 [1 P, z1 x6 e1 L: i" U1 v3 `2 M
/ l3 l9 K9 W; k2 ^# J故意?什麼論調,不管它了。「亞心,讓我再多睡一會,過幾天去登記。」
% e2 e. _0 Q2 c, J  o& C+ P* G
3 Z3 y; b0 O% [「登記?登記什麼?」許亞心不明白,愛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美國,甚至,擁抱著自己入睡。
  O: e* k1 I# j( B- a5 [! b( m: ?/ R% z
「結婚呀!」丁梓琳淡淡的應諾。「妳昨天答應我的。」
9 Z) d  o. B5 o$ [0 ^
: F- Z# _* c8 T1 f+ |- G& Q「什、什麼?!結、結婚。」許亞心稍稍推開丁梓琳,一個下滑,落下了床舖。) S: f6 D6 ?+ C7 d5 F' W1 ]

( Q/ J' P$ ~* l1 f「痛。」惡魔皺著眉頭,輕嘖了聲。
1 `8 z9 t  {. }
! i: F- P" r! P# e3 \「妳賴不掉的,這輩子,我是娶定妳了。」贖回惡魔的契約,是一輩子。
& F/ S. d0 I; l) c8 \
1 M) e3 _* y! `9 h「娶、娶我?!」該死!丁梓琳在說些什麼,先是莫名奇妙的出現,而後,又說出爆炸性的宣言。4 j, w! o; N7 l5 ]: v4 i7 Y! Q8 U

8 B) F8 ~1 w: t. {「亞心,妳要坐在地板上坐多久?」丁梓琳沒好氣的瞪了許亞心一眼,又將被單覆蓋在身上。「妳不穿衣服嗎?」; }* t' q: Y& y
& V+ g2 R2 T, y3 g
「衣服?什麼衣服?」一早因為摯愛的出現,許亞心的思考模式瞬即下降了不少,滿心的疑惑只剩丁梓琳為什麼會憑空出現。) S1 A+ r! A, g$ ~
7 ~, e  o. E& r5 u) ~
丁梓琳搖搖頭,伸出一指比向許亞心。「難道,妳喜歡光溜溜的?」
7 W. @3 ?" ]+ {) ~5 G0 F3 M
( T1 c& d' {" s光溜溜?!許亞心低下頭,瞬即,臉色鐵青。該死!怎麼回事,慌亂似的撿起散落在地板的衣物。「梓琳,轉過去,在我說好之前,不准回頭。」咬著牙、切著齒。
" o. r! H# N- d* l; C1 y$ u
$ W+ O2 ]0 N+ d2 c# O" P& @* v許亞心在害羞?發現這個事實,丁梓琳忍不住輕笑出聲。! g% }* t6 }; z

  l9 z/ F2 A" L  w$ y( L; _「梓琳,不准笑,快、快轉過去。」許亞心背對著丁梓琳,怒吼著。
3 @* ^8 T2 ?; y# U
& h- f: _# b) o$ ?( V# N) t「好、好、好。」丁梓琳聳聳肩,將視線調往後頭。
' ~4 n+ j( T6 A& y3 a# e- }  |! X/ a. ^9 g1 t
一陣衣物的摩擦聲,顯示出惡魔慌亂了手腳。/ _! j  n3 l7 E4 r
! g% S  X& a) h% f! J
「好、好了。」許亞心雙手環胸,臉色依舊難看。「梓琳,妳為什麼會出現?」忘懷不了的,她的女人突然像幻覺一樣的現身。
8 P! ?0 ^$ O& S* ^9 F1 l. |5 F3 V
- \, u1 w! t+ B- l! |「亞心,我愛妳。」這一句話,遲了許多年,今天,丁梓琳認認真真的回應著許亞心的愛情。
. N* E9 p- L' |, h; \8 w/ o4 _/ R+ i7 H$ y- _  Q# m9 G5 N1 n
「梓琳?」許亞心神色複雜,顯然不相信。
6 H( I2 B2 l. D/ j2 ~0 l! x9 |8 S- f2 \* |' F. i* G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妳不可能會愛上我的。」彷彿是說給自己聽似的,許亞心不斷的要求自己別寄望太高,丁梓琳絕對不可能愛上惡魔,女人愛的是天使般的存在。6 i$ H7 _3 k) |8 y
0 ^; b8 c3 g, }+ C! ?+ F
深深的嘆了口氣。丁梓琳雙手攬著被單,走向許亞心。「一年了,我等妳回來履行契約已經一年了,亞心,今天,我可以等到妳嗎?」墊起腳,主動吻上惡魔的脣。5 r, d  ]/ |: g1 y

, X" i" s2 V& n6 Q: P* y9 Z; c( C「梓琳,妳…….。」+ `: H# i2 H; e' y
9 o. x/ h2 o) |8 z+ ?$ `  f* v: k
「我愛妳、我愛妳,如果妳不相信,我可以天天說給妳聽。」丁梓琳銜著笑容,溫柔的訴說。
8 u" g2 |* `9 H) F$ ^7 m" ~3 j! F2 d2 \4 k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許亞心跌坐在地板上,眼淚無法克制的宣洩而出。「這一定是在作夢、一定是。」長時間的單戀,澆熄著的,是惡魔對愛情的期許。
" R3 ?8 H+ `, j5 [1 g" l! R# o0 A$ X+ |2 c
「相信我吧!」丁梓琳蹲下身,目光與許亞心對視。「亞心,天使和惡魔的聖戰,是惡魔勝出唷!」一手壓緊身上的布料,空出的掌心,拭去惡魔的淚水。「我們結婚吧!好嗎?」
3 U( v& B. n' U' _, ?+ `. {  [9 g
「梓琳、梓琳。」泣不成聲的,是惡魔失去愛情後的所有悲鳴,痛楚、傷痕、寂寞,全一股腦的宣洩出來。3 |$ @* Q* _" ?& ~; I, g

* W8 w6 W8 I  X* Z! D, w- L「恭喜,最後的契約成立了,一輩子的愛,我可以喚回惡魔的心嗎?」擁抱住許亞心,丁梓琳知道,這條愛情路,惡魔走得辛苦。; J2 S) ^* i/ I/ ?
; [" p* r  l# c  j& y
「梓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許亞心只是呢喃著,不斷宣示出自7歲開始的愛意,在丁梓琳的耳畔,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訴說。
5 l' P+ o" W8 {7 M7 D: a8 Q! J

% a% R4 r8 {( s6 z, m  I- I[ 本帖最後由 kim321762 於 2008-5-19 04:18 編輯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8-4-17 16:53:26 | 顯示全部樓層
8 b# N3 w$ S: q" k- s; C  h
紅磚色的瓷磚,堆砌著建築物的外觀,12層樓高的大廈前,突兀的佇立著一位漂亮的小女生,她的秀髮黑亮的隨風揚起,純白色的制服上衣與千偏一律的黑色百折裙,在她的襯托之下,更顯得純情、亮麗,畫面是如此的夢幻、迷人,只除了,小女孩緊皺的額心與握緊的雙拳,稍稍的顯示出漂亮可人兒的內心正處於∼心情欠佳的狀態下。
& v& C+ A( U$ a7 E7 A  W* E6 s  m/ h
「警衛叔叔,可以幫我開門嗎?」小女孩前腳一踏,站立在警衛室前。( N' S) T" Z5 ?  V2 o! |$ C) L

; l. A- Y; f$ [/ x6 `四十多歲的守衛,放下手中閱讀的晚報,抬起頭一覷。「亞心,今天怎麼這麼早,又來找梓琳玩?」他守衛多年,已經習慣這漂亮的小女生,天天往自家大樓鑽。
  [0 B- p3 B. p1 G5 P, D; p- ]; P1 D8 Q; w/ [$ n& |$ y8 N* @. t# s3 U
「嗯、嗯,今天有非常重要、緊急的事情要找梓琳。」許亞心隨便的敷衍著,言下之意是:快放我進去,少跟我東扯西扯,浪費我的時間。6 J2 U; o- U% |. A) b

7 x; n  @. G% ~「好、好、好。」警衛先生按下鐵門的控制鈕,大門立刻開啟。
1 w* a, c* X! H& S8 m+ I7 H; Y( h4 H3 N6 A
「謝謝。」許亞心大步一跨,旋即奔跑入門,不到一會,便消失的不見人影。
* [; a3 H5 M9 ^5 m* S
5 ~+ o& y: n% W/ n+ T, R: T! h「真是冷淡的女孩。」警衛嘆氣著,搖頭苦笑。每天、每天,自己和女孩的對話只有:請幫我開門、謝謝,兩句。這樣美麗的小女生,成天往丁家跑,他猜想,兩家的小女兒! {# D% S! v7 S* ]0 g
) j2 H# ^) `" f9 C
一定是要好的姊妹淘,緩緩的按下手中的遙控,鐵閘門慢慢關起。
6 m: m+ @) d& a7 T# T& W8 O
6 U" |5 |+ |* p
/ g4 Q0 r5 e0 e! F@                         @                                       @
' ]' Y0 _. Y: E, v& y+ U! t# k/ R
4 u0 b/ m( t) Q「該死!是那個混蛋惡鄰?」許亞心剁著腳,雙手叉腰,不耐煩的死盯著電梯上一直不變動的樓層數字。「可惡!」她踹了電梯一腳,一轉身,朝著樓梯口走去。「六樓是
/ a% }0 g0 q' B7 q6 Z9 X& M+ e6 C" K8 J% ?
吧!跟你拼了。」她捲起衣袖口,深吸一口氣,開始她的奮力向上爬。; ^% C  ]. g' s- [! c  M+ B
  T2 z5 H: t! m4 a3 M7 i7 Y0 }
「叮咚、叮咚。」門鈴響起。
: I6 T' M$ R9 v) o
& @4 T$ G% s% w3 h6 j% \0 b; ~0 _「誰呀?」王麗婷身上綁著圍裙,一手拾著煮鍋剷,快步的上前應門。﹝這個時間,會有誰來呢?﹞她滿心疑惑著。0 q$ q$ O. ~1 [. L# h$ |, n& [

1 }4 h0 ~' _1 R" B$ J( r( H3 A1 {「丁..媽媽,是我..我..是亞心。」許亞心喘著氣,手覆在膝蓋上,斷斷續續的開口。可惡!太久沒有運動了,她深深呼吸著,想藉此,順順急促的喘息聲。! F7 U$ O$ ?4 Y# e4 V
1 M4 v! A# g# I5 d2 [9 ~- X
「亞心!」王麗婷急忙開門,一眼覷向眼前的小美人。「老天!妳怎麼這麼喘,還滿頭大汗的。」她溫柔的拍拍她的背。這個小女孩,美麗的惹人疼,她知道,因為女孩的父母忙於工作,所以,無法全力的照顧起孩子,所幸,她擔起了另一個責任,負責當許亞心的第二個媽媽,而這兒,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女孩的第二個家。1 }" |! ^! k& W. ]- X3 t' t

% y* e+ x5 }/ K, P. F& O) Q「因為..」許亞心依舊喘著氣,停頓了一會,才緩緩的回答:「因為我爬樓梯上來的 。」) p5 |9 h+ [$ I- r
% b6 T# _* V2 o, d9 \
「什麼?!六樓,妳用爬的,電梯壞了嗎?」王麗婷緊皺著眉,她不記得大樓裡有人傳出電梯故障的消息。
( [/ A: k; p' \4 \1 T. [3 j0 S4 ]6 f& m% ]/ M$ D
「沒..沒有。」許亞心尷尬的搖搖頭。「那是因為..因為我想要鍛鍊身體。」隨意的撒著謊,她總不能說是,自己缺乏耐心,懶得等。
, }& n* n1 {- N. Z0 v: u3 k8 }$ F3 a6 s
「傻孩子,女生的身體柔柔、軟軟的就很美了,幹嘛要鍛鍊身體,練出一身肌肉也不見的好看呀!」王麗婷撫著女孩的頭,啼笑皆非的說著。
1 f6 f7 ~5 c$ g& q% V% s8 E( n! f9 |0 v- t; B9 r
「嘿、嘿。」許亞心紅著臉,歉然的微笑。「對了,丁媽媽,梓琳呢?」她想起自己的來意。) D. [# f4 Y- s
; U: `- x- z* n7 V/ r
「梓琳在房間做功課呀!」王麗婷回答著。欣慰著兩個小女娃,相處的很好。) }! j: x% ?  T& n

' g4 q  y6 R0 ~& |「那麼,我去房間找她唷!順便幫她看功課。」頭腦好的許亞心,一直是班級上的頂尖人物,無論是外貌、成績、才藝,所有的第一,全都在她的旗下,右手刁著獎狀、左手2 Q3 F- h8 [) ]
9 n+ ?; @0 ^5 P) u
拾起將牌、頭上頂著獎盃,她一向優異的令人讚賞。
* P, b2 u  G! B7 k+ Y! G
+ J# R+ \5 e7 a: r; I「嗯,嗯。」王麗婷微笑著。「梓琳如果有妳一半的優秀就好了,那樣丁媽媽就不用整天替她瞎操心了。」! E' ?9 f9 ?1 j- K4 S
# }8 T4 d7 ?6 ^2 z/ a% g1 l
許亞心仰起頭,認真的正色說:「王媽媽不用擔心啦!我的所有一切都是梓琳的,所以,只要我夠優秀就好了,我會養她一輩子。」她是她的初吻、初戀對象,也是她決定攜
: D& T5 ~+ Z9 n/ U0 j4 Y* @4 J7 d8 D+ b+ h
手一生的伴侶。
& x! N8 D' |) Q6 f
0 l$ ~+ _$ A5 E8 j* X5 P0 z「國小四年級就人小鬼大。」王麗婷笑嘆著,不當一回事。「去吧!去找梓琳,等等開飯再叫妳們。」
. s1 {1 ^5 f# Z7 u
9 F8 g/ b7 ]7 K8 [「好。」許亞心乖巧的點頭回應。匆忙的,直接奔往丁梓琳的房間
& C  g3 H$ f+ P$ @- S& }# L
3 z* I7 A- m% y. w
[ 本帖最後由 kim321762 於 2008-5-17 23:57 編輯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8-4-17 17:59:15 | 顯示全部樓層
「梓琳。」砰!開門聲粗魯的傳遞著來者的心情急迫。% E$ \' w* m! E. E) v

0 [, u0 P& u# D1 z「亞心,是妳唷!」丁梓琳頭也沒抬,埋首在書堆中。臭老師,出了一大堆習題,她最討厭數學了。
1 c( D! t6 @+ k9 W
  W3 }! z6 q3 n3 O「梓琳,聽說今天4年8班的唐奇輝跟跟妳告白,有這回事嗎?」該死的臭男生,居然跟她的女人告白。許亞心搔著頭,心煩氣噪的開口。+ A# h1 {0 _; R  t9 B. y

- @7 ^3 R2 y2 A3 V+ m「對呀!」丁梓琳不當一回事,手依舊在紙上畫著公式計算。「怎麼了嗎?」4 }% U  e" _! e& n2 W8 n' k8 t4 `
0 p, q! s1 l& J- |: h
「妳還問我怎麼了?」許亞心睜大雙眼。「妳的回答呢?回答呢?」她抓起丁梓琳握著筆的手,「妳該不會答應他了吧!」眼神一冷。9 c! r- [+ n1 L
' u* D. ~% r( j1 A: |4 @
「吼唷!」丁梓琳抬起頭怒瞪著對方。「亞心,妳抓著我的手,我怎麼寫功課?還有,妳幹嘛這麼激動?」怪里怪氣的。$ Q/ [, z  C2 X7 u5 B' N; X
3 h$ Z* L5 h6 ?3 j! X
許亞心深深的覷著丁梓琳。「明天去拒絕他,馬上、立刻回絕他,以後看到他,不准跟他說話,那種臭男生,犯不著搭理他。」她霸氣的手又一收緊。% U+ M/ g! u. S+ |& `
: ~- C5 i3 Y  N
「亞心,妳到底在氣什麼呀?」丁梓琳站起身,微靠在課桌椅邊。「我真搞不懂妳! 」
& b5 ^# B4 B5 v; w( J/ A6 l9 ]! S( [9 o
「反正,妳不准被人告白。」她是她最先訂下的小花,她呵護著、愛惜著,等她含苞待放,她不許任何雜草,圍繞在她的身邊。
- J8 Z' h9 k4 [; @5 `' Q( n) }/ C- O5 c8 i
「妳很無聊耶!」丁梓琳搖著頭,嘆氣。「妳昨天還不是被5個男生表白,為什麼妳可以,我就不可以?」算一算,許亞心被告白的次數,遠比自己的機率還要更多、更大。7 b0 F6 b. j  K3 C
每天、每天,看著許亞心收的情書數量,她就好羨慕,一疊、一疊的信紙,安然的躺在許亞心的抽屜裡,雖然,下一刻,許亞心馬上將所有信紙撕毀、唾棄的撇在垃圾堆裡,
/ W( r) t+ O' S: ^. U不屑一顧。; s: v0 u. u. W% d* q6 l  n$ f) p
1 U3 v9 p0 e" g: `: S
「因為,妳是我的人呀!」許亞心臉不紅氣不喘的說。「我不許男生接近妳,男生很臭!」她嫌惡的撇撇頭。3 g$ v7 Z# w7 y% {
# A  f& R5 D& w' Y- a  m
「幼稚鬼。」丁梓琳不想搭理無理取鬧的人。轉身要走。4 v2 I4 o. g- H$ V, v! U" u$ [
! O8 O) F0 I5 g, _; k* v' M4 t
電影是怎麼演的?女主角生氣要走的時候,只要從後頭緊抱住她就可以了。嗯,許亞心回想,下一刻,甫衝上去,緊緊的從後頭攬住丁梓琳。: J* M) T* ^# u/ t0 H8 U9 F

$ h2 `% c2 }! L2 L「幹嘛啦!」丁梓琳被許亞心的舉動驚嚇到,沒好氣的跺了一下對方的腳。「拜託,妳可不可以成熟、穩重一點。」老是愛戲弄她,真是可惡的許亞心。7 C. q# `2 \1 O0 L' {0 }. `
: o, V" P) o$ E& j+ d
「成熟?穩重?」許亞心忍著痛,依然不收手的緊抱住對方,她的觸感很柔軟、很舒服,頭髮上有淡淡的茉莉花香。
6 z/ A- g& `( j9 u0 z7 C3 t3 M
  B2 {1 y+ ?& j& @% G3 V+ E* c「對!成熟、穩重。我覺得成熟、穩重的人比較討人喜歡。」她隨便敷衍著。
* |: D2 w0 |9 M. l1 n& K  F1 g
/ Y* @  f% ?( Q$ I3 t" |「是嗎?」許亞心眼神一亮,漂亮的雙眸閃爍著希望之光。「我知道了。」她在她的耳邊訴說。「我會達成妳的理想。」4 v  `% I5 \1 S5 t4 L4 e: K

$ b- m7 K) @( {國小四年級,許亞心立志成為成熟、穩重的存在,頂著漂亮的面孔,她努力達成丁梓琳的期許,不過成熟與笑面虎,也僅差一線之隔,對於丁梓琳身邊的臭蒼蠅,她會微笑
7 {% W8 P) c' ~
/ G  |9 l1 \9 _; p的、成熟的,一一剷除,寧願錯殺一百也絕不肯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追求者。( v* s2 B6 M  o
  _, |' A5 Y2 V! `) k- B
﹝唐奇輝,你好大的狗膽,敢跟我爭人?﹞絕美的臉蛋閃過著一絲陰霾,今天,惡魔的尖角,微微的一閃即逝。

) \3 l0 F  [  P8 h, S' i1 U& ~8 }) E+ K+ ~, @& p6 B
[ 本帖最後由 kim321762 於 2008-5-17 23:02 編輯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8-4-17 18:1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  = 有點快睡著的打稿方式...) t1 J& u4 c/ y% Z' B/ U! c/ u
! J) U0 H: H! `
有點淡然....淡到  想睡覺  XD 初期就是這樣吧!!
3 W+ b  l' @7 A2 n, H  d- k( I
3 s+ i; S3 S# u" v3 p7 E3 [+ b小朋友時期 當然可以純情一點....純愛呀...有點無聊:T^T: 3 x/ I! k$ S; u  {0 F: k  a
5 g& F. ]7 T$ H. p* a7 R3 d% f
等她們長大  應該會  有活力一點  嘆氣IN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08-4-17 19:56:18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樣有算青梅竹馬嗎?!
! I4 [2 F( X) X* Y6 Z+ L7 G& n3 T' E' {8 f2 W- Q  n  b
對了!!老大
7 n9 y) M1 R1 H8 ~! ~" ^% b. m0 z7 q1 Y3 ?  m0 s+ `1 d
記得他們長大的時候!!要多寫一點色色的喔:QQ:
$ Y" f3 k6 v+ T3 I$ i; O+ T
1 c0 W$ D' {% N" r' R: w路人甲~~走開啦   ˋˊ   色豬   (飛踢)
: p# }5 J8 \* f" }  B. D! B+ P8 U3 ]8 a2 ^' M8 N
T_T  我被排擠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08-4-17 20:08:52 | 顯示全部樓層
哇~1 _7 h& v% Z! g
' {- g/ n. X; f" K, _- Z
寫她們兩人的故事了耶!7 ~$ Z  v7 q; N/ m6 E1 k

+ e9 O' G: h' \% E# c9 ~期待期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8-4-17 20:19:31 | 顯示全部樓層
to 小豬大
2 X9 E+ a4 O) b; a* Y
# a' X6 F, M: n, T:QQ:  我也喜歡色色的  =���=  我會盡量的  不過梓琳的個性呀...我要想想  該怎麼把她騙上床  哈哈
/ z) |5 j  b. S* W
. S  N' o) y& S6 [, t& Z) f! a: L有點老掉牙的劇情  :///: 努力看看 會不會轉成新鮮一點
+ o8 w- E; W1 G
" o5 U; h4 `. lto沉大大
1 O- E4 J! a7 G$ ?9 i& \) u$ p" _# D" c4 g, L) B" L* x
XD 恩  是琳子和亞心的故事∼  XD 努力把兩人湊著一對  有想法也請告訴我唷 XD 可以把她編排進去  XD6 S( [* G/ R+ _+ l

1 h# K4 M) w+ n; u0 R% X
, G, \3 W2 D4 A謝謝你們囉...新搞新氣象∼ 希望不會變成  無聊的故事∼
. u: C! P3 `+ P1 @, g) C1 y2 q/ Q" V& V1 y
還在想  亞心是要 美麗的帥氣呢∼還是英俊的帥氣...= =在想要不要幫她剪頭髮....
" d# e$ g0 o3 N% U+ u$ y  j) m8 C4 e  [0 o4 P
你們覺得呢?:QQ:  喜歡哪種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8-4-17 22:23:34 | 顯示全部樓層
告別了丁媽媽熱切的一頓晚餐,許亞心揚著甜甜的笑容,從容不迫的折返回家。- g2 e) n5 _6 f% S' o
3 f. d9 _* W/ H8 n" _/ s
一回到家,空蕩蕩的熟悉感再也影響不了她的情緒,寂寞,早在認識丁梓琳之後,徹徹底底的被沖淡,只要想著,世界上,居然有一個人願意牽著她的手,她就覺得一切的一切都不足為懼。只不過...她坐在沙發上陷入沉思,是一個小四生不應該有的模樣。) ^: @3 [1 S( N% b  k% n
( u* g  |* D# P$ Q) o  Y' e; ~
「該死的唐奇輝,你真的惹火我了。」嗓音一沉,許亞心輕彈著指頭。「該怎麼仲裁你呢?」勾起唇角,笑容不再甜美,而是隱約透露著邪惡。與她清麗的外表不徑相同,從小,獨立自主的生活環境,早就讓她比同年齡的孩子都還早熟些許,也或許,有著太過聰穎的腦袋瓜,所以,她的城府,也逐漸加深中,只要和丁梓琳有關的,她會不惜一切。4 x5 x+ x( _2 r9 P
悄悄的,她抬起手,拾起客廳矮櫃上的電話聽筒,慢慢的畫過著暗鍵上的數字號碼。
2 I& N( G0 }; R( Z( j+ E- I2 A7 w' Z/ C: d% n, L6 Y" s, k2 Z% p) o* T
「蔡老師嗎?我是許亞心,請問可以給我唐奇輝同學的電話號碼嗎?」她撥了一通電話給408班的班級導師。「嗯,我有一些緊急的事要和唐同學聯絡,好,我抄一下。」她隨便撕起桌面上的雜誌一角,寫上老師給的一串電話號碼。「嗯,謝謝老師。」結束通話,她緊握著手上的紙條。「唐同學,你覺得我應該拿你怎麼辦呢?」她輕輕的加深力道,神情一暗。! H. l% t  V+ P* S4 S% z1 z
1 i( V. D- O: o6 s! Q% A
「你好,請問唐同學在家嗎?」許亞心甜蜜著嗓音,撥打唐奇輝家裡的號碼。
6 v6 E9 ~3 @  P" X4 B
& r# y, Y7 M$ B7 I( x「妳等等喔!」中年婦人的聲音在另外一頭回應著。
3 L2 }6 ]/ V, e! `  {+ `* q3 j0 R' @! H6 W7 @& o6 ~
「好,謝謝。」許亞心乖巧的應諾。# x, p& G2 p- t' r; ^

$ l! \& }- @0 Y9 q6 t1 a剛洗好澡的唐奇輝,不明就理的走進客廳接起電話。「喂,我是唐奇輝。」7 O. T/ ?7 u) c8 _  u

9 Q; l: C) ]/ T5 A" V8 C* h「唐同學嗎?」許亞心在話筒裡,清朗聲音的開口。% e0 h' K2 J- q8 F' l
7 n+ S. Y; n. \: j/ a! O; l( d. _
「妳是... 」唐奇輝輕搔著頭,疑惑反問。他不記得聲音裡的女生是誰。7 Q: W& m; q! i4 }% ^

6 }- c$ v1 ~) n4 T' N! l「我是407班的許亞心。」她淡淡的說著。
; V  t. r% S/ j
! B4 `: O: q" `9 r" V* x" m- r/ K4 D「許亞心?!」學校公認的冰山美人、校園之花。「妳..妳怎麼會打電話給我?」男孩開始結結巴巴。
3 m% K: Y1 Z. u- P7 M. g
: Z1 k4 k/ _. k2 M白痴男生!許亞心翻翻白眼,聲音卻依舊甜甜的開口:「我一直有你的電話唷!只不過...提不起勇氣打電話給你。」/ B' z9 O6 o" s! h0 M) r- P+ W* L+ S+ f

6 Z$ c6 f- t, `' C  d) G「為..為什麼?」情竇初開的男孩,腦中開始亂亂想,冰山美人...該不會、該不會對自己有意思?
; B3 i8 [0 \8 n  O2 f2 V5 O
- @5 f/ ?" n8 [2 f" a3 ^「還問我為什麼?當然是..」她停頓了一會,輕聲失笑。「當然是喜歡你呀!」噁..誰會喜歡這個臭傢伙,要不是為了丁梓琳,她一輩子不想跟臭字輩的人有所關聯。
4 @3 L- R/ x  B1 r8 r' V
, g0 {- F" R4 S& ]2 @# C) f' T「喜歡我?!」唐奇輝在電話一頭,樂得差點大聲尖叫。學校公認的第一大美女居然會喜歡他,衝著這點,他絕對可以在其他男同學面前,炫燿、立足,不敗的冰山耶!竟然給他賺到了。「我、我也喜歡妳。」他深情的回應。
- i1 K* ?3 Q9 I/ N: f: F- g/ X
「你騙人。」許亞心假意的難過、哽咽。「你今天不是才對梓琳告白嗎?你明明就比較喜歡她,算了!我真的沒有想強迫你的意思,只是想在最後告訴你我的心意,這樣一切就夠了,bye、bye。」緊接著,旋即要掛上電話。  
4 N' Q# K: t: b
% }% P! S/ S7 q. H「別掛電話。」另一頭,焦急的出聲。
6 s  H1 m$ ?: ~; o6 J' ^% S: \" Y4 o( V# v/ u
上勾了,許亞心唇角微微一笑。「怎麼了嗎?」故作無奈、傷心的開口。8 r  }* }! K$ o# C- x

: i. F4 d6 x7 B# g9 k1 i7 ~* v. R, }: H「我比較喜歡妳。」比起丁梓琳的清秀,許亞心的美麗顯然的更勝一籌。: Q; b. q  ~3 B' p( _' P
2 r/ {5 N) h5 u! o; ~1 Q
「真的嗎?」許亞心狀似興奮的語調。「那麼,如果你真的喜歡我,明天可以當著梓琳的面跟我告白嗎?如果這樣的話,我就相信你。」哀..無聊的八點檔劇情,她卻要湊上一角,扮演可恨的狐狸精。
+ P  ^+ q7 {8 S! o
5 e& v+ m; O/ |「好。」唐奇輝樂陶陶,決定達成小美人的夢想。
9 K0 [' `1 D2 y9 E1 M) I
% [3 A/ Y* b* e' g! [2 L( [& O「嗯,要說話算話喔!」許亞心甜甜的說著。「我等著接受你的表白,千萬不要讓我等太久。」眼神微瞇。掛上電話,第一場爭奪戰,顯然是她勝出。
# B% z- r, `( y2 b3 Z& ~; [& B7 E! n; w% |" c: [% D
許亞心走進浴室,覷著鏡中美麗的臉蛋,突兀的不甚滿意。如果,她長得帥氣一點、男生一些,丁梓琳是不是就會把她當成對象了。「可惡!」她將雙手覆上鏡面,拒絕望著鏡中的自己。「梓琳,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把妳奪到手中。」宣戰!" _2 D: W9 y0 ^5 `! {

+ n, V- h; @6 h( c隔天。5 }4 a8 u  F$ i; y* P

$ t/ Y( F0 V" b- |# Y「許亞心,我喜歡妳。」唐奇輝撥撥額前的瀏海,帥氣的微微堵住佳人的路線,當然!信守承諾的當著丁梓琳的面向許亞心告白。  I3 D0 R7 J; N8 {) R7 }

# x  z- D( b( `  D5 u0 m7 Y0 C「唐同學?!」丁梓琳詫異。他...不是昨天才向自己告白嗎?怎麼經過一天,態度轉變那麼快。
( |2 P" C" Q+ y( B
' q7 e* E5 q+ L' |2 d' W( Y許亞心微微一笑,笑得燦爛無比。低聲的壓低音量在丁梓琳耳畔開口:「梓琳,這就是男生呀!花心、低等又自以為帥氣的低級生物。」開始,她不斷的在丁梓琳耳邊洗腦。
7 m; m2 h: E/ |, {1 n# j7 i1 D; i. s
「所以,千萬、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他們的花言巧語,好險,妳沒有受騙。」第一招,貫輸觀念,讓她的梓琳對自己的箴言深信不移。
3 H6 o- _. b0 _/ G# I# F  N
2 M$ N' p+ N$ \「許亞心,請妳跟我在一起。」唐奇輝從後頭拿出一朵玫瑰花,深情的遞給佳人。
( {, C% @# t4 O
/ H# M8 w* @( T4 X「妳看、妳看,昨天才跟妳告白,今天就送我玫瑰花。」許亞心繼續低聲碎碎唸。「梓琳,妳還是跟在我身旁安全些,這些臭傢伙,不用看在眼底。」第二招,說盡對方的壞話。
7 [- ?( t/ ~) O! Z# n  u! ~, J- v0 x8 q  G0 `
「亞心,接受我吧!」偶像劇都這麼演的,要抱得美人歸,一定要搞些浪漫。1 y8 P% Z: D( i2 [# }

7 y! C5 S4 P3 a2 Y9 c許亞心冷冷的覷向對方,右手接起花朵,一舉起,將它往男方的嘴巴塞。「抱歉,我不喜歡你。」眼底一深,這場遊戲也該終止了。" Z! N% w3 H2 ^' Y5 N  }4 a# y7 i

0 I/ k8 P, \" Y$ T6 Q1 V3 Z「什麼?!」唐奇輝不可置信,冰山美人昨晚還在電話中跟他示愛。
' s7 Q$ h, I8 _2 S. k2 J" l
" T6 D8 I5 H- G) B/ ?' C3 @7 H5 ?「垃圾就應該待在垃圾堆裡,少出來礙眼。」許亞心表情一沉,口氣不甚好的說著。$ g9 V$ D' C& Y  b4 O# B
& W" ?: V, V$ `3 O! }
「許亞心。」唐奇輝拉不下臉,一手緊抓著女方的手腕。「妳不要太過分!」
% O0 v2 w7 z  R5 _
' C0 q" A# o9 Z「別碰我。」一甩手,一個側踢將對方拋在身後。許亞心曾學過跆拳道,更有綠帶6級的段為,這樣的小角色,她不放在眼底。緩緩的,繞過丁梓琳走到後頭,她蹲著身與唐奇輝對視。「現在,你成了學校最大的笑柄,還要叫囂什麼?千錯萬錯,就是錯在你動梓琳的歪腦經,敢動我東西的人,我是絕對不會讓他有好下場的。」勾起難得的邪惡笑意。「配角就該有自己的位置,不要冀望搶走主角的地盤。」完全不似小四聲的口吻,成功的威脅到躺落地下的人。「如果,你敢在任何人面前提起這些事,包含我打電話給你的事情,我,許亞心,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輕聲的柔魅一笑,她優雅的站起身,緩緩的走向丁梓琳。
' ~6 P2 c& ?8 B: ]  r0 A1 E
/ n3 b0 Y/ y) [( ^「亞心,妳對他說些什麼?」丁梓琳察覺男同學的臉色一陣恐懼,不免好奇的疑問著。
# f0 ?! ?; y! s% {. y7 z+ }+ A* q# k/ K8 Y& o9 h1 Q% }
「沒有呀!」許亞心單純的搖搖頭,一手握緊了丁梓琳的掌心。「我只是問他會不會痛,順便跟他道聲歉。」邪惡的化身又衍成了可愛的小天使形象。
- c% h1 [) F' s9 D$ H6 s) \0 w: `( j6 d0 A. M
「原來是這樣。」丁梓琳不疑有它,呆呆的相信。
6 K; f' A2 K7 T: U& c! u1 Q% g+ R4 d* a  l' d7 `: d1 x# e
「快打鐘了,梓琳,我們先回教室去。」# C1 C9 H# Z: Q6 e. `  W

- C, c( }1 \& a- o「好。」5 B6 O* ]7 L+ l0 X6 J

$ r7 b& j4 N. V& X1 b! p  d) E, j傻氣的小白兔不知道,至此之後,所有的桃花,全被惡魔一掌、一掌的剷除,遲鈍的愛苗,全澆熄在邪惡的淫威裡,直到有一天...。

6 y7 P- Y8 X' u
0 P0 Z. I+ i4 }[ 本帖最後由 kim321762 於 2008-5-17 23:03 編輯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8-4-17 23:10:12 | 顯示全部樓層
「梓琳,我要去美國了。」許亞心神色憂鬱,表情沉重著開口。
/ V$ L% y1 A+ h) F9 C; n7 r
2 t+ y% G/ U' E「為什麼?」丁梓琳詫異,她一直以為許亞心會待在自己的身邊。6 T) x) t- @% O) j6 t! v
* J& L; G# B8 g
「我爸、媽被調職去美國,所以,他們要我一起過去。」13歲的小女孩實在沒有拒絕任何事的權利。「我不想去。」亮麗的臉蛋顯露哀傷,情不自禁的一把擁上了對方。
: |; ~( U6 R/ Q8 a( m% h& l; ~5 F7 P. _: ~% ~  P8 j7 m' W
「亞心。」丁梓琳眼眶水霧霧的,她亦不希望和好朋友分開。不過,她知道,絕大部分,大人的決定輪不到孩子們去過問抑或是採絕它。; Q8 K& h& U1 D9 z# t

1 B" Z6 Y8 G- W0 t, e「妳會等我嗎?」許亞心啞著嗓,俯在丁梓琳的頸肩,微微的問著。
( s2 A5 I7 I# ]2 ?0 a& \0 M9 d- s5 ?. ]1 {! [1 u( a$ q; j5 N7 g
「嗯?」丁梓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8 V6 E- ]9 P' N$ I* Z1 b  o/ J
. A, b# \+ }8 e「等我,梓琳,等我20歲,我一定會回台灣找妳。」淚...悄然的落下。20歲∼法定權力的自由權,她會回來追求她,宣示她的主權。
' Q9 F5 Z( [, c4 u+ \7 ~& `. w, T+ @3 z8 x
「好。」丁梓琳輕輕的拍著許亞心的背。第二次,這是第二次她看見許亞心落淚,第一次,是在孩提時候。
: n. \, z$ z% t9 P. A9 y. x0 ?" S8 q- O: z" D5 X. o* z' f6 g  g
「妳等我!」許亞心仰起臉,雙手抬起丁梓琳的下顎,深吻落下,火熱、獨占。
5 i% i( E- r* s# s* E5 \7 P) A8 d! {" t* @: [, p
丁梓琳腦袋一片空白,完全意會不過來。
5 s3 }  J/ O4 B; R% C/ @' s' W; R8 i, j* r
半响,熱吻結束。
; Q) C' Y( }5 O2 g+ i; S  c# [; ?: |
" X: C* P* d3 I7 @「這是離別前的禮物,妳一定、一定要等我!」堅定著眼神,許亞心宣示著,她發誓,她一定會回來找她!在成年的年紀過後,她要的,不會只是單單一個吻,那麼簡單!
* S9 x/ Z! ]1 N8 p

$ V- r. h. E8 H[ 本帖最後由 kim321762 於 2008-5-17 23:03 編輯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8-4-18 13:45:33 | 顯示全部樓層
長距離的空間,卻澆不息許亞心對丁梓琳的眷戀,就像魔咒一般,丁梓琳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弱點,小小的年紀,她決定一生的伴侶非她莫屬,無關愛不愛,她就是想全面的佔有丁梓琳,愛情,是可以慢慢談的,不過,私定下一個人在自己的內心,無非就是要快、狠、準。而丁梓琳,輕而易舉的深埋在她的內心。. m0 D0 a7 ?6 ?
3 M( k+ W4 h+ X
「怎麼還沒打來?」許亞心趴伏在大廳裡的沙發上,美麗的眼謀,不時的盯往近在咫尺的電話機上,今天是她的14歲生日,丁梓琳該不會忘記了吧!隨手拿起外國的八卦雜誌翻閱,適應力極強的她,已經逐漸的習慣美國的生活模式,英文程度也日益加深中。身處異國的時間,每天、每天,她都會主動打一通長途電話給丁梓琳,就深怕佳人在遙遠的距離裡,忘記了自己的存在,不過,今天是特別的,她要等待丁梓琳主動找上她。
3 J) F0 X8 \, a2 z
7 s( `3 L2 C/ U1 {; E& E「鈴∼鈴∼。」電話適時的饗起。
. I7 V, g0 v* ~* o) k
! L4 X2 q! r0 Y: ^4 T* f「打來了!」許亞心眼神一亮,一伸手接起了話筒。可惡!多響了一聲鈴聲。% o/ h0 D- C2 U- W/ S$ k/ w

4 A8 l. v  i2 B「梓琳嗎?妳有沒有想我?」
2 m  X& p/ o0 M( g" D+ K7 H8 ^6 L# [9 S6 I9 N7 o+ u
丁梓琳在另一頭輕笑著。「亞心,怎麼接的這麼快。」: Y8 L7 c& w) t% F: q3 k  a
3 q( e! q; O3 j: _2 d
﹝我可是等了10個多鐘頭了呢!﹞許亞心在心裡犯著嘀咕,美國與台灣的時差,日夜顛倒,但是,只要為了喜歡的人,她願意天天熬夜,當個夜貓族,一切的一切都只為了聽聽丁梓琳的聲音。8 Q4 `+ r  f+ T; v+ l0 y8 m' l0 w

/ ?! n* K3 l  P2 \9 V0 _「沒有呀!我剛好在電話旁邊。」隨口撒著謊。「對了,梓琳,妳知道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目光閃亮亮。之前,在台灣的每一天,自7歲過後,每年的每年都是丁梓琳幫她慶生的,讓她不自覺的,也開始期盼自己的生日到來。( r1 f* j1 ^9 z% N& \& r9 `
' [7 M3 Q5 D  W9 }. N3 }3 E: q
「呵、呵。」丁梓琳揚起微微的笑意。「我當然記得妳的生日囉!生日快樂,亞心。」
/ _, M' R) z) `# n. s  S: H5 X' m8 |  ~" |  z+ |- G
許亞心抬起右手手悄悄的掩住自己的眼謀,每當她感到不好意思的時候,總會有這個慣性舉動,以往,她可以偁著指縫間的空隙,默默的注視著丁梓琳的一顰一笑,喜歡由自己的角度,去深刻的記下對方的一切,刻畫在自己的腦海中。8 l% _/ k( c; ~0 b! o
/ {9 Q9 A8 i0 h6 K" S
「亞心,幹嘛不說話?」丁梓琳察覺出另一頭的沉默。「沒收到禮物在生氣吼?」她開玩笑的說著。4 n! O" e7 j: w% _& A
, P" ?8 N  ~/ U) @  a& Q
「哪有!」只要丁梓琳的一句生日快樂,她就心滿意足了,不需要物質上的贈禮。
, C" X! K1 G- ]) B5 n' j
- V+ x# w8 e. M" U7 V「放心啦!每年、每年,我都會為妳準備一份禮物的,只不過..」丁梓琳嘆了一聲氣,緩緩開口。「我想要親手交給妳,所以,等妳回台灣囉!有一堆禮物在等著妳親自招領回去。」說真的,好朋友突然離開自己,丁梓琳亦不免感到一絲寂寞。
7 t! S) `- k  m" u
. \4 i. u6 G$ o+ q% u9 U- i可愛的女人!許亞心啞然失笑,算心靈相通嗎?她也是這樣替丁梓琳準備著生日禮物的。遙遠的距離,原來,心也可以彼此貼近。內心一暖,她低著嗓音:「梓琳,今天學校有發生什麼事情嗎?」習慣性的問題,是她每天必備的問答模式,因為,無法陪伴在丁梓琳的身旁,然而,透過電話,她可以安慰自己,多多少少和對方接近了一些。; {) ?  Z6 h% C2 _! [% {/ J, o! h* J
. g3 B) L/ C. v
「今天唷!」丁梓琳尷尬的在話筒中輕聲一笑。「有個男生跟我告白。」6 M" d3 ~5 q$ a% }# ?' U

' ^$ r5 {4 X/ x9 _, i+ P% J「是嗎?」許亞心不以為意,在小學四年級的震撼教育下,她相信丁梓琳已經被她調教的很好了。「說吧!妳是怎麼狠心的拒絕他的。」這會是她今天最好的娛樂話題。許亞心一手拾起沙發上的抱枕,對著柔軟的地方,舉起食指,搓、搓、搓。* o* q1 j" X# k/ h$ `
: U( L# Y" |* R" r
「拒絕?」# z2 M8 V: }. e7 [9 U/ J
+ k1 S7 k8 ]4 J+ m
「對呀!妳也知道男生都很花心、很膚淺的,而且是打不死的蟑螂,不好好拒絕的話,他們會覺得有機會的。」其實,許亞心也不是討厭異性,更不是對同性存有非份之想。她只是單單的惟獨眷戀上丁梓琳,所以,任何可能貼近丁梓琳的壞蟲,她都要一網打盡。
+ _' G. L' A! B5 x# G
. G1 P2 }3 H& l+ l( H; M「沒有呀!我沒有拒絕她。」丁梓琳傻傻的回應。
4 X8 ~  }- T1 @! J  `' w  z* n9 _9 q$ i% V
「什麼?!那他跟妳告白的時候,妳回答他什麼?」抱枕一落地,許亞心焦慮的站起身。
9 n7 d  g. V' J' a+ d3 h" z4 P- i7 |, q2 |/ ~
「我跟他說,請多指教呀!」初戀呀!他是個對女生溫柔的男生,更是校園裡的白馬王子,這樣的人,居然會對自己告白,不免的,少女情懷的幻想情境,也稍稍的抬起頭來,心有漣漪。
6 _" e! Y/ l$ O  m2 y
( s) q& I, |6 q5 A7 }; ~0 u, w7 A2 F+ C天殺的!是怎麼樣?!許亞心緊握的話筒「啪。」的一聲掉落於大理石地板上。. `' T. K/ \5 g. {' |6 R

3 S) s/ |: m/ |, h' Y; P& s" `「亞心,怎麼了?什麼東西掉了?」丁梓琳在另一頭,不知所以的回應。7 z0 U( {+ ~8 E9 Z) p

  O, {1 [% R: T+ D$ k" U* P許亞心深吸一口氣,勉強按耐住內心的氣憤。彎下身,拾起地上的話機。既然,她沒有辦法杜絕這一切,那麼,她只好:「梓琳,不准跟他接吻、不准跟他發生性行為。」小小的年紀,她面對了人生第一次的失戀。) [8 j+ ~1 B# h/ S

( c5 W5 M( Q2 V& a2 {: L「什麼,我哪可能跟他發生那種事呀!」不過,接吻這點,倒是要天時、地利、人和的。
; [4 {/ X/ u! p, i. F5 _2 P4 P" a# S& k$ k, b8 W* Q& ~
「我不管!如果妳跟他接吻和越界的話,我就會..」許亞心眼神一冷,極度冰冷。「我就會在回台灣的時候,墜機而死。」拿自己的命去賭丁梓琳對她的關心,混帳!短短的一年,丁梓琳就變成了其他人的所有物。  t0 v6 L7 R* o1 ]
5 w1 w2 v; }! t' E/ O
「哪有人這樣的。」這麼霸道,丁梓琳不懂好友幹嘛這樣,她一直當許亞心為最知心的朋友。「拿自己的命來開玩笑,我不想再跟妳說話了。」她氣憤的,旋即要掛上電話。6 Y. Y" J# v0 {4 l8 |
. n7 j- ?% p& m2 U( d% O
「等等。」許亞心啞著嗓開口。「答應我的事情,就不要食言,不准跟他太接近。」撫著心上的痛,她知道丁梓琳生氣了,不過,她沒有辦法忍受,丁梓琳不再是她的專屬。2 P# q% C( |3 R! Q
% w% e0 ]. j* M* m$ X
「是,我知道了!再見。」卡的一聲,丁梓琳斷了線。# Z4 |" A& B  v7 Y8 ?

) \6 |, I  F1 ~: s去你的!許亞心手一揮,把電話機整個揮落在地面上,該死!她的梓琳居然會笨到去接受其他的男人。握緊的拳,慢慢的將指印深入在掌心裡。「被兵變的感覺就是這樣吧!」距離的無所適從、作為的毫無能力。「梓琳,妳等我!我絕對會回台灣,不顧一切的,將妳奪回!」惡魔在知道愛之後,急迫的希冀自己長大,總有一天,她會要回屬於她的供品。
+ f0 |9 x2 R) F$ b0 g8 {) q

  ]  v0 |' x  Z[ 本帖最後由 kim321762 於 2008-5-17 23:04 編輯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隱私權條款|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20-9-25 11:46 , Processed in 0.14663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