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23|回復: 3

[短篇小說] 有借不還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1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20-7-24 15:36: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網站小提醒:發表文章或日誌時,強烈建議 不要留下電話或個人隱私的資料,避免被有心人竊取喔!
! G: \( ^) }5 Z
「曼芳,我來幫妳!」$ R, J2 y. D+ b
; j0 _" c; ^' \$ L; c
我抬起頭,看到手拿兩杯凍飲的玉玲學姊,露出微笑的走向我。
+ B- l/ B  U: U! x$ m1 U9 t$ ]! S$ u1 K# I& e3 y
畢展總是忙得如火如荼,每分每秒都同鑲金一樣珍貴。$ f, Y/ u  X2 E; G: q1 g- o$ m8 S
  ^% I1 [$ b7 c& r: f& S8 B
「謝謝學姐。對不起,百忙之中還請妳來幫我組裝作品。」
1 p7 {0 ^4 X7 y, K- }' ?8 [* X  v# _) b" A& p
我接過兩杯凍飲,一看是我最愛的凍檸茶,立刻抱了學姐一下。' w3 s6 \& i' S# t
; z: U5 v( Z' D' h9 E1 {; O
對我來說,大學四年的生涯,除了讀書、打工、返家,就是跟學姐一齊逛街、談天說地。從愛情談到獨自去巴黎旅行、從翹課到社會議題,我們之間沒有太多秘密。/ g0 t8 d) \: W

/ V0 o2 x! W& T' C' n# E有次去酒吧喝到天昏地暗,還是學姊與她男友把我扛回家。
. l0 O+ x& V9 n9 n4 W) b3 n# d( j4 a
我很珍惜學生時代還能為了夢想而打拼的時候,學姐也這樣諄諄叮嚀我。4 K$ M: ]+ }0 \9 m$ Z

# J% n: |; R% U/ X+ F: g我們是大一新生訓練時認識的,彼此一拍即合,她還說設計是她的使命。
3 ~$ h3 b  a6 v: Q% [3 ]. ^% q1 k3 f- i  V) D3 X& B% O
她來自不甚富裕的家庭,排行老大,從中一就開始半工半讀了。4 P0 Q' p# F5 x4 i! d- r6 O9 _

) q( q) R: X8 z5 l玉玲學姐的笑容,有種說不出的燦爛、與溫暖。潔白的牙齒、有些厚度的雙唇、深邃的雙眼皮,總是讓我目不轉睛的端詳。& ]) G4 i9 d8 z8 J5 M* L+ B

4 S2 G8 V: u1 D$ o& [相比之下,我清瘦的臉蛋總是蒼白,單眼皮也略顯無神。學姐健康的古銅膚色,恰好對比了我有些病態的容貌。
$ X* w( f7 c0 G
; l$ d$ r& P- T# }0 \2 w# z+ z6 l" y她常說我們一黑一白,以後可以組個黑白嬌娃天團,進攻設計界。
, n3 n/ k+ Y: f9 \8 K* Q1 b! O& l+ \" E/ `' z: {6 w! i* Q3 c
她不知道的是,我也暗戀她多時。
5 M( r9 H1 t5 M* I; i" a
0 s0 S/ P5 c" H# m( C「曼芳,我真覺得妳這次的作品好有創意。工業設計就需要妳這樣的人才。」( ~& v2 L' @- |$ A+ h+ q
4 N$ V3 @0 l0 X. |8 |# s  I2 z
玉玲學姐盯著我的作品,發自內心的讚美。
. N$ m! N4 |$ g0 z3 h
: n# f+ |1 h  u* b. G我的設計以環保及永續能源為概念,亦融入了一些編織的技巧,或許這是學姐很喜歡的原因吧?她對環保可是不遺於力。6 P9 P" \1 }0 \  n) a' G
& L3 m5 T- e9 D( Q
那天晚上,我買了兩瓶啤酒,約玉玲學姐來我家暢飲。
( F. u+ T! f8 m% o2 m6 V* P; |# d. F$ o' B' U
我好怕失去她。我好怕她就要跟男友結婚了。我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Z- {5 a: x0 p

5 c! i0 X3 q0 b! v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看著眼前的她,彎曲的瀏海掛在額頭、耳後,我好想吻她。/ x( F" z* M  q8 i6 w0 e
( a; z( W" C% s
「玉玲。我會失去妳嗎?」
# I' J9 g% ~! p7 m) U1 ?% {6 U& i5 R' P
「我們永遠都會是好朋友的。我們還要一起成立公司啊,記得嗎?」7 G, [3 i1 l- X$ h. J
5 g& l2 _4 n5 g# j9 B0 j, F# s
隔天,玉玲學姐幫我組裝好後,她就回她公司上班了。
2 g# Z% G) t1 i
, g: M9 d1 |. d% o/ |( D我嘆了一口氣,點了一根菸,試圖撫平我的情緒。6 ~  x# ?- F0 K2 j+ s; ^
# w0 D7 A( Y" @9 \% L
三個月後,我在報紙上看到玉玲學姐的消息。# [5 g" @7 A$ P( [4 [7 l  U* z
0 g# t- s. [) p  a: a: G, Z2 Q5 g
她跑去參加歐洲的工業設計比賽,還獲得優選。$ F- [# A. M! R# {7 q* u. I
9 I/ z; U1 c; m2 V+ \! A& h, Z. E# k
仔細一看,那設計跟我的還真像。1 [2 v5 G" J/ N4 r0 f

! W  ?8 t  Q# w3 K( w9 p# m/ X不論是外觀,還是概念的發想。
0 }# \! O( O4 }0 O. P4 `% O: I6 |: R3 H2 H; Y
我突然一陣暈眩。可悲的是,腦海跳出來的畫面,都是我們快樂的出遊。, B/ X5 J, `+ r7 s9 j1 z9 d( i

# q" `8 N. L  G2 Z2 B思緒怎麼如此難以捉摸?明明已經背叛我的人,我還是那麼維護她。
. y0 A: h$ x* E$ u) u4 x" p' T, }: ^( }  S
我打了電話給玉玲學姐。她聽到是我,便主動約我吃飯。
# V9 E7 \: u% I0 l1 O. Q% l. l" _& p0 ]" s. R
餐廳人潮熙嚷,反而成為一種保護的屏障。
& u+ H* T" ?1 t$ ~1 B3 _  Z! `, i! ~2 b  F- [
玉玲學姐似乎看出我有心事。2 M# v! T7 ^8 f
$ m' D: `  I! k* _# t2 L  R
「怎麼了,曼芳?我最近太忙了,所以沒有找妳,對不起啊。」
: [8 t# K7 Q# J+ ~" a" Q& p
8 t" d# X+ q* B. o$ A1 Q玉玲學姐面不改色,我也因為昏暗的燈光,幾乎要忘記我為何約她晚餐了。; u/ V. E5 q$ V

* Y% t. Q4 y4 o8 w" }; l+ ~( e女人是否天性懂得裝扮與撒謊?我喝了一口凍檸茶,不發一語。; c4 E, ]" E2 ~2 {5 e3 G
" d) @% G8 Z, X4 o/ a; i5 d, I
「是誰欺負妳了呢?」
( h5 p' l+ d  N
1 G& A: D& n8 f2 N/ r% A這句話由她說出顯得格外諷刺。
# ^% ]; T  l6 J4 Q/ j( i5 d0 Z
2 [. P3 _9 }  ]1 K7 ~* }" Q我著實不明白,她是真的關心,還是試探?; z- J/ F- Z/ n5 C# ]& q

0 v8 n$ `1 c9 R9 l% S8 A, t這間餐廳曾是我們的最愛。
. n, `& f% e1 k0 {2 l
: d3 ]3 D! F( P/ J尤其煲仔飯特別好吃,富有彈性的米飯淋上醬汁、再配著臘腸在口中散出香氣,銷魂不已。! G8 D! y1 x7 h6 v' w  j
/ E. {4 T3 z0 V; F( l
今晚我卻毫無胃口。我該不該開門見山的道破心中的疑問呢?" Z: U+ A" l- |; v8 r

" o/ d+ Z* d" B5 U1 X, o「傻瓜,什麼事情都可以同我說。啊!公司打來,等我一下。」
/ I4 o( w! x8 P# A2 S4 S& G- T; ]& {/ e# j( @6 S2 \
玉玲學姐一畢業,就被頂尖的設計公司聘用。
) v8 S/ e4 a! S, [6 l/ b- {: E- O/ @# D" n5 [7 `$ X$ k
她也常邀約我去各大展覽,甚至介紹同事給我認識。
  O3 H2 @9 J6 P% D# a; F5 o# Q. }& J8 ?# n1 L
望著她在玻璃窗外講電話的身影,我竟然無法忍心質問她。
8 H; B9 B/ J  }4 Q: A/ w% X8 O2 h+ P3 w$ y# m1 q
何必把一團和氣搞得烏煙瘴氣呢?我不是不想失去她嗎?- v& u% U- p7 ~
3 g, g$ d* S, x7 d; ?) r+ I3 H
她感受到我對她的愛嗎?當她跟男友吵架,我總是陪淚眼婆娑的她聊到天亮。
7 J' B' E2 `& v$ Y+ C- V3 O2 D. f
只要她一通電話,我就放下手邊的事情,聽她說她心裡的話。
6 j! Z9 }) t9 x5 `/ E; O
/ Q! n' ?8 m# _於是,我打算放了她、放了自己。
0 Q/ O/ z+ h1 w: |& ^3 H, Y; z3 q# L; y3 h; ~+ t+ @
我一口未食的飯,靜置在桌上。我把錢擱在碗下,算是我請客。' M6 \" d+ A" _! \
7 O2 `4 x  s5 ^. R+ y  V
這是個無法平靜的夜晚。我走著,來到一間人不算多的酒吧。7 ~9 `  V9 F1 o; `
' R! N) j8 D0 c/ i
好似已經沒有能夠讓我更難過的事情了。3 F3 ]/ E' ]$ E: R5 B9 R9 l5 m, Q8 P

" ^5 u  M2 ]! H) l音樂有些刺耳,可能是音響老舊的關係。看上去,擺飾也不算新潮。
' W/ w( v+ V9 A  `/ P1 y
8 T9 h9 E; g- K5 y- {& ~8 g牆壁上還有泛黃的日曆,時鐘仔細看都不算擺正了。
+ a, x+ K& l3 p, g# S$ H& G4 K, E& V1 S
「陳曼芳?妳不是在跟玉玲吃飯?」
: @% _7 e: |4 e6 D- d" p5 L: r6 }
# f$ `* e( |/ H: D7 l' Q+ J這聲音挺熟悉,低沉又沙啞,還帶點戲謔與輕浮。
3 i1 K2 h1 T0 h! g  Y
/ L7 l  i5 z! }! R( L1 {9 A# a回過頭,不就是玉玲的男友黎振豪嗎?5 W& P7 s" ?; c& w; }9 ~# s: ?6 Y
: t. Q: F' f4 m  g
不知道玉玲看上他哪點,除了家境優渥,外表算挺拔吧?7 n& j3 Z! }! [" u6 @# T6 K

8 n: ]! Q7 r! P6 a落腮鬍、黑眼鏡、一米八的身高。
, b, X8 G4 Y4 V* [7 z8 V; x% n* ~8 ^: d* X7 Y
我想,大部分女孩子都會為之著迷的。可是,我卻完全不想搭理他。( M1 h$ @5 J( Z, [

/ \4 i$ c/ S- M「喔,她公司找她。」
2 w2 W& n" W) r9 s5 @6 D' X3 G* W* G. I
「她是工作狂。妳呢?她老是讚美妳,說妳是設計界的明日之星!」1 `5 u8 t" W$ j; T
2 U8 r/ t5 B5 ~- M% R* [  q
黎男表情誇張,高舉著啤酒說。1 B! o5 R( c+ z% M5 Z5 U1 }% E% Z/ `5 A
! L3 M) E! Y( i, N
「是嗎?她才是吧!我知道她得獎了。」
& d* k9 f* U' W0 Q1 u$ C# {
. _2 ~/ b, `; h2 \* j這句話,我不是該跟玉玲學姐說嗎?怎麼輪到他?3 ?5 r( L9 _$ m; ^# D% r! y' U

  L$ p1 E; L4 @2 i心情頹喪的我,叫了好幾杯調酒。  Q% ^8 G: C5 o- ?8 v9 z

1 d- X! i" c" M雖然討厭他,卻也不失為一個荒謬而有趣的酒友。
# r; T' M# Q8 G& J: X6 u8 P6 [; Y) A, X$ ~' {8 ?$ e4 u3 C
喝到酒吧都要關了,我們才願意離開。/ N# N8 G5 [* U! G1 J; }/ I

" [' x1 A5 ?( P那時應該是凌晨三點了吧?  c; U- A9 T4 O2 m5 d; W0 S$ G
/ X) c9 \% `; |
玉玲學姐傳了條簡訊給我,只是我沒有回她。( Z! i$ h$ X( Q1 `
) U$ b+ b7 A% q  k- N
「黎振豪,你要好好對玉玲知道嗎?」5 d8 L% ?! d8 W. P9 g; C2 T+ {

& o& W" D0 L" c! U/ }& r5 J; T是啊!你可要珍惜我愛的玉玲學姐啊!6 k8 h( n5 ]0 R  ?& O2 k
9 G" u! i) d1 `! E. a$ u6 \7 X
路燈下,黎振豪的樣子逐漸模糊。
5 G4 H+ D& J  ^/ T
' x1 P$ t5 }$ P- O7 k9 k取而代之的是玉玲的笑容。那個無法抹滅的笑顏。3 @* Z' X% \  V0 Y

, c: C" |1 _+ u4 h, u4 A, V7 X「玉玲,我愛妳。」& a' c( I! o6 v) F8 R$ _
3 p) x/ U& J9 R; M5 V) d: H5 {9 P
好笑的是,黎振豪沒有推開我。
' i1 v4 O4 Q3 D8 i& E
2 u9 W; T& ^) [% Q( E就這樣,我吻了他。
" q  }! t9 W% u; K8 {
9 s5 \* n' E4 F" q莫約一星期後,
3 l, ^' C# V" y$ q7 `
( C+ Q+ \- k2 v: z我接到玉玲的電話。; [, i8 p8 C3 }; d) J/ f
+ F1 [$ }/ V& W+ v
她氣急敗壞的約我出來見面。
7 |/ M  h) ^$ {, H7 F3 j! d3 j# W. t9 v. i1 c
我大概也能想像是何事了。3 E& J0 V  ^& X+ E# \

; J9 N6 |3 q8 t- u" L4 w夏季逐漸接近尾聲,晴空不再照耀萬里,雲朵也跑出來散步。
% ]- p7 m' f6 I7 b& f我想起升大二那年,我陪玉玲去穿耳洞的那天。
) y$ D) s9 A' G
5 {' D, K' ]. E# _我中學的時候就打了耳洞,也在背後刺了一個十字架。( ^9 a+ L. y" b* T# Y* k# C, g

% _' @  y# e3 n$ k4 @. y提醒自己要無私,要懂得用愛去包容所有的醜陋。
4 G9 R# b& v( `! V: r$ f- S+ E9 {
眼前的玉玲,不再是那個青澀的女孩。7 o0 O4 M1 W. E
6 k6 B2 h2 l3 c$ U
她連耳骨都穿了環,也添了兩個刺青。
7 K& J) u& e6 G; }' y& y/ r2 R/ w: r. H5 d3 K0 W; F
她原本不抽菸,認識黎振豪以後,開始了這個惡習。
6 P$ a' ?$ m0 J. H$ c! M0 `  e2 ?! M# Q- d+ f- [8 a3 m: m' ^
我們約在同一間茶餐廳,反正也沒有差別了。
( V: V# q! W3 F$ A% q* G$ W/ S
+ m, g3 a# L' i7 y7 W& t「陳曼芳!妳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 \' \& D, @9 X1 E; |
0 z4 t) w! a4 x+ A印象中,我從未看過玉玲學姐真的生氣。6 O1 }; {& F: Z) P$ n

( I; A$ i+ D0 g1 H/ V. ~  e今日算是見識到了。
3 A6 C( s9 y* U% F( Z" ^1 M# [" x2 H5 X- E5 o$ v
是妳先偷了我的設計啊!我內心無助的吶喊。
, ?$ y2 s) b: r: ]. u& k7 ?, S* I# c+ q# q, @
不,是妳先偷了我的心。! P2 T% f- O& y9 W3 U
' ~* V& p5 I9 e& \+ Y
「先吃飯吧!」. A2 c9 ~; n5 S, G
$ [6 j" a8 z- S; q5 F$ A
她冷靜下來,吃飯期間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說。: J1 J8 h9 {! y' A

. E  B$ z9 i6 e9 K* _/ {8 u& ]食畢,我們走到楓樹公園。; b+ c0 I  |; a4 P, {1 p0 F
! P1 r, W- E5 R3 o
這名字是我取的,因為冬天的時候,
; K' y6 n7 d; d# r# K3 ]  ?" p7 l. x- F# l9 J8 Y" y
樹葉會轉為紅色,與楓樹並無不同。# V) I& y4 X9 u. V' R1 o$ g8 b8 z

# h$ v7 p% }5 B她紅了眼睛,然後歇斯底里的大哭。* c) q) w' T/ E, T- j/ X8 u' n
) \/ Y. k$ R$ F! V6 ]
「我們不是好姊妹嗎?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q; S( T2 v1 p1 T* e# b2 K! @
# e! v- @: A5 t6 @% R
玉玲學姐蹲在地上,哭到肩膀都在顫抖。
$ r4 o) Y' \6 J6 ^% F" C5 a) K* W9 [( M1 ?' }1 J
我猜想黎振豪告訴她的原因,又或許只是一種不經大腦的脫口而出。) ?3 K7 u& Y( N. K& d: z* @
7 O& N% O* `' y! e0 R+ c; a4 G3 ~
我想,這是最後一次見到她吧?" _+ d6 g4 ^$ \7 C: Z4 g

& a. E. `, Z+ z$ s( J「玉玲。對不起。我愛的人並不是他,是妳。」
! e8 q: v4 P- P: p7 Y
+ s) \% d; u( E她抬起頭,誠如在學校等她那天,她叫我的名字,而我抬起頭那樣。
/ i$ `/ ~% ?3 m. K: @7 K# v2 t
; I4 q- m1 q! Q! G「妳說什麼?」& F( S! }9 a# m  x
1 w& o3 B0 V7 m; B
玉玲學姐停止了哭泣,睜大眼睛看著我,好似她不認識我。" z" X2 ?5 e+ J9 s6 o8 [

/ D8 n4 x7 q! y" Q( Y' u6 G夏天快過了吧?
3 N) K2 \$ _  f/ y1 @4 W, b
' t! y7 x% |1 K" H( l6 W4 Y5 r她站起來,先是皺了眉頭,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
/ d' U9 i: y# K5 [& F+ l; }8 g2 R! v* v# y- }+ `
但是我沒有要給她痛快。. a& V; U4 e; S# m3 t. w
+ i) @1 Y+ u( F6 K0 j8 G
「我知道妳參加了比賽。妳用了我的設計吧?」
6 n0 S' [( ^  t- @) {. k; L: ]& V5 e3 k- \
後面這句話,將會徹底粉碎我跟她的關係。
2 W7 w% i( q. c
* L4 u" B( ^1 q) y包括,她竊取了我的那顆心。
' F/ h0 G& x  W2 f. c2 y( R$ B
3 X# {: p. b( T3 Y! t玉玲學姐的眼神從虛空轉為驚訝,她不再與我對望。
$ Y# ]8 q) O. v" g3 R
4 X4 v2 F+ X3 B5 N$ E. H* [結束了嗎?
8 ]3 U$ }% ^# {2 n" M4 Q) J
# V+ p! o& Z! X0 P「曼芳,不是妳想的那樣。我需要靈感,我需要被看見,妳懂嗎?」' T. E3 }/ I8 ]" ^, n$ _

. u# J; G- B4 f- H3 I) v: I, d靈感。看見。
& l* g  e& a- N' }6 O6 ]$ g! D" N3 X& f6 \; `1 |
她沒有否認我的控訴,也承認了她渴望勝利的滋味。
) X9 N8 g& i, z+ c0 ]5 G
" p- b+ d) w, Z. c& R7 ~' y楓樹公園,在這一瞬間,全都紅了。5 E9 s0 Y/ m3 ~* s+ H

. g: ^$ ~, F+ ~$ t4 c  t- m1 L艷紅染了我的雙頰,我的心臟。染了她一臉斑駁淚痕,連同我們的友誼,也滲出濃郁的紅。4 K1 o6 f+ B; f* D7 Z: P* O$ k) z

$ R% ^, A5 R9 ]血液,是還活著的本質與提醒,不是嗎?# {7 }& K( Y6 f+ r$ i
4 X1 D0 Y. C) u6 W6 ]0 D
此刻,我只想完成一個極小的心願。' }( H1 n' z, h1 O) t) z

# B9 q# R& M* @我冷不防走向她,捧起她的臉。9 I8 A# q& ~2 _0 b' v

  y4 q# m! @4 v0 y4 {我吻了她的額頭,然後頭也不回的留下錯愕的她。
9 n$ T9 ~5 x1 J' i0 x6 g8 p# I2 n: O- J, ^; w  \% s4 W
再見不見,倪玉玲。, n5 {( o( g2 z/ d% r' j+ N& G
; j$ v) h$ h/ h7 ]/ R) o: Y/ U
$ \( r7 R2 o% S; ?

最近評價的會員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20-7-24 19:29: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2GIRL定期清除90天以上的短消息,重要資料請記得複製到自己的電腦喔
本帖最後由 竹蜻蜓2013 於 2020-7-24 19:36 編輯
1 @+ D7 g2 c5 h) ~2 x0 x. ]+ M) M& p# B5 q
貴亂。。但是看得很過癮。。勾黎振豪那邊有點,不知該怎麼說,這個男的也真是爛。。
9 n0 |8 s% L! B* F! d& t2 w# C) G" K/ |" C1 P" e
結尾太傷了,你愛過一個人渣,卻還留戀他。。?: V: G" Q' P  U/ n

1 h% @# h% r1 @# U# x- V# H這一男一女兩個角色都好爛......主角也是各種混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1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20-7-24 20:47: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發表文章或日誌時,強烈建議 不要留下電話或個人隱私的資料,避免被有心人竊取喔!
當初設定是女主角喜歡學姐,但是一直被學姐利用而已。
$ ~1 ^2 P, ^9 d可是因為喜歡就不敢追問,學姐也裝死。
2 B/ L3 c- ~, `/ ]3 r. P, [& X' @0 O, m+ ]3 A# ?
後來是因為喝醉才把男人當作學姐親下去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酒+背叛+放縱的情感  l3 b' ?$ d9 x8 a9 C  d. F

& |& a; z# o% t& a3 r這就是言情小說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隱私權條款|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20-8-5 10:15 , Processed in 0.12728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