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03|回復: 4

[中篇小說] 接龍/翻譯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7-11-8 20:42: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網站小提醒:2GIRL的網址統一變更為 http://www.2girl.net,請記得更改你的「我的最愛/我的書籤」喔
本帖最後由 QElsa 於 2017-11-8 22:12 編輯 " ~- O. {2 o* ]5 X
+ ]4 L( k" O( w: [+ F$ k+ T, R0 Z
(背景介紹)
4 O9 m4 y" y9 o8 z# Q' j$ f! k0 l( e0 M

* b5 u9 ~+ V4 X- s/ ]2 z上個月作者在異地空虛寂寞的狀態下,安裝了交友軟體,本來只是想認識些朋友順便看看卡通分享,結果誤連到角色扮演的模組,很快就有人來搭訕。) G- x+ j: K7 @! T
「你玩RP嗎?」' E4 m+ x5 h2 q
「RP?」我想應該是角色扮演的意思,於是就補充:「好啊,你要玩什麼?」& M6 x" G! g3 B# x/ r2 p
「我想演公主與青蛙的小樂(Charlotte)。」那不就還好阿姨看過這部卡通。小樂是主角的童年好友,金髮的有錢人家女兒,個性善良但完全的傻大姐特質。怎麼會有人想演這麼冷門的角色?
% a6 O% b0 h3 G# Z1 \( b8 J「喔...好啊...那你要我演誰?」
3 O8 t" U3 j  I6 w& M8 h「我也不知道耶...啊,你就演你頭像的茉莉公主吧。」是的,阿姨的頭像用了茉莉。- @2 U3 f) ?& E) S3 X
「好...那故事的背景是...?」4 i& `) G3 m; e+ a$ I. z" o3 E
「我們要去參加一場舞會,正在做事前的準備!」# Q" `" z, Z( s$ B$ y  M# W
「...好啊....」. W) a5 w0 W, M, A% O! Q; }
「我們得先換衣服。我覺得我好適合粉紅色。你要穿什麼衣服?」$ D7 y) e8 @$ q4 `2 N5 v9 Q
「我能穿褲子去嗎?」沒唬你,茉莉官方定裝就穿褲子啊。9 P- u' s! S, E4 s
「不行啊,你換個裙子吧。」* N% f5 V+ A5 m8 _
「為什麼呢?我一直覺得很好奇,為什麼女生參加舞會,都要穿裙子啊?」
: g/ J5 ~- t3 [& {3 u「因為穿裙子比較適合,這有文化上的意涵,我們要順應風俗。」可以想見對方認真了起來。0 O/ m- V' a; d: ?& {
「喔...好吧。那你有裙子借我嗎?」
% M  `1 d( Q, t2 w! p3 Z0 p. `「有,你挑一件。」! G9 n: e3 |; Q: L2 ^
假裝挑選。「呃,就....綠色那件好了。我穿上了綠色的裙子。」5 m, J# }" V* h
「等等啊,你得先脫衣服。」
4 W9 g. H9 ]. ]1 L1 {8 J5 y此時我覺得對方應該是網路變態。「哦?」
, m  O8 o7 q, O# R「你要先脫衣服,然後穿上馬甲,然後還要拉緊,外面才能穿禮服。」
* g# K" ^" l2 u5 e0 _) j- U1 T' c「哦!」恍然大悟。8 R3 y2 C( t/ ^( w

9 K9 v* O( L$ c& o& [: y; p
4 W" }" X: P% W2 M3 K
此時我的飛機要飛了,就跟對方請了假。
) z% M3 ~* _( f% k2 _4 u) ^$ m
) ?8 ~9 B6 [- x7 W
---------
) u5 _9 Y1 L& j7 r/ J6 i$ Y- m* X但是本篇故事和小樂茉莉參加舞會完全不相干。9 k; l* h2 \3 H4 T& e( x- ^) _+ C' P

( t! `, z( w4 J% n7 U4 ^
, T* h  r& f3 X  @8 p0 L/ V
2 X' o! t4 l6 Q' I% i

" q+ K( \. c" }. G' d9 B/ t, @7 ?後來我沒事就會上去看看別人在玩什麼,掛著線就有可能被陌生人找玩RP。根據我的觀察,會玩RP的似乎都是小朋友,當我在某個討論串看到他們說自己十歲十一歲,正在上幾年級時,覺得有點驚恐!; r0 U, ?/ M& D# f9 w: V# f; `. u
於是你可能被小丑魚尼莫在海裡游著撞上,加入寶可夢軍團,在殭屍占領世界的末世奮力生存,和其他的卡通反派大亂鬥討論萬聖節要玩什麼梗,變成狼人,在海灘遇到美人魚,遇到Taylor Swift,被某人要求綁架她,還有放著茉莉頭像就一直遇到阿拉丁....: v( @6 w. L9 i, K3 J
有些故事其實我也不太能進入狀況(例如殭屍...)。交手過幾個RPer,也覺得要遇到有趣的對手(對方也要一樣享受故事)並不容易,有些人會直接限定希望找十八歲以上的對手。
, c- \2 o% C: V+ a: U$ P! R; B7 d6 i這種模組的好處是大家不太會過問對方的個人資料,聊起來還蠻輕鬆,雖然玩到某個程度還是會好奇對方的性別/年紀/國籍等等。(國籍可以從對方上線的時區來猜測)
7 J4 k5 M4 ]( i- O( g8 g# |, c7 K, X5 a3 {0 ]% D
5 o8 @3 m& n6 w. ]8 D/ A
這篇要貼的是其中一個故事。當時我問她(我覺得對方應該是女的)要不要玩兩個角色都女的,她說好,我說可能會有感情戲,她也說好,然後問我有沒有現有的故事背景和主角簡介。我想了想就把之前寫的某小說的背景和角色跟她說了,她沒特別想選的角色,也讓我先挑,我想說她這麼隨性大概也玩不出什麼,但隨著故事發展,我覺得她演繹的角色和情節比我當初寫的版本有趣,於是想翻譯放上來。% D; m8 c2 F9 V
1 E' U: U; L/ g/ k- w7 q* V
. a+ p. \8 U8 x1 y* s! ^
但因為這遊戲還在進行中,不一定會一直玩下去,可能我自己沒梗或她不想玩了,那就....隨緣了。
* [- e$ _' d$ ], j5 l: |3 \7 J9 {* I3 V: k1 ]7 e, I0 G
' W! \0 u! L: V7 O

8 i$ T) E+ T. d8 ?, |
0 o2 z. y+ M/ T% a  T( l2 N' X
廣告贊助
發表於 2017-11-8 20:42:24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7-11-8 22:11:1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QElsa 於 2017-11-9 23:18 編輯 2 c4 l; L6 ~3 I+ }2 k2 d/ U
- o1 Z. J3 x, i- E$ _2 ?
A 17歲,J 24歲。
3 S% {% ~, F& g+ `8 ?! C
, ^) Z0 `4 v* }1 p& Q
/ f6 w  M) ?& ?  N  H4 ~
(1)

; J* V9 p  ~6 e/ T" l  q/ _
- `, i1 F# v# H9 H) [& y9 V* V
0 D' n; ]- a. |% i, L: F
這晚,E邀請J出去喝一杯。E是個法國來的吉普賽人,但認識她這麼久了,J還是不知道她為啥來這國家。% G8 u/ H& L( P- L. Q2 K
「你乾涸了,我看得出來。」E取笑她:「在某個方面。」
5 G2 }$ @& I! W2 e1 @- x4 U「閉嘴。」J坐在角落桌,覺得今天真是累斃了。
( H' z+ S) X& r9 N「最近有遇到新妹子嗎?」E啜飲啤酒。
( J. z2 d, T0 w/ T「沒啥興趣。」J開始玩她手機上的猜數字遊戲,忽略她好友的囉嗦。6 d* L4 \, I2 j# u# K% `- q% ^
% E- G& o: t, M+ p
, w/ z' k; {  _+ J: \
A對她家中剛發生的爭執簡直氣炸了。她和她姊姊們吵架,這事一時半刻不會解決,於是她想不如來找點樂子。不如來探索自己的性向?
  t0 K7 |& L4 f/ E3 z她偷了大姊的身分證,稍晚爬出了窗戶。和這麼多姊姊住在一起,教會她如何抓住別人的注意力,於是她弄捲了蓬鬆的紅髮,穿了一件稍嫌暴露的紫色無袖上衣,配上能襯托出她身材的黑皮褲和高跟鞋。她來到酒吧,高調風騷的走進去,簡直像個模特兒。她坐在吧台,向酒保說:「馬丁尼,加橄欖。」(註: Martini. Extra dirty. 我不確定怎麼翻比較好)8 m( m1 I7 O6 h  ~
' C" `/ \5 K3 c7 W0 T0 R& w
0 ?/ P2 G, @$ d* R- v
「噗嘶,有辣妹!」E在桌下踢了J的腳。J抬頭看,只見一個紅髮妹子像個巨星一樣走進來,當然,是在那妹子天真的想像中。( U/ M" [% v, p* z
「嗯哼。」J簡短回答。直覺告訴她這妹子不可隨便招惹。她穿了昂貴的服飾,走路的樣子就像個(bitch),喔不,是公主,J寧願玩一千次猜數字,也不想搞上這紅髮少女。% R5 p- ~* ]: [4 s  S
「她未成年啊。」J說。1 D+ Z0 {" y4 K% t7 `
「你當然知道她未成年。」E調侃她:「看看那些飢渴的大嬸,你不去拯救這無辜的少女嗎?超級英雄。」
6 @: y; [$ G% _$ Q- A! |# |$ q「不了,謝謝。」J把注意力拉回手機遊戲。* K" h5 @% Q' H% K

1 W! h1 y  \, z( L$ N6 k' K7 q
; W8 m+ T0 }! `  y+ g' N
A往酒吧裡看了一圈,發現角落裡的人在嚼舌根。她開心的啜飲一口用假身分證騙來的酒。然後她驚為天人的發現那個玩手機的女人好正。但那女人看起來只想玩手機,這有些惱人,於是她想,從她旁邊那個黑捲髮深色肌膚穿紫裙子的女人下手應該會容易一點。她走向E,「嗨,整個屋子裡我無法不注意到你。」
$ q) ~" F4 {- c) V# @' M# X2 m% j$ u$ N8 I% a
) Q* ?$ j& A4 g5 _+ O& n" u4 q
兩人都被A嚇了一跳。「嗨~~正妹,很高興認識你啊,我是E。」E伸出手和她握手,故意顯得很客套。
# p, g' t( v' F, p. KJ仔細打量了A,這妹子從近處看比遠處還正。就她了解,E從男人身上賺錢,而且應該是異性戀,所以她被搭訕這件事實在太好笑了,足夠充當很久的笑料。J只是在邊上微笑看戲。5 W7 H- k) D6 }, _

% @8 L! L7 k$ Z# |7 ^
8 b8 ^2 E" u, k
A伸手和E相握,笑容燦爛:「我叫A,很高興認識你。」但此刻她心裡像死了一般。自信如她,竟開始後悔偷溜出門的決定。她想她不可能和不愛的人上床的。
  Y0 X1 G3 p9 \7 p所以她嘆了口氣,回吧台坐下。「酒保,再給我一杯。」
& R9 M8 K; K: e( o7 k1 x" M* _7 \6 b& W
9 C# P7 ]% ]2 c' k6 n& h) w& W
A就這麼跑了,J和E都感覺傻眼。1 l  U: i: _) K2 U" Z9 }- ^
「你嚇跑了她吧!」他們同時說。8 Y. X/ W$ U/ j9 H# b, {
「她看起來不太好,你不去安慰她嗎?」E說。% a5 w: N9 Y3 O) F1 L$ Q; u
「我不擅長這個。」J說。9 w3 N4 x# N5 k; }2 e' \% R% w
「她在哭呢,你的小女孩在哭呢。」E繼續說。  Q$ u5 g2 s! e, N2 ]$ R
「讓她哭啊。」J打了呵欠,從遠處看著A在吧檯的背影。
+ u) r  t" H" [5 w/ s「英雄,至少你帶她去個安全點的地方吧,看看你周圍這些飢渴的大嬸們。」E堅持。
7 \/ L! L: W/ l4 Y「她剛不是為你而來嗎,你去啊。」. w, S1 n, g* `
「我不是拉,而且我英文破。」  ^. i' |1 X; j% [8 p4 a
「她未成年。」
) J0 @$ \: l) g「你怕被未成年拒絕啊?」
; @1 ~4 D: v5 p" Z- }3 O3 R「當然不是!」因為愚蠢的自尊,J站了起來:「好啦,我去!」( g! a, D( f" V9 d
她抓梳了自己的黑長髮,整整衣服,慢慢走過去。今天要上班,她只穿了尋常的上班服裝,但貝殼狀的金耳環總是能襯托她蜜糖色的肌膚和琥珀色的大眼。她知道這種東方風情最吸引人了。
: n- k# M. L+ C「嘿,迷路了嗎?小羊羔。」她問A。
' J* r- S! x# M( T; @- u$ h: B: @9 @
/ U' I: L  y& p8 b/ U& z
A聽見說話,很快的抹去眼淚,回頭說:「呃哼,你認真的嗎?小羊羔!?這他喵的什麼意思?」, h+ ?/ ^$ @8 N; e
她回頭咳了幾聲,因為她已經喝了超過六杯酒,並且過度思考她的家庭和她尋愛的挫敗。( S" _% J/ c- O

1 {% G* U( g6 ~. w+ `% {# O* u. u
4 k3 }+ [. l6 T& c+ Y& J
「噢,小羊羔生氣了呢。」J假裝沒看見她的眼淚,因為她感覺A就是個愛逞強的人。「孩子,你來這裡做什麼?」她試著隱藏她的嘲諷之意。" [; K2 ?' N: ?: _

  E8 Y6 b; T4 x+ g% j( [" C( R7 R% C
* K' {( O* F2 Y% ]5 w' @
「首先,我不是小孩。第二,你到底什麼意思,你幹嘛不滾回去玩你的手機,既然很清楚地那是你唯一會做的事。」A翻了白眼,身為大得不知所謂的家庭中最年幼的孩子,她實在厭倦了被當成嬰兒看待。9 z" S, |6 ~& z

; X# j& A1 g* D8 y
  C8 I2 i) P7 t+ r+ t
「好好好,抱歉,我重說一次。」J不算太白目的人,也基本有勇氣承認錯誤。「A,如果我有榮幸的話,我希望能讓您的心情好一點。」她在A旁邊坐下來,試著把A當作成年人看待:「我是J,很高興認識你。」
- m1 ~7 o/ f0 u. P( H( S$ U- @
- r2 s6 P0 i2 E5 V  Z  p# i
" }: l: G" {+ z8 W0 F7 s
A因為J突然的態度轉變而微微臉紅,她微笑:「我也很高興認識你。」5 H* f* O% S# F. r  M4 ]3 L
; D; t0 P: h! F
+ `% n6 U: f5 u) ~
「還想多喝一杯嗎?或者我想你已經攝取太多酒精了。」J收回她本來想說的「以你的年紀來說喝太多了」,但她還是伸出手去摸了一下A的頭髮:「想跟我聊聊嗎?你可以改喝個奶昔,或者檸檬汁。」
( v1 L: R% T2 r: b
5 X& @  j0 W* W6 P3 N5 O
9 M' ^) M7 I' a. b7 M
A慢慢把頭歪向一邊,這讓她感覺不舒服,但還算不錯吧?她不知道該做何感想。「嗯,薑味汽水還不錯。」
! F& h1 Z7 `8 N" J+ x3 D4 B9 s
2 G- d8 d/ w" f' S: t8 M
& w# T! f% I, e# T9 x% B6 o) e$ s
「青少年的好選擇!」J吞回了這句話。A的頭髮和眼神都跟兔毛一樣軟,她想扮演一個堅強的成年人,但她看起來就像十歲孩子哭喊要糖吃。J在心裡嘲笑她,但話說得很正經:「我們也能去麥當勞喝這個,有甜甜圈能配。」/ k, T) q5 ~! p, @

$ Z3 ?' A, y9 t, R( E' B
9 W0 o/ t9 m! F7 u! v
A推開J的手臂,噗的呼氣抱怨:「我不是來這裡被當三歲小孩對待的。所以不我不想吃麥當勞而且我它喵的很肯定我不想吃甜甜圈!像你這種成年人當然可以給我亂下一些幼稚的註解!」A知道她或許過度反應了,但她只是不想被看作需要被照顧的一方。
+ F. u3 b! N1 ]/ v) e/ l0 h: Z* Q9 Q, w) Y4 |5 U3 H
1 g% @! q! n: h, B
J看著她幾秒,開始笑了起來。這女孩因為這原因生氣的樣子真可愛。「好,沒麥當勞,沒糖果,喔抱歉,我的意思是沒甜甜圈。」她向酒保揚手:「薑汁汽水,還要一杯氣泡水。」3 b- K6 s2 n( e
- o, q/ t. g2 y1 k) ^0 S/ x0 r' O

# l& g! d5 z. ~( [A見到她笑之後自己也笑了。「謝謝你沒幫我張羅甜點啊。但你為什麼不喝酒呢?這是間酒吧不是嗎?」A好奇的表情看起來就像一隻困惑的小狗。
0 I! l8 ^7 t+ G  A) v
+ B( `3 c! a8 Z2 @

% p: W* _8 N& ?# v0 l+ ]0 x, B, uJ笑著把薑汁汽水遞給她:「水是給我的。」她眨眨眼:「老實說,我超不會喝酒,這大概跟我故鄉禁酒有關,在你這年紀我沒機會練習。」" ?  F7 {' w8 L) o7 _* I
+ e+ N7 U; b3 Q  e2 D4 R( `

" b# U" q. ^6 {! q. ~. E  q- kA大口喝下薑汁汽水,框噹一聲把杯子放回吧台上,擦擦自己唇膏上的殘汁。「嗯,聽起來好嚴格喔。應該說恐怖了。你從哪來的?」) [  ~( m4 G( S+ P

0 Z2 i7 [$ N: \- v# V& w3 ]

- J: l: c, h- h5 @- \4 ]J被A模仿西部牛仔牛飲啤酒的樣子逗樂了,她止不住笑。然後她伸手抹去A唇上沒抹乾淨的汙漬:「你們國家最大的假想敵政權。」# t0 ~5 a9 D. H
- ~% ^6 O- ], ?
2 z* o8 a5 W4 R: D: A3 b
J抹去汙漬時,A臉紅得像番茄,簡直就像她創造了一個新顏色。「對喔,好棒。」她挖苦的說。6 i8 z8 z) @" J+ L0 {2 F8 u) R% P
2 ?1 g! R2 }; D: S$ U! s
2 k0 e5 a" [/ x7 o$ |, `3 z, c
「你都喝完了嗎?不渴了吧?」J站起來買了所有酒水的單,沒錯過A短暫的害羞表情。她覺得A是時候離開這成人酒吧了。「裡面空氣不好,要不要到外面走走?」她抓了背包,轉身給了E一個「回頭見」的眼神。6 f9 t* _  U! h% _4 e8 @
) m4 D' P' C, U

( q; W8 L8 E  ^4 R% cA站起來,很快用手勾住J的手臂:「抱歉但酒精和高跟鞋組成一個地獄組合所以你必須幫我領路了啊女士哈哈哈...」她醉得無法克制對自己的爛笑話發笑。7 u) v% J% Z1 b2 t

# S2 {4 G: t# g9 |, l4 `4 s

! a0 ?. a6 j; i# l; H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23:18:30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妳知道嗎?現在創建群組後,不用滿20個成員也可以發表文章了喔!
(2). W, e- F1 G3 n; K* Y
* R( g$ T9 D9 {( s* Z

2 W  J# X! M8 d3 S1 q3 q! {6 V如果這女孩是她妹的話,J應該會念她念到死,但反正她只是個陌生人就隨她去。現在最糟的就是,A變成她的一個麻煩了。
2 s$ v! J- Q- ~7 P" B3 ~. T& b「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她攙扶A的腰,慢慢走出酒吧。/ v5 o( `+ m( i$ T

( V* C; C7 F) E2 @& Y

6 z, o8 Z5 S: {0 a) y- P8 T' J% xA陷入恐慌:「不行!你不可以送我回家。拜託拜託帶我去哪都好就是別送我回家。我發誓我絕不給你惹麻煩。」) [: X' J! Z4 h+ p  z" |( {5 ]
她開始哭泣。
0 K. K  U1 \) B( B. Y* ^) ?3 f9 o5 m* S$ B
( b6 _$ p+ g8 t, @$ x* h
「嬰兒哭啦。」J喃喃抱怨。「所以?去我家?我們可以搭地鐵,或者,好吧,搭計程車。」她有點粗魯的抹去A的眼淚。「你知道你不能對每個陌生人都這麼說吧?」7 j* w( z/ O; C4 z

2 G- P  a2 b4 f. Z
3 W) G4 z" C1 x1 S
「耶伊伊伊伊計程車好耶!我從來沒搭過計程車唷!好啦媽我知道我相信你而且我不是只有12歲,我知道我在幹嘛。我正在實習如何成為一個成年人。」
. V2 b0 x  d* L6 k: @  X這天實在有點冷,A沒穿任何外套,所以她開始打顫。她把頭靠在J的肩膀上,抓她的手臂抓得更緊了。4 J: |% g2 O3 }! E* Y

! V% P, v6 y+ g  X" R* Z
+ T# k, s4 O7 ^2 P  y* k8 U0 ^
「從來沒搭過計程車???????」J感到驚訝。她自己出生在一個富裕的波斯家庭,但她來這裡好幾年了,總是和中產階級或無產階級廝混,例如E。計程車已經是個相對昂貴的選擇了。$ P: y! [. U0 p% h
「你真是個公主啊,公主殿下。」她邊說邊試著攔計程車。她脫掉她的長外套,小心的把公主包起來。
  G2 d0 R+ S% ~- }- w沒幾秒她就覺得快冷死了。; }2 e& G" B: j, S$ C. d$ }
出生於相對溫暖的地區,她向來不耐寒。於是她只好攬住那個像發潑屁孩一樣扭動的A取暖。- w  h! c9 c; d  k# ~6 i6 @

% u4 I% A. v- k( B/ _, |9 g( ]3 s( a) l

0 k. Z, D! k* }* O% U. |A也覺得驚訝,她從不知道身邊有誰搭過計程車。她爸的助理總是會開專車接送她,或她某個姊姊臨時要強迫她出席什麼場合的時候也會載她。「我才不是公主!!但是A公主聽起來還蠻炫的,你不覺得嗎?」
6 S. s! o: f0 A  a5 n# U( e她湊近J,確保J的外套有蓋住兩人,她不想從J的慷慨上佔便宜。
; P1 k0 [# b2 {! c, h. D5 A" g
& W8 a! u7 e0 v" X% |6 K
' w5 j  E6 j8 T$ L* f
J攬著她笑:「看,我們像兩個孤兒在寒風中顫抖。」終於有計程車停了,這車看來還算簇新乾淨,沒虧待公主。+ V) Q' ]4 o9 ]% Q7 P! g1 n
「上車。」她輕推A的背進後座。「向您展現一個全新的世界,它搭~~計程車。」
9 J. X/ b0 m5 ]! M+ V6 H0 k; _4 Y8 v/ b+ q! l! N/ b
# m% n1 ?* Q  A. T! U
「我不覺得孤兒會喜歡這個笑話,而且這才不是馬車,我猜它會變成馬車吧。」A鑽進後座,馬上開始和司機攀談,閒聊他的工作和生活經驗。0 a: z) [- f5 b1 I3 j# G
她跟誰都能聊,因為她家全天候都鬧哄哄的。只有牆壁知道她的秘密。
1 ~$ Q. E) y6 x' k+ d* J) H  z/ s: m/ |

' ?. U) g3 [; z) T+ FJ聽著他們對話來觀察她,只偶爾插個話。剛剛還吵著南瓜馬車的小女孩,現在高談闊論全球經濟和現代奴隸。司機看來聊得挺開心,A肯定受過良好的教育,她談吐流暢還有幽默感。# p( U7 }6 r  x. t; R+ P
「小政客。」J慵懶的躺在椅背上,摸了下A的頭髮,緩慢的眨眼。2 Z' t. T7 ?0 B' ]$ N6 I! ?7 T

/ Z- S6 h. t( @

" _8 R0 A/ X; x# u1 N# X8 WA感覺J摸了她頭髮,馬上拍掉她的手,生氣的低聲說:「你介意稍停嗎,我正在談話呢。」
# m, t* V8 [$ m6 @+ T如果有件事是她害怕的,那大概是調情吧。她目睹過的調情,就是學校裡那些低俗的男孩如何接近她的朋友,或者她姊如何搞上那個水電工--差別在於那次他們的對話不多。
" T/ V' D& d% |( [, U$ D' j5 G# d) c, W

2 j4 ~2 y3 \; Y7 }- C9 t% _5 c8 `「哇嗚,愛生氣鬼。」J又笑了。「你知道嗎,如果你是波斯人啊,你的名字會叫Azar。」她躺回椅背,看著這潑辣的女孩發作,就像懶獅看著生氣的小貓揮舞爪子。「需要我解釋一下嗎?」) h& \. V# n* ?+ r6 j* I8 n
3 d9 M- v5 ?' `, C

( e7 h/ _$ M) \/ i  b「要,這名字什麼意思?」A看著J在車上如此放鬆,彷彿她每次都是這樣把到妹的。不過這都只是她的假想吧?2 n2 z) Y! l8 C/ [! t' a
% G5 I; y5 {2 K- q0 r0 N

9 j/ f7 N9 p5 a7 D, O6 r, W7 V「波斯曆九月,當然這不是原因。」J又摸了一次A的頭髮:「這個字也是緋紅色,精力充沛,有決心的,強勢的,....」她咧嘴笑:「其他的部分等它實現了我再告訴你。」
& D- T% X! k8 _1 g3 g2 U. l5 y+ h6 T! n2 B& @0 \1 ?

3 E& \; b) F+ }5 H6 X6 L5 u" K: TA第一次聽到這麼多稱讚,忍不住微笑了。「謝謝。但我一點都不強勢,真的。我都只在心裡想,沒勇氣付諸行動,尤其是面對我的家人的時候。我每次都想再進一步,但他們每次都壓制了我。現在想起這事,啊真是感傷。」她嘆口氣,低頭穿過她的雙臂看著地上。就算說了,她的姊姊們也不會敞開心胸,她根本無法改變現狀。
4 X6 B( D8 T( x  r9 v* i( v' v: p5 d
) F2 v* U) V, i( j! R& a( L
( y/ c" b" X+ Y: G* B' `9 h, t: K
J暗笑,她原本打算拿名字來嘲笑A,結果A以為那是個單純的稱讚。她伸手順順A的背:「青少年有時候會遇到這些問題的,就像...和父母起衝突啦,翹家找男朋友啦,翹課啦....你們想要獨立,但時機還沒成熟。」她試著看起來和藹可親一點:「你們都吵些什麼?」
: l$ i  L) H! V/ F. b8 }) ^6 ^; Y% a

- J) g& U) n8 {, m8 b3 F「嗯....給你個提示,最主要的衝突點就是我不會翹家去找朋友!」說完這話,她微嘟嘴死盯著J的眼睛。
: ?8 m" h( U: g( G: |% a" V! W6 G3 p# m9 E. y4 ^; v1 B

5 G- b& z" k( ], l" YJ止不住笑了。她真喜歡這氣嘟嘟的臉,差點就要伸手去捏。然後她想起自己也曾經歷過類似的事,但最後迎來一個悲慘的結局。不過她不打算和這青少年分享她的故事。她輕嘆口氣,略嫌霸道的攬過A的頭靠在自己身上:「你知道嗎,在中世紀像我們這種人會被當成女巫燒死。」
# J, N4 p, z  a; a  A6 r0 i8 u9 l: {. R3 ?, z

  I* m# n( V, N7 }( P3 ?2 j7 oA慢慢伸手臂環著J的腰,而當她一這麼做,她就把她抱得更緊,感覺很安心。也許是因為她沒有媽媽,姊姊也做得很糟,年紀較大的J剛好填上一個撫慰人心的母親角色。
5 {$ m, l- e! n! k: J「還好我們沒活在中世紀呢。但在現代社會,有些地方對我們來說還是很危險。我都會追蹤這些新聞,但我那個當室友的姊姊監視得我要窒息了。」
; o. d% D4 w- B- w7 R
- U: E7 n$ m" w/ [

- ^' T7 v! Z/ i& h: r壞脾氣的女孩突然軟化,J也跟著軟化了。她環抱她,但嘴上還是調侃著:「要幫你唱個搖籃曲嗎?」
5 J9 \  l# ]1 [! [* s不,不該走溫馨路線的,她去酒吧通常是要釣妹子啊。「我不是保母啊。」她心裡想,苦笑著。: v" f" V% R' v9 D- D0 P

% R& w$ H3 p! S3 h2 B

6 ~" c* \: s) X& A. \「閉嘴。」A把手指放在J的嘴唇上,緩慢游移著,軟軟的說。「你毀了這一刻。」( S5 s$ J, n, O+ ?- k% _
她開始喜歡這女人了,雖然沒相處多少時間,但她變得很喜歡她,什麼叫做不跟陌生人上床的堅持,這不再困擾她了。
2 F7 A3 |& A' _' O" t. W6 {3 r- m# E
+ v+ C) A5 Z+ U+ ]
如果他們不是在計程車裡,A也不是未成年,J早就生吞活剝了她。「你真是折騰人啊。」她用氣音在A耳邊說。
8 Q% Y6 \1 E& T, ]$ Z1 I, ]/ Y然後她看著A青綠色的迷濛雙眼,克制體內的賀爾蒙。
+ Y; N5 u  B5 }$ v
& o$ S( x. b) I  b' i
7 u2 n7 Z" H9 Z8 S+ V: g# G9 t. W
A壞笑著,把J的頭髮撥到耳後,用氣音說了回去:「這正是我的計畫。」2 g7 K, O7 F( E/ k3 L' i% g# S  I. v1 Z
然後她看轉頭看計程車司機是否正從後照鏡偷看。5 s+ ?- `/ Q+ `1 h% y3 a; @# y

& n1 K/ ~( D! b+ y8 |
% R6 L. ~1 W5 ?
J覺得耳邊癢癢的,心裡更是。「你這狡猾的小狐狸。」她從大衣底下撫摸A的腰,拉她貼近一些。司機實在開得太慢了。8 Z) P% d5 ~# S

3 q3 U3 z  j# Y

; L4 Y% R+ x. f% {0 ~3 mJ的擁抱讓A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她盯著J的臉仔細打量,這輩子真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人。1 b7 u% o: P- Z! Q* f, ]
她的手放上J的大腿:「你家還有多遠?」
: E0 f$ h1 w5 ^) O$ Q/ f* X. O/ t  {7 b; h, _

) v, ]. Y. ]' S* t& W「快到了。」車子一到,她就迫不及待的帶A進了家門。她的公寓總是燈光昏暗,她關上門,轉頭看著A。
% Y" Q  d4 [& ]4 s! ?
! q' f& M1 X+ M3 U& `; s  k8 q! \2 g) T& i* Y

1 a% n) J3 l" F. e6 p) j2 @7 a+ _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0 23:15: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章之後會有些限制級場景,不喜勿入。2 {  q, A. s9 g1 ?; U) J4 f! B
  p2 _: g$ r/ ?' `! o# G- r

# H7 H% O( z2 L* M(3)
. d0 G# Q+ u0 m( M: o+ Z
/ z* c3 P  W% [; O/ r$ G

& @' x, w2 v7 R4 B  k( K( s6 @A在房子裡繞了一圈,尋找是否有沙發或椅子能坐,但她的高跟鞋勾到咖啡桌讓她跌倒了。2 z: H  m& ^4 q: b& l  V
「啊。你知道人類發明燈泡是有原因的。」
  u  ~6 H' k8 h9 j2 o# \$ l3 X, [. V+ F9 K4 G. c7 M% J

; s. D, x  d* qJ笑了,從冰箱抓了一瓶冰可樂拿去給她。「但這世界在黑暗中看起來美多了。」% t. l' z6 m9 B7 k
她在A旁邊坐下來,彎腰去解她的高跟鞋。「也許平底帆布鞋更適合你。」& L) z: _- V& N. q
& j- }6 m. ^. I
* K5 q+ c' @1 h, B0 \
A往後靠,一邊喝可樂一邊把腿擱在J的膝蓋上。
( ^- y" C8 ]$ S- h「可能吧?但我想在我還年輕的時候,穿上搖滾明星般的高跟鞋艷射全場。不過感謝你把我帶來你家了。」
7 t8 l6 i5 ]* ]9 y, q9 m她倚靠向J,翻身坐在她大腿上。「這裡舒服多了。」她軟語輕笑。
' ]0 f9 l# E0 }. W$ P* N* X
. E  S$ `. f. w( G

  I& Q$ |) ~3 eJ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像打鼓一樣。通常她現在就會開始對膝上的女孩又吸又舔,但她冷靜了幾秒,問:「你幾歲?別告訴我你還是個處女,這是你的第一次。」儘管知道處女情結是父權思想的產物,她還是有所顧慮。9 }& d$ p, [+ d+ W. J
2 w+ S- |+ b" r9 Z, l" z7 [* L
# {/ @  s9 e+ O3 ?
「我十七歲,但是我下個月就十八了。然後可悲的是我還是處女,這是我的第一次,就把它當作是我的生日禮物好了。我要先把你拆封。」她燦爛的微笑,把額頭靠在J的額頭上。# I. _& `# J8 t, V. \  r; c! A

6 R# z% I, t5 U/ k. l8 }0 G

1 o- T5 n7 |4 f2 J9 Z0 n1 X「是你要求的...」J感覺A的額頭像火燒,她的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她幾乎像要咬對方一樣親吻A的左耳和臉頰,收緊手臂,把手伸進衣服摸她的背。2 m* m8 A4 b8 c9 Q& j9 C
「我想要...告訴我你也是...」她深深吸了一口A頸畔的甜香。
+ o$ n8 ~+ u+ L: y
! g6 d# o6 j0 i1 y
3 O" }. f& i2 {8 t& ~8 E' e# ~3 E6 j6 A
A感覺J突然同時給她的身體這麼多刺激,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她吐出一個幾乎要昏厥的呻吟,手撫過J的肩膀、手臂、直到手心,和她的手指交纏在一起。# |) u. b# b- ^) D* a8 f
然後她把拇指貼在J的唇上,輕聲說:「現在,佔有我。」(Take me now)
) E" U2 a9 c. W! `' }' S. ^& J7 P" B0 q+ B: T
. K, g; E1 |7 m: Q: H
這女孩悅耳的聲音讓她瘋狂。J故意舔了她的拇指一會兒,直覺的轉了身,把她壓制在沙發上。她咬下A的上衣,看見她柔軟的肌膚與美麗的乳房,在微光中看起來更加誘人。8 ^+ T0 ^7 S9 W2 c
她像野獸一樣深呼吸,但用最舒適的方式撫摸它,並將一隻大腿伸到A的雙腿間輕推著。
4 W- E4 U; a  S+ p+ b5 L+ j3 ^% }! T
8 L; U7 O  M' D( Y
A的手指在J烏亮茂密的長髮裡游移,親吻也輕咬了她的唇。這是她的第一次,她並不很確定要做什麼別的。但她複製J做的事,脫去了她的上衣後,輕輕把手指貼在她胸口:「你的內衣好可愛唷。」她輕笑。
6 W) {) g. M9 |1 d) a3 O% ?4 b* ~6 h. }3 G* c0 t0 v2 Z! ]

9 s) I8 B+ ~: QJ的慾火暫時被這句點評中斷了。她獸性的雙眼冷靜了幾秒,再次重新審視眼前這個處女。
# A9 [5 o1 w4 |這女孩笑得有些害羞,就像天使一樣。每個孩子都曾經是天使吧,在某些事發生在他們身上以前。) v1 G! }4 _3 w" n
A讓她想起自己曾經天真無邪的樣子,還有她和前任女友之間青澀的性愛。% S. ~% B& Q" `
她心想,「我應該要更謹慎體貼,如果這是她的第一次,她應該要感覺像被一個愛人珍愛著。」$ X; i; I2 p# [- u
「沒你可愛。」她軟語回答,但也不忘調侃回去,以免A剛剛是在嘲笑她。# _4 p; G1 [) {  y
她把節奏放慢,回到A的嘴唇廝磨,愛撫她的長髮。
  u* Y; U5 B9 y0 t, i4 g4 G6 I. M2 K: [8 r9 v
/ \; ~$ H  `' H
A臉上泛起潮紅,雙手環住J的脖子。她注意到在她下了那句不知是否不合時宜的點評後,J變得很溫柔,但她喜歡此刻J對待她的態度。她覺得自己好像在演羅曼史電影,只不過把典型的異性戀組合中的男主角抽換掉,換成她一直嚮往著的:另一個女人。+ X! L7 p5 c0 X% G# {9 l
這個發現讓她更加自信,於是她拾起J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別慢下來。」
. k2 p: W" y$ e) i- a- x$ A+ n& l7 {
; K+ E. z# ^+ h) y9 Q
J給她一個微笑,往下移動去逗弄她的乳尖。接著把手伸到她背後,壓揉她的頸後根。# [6 ^2 b! h  l/ m  o7 g3 O
她可以等待對方的快感累積得夠多,再轉移到別的地方去。
' @" w2 U+ j4 \# F4 a3 t! ?% X- g. e' @0 {" C% b1 p

5 |1 u9 g% ?0 R" H3 [2 k1 `; [* |- Y

( x: H9 L! w( G4 ~( z, e: K(我想我們可以跳過剩下的細節,我不想被系統封鎖啊哈哈). I' Q' P6 ]9 w/ O
, u. L, v8 i$ n# C* s  o4 l
" {, t5 Y6 n; U) w. q
(系統會封鎖這個?)
* m$ l- W7 Q3 _0 @0 @5 {; M. Z+ l  _

; ^( ]. }  i- J  y(嗯...使用規章上有寫..)
' a& y% g5 ]' v2 N% T. @4 T
8 ^. M- a. @+ U  D: |* e

/ W; r6 C  E" e8 F/ e(...那我們從哪繼續?)
* u& {6 r$ }. R4 L2 `8 v
8 h0 K7 X8 ]" p- T  R( b; G! @6 m5 ]

; [- _/ n% P9 X(就緊接在他們做完這件事以後吧)9 y; o+ S3 @0 N1 A6 g
0 a/ d# w2 y& I7 a2 H
2 I* n$ l* R, _6 |: f
(好啊)
. _* p% n/ \7 `6 Y/ i5 Y' k- u+ H
! F  F, v4 t- f2 S
. I3 U+ t; ~2 G# p

( L% J6 V! I2 y
% ^7 W. M, ~3 n/ L( ?5 y( ?/ W
不知道過了多久以後,J激烈地喘著氣,全身像火在燒,汗流得像剛洗過澡。
* ~" |! P0 ^1 ^0 ~+ u  _9 [她躺在沙發上,想起他們根本還沒移動到臥室。
& i6 A* ]1 \/ Z" Q0 h「你到了嗎?....第四次了吧我猜?...」她吻了A的臉:「要再一次嗎,貪心的女孩。」
$ O- U0 j- y8 C/ v7 n7 ?6 h- j- e4 o6 y( R
: q& x' _# [5 k9 w- m, f
A邊笑邊躺下,整個癱軟在J身上。真是太累了,他們搞了快一整晚。4 I7 D' p2 ~) `* c9 ^3 V
「不用了,我已經過度滿足了。我現在明白為什麼他們要說這是『運動』了。不過,我知道下次我們見面時,我該怎麼做囉!」她把臉貼在J的胸口微笑。( L! Q9 c7 i, e2 u

+ z  _  Y0 ]6 |3 X
4 l+ N$ J$ x" a# |$ N& j/ z# H& d
J抱著她,安撫似地順著她的頭髮。「很好,你終於吃飽啦。我都覺得我老了。」她吻了A的頭頂,問:「你現在需要洗個澡還是?至少要睡的話我們移到臥室去吧?」* B. T4 H$ t2 X' j
8 y! J9 a5 J" b' \5 l  e- n; H
6 p) {: `2 ^7 y" r4 [
A很快地坐起身。「你真的老啦。再過幾年重力就不會是你的好朋友了。」她戲謔地笑著向她吐舌頭。
6 |5 a# c$ z" d/ e「另外,是的,我現在想沖個澡,但沒邀請你加入。」5 l! S* O: {' G  E" X, G! j
她馬上站起來,飛奔到走廊盡頭的浴室,跑進去鎖了門。
+ d2 {+ z4 j0 _  A
2 G9 k. ^( n* C2 s; D
4 D" S% w# p# @5 O# X% p
A跑得太快了,J根本來不及反應,只好自己碎嘴:「真是個王八蛋。」
6 N# }% s. o% i: q* W5 k/ Y8 e她站起來走去另一間浴室,很快沖了個澡。當她穿著女用睡衣走出來時,A還在浴室裡。! S$ Y9 i; c! H3 H- y* ^3 G/ G
「小屁孩,我猜你忘記拿換洗衣物了吧?」她敲門。
& K$ q9 C5 |- q8 t, b2 s3 P) S% V5 B9 x3 P9 O. `. K% x) Z

0 G6 m7 E7 r; v3 r% rA洗澡時太專注在高歌上,完全沒聽見J在說話。她對洗澡有超乎常人的熱愛,基本上她就是喜歡水在身上的感覺。而且洗澡時她不會被姊姊們打擾,能享受她需要的隱私。
* u4 j( j/ V9 R: X
/ x3 d% Z1 }, u% L9 _. S% G
/ m5 ]+ N; ]; ^" f9 n3 G
「你不回答的話我要破門而入囉。」J當然有浴室門的鑰匙,但她現在對另一場可能的浴室性愛真有點後繼乏力。
# D# \6 @6 O" Q/ A' K6 t* A她把睡衣放在浴室門前的地板上,回到她甜蜜溫馨的房間,躺倒在床上。
6 p( {/ Y# C& H- K' ?( O
% g7 b. m' m5 d$ ~5 {& `

2 ^- r' c  N4 V" @( c: N4 uA關了水龍頭,從J浴室的棚架上拉了一條乾淨的毛巾。她打開門看著地板上的睡衣微笑,這個主人好貼心。她很快的擦乾自己,全身都抹上乳液,換好睡衣。* v/ T* P; B( F6 I4 _  L- ?: o& \
她拿了一把梳子走進J的房間,坐在她床上開始梳頭。
2 i3 T* B) J, Q& ]6 ^, A$ }「想幫忙嗎?我梳不開所有的結,都是你弄亂的。你是動物!」她笑了。
, |. l8 l0 {! R0 u& n+ w7 r! r+ O" X" A
/ d" I6 V: c: Y2 j  m* J6 {
J坐起身:「我想是你自己搞的吧,小野獸。」她接了梳子幫忙。/ M; X) G" D- I, E; ?/ o/ x* i7 E
「你等等快睡吧,我有些睡眠障礙,如果我失眠別介意。」8 c9 y$ x0 G6 T# o! \# A
她在A的頸根嗅了嗅:「現在你聞起來像我。」* ?9 O) D1 j$ |# r0 P7 D1 `6 \% b

' p: i# }; ?3 h$ {0 _" B3 {  E! q0 y
6 i+ b2 _9 g4 t) y& P
A笑了:「對啊,我知道我現在聞起來像我阿嬤(祖母)哈哈。但我還是要正經跟你說一句,謝謝你今晚為我做的所有事。現在我整個人都是你的了!」3 s: K- M1 Q( @
她拿過梳子丟到一邊,壓到J身上胡亂親了一下,然後蹦上床。「現在我可以心滿意足的睡了。」0 B  m+ A. t% a4 e9 q( U
她把自己塞進被窩,拍打旁邊的床鋪十幾下,示意J過來給她抱抱。
; O( `% _0 o' r, p! a5 L+ D* o# p! k6 T) o' W8 K

# N+ R! B2 U! j「你已經吃完你的生日糖果,現在還要你阿嬤給你抱抱?」
' g! J' W) b0 J0 O5 wJ上床抱她,讓她躺在自己胸口,吁了口氣,拍了下A的臀部:「今晚真是累死人了。」
: W/ n1 u2 e' K* Y+ S
* r; ~! ?' P" j2 F
8 E+ E, N. i( ~5 F9 s
A原本想跟J聊聊天,但她實在太累了,沒多久就睡得跟豬一樣,還把口水滴在J的胸口。
" ?! S) k+ }# u( s, J
! A  ^( B( i+ Q4 S4 d: V
: N* z1 ~( K6 n6 n! D
這女孩重得跟石頭一樣還會流口水,J也只能苦笑。
& A7 o) d6 T; `4 a( w" `天都快亮了,她才想起一件事。「嘿公主,你今晚沒回家真的沒問題嗎?」但她感覺A已經睡死,大概是不會回答了。! s9 f, n8 t4 I7 F4 ~/ W; H- g* S$ U
這是第一次她玩完一夜情連根手指都抬不起來,她暫時克服了睡眠障礙,很快也進入夢鄉。9 y1 ^; k6 K- M& @
  t7 K1 p6 D; 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QElsa 於 2017-11-15 20:08 編輯 # V9 S' b$ X7 Y. _2 h4 i1 b" ^

. Q* n! e6 u% P: |, i% R5 h
(18+注意)

, n2 I3 |! Q8 }/ b$ G9 @5 \  u3 _- q! a

: g  }( A. q* @
(4)
; ~2 v7 j! _+ a9 B  B! Z
0 y% p8 S0 P5 L
月落日升,已經是隔天早上七點了,陽光穿過J家的窗簾,曬醒了A。她緩慢的睜開眼,當她發現不在自己房間時,完全被嚇壞了。
她開始猛烈的搖晃J:「醒醒啊....呃我真是個白痴!我翹家出來玩,竟然沒在日出之前回家....我死定了!!」

" L1 F1 L, ~4 `' {! z9 ^
「......啥?」J幾乎撐不開眼皮。「喔,灰姑娘公主,你沒趕上午夜的宵禁。」
她打個呵欠伸了懶腰,「需要再跟你自我介紹一次嗎?」她手指纏著A的髮梢玩弄,懶懶的說。

4 i( g/ s9 z* C' D0 p
A用力的把她手指拉開。「我只穿了跑趴的衣服,我不能這樣回家!我爸應該已經去工作了,我姊姊們可能正要出門,但如果有誰恰巧沒出門呢?我該怎麼辦!你是個成年人,幫幫我~~~」A很擔心她家人會發現她昨晚在做什麼,尤其還是跟一個成年人混在一起。

4 l+ q; p) @  n$ n( I
J看著她恐慌的表情笑了。「別擔心啊,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她換個姿勢,摩娑A的腰取樂:「我說啊,我們先吃頓豐盛的早餐,然後去買些青少年會穿去上學的衣服...嗯抱歉,我不確定你們要不要穿制服?然後從容的到學校去。」
她又深了懶腰,打了另一個呵欠。「你需要我陪你去解釋?」
* A+ E( ^7 K7 R9 P+ u( e0 |
A瞪大眼睛,翻身坐到J身上:「你先發誓你不會跟他們說任何事!你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如果有人問你在幹嘛的,你就說你在我想去念的大學裡工作,就這樣!」她用手指戳J的臉,嚴肅的說:「聽到了嗎,聽到了嗎?很好!」
" L4 L' l# ?: ~
J聞言笑了,捏捏她的屁股:「幹嘛這麼緊張呢?這不是我的計畫。你看,你大概是來自有權有勢的好人家,上大學不用愁,你何必在半夜溜出來和未來的教授整夜談話呢?這不合理呀,聰明的小甜心。」她親吻並稍微吸吮了A的胸口:「我總是會有靈感的...」
/ K( T- Y$ Z8 g; _6 r
A的手指頂著J額頭將她頂開,「你隨時都要來一下嗎!?」她噘嘴:「在我們沒想出完善的計畫前,我不會離開你家,所以你最好快點有靈感,因為我在壓力下表現得不太好。」
+ |, V- {/ j# W
J親吻她噘起的嘴唇:「好啦,我會想辦法。我們先去吃早餐。」她把A抱離床上,開始穿自己的衣服。「你可以自己挑一件我的衣服,不過褲子可能會太長就是。」

# `, E$ |: j3 i0 S( _6 Y" m# c
「謝謝喔,我會把褲管摺起來,隨便一件牛仔褲就可以了。然後你早餐除了我之外還想吃什麼?」
她穿著薄裳站上咖啡桌,擺出撩人的姿勢:「J,我想要你像你其中一個法國女孩一樣勾引我。」她笑說:「你知道的,你本來對我沒興趣,但你現在怎麼都吃不飽。而且...你正在幫助我逃避懲罰。」

( D. J9 p! Q( T( n' x
「為啥啊?你說法文嗎?」J抓了一件普通的牛仔褲和T恤走向她,故意摸了她大腿:「淘氣的女孩,我的早餐排名第一的是這個,第二是三明治和紅茶。他們也有你要吃的奶昔和甜甜圈喔~如果你表現得好,還可以從服務生那裡拿到泰迪熊當獎品。」
對於如何交代昨晚,她已有了計畫,但她好奇A會怎麼處理。
( _" [! u+ Z/ W8 j( [
A蹬下咖啡桌,在J面前不避諱地脫下內衣換起衣服來。「為什麼你能吃健康的早餐,卻餵我的身體吃毒?奶昔和甜甜圈?認真的嗎?你是想讓我營養不良呢,還是你想要我增重個幾磅?你可以直接說呀,我的甜心。」她的語氣極度嬌媚。
; l& y1 E2 a& g$ R8 e' w
J直盯著她年輕美好的胴體,被她的勾引撩起了慾望。「因為你阿嬤喜歡小朋友胖嘟嘟的臉,」她的手指移到A的胸口:「或者在這裡多個幾磅也不錯。」她的身體在晨光中看起來美極了,她把她擁入懷中,低聲問:「你早餐想吃什麼?」
- j# x+ }5 K, e' y" @$ J
當J對她的酥胸給出評論時,A咯咯輕笑,然後她盯著J的和自己比較,嘆了口氣:「我希望我能跟你一樣豐滿.....嗯我也不知道早餐要吃什麼...三明治或歐姆蛋都可以。我不喜歡吃麥片,尤其是他們已經在牛奶裡面泡爛以後。」她吐舌頭作出噁心的表情。

; \7 \: l" m6 s* G& w, j- k' b
「十七歲以後它們還是會變大的,別擔心。而且也有人喜歡小胸部啊。」她一邊撫摸她一邊露出邪惡的笑。
「我知道附近有不錯的餐廳,我們可以穿好衣服,像剛結束徹夜學術對談的教授和上進的學生一樣走進去。還有,我也不喜歡麥片,我小時候早餐都吃飯、湯和一大堆水果。」
+ `3 x# V, N* Q+ w3 s
「是喔,學術討論呢。」她調侃:「另外別擔心,我會付還給你所有的錢,包括昨晚的酒水和早餐,別跟我爭論。嗯,你的早餐聽起來好好吃,這解釋了為何你在這年紀會有這副好身材。」她輕撫J的臉頰,因為那柔軟滑順的觸感而微笑。

0 ]+ l, T1 J+ ^$ @
J總是裝做自己勉強達成收支平衡,因為她是個長著中東臉的有色人種,這比較符合大眾期待。但她其實靠著搞軟體賺了好些錢,她根本就不需要額外找工作。
「孩子,讓我請你吧,我不習慣給青少年買單。」她把A抱到鏡子前:「現在你有五分鐘可以著裝,在我改變主意把它們脫掉以前。」
她隨意梳了梳頭,整好裝走到客廳去。
3 L$ n( I1 ]& t) D; T" W0 M
A輕笑,心想:「很高興知道我是第一個會付錢的青少年。」
然後她看著鏡中的自己,尖叫:「天啊,還好我把我頭髮染紅了,不然我看起來像任何學校裡的普妹一樣,或者更糟,像我的姊姊們。」
她不確定怎樣才會看起來更學術一點,所以她只是穿了T恤和牛仔褲,圍了一條在地上撿到的花俏腰帶,梳了個不太整齊但經典的包頭,就像她的老師每天都會梳的一樣。
# m; j( x, T$ O8 K& x8 J
「好了嗎?」J在客廳大聲問。她自己穿了輕便的服裝,因為她並不打算演出A的教授學生戲碼。但反正她現在還不想跟A解釋。
她從衣物櫃拿了最好的外套準備給A,心想這件黑袍大概會適合這個調皮的小巫婆。

" t) Y+ c) f' [( M( b  o" b6 p
A加快速度走出來:「好啦好啦,我可以出發了。我知道我看起來像睡了世紀長的午覺,但我覺得我打扮得很像大學生。我可以說我是學藝術的,因為他們看起來老是像嬉皮一樣。你不覺得嗎?」她燦爛的笑著。
4 {9 I* W" f5 a5 t7 P
J看著她的亂髮笑答:「我們是經歷了世紀長的某事沒錯。」她遞過大衣:「拿去,穿上。」在最後一刻她發現一條圍巾,於是取了掛在A的脖子上。
「但你看起來不像學藝術的學生。」她幫A把頭髮梳好一點。
1 n. B  l" Y# K6 ?& B% E
A故作姿態把圍巾甩在自己脖子上,驕傲地說:「我呸,你這沒文化的庸俗之人。」她大笑:「如果你問我,我覺得現在這就很像學藝術的了。」
+ g: m! \- b1 c0 l: W# R
「好喔。」J敷衍她,左臂環著她後腰往外走。「好棒,讚嘆,拍拍手。」

4 b2 X; H/ D0 F( R1 i$ ^9 P, t
A輕笑:「別取笑我。而且你最好把你的手從我身上移開。我們不想被人家誤會我們是一對或其他的關係,尤其我爸是個有名的政治人物。」她吻了J的臉頰:「不是針對你唷,夯尼。」
, Y. a5 j' Y: {$ H# w
J回吻她可愛細緻的臉頰。「放輕鬆,我們永遠不可能是一對。另外,你剛說誰是你爸?」她能感覺這女孩溫軟的身體在她懷裡扭動,如果不快點出門,她可能會反悔,回頭把她這身藝術系學生的行頭都脫掉。
+ N* w& U3 b- r7 r  u$ O6 H1 B4 J
A聞言,瞬間氣得臉都紅了,她站到門把前面,防止J從大門離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我們永遠不可能是一對?所以這真的只是一夜情?另外,我爸是川頓,你知道的那個保守的州長,所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是大大的不可以!但我相信在他內心深處知道,他說那些話只是為了符合民眾的期待。我想他還是會接受我本來的樣子。嗯不過這不是說我短期內打算要跟他出櫃了,但我的確很明確的跟他還有姊姊們說過LGBTQ社群應該要被世界接納。」
5 j$ t$ Z/ ?2 E7 A
「你有個好偉大的理想。」J捏了捏她的臉。「是啊這只是一夜情,你得到你想要的,我也得到我想要的。」
她想起自己的十七歲,那時她也像這個天真無畏的女孩一樣。
「喔,你爸是川頓,我真沒料到。」她隱藏她的驚訝:「這讓我們無法交往的理由更加充分。據我了解,他也不喜歡穆斯林和我的祖國。雖然我現在已不是穆斯林,但我猜我對他來說應該還是個危險份子吧?」
J沒告訴A的是,她的前任就是個部族首領的女兒,他們的關係從不被祝福,而且在對方的部族發現後,很快以悲劇收場。在那之後,她挺身而出為LGBTQ社群奔走,接著被她的政府威脅。這也是她人在這裡的原因。
% C0 s8 w+ r4 M( K: H5 ^- B
A強硬地抓著J的手:「你要告訴我你昨晚什麼感覺都沒有!?我能理解你習慣這種用完就丟的概念,但我無法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我爸可能對你的國家做過很多不公正的事,但這不代表他一定對人有刻板印象。你可能看起來像穆斯林,但外表對他來說不代表什麼。我們不需要成為公眾情侶,但我還是希望我生命中有你的存在。」
她嘆了口氣,放開J的手,慢慢脫掉外套和圍巾。「但我猜我反應過度了,我也理解你不想和我再有任何牽連。」她轉身思考自己該何去何從。
- [5 E# X. g# e* ~2 w' x: y% B, V
J嘆口氣,微笑:「你真可愛。」她走向她,將她擁到懷裡。「只是一晚,你就想著永遠。這是年輕人的天性,誰能批評呢?」她拍拍A的背:「但有多少人能真的實現?」
她吻了A的額頭:「我很享受和你共度的昨晚。通常我不會邀請女人到我家,在完事後我也會馬上離開。至少我們今早還一起起床了,這樣說你會好受一點嗎?」

, S" I6 t3 j4 O/ g3 K- y: j
A抱她抱得更緊了。然後她抬頭看她:「不是因為這是我們的天性...這單純是因為我陷入誘惑,給了你我的童貞,我不希望在日後回想時,只想起我把第一次給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人。你這麼說是讓我好受一點,但若要我完全釋懷,請讓我多陪你一天。」
她很快的脫去自己的上衣,手往J的私處摸去,輕聲說:「跟我說你不想要這個。」
她覺得如果自己並不是要進入一個認真關係的話,她應該表現得更像J。
$ t& D3 V5 D% X' v/ J, ^& o
聽見和看見A所做的事後,J吞嚥自己的口水,她被這個危險的女孩撩撥了。「就算我只是渴望你的肉體也沒關係?」她溫柔的把A推向牆壁,但狂熱地親吻與撫摸她。
「小公主,昨晚還滿意我的服務嗎?」她的手指伸向A的雙腿之間,期望聽見她的嬌吟。

9 y0 @# Z9 I& C
A的呼吸變得粗重,她緊攢住J的頭髮,正如J也如此對她。
「嗯,但現在換我服務你。」她說著,強硬地和J換了位置,將她的背壓在牆上,狂吻她的頸項和雙唇。
「但是當然,如果我們保持聯繫,現在這些和你能吃的大餐相比,僅是小菜一碟。」她緩緩後退,雙手滑落J的腰際壞笑著。
9 I; z- t+ Y$ f% Q
這既是威脅又是引誘,兩者J都不喜歡,她才不是看著釣鉤的蠢魚。
但她還是屈服了。「過來。」她低聲苦澀地說。
她開始欣賞這種危險的感覺,這能暫時從低潮中拯救她。這就像有憂鬱症的人會自殘,因為肉體的疼痛能暫時蓋過精神的折磨。
  ?/ g! d6 [0 |& d, P: r/ _% N
A因為J渴望性愛的光景而微笑。她心想,如果J不打算和她在一起,這將是他們之間的最後一次,她想把它做到最好。
她推著J走向他們的沙發讓她坐下,開始解她的衣服:「現在你只能看,不能動手。」她用更加性感的聲音說。

5 `% q/ u( j. l# ^. V" h
「你在折磨我,不如把我綁起來算了。」J盯著她,強烈的想把她衣服脫光。她有時也和一夜情對像玩遊戲,於是她只是耐心地乾坐著,急促地呼吸。「你真的只有17歲嗎?」她挖苦地問。
" k5 U. u, ^+ H1 C6 _1 F
A看到J眼裡的飢渴,於是她坐到J的腿上,手指在她背後刮搔。「我能扮演任何你希望的年齡......你這讓人心碎的傢伙。」她臉上掛著一抹天真無邪的微笑。

5 i, n, F! c; |8 b7 H5 K6 ~
「如果你沒有心的話,就不會心碎了。」她想觸摸A的臉、背、胸口、臀部、全身上下的肌膚,但她是個好玩家,她遵守規則。
8 ?8 Q# @3 ^, z% w; p2 H
「只要我的心還在跳動,我就會使用它。」A說著把臉貼向J的臉,在她耳畔持續地呼吸,雙手在J的衣服裡面滑移。「你將對我的性上癮。」
她絮語著,解開J的第一個扣子,然後突然扯開她的衣服,侵略性地揉捏她的雙峰。
, P( T; Z) l2 D* j: K. {
J被她的話觸動,心想:「她真是個狡猾的女孩。她完全知道如何控制我。」

# O! L. Z, B  |/ A
她覺得自己像獵物,這不是她在性關係中熟悉的角色,她喜歡像個國王或皇后主導一切。但A看來正要打開另一扇窗,在她發動攻勢時,J聽見自己急遽地吸氣。

8 |! Y' Z, Z2 R6 L0 u) ~; M
7 L* E; c" c% t/ G' a9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廣告刊登|行銷合作|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2GIRL女子拉拉學園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19 12:36 , Processed in 0.15903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