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814|回復: 6

[中篇小說] La Belle et La Bête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6-11-14 20:27: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網站小提醒:發文時請注意版規喔!避免被扣操行喔!
也可獨立的一個故事(坑)。
$ ~" ]& C" r. n% Q$ j1 }# Z

最近評價的會員

廣告贊助
發表於 2016-11-14 20:27:06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4 20:27:57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發文時請注意版規喔!避免被扣操行喔!
<CH.1>
- ?8 g6 K9 B; {6 X% ]1 E4 M4 U  b4 W' y

( E) L" I) I: |0 J( [8 c$ p8 r明亮,溫暖,微微刺痛,乾燥。
# `; s8 {9 T4 w' J( e「新鮮的麵包出爐!大特價!」「老闆,多切幾磅起司,對,可以。」「叮叮叮,叮叮叮。」「晚上來我家嗎?我們開一瓶紅酒...」「過兩天可能會下雨吧,我猜,我昨天傍晚看到紅色的雲。」「噹~~~噹~~~噹~~~」「嘩啦啦嘩啦啦...」
- a( {( f* N+ L0 `" Q% l/ E3 O* M空間像一塊蛋糕,被扭曲的刀切成一半,明亮溫暖微微刺痛乾燥的那一半,現在待在裡面很舒服。另一半一格一格的是廣場地上的陰影,紫色,藍色,淡藍色,一桶污水被潑到陰影上,伴隨著清爽的聲音,陰影突然奇蹟似地變得耀眼。那一半黑暗中,有星星的光芒,色彩不一的。現在被一雙沾了泥的皮靴踩破,星星在流動。! s! C. V& u7 ~

0 E* E9 B6 e7 G2 x. `& [

  R3 l7 ~0 T7 Y) B) d' W( [「阿拉丁迎娶了公主,從此兩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配著一張插畫,兩個人乘坐著魔毯。
$ Q8 g8 l, a( _2 Y; q0 K( M我從最後一頁開始讀故事書。事先知道結局讓我有安全感。明亮的陰影又有一雙帆布鞋踩過,我絕不會去設想陰影的故事。它們不像我手中的故事書,總是不會讓我失望。我怎麼會知道下一雙鞋是什麼?什麼時候星星會蒸發,陰影會完全沒入旁邊的陰影?我怎麼會知道往我的裙襬悄悄移過來的,是光明或黑暗的界線?8 v' A; M/ _; d1 H3 o3 L
我討厭不安,所以我總是先翻開書的最後一頁。* o* Q& N6 L: B. o0 z2 o
然後我就能慢慢猜想,阿拉丁是誰,公主是誰,他們之間會發生什麼事,才讓他們走向這個結局。
/ K0 R; {' t( @
& U  ^  _3 C  p8 ~$ l( G

, ]1 `9 S6 y, \幾沫水珠輕輕的濺到我的手臂上,從我這邊看過去,它們像金色的鑽石。水珠的微涼觸感提醒了我,我突然困惑得出神。阿拉丁有一張魔毯,魔毯會飛,阿拉丁能坐著魔毯飛翔,公主也可以。為什麼我不行呢?& _8 q( {3 ]! C' X1 @4 s9 \  H
為什麼我不是阿拉丁,不是公主,也不是魔毯?明明我坐在這兒閱讀他們的故事,的結局。2 ?$ v1 ]/ G. ]" V' D
為什麼我的手上有水珠?為什麼我不是我白襪子上的皺摺,也不是我手臂上的水珠?1 _) G3 C8 g# D; s* ?
為什麼水珠漸漸的消失,而「我」感覺著那丁點涼意,「我」卻還在這裡?8 s8 Q) Z4 h% ^& H! {% s
我的手指動了一下。我看著它動了一下,我也感覺它動了一下。那是一隻指甲有點凹損變形的大拇指,指甲是粉紅色還帶著白白的月牙彎。為什麼我不是我的手指?別人能看著它動了一下,卻無法叫它動這一下,也無法感覺它磨過紙面生澀惱人的觸感。那一下讓我起了雞皮疙瘩,只有我知道,我察覺,我承受。& C* Y6 N1 F, S$ S$ l
我剛剛擁有了一個祕密。在這個瞬間,只有我知道,我的手指刮過紙面,而且我的背脊好像爬過一條冰涼的蛇。
, F8 {; C- `. ~5 k如果我什麼都不說,這就是我一個人的秘密。
0 M( M  s2 {7 u6 ]! s1 q$ G等等,如果有人看見我,在這個水池邊,動了一下手指,也許我臉上出現什麼訊息,讓他們發現我起了雞皮疙瘩。這就不是秘密了。$ J$ X3 O1 U8 F4 f" a
我突然感覺不安。我不知道我和「它們」,這片溫暖的,明亮的,微微刺痛的,乾燥的,可以說是陽光吧,還有磨得光滑的廣場地磚,那些聲音,氣味,幾沫水珠,的界線在哪裡。
, }! W; Z, Z4 m9 Z+ M: j2 `! V水珠剛才還在,現在已經不在了。但我的手還在。
  e6 h9 K) `$ J, J「它們」是什麼呢?「我」是什麼呢?我所「思考」著的是什麼呢?那個秘密,是不是就像剛才跑過的斑紋貓一樣,雖然無聲無息,其實大家都知道呢?5 B8 l& O4 u) ^3 u& D0 p6 E5 y
或者,它根本就像教堂的鐘聲一樣昭然若揭呢?
; n8 n! `& f6 f8 u我在哪裡呢?我是誰呢?我該怎麼辦呢?
; _- h  D( z- s. Y9 k0 k
) K& N/ o$ }* V

! S& h0 i) ]3 s% i/ w「阿拉丁迎娶了公主,從此兩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 l3 N+ W! @' J* I0 N5 m7 z0 d2 V( S6 k1 |
/ [* v5 ~( N* x; I' g3 ]
我那隻有凹痕粉紅色指甲和淺色月牙的手指,把書往前翻一頁。就像阿拉丁和公主在前面的故事裡定義自己,我也期待我能在這些字裡面發現些什麼。
1 @7 B) s7 a  P: B! f* x2 J) t) |& S# J5 ]1 I8 l
+ Q( g6 ~  O# X! U9 \5 @: |
「蘇丹說,我決定取消公主十六歲就必須找一個王子結婚的規定。」
: N  R# T0 D" R; s" s( ]; A
/ d& Y# X- D6 h: h

4 k2 A! X( I  y# K4 W+ T蘇丹又是誰?為什麼他會說話?魔毯會不會說話呢?
4 C" K/ r" O7 Y7 r我繼續往下看,但是我的故事出現意外的轉折。( n- [/ [7 k; B. c
4 Q* I# p$ p( i
5 Q* D- |3 Y: M7 _, a
我的故事不見了。
' g; x2 N" F( \; [7 A1 d0 i  ]$ B一隻長著灰白鬍鬚黃色長牙的怪物,吃掉了我的故事。牠方型的眼睛看著兩邊,唇吻沾著濕濕的口水。
$ @5 Q* q% @+ B/ W7 D
' x# {$ A; @, T5 K( F8 v# N" I3 O; o

% a  w. M4 c, {我的故事不見了,就算我已經知道結局,但我再也不可能知道在接近結局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 L9 J$ b' W( V& I. `我以為待在故事裡面,和阿拉丁、公主、魔毯、蘇丹在一起,我就會很安全,但我的故事還是不見了。
5 R$ T' @6 M; z. r0 X& S
' q2 j- u- G0 U. z, S  Y' k
3 D+ @; r: G: n: J
突然我又重新強烈的感覺「我」的消失和存在。巨大的沮喪出現,我只能讓它出現,旁邊有人圍過來。常常在這種時候,旁邊都會突然圍過來很多人,他們就和我的沮喪一樣,都不是我能控制的,想來就來,說一些他們想說的話,然後慢慢離開。可是它們和我的大腦同時說話,我聽不清楚。
- {! }+ J; z' m9 ^- ^5 o! u& l4 F0 w' B- H4 F. b
& X/ b5 p5 ?/ p
等我又慢慢找回「我」的時候,我已經快走到我家門前。
# i. T% s; C0 P9 H# Q. ^( ?「真的很對不起。」
6 b+ g) f7 v( r, M, ]9 b( ~+ s我看到一雙沒穿鞋子也沒穿襪子的腳,旁邊還有四隻長了灰毛的腳。那是羊,我認得的,我家也有養羊,只是我現在才想起來。5 o9 u' a* N* \. K; M2 [
「嘿,真的,很對不起。」
1 l' _9 D' p" k, O- O$ _$ i2 R+ B沒穿鞋子的腳上出現一張臉,她的眼睛白色的部分在褐色的臉上很明顯。我沒看過長這樣的人,她長得像書上的公主。她蹲在地上抬頭看我,眼睛綠色的部分閃爍著陌生的光,暗紫色的裙襬蓋住她的腳背。她皺著眉。
; f: D' X9 B; c3 {1 B  h# O. Z2 I我想告訴她我已經不在意了,不,我仍然在意故事的開頭,但書被羊撕去幾頁的事,我已經不在意了。再說,她也不是羊,沒道理是她來道歉。
( U5 S% g5 s  n: Y1 b2 Q$ c" Z你回家吧。就這幾個字,我卻說不出口。你回家吧,你,回,家,吧,你,回家,吧。我的字還是我的字,它們卡在我的舌頭。
0 Z; ]. R, C* s6 f  ^. _' u我費盡力氣伸出手,爸爸總是教我,這個動作能表示友善。然後她笑了。4 M7 U, \5 L+ c2 x) E7 M

& _: l9 A/ C: ^" G)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4 20:28:42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妳知道嗎?現在創建群組後,不用滿20個成員也可以發表文章了喔!
<CH.2>( A" @) d3 T' O  m2 R
& a+ |) c, P; K; S0 Y
' A: o3 l0 E3 i
「你這個該下地獄一百萬次的賤婊子!」
, Q: ]3 b. x0 F) v  E/ a# _把這句話拋在腦後,Esmeralda飛也似的衝出家門,一隻髒破鞋凌空飛過她頭頂,落在前面的草地上。她回頭嘻嘻哈哈的大笑:「爸你丟歪囉!!再練練!」
- Z  ]6 j, U, W& v. o# }1 }「操你媽的祖宗十八代!」後面傳來爸爸踢翻椅子的聲音。+ K8 [" `6 U. r( {9 n

  Z. t: ?" M9 B* `+ ?

7 E+ S: s' O4 F. ]( o% m, F「Djali!」她跑到安全距離外,吹吹口哨,沒多久果然看到她的寵物--一隻灰山羊--屁顛顛地跑來,抖著短短的尾巴跟狗一樣。
# V/ f. r7 U1 F1 ~' U5 e9 M其他小孩都不知去哪玩了,她問Djali:「天還沒黑,今天你想去哪啊?哦~我知道,你說你想去鎮上玩對不對?可是他們說鎮上有很多討厭的人,什麼?你還是想去啊?那走吧,是你說要去的唷。」+ a0 m6 `! t0 A0 `8 H. ?

4 F9 O" Z7 p1 [

& Y% l$ V6 Y2 P. ]7 X那年她七歲,隨著親戚朋友的車隊剛搬來這個小鎮外荒僻的營地落腳,平常他們小孩是不怎麼到鎮上去的。營地旁是一大片墓地,再過去有溪流有小山有森林,雖然長輩常告誡他們別亂跑,但他們完全不把這當一回事。可惡,一眨眼大家都死去哪了,怎麼沒等她。
. U& Y( l  |9 k2 \5 h. {% Q
" @( |" f4 w; R, t: {: o
0 k/ ~7 M4 A3 a; q0 }0 A" N4 S
爸爸懂一點機械,平常幫人修各種吃油吃電的東西維生,例如車子或種田的機器,或者打些零工。叔叔他們從前也偷車來改裝了賣,在把鄰近區域都偷遍了之後就得搬家,到這裡來之後暫時就不做這生意了。可能是因為這樣,他們家近來收入不太好,爸爸心情也不太好,沒工作時就在家喝酒,看小孩不順眼時就拖來打一打。Esmeralda有兩個哥哥一個弟弟,通常被打的都是二哥,女兒未來都是別人的媳婦,只有在不小心掃到颱風尾時才會中招。6 [) |4 _& S: ?( L: G
那些男人晚上可能會喝到很晚,半夜在營地的空地上大呼小叫,唱歌撒尿,女人們被吵到受不了時,會在拖車裡往外對著那些瘋漢大吼,有時還會上演全武行。1 {5 R8 v) G4 f
不過他們總是很快就和好了。爸爸媽媽也會打架,真槍實彈流血流汗的打,但隔天又能看見爸爸親吻媽媽說他愛她。
: G/ C% v$ i$ |+ v& d5 R# o- ]5 v* J  ~% q( R. j% U# n
" ^" ^1 ?( U1 B% L5 q# `
Esmeralda沒上小學,他們營區的小孩也都不上學。沒有老師或人口普查的人員想進他們營區關心屆齡學童的問題,他們也樂得輕鬆。爸爸對哥哥們很嚴格,教他們修理機器,一帶出去打工就是一整天,做得不好就拳打腳踢,對她則幾乎完全放任。媽媽會教她做家事,但除此之外也不怎麼要求她,高興的話她可以睡到下午再起床。2 c4 r1 l7 O9 ?; P# O/ U( t
通常是沒事的,但這天爸爸提早回來,見她在沙發上睡懶覺,喝了酒就破口大罵,嚇得她逃之夭夭。
# K' o1 A/ t8 L5 Y7 J7 A9 i7 ^( d. o6 J5 D) U- Y9 I

1 A" t% v- C- T( X% m* ^& T) u一人一羊踩著午後的金色陽光往鎮上走,馬路邊開滿黃色的小花,Esmeralda心情大好,摘下一束花拿在手上甩著。
0 v" p" V( A: ^「如果羊也會唱歌就好了,你說是不是啊?Djali?」
" q9 a+ ?5 O0 z7 U「咩~~~」Djali發出像打嗝一樣的聲音回應她。( a! g7 I# F4 Y+ P  \0 W
Esmeralda哈哈大笑:「你唱歌好難聽喔!」她用花束輕打了Djali的頭,花瓣細碎地散落。7 d/ B5 U! V6 @

2 f; ~" ~' S5 D
, M: }) L. s3 O7 R/ B
進入市中心的範圍,人行道上鋪滿磨得光亮的石磚,曬得到陽光的部分赤腳踩起來有點燙,陰影下的就冰冰涼涼的。她抬頭看那些人,清一色是白人,她知道他們並不喜歡自己,她也不喜歡他們,通常雙方都是厭而遠之。7 e( O' a/ b. E6 l5 Q+ {% I
她撿石頭在轉角做記號以免迷路,不知不覺來到了市中心的圓環。那裡是徒步區,從圓環幅射出的狹窄街道還保存著因景觀政策而老得不能拆的房屋,歪歪斜斜的像喝醉酒。圓環正中心是個小小的噴水池,水霧在陽光下折射出一道模糊的彩虹。
1 ], T" ], ]" r) k5 r6 Z走了這麼遠,她實在渴極了,衝到池邊舀起水來喝。Djali也喝了水,一回神,牠已走到水池的另一邊去了。
' `, s) g& [, `. c" G8 a, O/ wEsmeralda跟過去,那裡坐了個白人小女孩,年紀似乎比自己小一些,穿著乾淨的米白上衣和道奇藍亞麻布裙,淺棕色的波浪捲髮繫著海軍藍的蝴蝶結,在陽光下蓬鬆柔軟像豐收季節的麥浪。她坐在池畔的低矮石欄上看書,渾然不覺市區嘈雜的干擾,包括老教堂的鐘聲、販子的叫賣聲、街頭藝人的吉他聲、池畔的水聲,專注凝靜得不像六七歲的孩子。/ }; h9 A* [* D4 J# e6 P
Esmeralda從前住的地方也是有白人小孩的,但就算住得近,他們也從不一起玩耍。那些小孩會遠遠的嘲笑他們,她當然也禮尚往來,用更粗的髒話回敬。+ \1 C/ D+ T& D* @# _$ [. o
原來他們年紀這麼小就在看這種爬滿字的書啊,難怪腦袋都裝糨糊。Esmeralda往她書上瞥了一眼,拉著Djali正要離開,Djali竟上前咬下幾頁那女孩的書吃了起來。
2 E1 e9 p6 X3 b0 R$ sEsmeralda忙拉過Djali,粗魯的拍打牠的頭,從牠口中搶回紙張:「Djali!你這隻壞羊!找死啊你!還吃,信不信把你做成烤肉串!」小孩闖了禍,在外人面前打小孩總是得特別用心,打到外人看不下去還來相勸就贏了,這道理她很清楚。她一邊打一邊偷看那女孩,卻見那女孩像僵屍一樣一句話也不說,呆呆的看著她和羊。* l7 m: x+ @/ `! f1 @
「對不起啊,牠真的不是故意的,你...這樣還能看嗎?勉強可以吧?」Esmeralda把搶回來的紙塞給女孩,女孩依然動也不動,也不伸手來接。" w5 F" i" w. f4 U4 P
「對不起啦...嘿,你還好嗎?」Esmeralda看著這尊石像,後者盯著她鼻尖到領口一帶,好像在尋找什麼訊息。別哭啊,拜託,所有人怎麼看都會覺得我欺負你。Esmeralda左右看看還沒人注意,起了個要逃跑的念頭。9 p  g: o; k+ q8 x1 w
然後她看到女孩把左手拇指塞到嘴裡,死命的咬著指甲,她左手的指甲已因此被咬得些微變形。. N* ?. X; a* g/ @1 T
「嗨,你聽得見我嗎?我說,對--不--起...」Esmeralda手在她眼前揮了揮,女孩依然盯著她的喉頭沒反應。原來是個聾子,難怪這裡這麼吵都不影響她。這麼說來,她是個啞巴也是意料中事。沒學過手語啊,無論如何,Esmeralda向她彎腰鞠了個躬,這總看得懂了吧。
% s, N+ @7 j* \$ T8 _這女孩還是個傻子,她依然表情漠然。Esmeralda心想,或許她根本也不懂看書,只是乾坐在這裡擺擺樣子而已。突然在幾秒後,她開始放聲大哭。Esmeralda被她像三歲孩童一樣放肆的大哭嚇了一跳。「你別哭啊,拜託,我跟你道歉,欸,你要什麼啊,跟我說,我賠給你就是了嘛...」+ ]/ [) N4 f0 z9 t- |2 b& J
那女孩不只大哭,她跺腳並用手使勁拍打大腿上的書,偶爾還發出尖叫。
6 P" G' F2 T$ J6 Y; |1 `3 n到底怎麼了?「為什麼?」Esmeralda喃喃自語,不知該如何是好,然後她聽見女孩哭著問:「為什麼?」" C8 x2 x/ ~' L* Q  a4 U$ _
她不是聾啞,Esmeralda又是一驚,忙回答:「為什麼?牠其實吃飽了,只是嘴饞,剛好看到你的書...」! x' Z% g4 @" ~2 b2 Y& g
「為什麼?」
& D$ Q# d1 i8 k" W' ?4 D! d  f「欸,就是...想必看起來很好吃吧?」
; v/ r& P# O# }! ~「為什麼?」
2 R  `, ?2 A# AEsmeralda搔搔頭:「你到底要問什麼為什麼?」
+ Y  T8 a$ C. F「為什麼?為什麼?....」女孩堅持不懈地問著,而她的哭鬧也沒有停止,引來了好些人圍觀。
- C5 d* w4 Y5 Y5 k  m「我真的不是故意的....」Esmeralda舉起雙手做投降貌,現在要逃也來不及了。2 v: ?6 t8 ]: \5 w9 }. y
「哪來的吉普賽小孩...我都沒注意到有吉普賽人搬到附近來了。」那些人看她的眼神似乎頗為不以為然,但也沒為難她,只是揮揮手說:「你走吧。」
, h2 i6 c+ A4 w" a% d7 e+ ZEsmeralda問:「她怎麼辦?」! k+ F3 Q, w* S4 C7 @6 v5 ^
其中一個婦人說:「她從小就傻傻的,還能說話就不錯了,整天拿著書也不知道幹什麼。」她蹲下來用極為緩慢的哄小小孩的語調對女孩說:「Belle,帶你回家好不好?」
! L, i8 T4 Q6 `3 e, J) [$ e0 m哦,那女孩叫Belle。但她依然哭鬧著,也不看任何人。
& q3 H" S6 V" O$ @5 y! t「我帶她回家。」Esmeralda自告奮勇。
( K& C1 z: A& h$ i' ~. m* u眾人還沒回答,Belle就自己站了起來,拿著那本缺頁的書離開了廣場。
1 b8 j2 f! z( Q1 m& q3 y$ v* o, j/ h0 U
' t6 z' L, g, \6 J: K
「對不起啊...對不起嘛....」Esmeralda拉著羊追上去,把她能說的翻來覆去說了好幾次,Belle只是抽抽搭搭的哭著不回應。0 |5 W; O2 b; |% |" }0 J" C
「哦,你家在這裡啊?」Esmeralda笑嘻嘻的演著獨角戲:「你家養馬?有雞...哇,也有羊!那你可能知道羊喜歡吃紙吧...?哎,好啦你別哭...可能你家的羊不吃紙...」9 X" O2 d. X2 K4 Y: n
Belle只是低頭看著地面往前走,Esmeralda一邊打量著她家環境,一邊打算在她家大人出來找麻煩之前趕緊溜走。在即將走上她家臺階時,Belle突然停下來,回頭對著她眼前的地板。
/ X2 y* z5 m7 \* B( |  i/ r" ?「你叫Belle是不是啊?...對不起啊...」
; t% h2 X3 [# y2 S0 c7 P/ eBelle沒有回答,Esmeralda蹲下來對上她的視線,一雙哭紅的眼看不出情緒地盯著她看。  q; m# a& \! |2 b" U1 D; a
「真的很對不起...」
! _+ O8 T6 }: W/ K: x! Y4 BBelle仍沒有顯著表情地看著她,不知過了多久,才緩緩的伸出右手。  y5 J/ l% f! i- I5 V& I
「你的意思是...你原諒我了嗎?喔,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Esmeralda握住她的手搖晃了幾下,還想多說些什麼時,Belle就抽回手進屋去了。
* Q, @6 u7 K% `1 ?4 ]9 h: p. c! S) l/ Z* {8 n9 v/ ~  i' V

1 X9 b7 M7 F# ?! o+ b+ e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7-1-10 22:00:11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新作趕緊來拜讀~ 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 22:19:04 | 顯示全部樓層
Frozener 發表於 2017-1-10 22:00
' A6 z$ n; m( R$ Q3 Z- J& a) D看到新作趕緊來拜讀~ XD
, [: S: C" `. W' v+ v0 x# d) ]
驚,你還在啊。' D5 u1 U" l! u. H+ |7 \; ]% u6 Z2 k
卡住沒寫了哈哈
& U: V! r9 |8 G: f* u) r# {1 j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7-1-11 23:41:46 | 顯示全部樓層
QElsa 發表於 2017-1-11 22:190 D% x# a: x% z1 @& k. q
驚,你還在啊。
$ B& k. c6 N4 g+ [4 x$ P& ~5 y4 x卡住沒寫了哈哈

: f. q" |" t5 u" r2 Z% r6 n我...我...我還在(被嫌棄~淚奔~

點評

哈哈哈~~~怎麼敢嫌棄你~~~~拉  發表於 2017-1-14 09:4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廣告刊登|行銷合作|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2GIRL女子拉拉學園 |网站地图

GMT+8, 2017-4-29 13:25 , Processed in 0.14230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