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709|回復: 0

張小虹:世紀女學生的拋頭露面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3

組織活動: 4

發表於 2010-8-29 23:50: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網站小提醒:發表文章或日誌時,強烈建議 不要留下電話或個人隱私的資料,避免被有心人竊取喔!
張小虹:世紀女學生的拋頭露面
【聯合報╱張小虹】
2010.08.13 02:59 am


有一回拿了一本英文書的封面要學生分析,封面上是一張泳裝金髮美女在池畔讀書的照片。原本擔心這些非文學系主修的學生,認不出那本「巨著」乃是現代主義大師喬伊斯的小說《尤里西斯》,結果年輕的大學生們卻連那金髮美女是瑪麗蓮夢露都沒認出來,更遑論能進一步解讀出那照片中所蘊含的反諷。

作為好萊塢性感尤物的瑪麗蓮夢露喜不喜歡讀書不是這裡的重點,重點是穿著性感在游泳池畔擺出撩人姿態供人拍照的夢露,為何手中捧讀的偏偏是被公認最為艱澀難懂、連文學教授都視為畏途的《尤里西斯》。這一通俗一高蹈、一大眾一菁英的對比,恐怕正是這張照片在文化符號上的巧妙操作。

然而有趣的是,這張照片在當下此刻的諸多挪用,早已不是用來強化好萊塢女星的文化資本,而是反過頭來驗證現代主義文學本身,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般遺世獨立、高蹈菁英。廿世紀初期現代主義的興起,伴隨的正是文學市場化、社會名流化的浪潮,所謂的現代主義大師早已深諳簽名拍照、拋頭露面的各種成名途徑,而其中又依性別的差異而更為顯著。英國現代主義女作家吳爾芙上過時代雜誌的封面,上過暢銷書排行榜,還不時為女性時尚雜誌拍沙龍照寫文章。二○年代的吳爾芙就跟四○年代的張愛玲一樣,系出名門的文壇才女,一樣得要拋頭露面,最早一批的現代女作家,也是最早一批的文化名媛。在資本主義的文學市場中,才女與名媛本為一體,從來不是對立的兩極。

故唯有拉開歷史的縱深,我們才能了解到「高」與「低」作為身分品味的「不穩定區分」是如何被建構出來,如何被不斷改寫與挪用。就像晚近引發諸多爭議的「台大show
girl」事件,保守人士斥之世風日下,中間偏保守人士委婉遺憾學非所用,開明人士則大聲疾呼職業無貴賤,只要認真投入,展場秀場藝場一樣出人頭地。這裡的問題恐怕不在於個別評論者道德品味的各自表述,也不在「五姬」「十三妹」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若我們能回到歷史,看看百年以來「女學生的身體展演」,大概比較能夠看出「結構性」而非個案性的問題。

上一個世紀之交,當女性終於爭取到受教權而開始進入學校讀書時,夾帶教育所帶來豐厚文化資本的「女學生」,頓時成為社會上引領風騷的代言人。以上海為例,女學生的穿著打扮最為時髦摩登,各種警告「艷裝女學生」的道德文章不絕於途。當三○年代電影工業蓬勃發展,女學生便成為最早一批的女明星,拋頭露面在各種月份牌廣告、新潮雜誌封面與大型銀光幕前,她們或清純或性感的身體,乃成為展示城市現代性、促銷各類商品的最佳場域。

而從上一個世紀初到這一個世紀初,父權資本主義社會從來沒因為她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學生而放棄「以貌取人」的傳統標準或「以女體販賣商品」的固有模式,而這些新潮大膽的女學生也從來沒有因為父權資本主義的壓迫機制而放棄她們在體制中遊走協商、挪用身體文化資本為經濟象徵資本的創造性能動。而此次引發爭議的「台大show
girl」事件,正是新一波更為極端化「高」與「低」的文化符號操作。若還是依循傳統「大腦/身體」「高/低」二元對立的邏輯去思考,無歷史縱深的關照,鐵定是走不出當下複雜糾結的權力慾望機制,也看不到那百年以來頑強的性別權力結構。
*(作者為台大外文系教授)*

【2010/08/13 聯合報】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隱私權條款|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22-6-28 05:59 , Processed in 0.13244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