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2331|回復: 10

[中篇小說] 記錄 (全三章)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5-4-15 10:31: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網站小提醒:2GIRL定期清除90天以上的短消息,重要資料請記得複製到自己的電腦喔
本帖最後由 redstubasa 於 2015-4-19 14:37 編輯 " }1 j7 \; ?6 x

4 K% M/ X/ l, {* d3 `9 U
一, 有些記錄放在心底就好
5 `+ ?: i: r' f9 H( i+ x; E

* I0 W* X) y1 Z8 k8 r9 W) K

# j* N9 N! W! {# w
看到了結果,期待過過程,卻無法預知真實。
我知道我們不會永遠在一起。
但是卻也從未期望過你記憶深刻。
或許這段感情對你而言只是一個小小的汙點,一段只想永遠刪去的故事。
但是這卻是我即使留在身後,也永遠不該遺忘的過往。

% G' F! F% `' `. N" x( |  @- n$ v: z, U第一年的我,去了山上的學校。佇立於蒼翠青草叢之中,是二戰殘留的遺址,他們有次打趣談起此事,說著學校所及之地,都似乎埋著士兵的屍骨。校園不過四棟建築,忽起的水氣卻總能彌消視野邊緣。走入廣大的足球場,或是踩上無數士兵的屍骨。青草滑過腳腕,以清涼水珠。9 b; l- k1 O1 s+ w
好像能消失於這無邊白霧中。
, E' U" `1 U; u4 B* h1 Z2 N% {  ~) r5 ~- a+ K7 Z7 d
冬天結束之前,滯留的寒氣刺下漫天飛雪。淹沒山,淹沒路,淹沒學校。
8 P1 N( s% C5 j! K% C1 N) O) g
電線杆倒了,他們說著。
' {8 y9 Y& u% A  V2 P7 O於是整整兩周沒有電,沒有網,只有每天暫時開放的熱水。- ~4 T+ A. U+ l( y/ x
3 D  E1 B; U: O! u9 c
偶爾偶爾,我想起她。但第一年的興奮感,對未知事物,對未知生活,對離開過去,讓自己大部分時候都傾向遺忘。

1 r3 M4 U# W0 a) C
直到有人對我告白。
"你喜歡女生嗎?"
"我有男朋友了。"
然後我想起來,是了,我有妳,女朋友。
# r* y7 p6 z$ s3 L3 ^" Z4 t/ t
第二年,下山。
那是個狹小的社區,每個人都認識彼此,狹小的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只有一百人。
% ]( O1 W( _" J6 ~- a0 D
我開始想家。
比較頻繁的,想起妳。
6 D7 w0 |6 y7 B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對你的思念越演越烈,直到無可收拾的程度。

0 |1 e( b; h6 v' b7 R8 x8 S9 B
或許是因為,除了思念你,也沒有別的事情好做了吧。

! r2 A6 p% e& v& Q, W
每天重複思念著妳,細細的數著回家的日子,只想快點見面。
偶爾打通電話,對方的聲音就能讓人心跳加速,同時帶著能夠填滿心臟的溫暖。

7 f0 t/ u# z# }7 K  h1 w5 f2 f
! z, J) |' k9 }) q9 b; o" G" L
但是,這些都只是我單方面的。
雖然我說不該等待,對方卻執著的不改意願。
但是,即使是一個訊息也好,你為什麼,從來都不出現呢?
4 K# l, y( z& S' O+ i- x& X
5 [9 Z! \( Q: c! z7 k0 x- v) G4 F
好可笑的希望,嘲笑自己。一開始忘記對方的,又是誰呢?
. f+ `$ J1 e4 u: ~0 f, F2 D8 t' b# f7 R5 N* B

* C) Q0 X1 j* A1 _
於是,一夜又一夜,我在心裡測量著距離,壓下自己的心思,說服著自己那些只是想太多。但想太多或太少,根本分不清楚。情緒或情感這種抽象的事物,總是直到一發不可收拾,才會察覺到其癢痛難耐。
" R( N! x1 G# w0 R
直到那個人的存在讓我知道,自己只是自欺欺人。
7 Z" V  R, [3 W: \- B( X2 E1 o
' t2 a6 Q4 m4 L
+ k1 N" E5 ~; d. T1 X+ x
「C……吶,好不好嘛,C!」
我靜靜的看著電腦螢幕,W的臉在陰影中帶著一種楚楚可憐的意味,她的雙眼轉動著神采,表情卻一臉委屈。
「好….到暑假之前。」

8 x) M- m$ I, y: T" i/ z

, ]) p6 u( K, Z, [0 @
其實那個晚上,有種說不出口的感覺,看著那樣的她,有些鬆動,又有些心軟,她知道我在國內有女朋友,而我也重複對許多人說過自己並非單身。
但是她是我第一個鬆動了信念的人,或許是我女朋友很久沒有跟我說上話了,也或許是眼前的她讓我感到些許不同。
於是我們交往,約好到暑假之前。
交往之後的第一個要求是要她乖乖去睡覺。那一晚,感覺連夢境都很甜很甜。
沒有關係的,反正她沒有那麼喜歡我。
/ g  R! S  V: K  _: y2 l

8 N! G) N' n% H* X) h/ Y
記得在交往之前,每天回家就是打開電腦,登錄skype,她的頭像始終亮著,人人也是。
那些對話有些清淡,有些曖昧,有些無厘頭。
我看著對話紀錄,稍稍莞爾。
要是從來不曾跨過那條界線就好了。
$ Z3 w8 ?0 l7 @' T3 a' D" U; }
但是或許這種假設從來不該被假設。
7 d3 r* m9 i( x, D9 x8 U' T
我們見過一次面,然後加了人人,之後是skype
在那之後的一個禮拜是談話。
' M4 Q/ i  B3 W0 L! O
4 `# J; Y- G0 a* T- U$ V
說說我的女朋友吧。
L是個害羞內向的女孩,個性平凡,長相更平凡。以個性而言,是我最避之唯恐不及的結交對象。
但她卻偏偏是我的初戀。
從十五歲那年開始交往直到我現在十八歲生日都過了幾個月了。
離國之前,我還深刻的記著曾經說過的話。
「分手吧,然後去交個男女朋友。」
「我覺得我這輩子都無法再喜歡上別人了。」
........
十個月後我回國。
「L,我回國了。」
「好欸!什麼時候出來玩?」
. t8 E7 j3 s" |/ h  n% ~* z5 Y
/ V8 H' Q: R% i
她嘗試過交男朋友,卻分手了,時間十分短暫。
我沒有問太多,也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對她無法找到更值得託付的人感到略為失望。
這種感覺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0 R% b. u5 r8 C# B/ F1 K; t

2 L: y* s2 j8 U
我們碰面,在台北車站,她穿著制服準備去上課,我們坐在麥當勞吃晚餐。
她戴著我們的對鍊,而我也是。
什麼分手,都讓它見鬼去吧。
然後暑假過完,我又說了一樣的話。
她這次只是『嗯』,眼中卻是同樣的回答。
「真的要等我十年嗎?」
忘記了究竟有沒有問出口過這句話,但是她的回答,卻深刻的刻在我心底。
那是個肯定句。

# E+ g+ W2 u0 W. H1 q
  x9 \1 X. ?0 P' u
然後這一年,下山之後這一年,我遇上了W。
記得第一次遇到W,她問了我許多問題,她告訴我我很像她的初戀女友。她的朋友是我的朋友,所以一開始也並不以為意。
唯一讓我感到些許介意的,或許也只是她眼裡的純真。
真好呢,好久沒有看到眼神這麼清亮的人了。
但是我從來不曾對她說過。

( y5 T) {! u3 o  G( t
2 @. I$ C( f) ]# N6 |
朋友Q試圖把我們搓合,而她也成功了。
或許她是受夠了我和L的感情,也是想讓W快樂一些吧。或許她認為我跟與L根本不算交往,畢竟我們除了身為彼此重要的人,其實沒有任何實質約束。
0 t  n- q  Y4 U/ l9 Y! c' A
但是我徹底辜負了她的期望。

4 }* X- M: H6 ?9 r
原本說好交往一個月,到暑假之前。
但是這卻結束得如此快速,連我自己都說不清為什麼。
其實我們有所爭執,對於交往的理解。
她無法理解我的精神重於肉體,而我無法理解她的肉體證明精神。
直到最後有天晚上,在哄完她之後睡去,的第二天早上。
我清醒之後看著廁所鏡子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分手。
像是突然之間不再喜歡,所有的曖昧甜蜜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然後我們就分手了。

, p2 e5 L7 ]' e' i- Y9 Z
7 p9 m2 c/ e9 [  _, }1 ^3 N1 B% G
看著人人的狀態,聽說宿舍滿滿的鬼哭狼嚎。
我不知道,那時的感覺只是麻木。

' ]7 O. d( P9 k+ P2 g) s. `
9 H3 B$ d( U2 X0 y) F  k
那個周末我們又見面了,在火車上,並不記得自己是否又思索了什麼毫無意義的大道理,但是在轉換車站,當手機又重新擁有收訊時,W一通接著一通的電話,震響白殼的摺疊手機。
我當時只是厭煩的放入口袋中,直到不知道第幾通未接,我終於接起電話。
她問我到哪裡了。
敷衍了幾句,轉車,然後下班車。

5 l" A% P3 z; q% M/ L
終於見到W了。W在一群人中顯得鬱鬱寡歡,手腕內側的傷痕很新,據說是我的英文簡寫。她坐在我身旁用著午餐,十分的安靜,食量也很小,我知道這是她所設想的L的樣子,但我也從未跟她說,L其實是我最討厭的類型。
晚餐,她不停的敬酒,我也回敬,在一大群人中,我只感覺到喧囂中的安靜。
她先行離席,到下一站。

: G2 E$ D7 o' t* C* U) [) C3 E
# x. C1 h7 ?& d# ?/ O- S5 s
當我們都吃完飯時,她已經在包廂裡唱著歌,周杰倫的歌,忘了是哪一首,她唱得很發洩,側著臉我看不清表情。

0 @3 i2 t- q& \: y$ V9 a
然後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W。
% f, [  {: E4 g9 P1 z! l' x: f5 S, x" E

+ _3 o6 Z! U- _4 v
然後三個禮拜後,暑假了,我回國,見到了L。

3 p% g  R& v6 n1 w) F5 q' w

$ @" H: C6 Q3 l3 ]; i! ~$ i
「對鍊舊了,壞掉了呢。」
我們走入一家格子趣,凌郎滿目的精緻物品標示著價錢。
….妳確定還要等我嗎?妳知道,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她頓了頓,眼睛直直的看著項鍊。
「買吧。」她說。

* \7 Z7 {9 y1 b/ P8 h

7 I4 a" N  @2 N* z. U
和G出來,她羨慕我和L的三年,和P出來,她卻是完全無法苟同。
「會一直等妳,搞不好是因為根本就不會有別人吧!?」
不得不說,她的言詞一向都是如此犀利。
& |, T# [! q& k9 L( S
8 _9 X& m7 @/ n1 p
「L,妳有跟朋友提到過妳其實有女朋友嗎?」
那一刻,我是緊張的,表情卻被我壓抑成漫不經心。
「沒有,提過一次,可是大家都不相信呢,所以就當作單身吶。」
我記得那時的失落,和感情出現的裂痕。
不,那裂痕其實一直都存在。

6 U- a9 v/ M: N' Y+ O

- Y- }. ]1 s- ^& D: z6 @
是的,L曾經是我唯一想到會心痛的人,我會在夜晚關燈後望著天花板,靜靜的聽著時鐘滴答,靜靜的心痛,靜靜的流著眼淚,靜靜的想著我是如何騙大家說我已經有男朋友,因為女朋友實在有些難以啟齒。

% P5 ~* D. N! n8 l& I
# ~/ `( w- W; h! ^  w5 p
但是她呢?
跟W不會有以後是一開始就知道的事情,但其實L也是一樣的,從來不曾為了以後而決定一段感情,但是這樣的深刻,到頭來卻像是笑話一樣。
5 P8 p& J. Y0 [- k8 [* t5 Y6 g6 N: c
" \# W. N+ u0 O5 Q* i5 I
我從來沒有強迫過L要公開我們的關係,卻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我強迫過W要公開我們的關係,她原本答應,卻又馬上後悔了。
「公開了就會有很多人跑來跟妳說我的過去,妳的感情世界太乾淨了,或許從來就不該在一起。」
其實一直很想很想跟她說,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過去發生過什麼,永遠都無法跟我搶奪現在的妳。
但是我始終沒有說出口,或許是太愚昧了吧。
我只是說著我相信妳,期望著有天她真的相信,我相信她。
但是這也不再重要了。
! C& {) J5 c, r+ n. c2 p. R

% Q" S& d. ^$ t, N4 m/ o; o8 [+ L
「L,吻我好嗎?」那天走出台北的家,我問她。
「不要呢。」
或許永遠只停留在虛幻境界的情感能夠成為一種堅定的信仰,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但是我想要的只是一句主動的『我愛妳』,即使是『我喜歡妳』也沒有關係。
作夢了,夢中我在美國,收到了一封簡訊。
『我想妳。』發件人是L。
我哭著醒來,或許這是我心裡最深的一句期望。
一個永遠不會成真的夢,一個終於該畫下句點的等待。

6 s2 }) r$ I! l但或許又是可笑的自以為是。: R* M& N) `5 I9 b- @9 M: j

$ Q  i7 {( R! \# ^' G4 w
4 V1 n* V$ N) F4 g/ c7 D8 ~9 Z5 X
所以我決定為三年的等待畫下句點。
「L,為什麼我總是感覺比起情人,我們更像朋友?」

5 J6 Y/ a! I/ P, B8 q6 h
* ~( w$ D: d0 m
她的回答很正常,並不令人意外,也赤裸的暴露了她的脆弱。
卻是我插在胸口的一把刀。
( p( ~3 I0 r  J! V$ S; }' L& }
「我很害怕太過沉迷於一樣東西,因為我知道自己就會再也出不來了,這樣的我……還能夠被妳喜歡嗎?」
( l  X3 n3 H& }( T; H8 g: W
9 c( S) V" ^' N9 X' u9 k; f
我知道她在示弱,我知道她期待我的回答,但是不行。
對不起,對於妳現在所說出口的我三年前對妳告白前的顧慮,我累了。
真的累了。
6 t2 p/ U! f% c
8 J6 t  w" l( f. t
「我們還是當朋友吧。」
「如果那是妳希望的,好吧,祝妳幸福,心裡應該也有適合的人選了吧?」
「並沒有,但是也祝妳幸福。」
9 i" q5 L! z) ~: U2 V% l

* x3 t0 N2 H/ _+ e3 ?: G
或許會對她提出疑問句,是因為終於感受到愛了。胸口的疼痛已經負載了,從三年前就是這樣了。見到她,卻不能減緩我的疼痛。在無數個夜晚,無論孤獨平靜或溫煦,總是會想到她。
我們曾經說過,要在一起。
曾經說過,長大了,就買個小房子,兩個人住在一起。
但是此時說出口的,卻偏偏是分離。
) t$ T. E  J* D

* `0 K$ {3 Z/ Y( [2 ~4 y$ s+ a9 m
然後思緒拉回了最初的那一句告白。
「所以說,我們可以在一起嗎?直到學會喜歡的感覺?」
0 T2 A; [$ ]9 i. o. H
「嗯。」

, ^, B  A2 R' L* E; H  Y9 s
4 ~( }8 E$ Y; X- _: ~
呵,真是可悲呢。
, m( m" h2 o. |  b/ d$ ]: ?

2 @, {- ?6 v$ M7 Y
4 R! h6 |" m& H1 f
一整個暑假,我都在想著L,想著我們曾經的點滴,想著那些看著簡訊微笑入睡的夜晚,想著那些白天,我們牽手走過的街道,想著那些微笑,就像是要溢出嘴角的蜂蜜。最初的悸動,最初的心跳,所謂的青春,所謂的年少,其實就只是圍繞著她而構成的記憶。刪除所有一同聽過的音樂,移除一切一同玩過的社交網路,丟掉所有一起看過的書籍。
我突然發現,自己一無所有。
2 e3 a( U5 L" E

* t" u0 v; M$ V9 O( q& D
依稀只記得疲憊,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像是三年的回憶一瞬間佔滿了心神,卻只讓人感到無限空洞,像是丟了三魂七魄,像是永遠的迷失,然後最終終於跌坐在地,雙眼卻只感到無比乾燥。
我忘記自己有沒有哭,但是我記得自己在重複聽著一首歌、喝著只有3%的水果啤酒時,醉了。

' E/ p1 |6 v1 }" S+ N( W
* l) l* `/ L6 @: e
我無法容忍看到她的名字,無論是在哪裡。她的特殊性姓氏成為我的夢魘,只要看到同姓的人眼前就會浮現她的臉。無論前一刻在做什麼事,只要一跳入眼簾,心臟的悸動就會喚醒那種深沉的疼痛。
最後一次見面,我迴避著她的臉,武裝起最冰冷堅硬的臉。她似是也被我的冷漠給刺痛,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只要她開口,我就無法繼續維持這種隔離。
但是她什麼都沒有說。
. c; M. F( _7 M3 D
6 m0 S$ t7 z6 k2 y1 e: T7 O/ H$ b
然後我見識到自己的可笑。
交往三年的對象,都不知道我真正的個性是如何呢。
然後我卻在這裡維持著強硬裝出的冷淡。

5 o0 z( V3 T$ V+ n; t7 c
! y; O, v6 Q9 o
砰的一聲。
我坐在床上,新買的對鍊被我狠狠扔到牆上。
在那之後短暫的寂靜,我撿起完好的項鍊,打開抽屜,丟了進去。
我的初戀,我的愛情,我的自以為是,全部都安息吧。

+ V) i' w' ]' H$ K' \1 @* M) J4 h" C& I" I% M

( A5 k6 a8 k" ~
我跟大家說著自己是如何看不慣W太過注重物質而故意在她說愛我之後把她給甩掉了。
或許我只是想讓謊言變成真實,因為這樣才會比較快樂。

6 V9 N# P4 {% f$ q3 n
& E8 ?; ~, t! O* `: b
謊言,謊言,最終還是只是謊言。

. n6 V, x6 e4 i! r8 j: ^! |) J2 X6 J

5 {% ?4 E. f+ `- |
開始的試探句是,「C,或許我們當初應該更珍惜我們之間的友誼的」
8 J8 l- k! K7 ?& y

5 H  L9 m8 G+ B, V6 m6 |
「那妳為什麼當初要答應!?」
兩人交往的六天中的第三天,其實是她先提過的分手。
「因為我不想再錯過了。」
那時的我,眼中閃過的是那些曾經遇過的,卻從未說出口的人,從來都是我蜷縮在角落以漫不經心隔離著所有人,只是這次感覺應該至少要鼓起一次勇氣。
「所以我不想錯過妳。」忘記自己是否有把這句話說出口,但很顯然,我絕對沒說。
因為她始終認為我在玩弄她。
0 a3 b, E. ]1 h+ B

7 `  u6 ?) h2 p4 n2 T& J  }
同樣的問題在我第六天提出分手時也出現過。
「因為妳那個時候沒有那麼喜歡我。」所以才敢跟妳交往,因為深刻的喜歡,是如此痛苦沉重,若妳從來不會深刻的喜歡上我,一同陪伴又有何不可?
3 t8 C; A8 d$ G! h# l. h: Y. ]
  A& L8 i- `- O( j- Y# c) e- O% U9 x
…..C,我真的從頭到尾都被妳play了。」
然後她哭泣挽留,然後我說到口舌乾燥,然後我重複著對不起,直到她失去耐性掛掉視頻。
那時的我,是鬆了一口氣的。
+ ~7 P/ d) \# U' c
( Y& X1 r. p+ `
『因為我一開始沒有那麼喜歡妳,所以妳讓我喜歡上妳最後只是為了把我甩掉,聽到這裡我心都涼了,或許這就像M說的,玩了這麼多次終於被人玩了一次。』

: |6 C2 ~4 h0 Y0 c

0 |3 y  H/ q4 c# x, g
不是的,但這若能讓她死心,那就這樣吧。

5 x' A! T5 {9 D& t

8 g% c7 V/ X6 ]& l1 d
我永遠不會跟她承認,把她甩掉是因為我的懦弱。
她讓我想到了F,那個我從未喜歡過,卻用自己口中訴說的『愛』把我壓迫到快窒息的人。
那種窒息就像關在華麗的房間中,卻永遠找不到出去的門,永遠的囚禁,永遠的一無所有,永遠的漆黑無光,永遠的占有,永遠的只屬於一個人,永遠的鳥籠。
就像是永遠停留在溺水窒息前的一秒鐘,而她就是將我滅頂卻微笑著張口傾吐愛語的人。
F以永遠的愛在我心裡留下深深的刻痕,那是無法移除的恐懼。
她威脅著要對L不利,說著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
當時的我轉身離去,強硬得沒有轉圜餘地。

( v: W/ q  ?- m9 D, E, P
+ z/ z! p: p6 r4 {& V( e2 C
而因為厭惡,因為倔強,因為逞強,我從未直視那道刻痕。
直到到到陰影掌控了心神,直到我終於正視了那道疤。
5 p9 M$ Y0 h; ]

) q( v' _4 M% T2 Q# Q
然後,理解,其實對於W的喜歡,從未停止過。記得,那些陽光散落在身側的午後;那些像是永遠不會掛斷的電話;濃的象是永遠不會化去的微笑。
但是我卻因為對於F,一個我連喜歡都沒有喜歡過的人,所留給我的恐懼,甩掉了真正喜歡的人。
心裡重複了無數次的對不起,但是平行的世界又怎樣才能傳達得到。

& I! V+ c9 Q0 N$ E4 @5 {" R  j

% r; Q. d) _; Z
Q靜靜的聽完了。
「愛人的始終是傷害別人最深的那一方呢。」
她是對的。
  s9 S4 N: `; ~. N: d6 ]) P
Q從一開始的譴責,直到後面的靜默。
W被退學了,因為那個周末不遵守規定的離校。那個我們最後見面的周末。
8 u0 }- u! l2 h  _: x1 B
"但也是她自己做的事。"說著,Q說著。
Q說,不要回去找W。
我接受了。
! z8 g" ^2 E* z3 p0 X$ D
% m" h: z! c$ L- j
打開skype,看著和W的對話。
微笑,無奈,皺眉,微笑,甜蜜,無言,心悸,然後後悔,空虛,絕望。
重複了幾次,直到心跳再也承受不住。
狠狠的傷害她,讓她不會再回來找我。
為了自己都說不清的懦弱。
+ k/ m% B9 v8 B7 `

$ b& `" ?4 j. E) B
暑假過後L被我放到心底深處,我會想到她,看到她不再有我的狀態會感到一瞬間的心悸,但是我知道自己正在逐漸放下,放下這種疲憊,放下這種絕望。反正無論如何,她都只讓我感到空曠,更加空洞又如何呢?
- b, ?4 ~& j1 f8 V

/ C% p# R7 v! j! ^, P
但是W卻始終在我心裡閃過,我們至始至終只說過頂多一個月的話,但是我卻無法把對於她的記憶給抹除。
我果然是個爛人,不是嗎?我是個徹徹底底的爛人。
我對L的懦弱感到絕望,但同時不也讓自己的懦弱使另外一個人絕望?

% E+ W$ c/ s9 y2 M) ?5 N4 w
; [, Y) a$ [5 Q/ d5 u- z
W說我很像她的初戀女友,她五年以來無法忘記的人。在我們分手之後的暑假,她們復合了,又分手了。分手的理由在某種程度上和我說出口的理由是一樣的。
她的狀態說著永遠畫下句點。
) s( `& G0 J$ b5 d: u* b

& y0 J& {  ~1 ?9 y% T
這樣也好,或許我只是她對於某人思念的墊腳石。
或許惡劣點,我只是她的感情汙點。還記得分手之後的那些天,她說著我們還是當朋友吧,那些對話,和我的那些惡劣傷害。
只是想讓她徹底死心,既然都這麼做了,還有什麼資格回頭。

: x8 A$ s. P3 V
& i) ~# j8 G3 ?* {' ]
但是有什麼好說的呢,我們只是平行線,此生再也不會有交集,就像她之前重複訴說的,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 f. }5 o# `* C1 s1 |

" h  ^" S( p/ K, l
看著她的一切,所有關於我的東西都被刪除得一乾二淨。
這樣挺好。
% x# C2 o# V* Q+ p' L8 b: u) a
( }  r2 T: _6 S, y. d8 p! r
她的狀態上逐漸出現了另外一個人,另外一段戀情,另外一種甜蜜,全新的生活。
這樣很好,真的。

6 j: q% Q+ M! ?  b2 t; W我開始揣摩W,開始模仿。這樣的女孩,或者身為女孩,身為女人,究竟是什麼的一種面像。
: j$ u: S: r* v) q: V0 P/ i) l( q! d0 ]- V+ ]: g
那年夏天買了裙子,但終究只再家裡照著鏡子看。
5 \( t/ k0 |( U/ X: S7 x6 p

$ `: _( Q1 G8 V  @
4 e' C& X) w2 W; z; o- i1 R
有些話,永遠放在心底就好。
那句話,就讓它在心裡重複播放,生根,發芽,綻放,凋謝,腐爛。
或許不朽,但是有件事情是確定的。
就是永遠不要說出口。
- J  z- Q/ }" ~( N" g. ?4 I
# l, d9 t/ K. G( K0 P4 U  u: a
* M: S, X+ z% w$ p7 u
2 r* U# Z, }" K  I2 l1 `
廣告贊助
發表於 2015-4-15 10:31:50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5-4-17 08:48:11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2GIRL的網址統一變更為 http://www.2girl.net,請記得更改你的「我的最愛/我的書籤」喔
本帖最後由 redstubasa 於 2015-4-17 15:01 編輯
6 a# u0 A" D+ j
0 p' L* [- R8 |' q6 E+ J
二, 在那之後兩年
/ g- r3 J% ]7 R. L* H4 x' q
每次看到你上線的提示,都會犯上極短的心律不整之症。
/ r* x8 H) n8 ^; h; N" Z7 S
不適合,不能在一起?那些根本就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因為想要在一起所以在一起,無論多適合的都有可能分開。學著資工,開始考慮駭入你電腦的可能性。
想要你成為我的。
' A: m& L& c8 A+ I, V. V
當時的自己為什麼事後那麼多愁善感?好像一口氣用光了一輩子的情感額度。
分不清楚,究竟是毫無感覺還是澎湃至已然超載。沒有多大感覺是其中一個觀點,好像有點崩潰又是另外一個觀點。兩者皆為真實毫不衝突。
好奇人類是否都這樣自相矛盾。

8 P) S% x2 _  w; A# N
但自己已經不是當年的孩子,不再為自身的極端而撕裂,而是完整的接受自我。
% v4 ]% v- k. V! B& J8 f, ?
然後跳轉到另一個極端,在酒醉之間,看著你的照片一次又一次的說著對不起。好像流淚了,又好像沒有。
& @, ?5 |& c, o5 m; |0 k
那一年,我上大學了。早上的課是八點,路面如此空曠人行道卻很狹小,右手邊寥幾的蒼翠樹木倚在柵欄邊,柵欄後是滿丘的墓碑。
  E) O; f- ^, `
朋友說,她偶爾晚上睡不著,會在墓碑之間遊蕩散步。
* c8 o6 v- b  [3 B0 r6 y
學校位處偏僻,雖然幾千人的分校算小,但也足夠人聲鼎沸。一周有一半的天數都會聽到人群的狂歡派對,地板的木頭是假的,單薄的貼紙地板總是鎮不住樓下的節奏。

0 C! K0 p$ ^( [) I0 b- F
我們為什麼複合? 不記得了。
當時好像看著自己寫過的紀錄,一次又一次。酒精一次又一次灌過這情感激素過剩的身軀。嘔吐過後的馬桶裡,有黑色的血塊。

: Z# M  w4 x. k9 ?1 v' x
已經很久不再模仿她了,但有些事物已經成為習慣,只能慢慢割捨掉。
當時吸引W的,是我,不是嗎?
! @5 i6 j/ c* t
為什麼這樣思念?就算只在一起過六天?因為她是唯一愛過我的人?還是她是我唯一感受這麼深刻的人?
不知道。
4 w) m7 ~# `) z% J% |, a
從未刪除的skype連絡人,一旦又開始說話,就演變成沒完沒了。
% V1 t. d- p' L! L* s
我不是聖人,自以為能治癒誰。只是妳對我有無可抗拒的吸引力。
妳總愛說我優柔寡斷,但我從不這麼認為。
"我相信合則來,不合則去。喜歡就在一起,其他都無所謂。"
是這麼對妳說的。

# S9 c5 `, W7 [) z6 A7 x
妳好像有愣住,現在回想,其實妳想說的,或許是自己的優柔寡斷。
人類,總是透過其他事物的反射看到自己。

4 o, t! Q& T& H, K  k. |
"娶我嗎?"妳問。
"好。"我說。

2 C( ]* ~) e, h8 D5 n4 M
妳說著自己發生過的無數事情,那個只為了妳財產而接近的女子。妳們的愛衝突而激烈,妳的傷口深刻而穿心。
( W$ f8 R4 r# E* M) y: b) k" Y
妳問我,關於目的性的愛。
我說,我不在乎,就算妳是為了達到目的與我結婚,妳也必須與我在一起很多年。
! G/ H  k9 o9 l" v
妳總說著處女的重要性,對於自己所曾經做過的如何懊悔心痛。
"不重要吧,性可以跟任何人,無所謂,只要不是認識的人。"
7 u8 B3 M! B) ^; Q% W* _
"我只能跟完全不認識或深愛的人上床。"我說。
"那我們可以阿!"妳說。

! `3 [5 t6 f$ G' O& _; f0 A5 Q
我看著妳,滿心困惑。但自然的撲克臉似乎只顯示出面無表情。
妳看著我頓了一下,我不知道妳的意思,也不知道妳期盼的回應。妳轉開了話題。
我不願意與你上床,毫無經驗的自己,並不想在你眼前出糗。但這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說的。
4 Z$ I2 I4 x# t8 [* `2 i  @
然後那個男孩,那個說著願意娶妳的男孩。
你們一起吃完路邊的小吃,他便去從軍了。
妳說的好像那麼感嘆,那麼沉迷。但是在妳喝醉酒之後問起他,妳只不屑的回答,"誰啊?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
' ?7 T0 B0 c- n( F1 ]4 O' Y' j5 ]
妳說著生活的點滴,考試、準備大學。
妳問我,我住的地方是否可以住下兩個人。大陸人的情侶總是交往後就住在一起,我總是無法理解那樣的距離。
然後就像所有親近的大陸人一樣,不免都會爭執政治問題。
妳有次吵起台灣跟中國,最後我只是不說話,看著妳說話。我喜歡看著妳說話有活力的樣子,無論說什麼都無所謂。反正這種爭吵誰說贏誰也不會改變任何事情。
7 R# u; f' k6 K* h/ h3 L2 R
妳說我太過浪漫,不切實際,說著女生到最後都得跟男生結婚的。但這又如何,如果妳鍾情於我不放棄,無論是否多了一個男人與你共組家庭,我們都還是可以走下去吧。
那時的我只是這樣困惑著,不懂為什麼與男人結婚就要放棄愛人,那不過是追加上去的名義。

4 c$ [9 c- K! I
"無聊的時候可以找人玩玩啊。"不知道是說什麼,有次我這樣說。妳的表情愣住,好像有點惶然,或者是恍然。
"只有男生是玩玩,女生就認真的。"想到我們的過去,我趕緊補充。
不知道你的表情是否相信我了,但你贊同了。
是不是某種層面上,妳其實無法對男性認真?但這個,我永遠也不會知道了。
% @- s2 }- X$ f8 S+ b% z
"如果我需要錢,妳會給我嗎?"
"如果我有,會給妳,但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屬於父母的。"
她爭辯著,說我如果愛她便什麼都會給她。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忘記自己是什麼表情,記得應該明明是笑著的,她卻說著說著就停了下來。
5 W" P& y6 T$ F/ d/ h2 f
當時我已不是當年的孩子,但尚未蛻變完全。
那時抽的菸是marlboro menthal 和skyline
8 `, V" u0 k; k" H4 [+ Q/ y
妳驚訝於我的菸癮,在妳心中,我居然永遠如此純淨。
但其實,不是的,我想愛妳也想傷害妳,想將一切給妳,又想毀壞妳的一切。心疼妳的眼淚,卻又移不開目光。
"不要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哭。"對你說著,一次又一次。

5 `+ S/ e* ^: A, c
妳約法三章,說不能像當年那樣,每天都在講電話,好像沒有生活一樣。這次每天講一小時就夠了。
我答應了妳,妳卻在第二三天就忘記了。
當然不會提醒,因為我只想妳向我此處墜落。
" d* A/ V# o( X1 j  U. w
想起來了,搭上話的原因,是詢問申請大學事宜。

! f: N% L2 s5 N$ F, ]0 o  ~. I: F4 ^
妳總是在說著那個女子,那個因妳不再是千金便捨妳而投入男人懷抱的女子。她似乎很漂亮,因為兼職是模特。
偶然說起自己的身高,聽妳抱怨過。
"妳們這些女的,怎麼一個比一個高啊!真是的!"

: ?, x$ `, D3 |" b) E. Z7 ~
妳受傷了,我想陪伴妳。就算痊癒的妳將不屑別人的陪伴。
一下軟弱一下堅強,妳一下喝醉哭泣,一下活力謾罵。
記憶中如火燃燒的生命,眼前再次鮮活跳動。
+ G0 M2 y! H  w3 N

8 {. `/ j5 ~4 f" ^0 U2 n7 c- d
"我交女朋友了!"我對X說著,眉飛色舞。
"長什麼樣子?"她問。
手機微信搜尋你的QQ,你就是這麼傻,不知道我天天偷看你的日誌跟狀態更新。
我刷過妳的微博,看過妳幾則炫耀,關於那些為妳而落下的人,妳戲耍著就像遊戲。

$ {2 m6 ?% b2 l; }1 a+ K" a  P- l8 b" w
"太漂亮了!不適合你!"看了一眼轉頭她說。
想了想,"那我適合什麼樣的?"
"可愛的!"
跟隨她進入她上課的教室,踩上木質的台階,清扣的聲音繞過裡面零星複習的學生。
疑似被調戲的自己這才反應過來,"你這麼可愛,也沒喜歡我阿!"
"我當然喜歡你阿!我要不喜歡你,怎麼會讓你一直跟著跑!"
被調戲到輸了,我將臉埋入胳膊,逃避燈光的趴下。
然後抬頭看一眼X。
"遲鈍。"她說。

, x2 W* q( ^! ~% V: ~
開學第一天就注意到X,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吸引人。第二三次碰面後就無可自拔的逐漸當上她的跟屁蟲。但除了安靜跟隨跟問說要不要喝咖啡,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
很遺憾,X說她是異性戀。真是挫折,感覺第一次出錯。
無數次說過"我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吧。"她只會大方笑笑的答應。
9 }$ Y5 c' N5 u. o" W# c
有次放假回來問她去了哪,她去的地方洩漏了並非獨身一人的事實。
"喜歡他嗎?"我問。
她的表情有點遲疑,但或許只是一無既往的呆萌。
"算是喜歡吧。"

8 }; Z% Z9 W( l/ B7 j
後來他們在一起了,她與那個細心體貼的男生。
"不錯的選擇。"我說。
"謝謝。"她回。
謝謝你,至少當我是親近的朋友。
  R& d( \* i$ U4 o+ R. E
其實她的教授臨時把課取消了。最終我們走出教室,一如既往的去喝咖啡。
2 @+ K& a# S0 u) f$ _+ c

& {& d. L5 m, w- j  K7 p
然後那是第幾天?不記得了。W又哭了,在電話裡面哽咽。
"不要哭,不要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哭…. 要哭也要哭給我看。"
"…. 你居然是S!"

5 H! P- Z( ?% r) p1 K
第四天,妳沮喪的告訴我,妳被我們學校拒絕了。妳稱讚著我的聰明用功,我依舊沉默而面無表情的害羞著。

) m. @( b9 J+ [% G0 q: }5 h8 w
"C,妳知道嗎,當妳不說話生氣的時候……"不知道為何又有了爭執,睡前的電話中,妳說了這句話。
不是的,我不曾對妳生氣過,一次也沒有。
妳的一切都是我的,而我又有什麼好生氣的,無論什麼事物的價值,都能讓妳拿去,因為它們都比不過妳。
& n& `( d. Z4 t! v8 B: a! }
第五天,妳又崩潰了,或者沒有,但是我崩潰了。
你離邊緣很近,搖搖晃晃,跳下或留下,紊亂。

  M, X! F! W9 v1 w4 J- \$ {
"C,你有什麼沒告訴我?"
與妳坦白一半,關於當年的事實,關於從未想要傷害,關於妳在我心中的分量。我忘了自己是否說出與F的過往,我應該說了,但自己並不是習慣把傷口給別人看的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5-4-17 08:49:41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妳知道嗎?現在創建群組後,不用滿20個成員也可以發表文章了喔!
本帖最後由 redstubasa 於 2015-4-18 08:08 編輯 1 h7 J, ?' b! F
8 A4 V! H( ~9 S) t3 a
6 h4 p3 T# d: j
我厭惡F,因此不想承認她對我造成了影響。但她的確讓我排斥人群。
第一次見面時就感到些許厭惡感,說不上是為什麼。但一心想交朋友的自己只是強迫自我,推擠著自己不得對人有任何偏見。
之後我們就成為了朋友,甚至是親近的。
, q- Q3 y8 e' q
朋友說這樣程度的恐慌,是需要尋求醫療協助的。但自己總堅信死不了就會好。

1 ~; A) ]7 @0 s+ o* \, R
剛上高中的時候,抱持著洗心革面的態度,開始與人交流,試圖惡補從小缺乏的人際技能。情感交流也是最為匱乏的技能之一。
我交到了一個朋友,我們十分親近,但是最終的結果,她為了口中的愛,徹底背叛了我們的友誼。
那個人就是F。
2 k# ^" ]: Z& U9 O2 H' y, h9 U! y
我厭惡她,唾棄她,鄙視她,因此不願承認她對我的人生造成了任何影響。
但事實上,那是無可抹滅的恐懼。一部分是因為威脅到自我領域,一部分是因為自己也有這種潛在因素。

" u# v6 n2 d- m( P2 e' g
最終,最大的敵人都是自己。

! V$ ?3 Q1 ~2 L9 [$ y* n7 X7 d0 M
我突然想起來,當時第一次分手的時候,其實有許多理由,我總是重覆訴說。
因為性格就是如此,在同一個地方待太久就會瀕臨崩潰,學不到新鮮知識就會一心尋死,因此同樣也很難喜歡一個人超過一周。
或許父母有所察覺吧,對於待太久的環境所賦予的囚禁感,當時才會說服自己,並且獨排眾議的將自己送出國。
* c# x4 [) f( \
但究竟是真的無法,還是更加喜歡時就會浮現F的陰影,自己從來無法分辨。
心理課上的"自我情感認知"顯示著偏於智障的成績。

: y3 w4 U) h6 c) p$ \3 m$ I( \
我忘記自己是否有告訴妳,離開妳之後一年,那邊緣的誘惑。記得次走向邊緣,無光的深淵以安靜包容溫柔呼喚,不是第一次試圖墜落,卻是最堅決的一次。
但依然沒有墜落。
不記得是否告訴妳那十字型的疤。
0 t& z) h5 A; v
"我們錯過了…."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哭,而這就是這句話,引起妳的詢問。
, M6 g* y7 S+ C. `
第六天我們分手了。
; C+ {% P" \1 m% r
一樣的輪迴,一樣的場景。
不同的在於,第六天提分手的人,是妳。
, @" H+ w+ B) f- K
"我們還是當朋友吧。"
"好。"
0 w$ K4 |; ^6 q
掛斷電話。

& X! X9 e  P' D0 h2 @- O- b2 C
一開始就知道,或許妳只是回頭報復,關於當年六天甩掉妳,於是這次妳也六天甩掉我。或許只是無聊,你或許早就不再喜歡我,只是無聊的時候出現了這樣一個人。
但我擁有了六天的妳,和終於蓋棺論定的結局。
又或許妳察覺了我的真實,在我心口刻下終於可以放下的深痕。
3 M1 Q/ \; F/ W$ k" h4 i
妳的狀態上,不再有隨便找人曖昧上床的消息。

6 |* |5 \7 Q+ z7 t
妳說過,因為"無處覓暖陽"聽起來太悲哀了,因此自做主張的改成"何處覓暖陽"。
但在那之後,似乎又改成了無處覓暖陽。
5 q. M0 {' c; W3 b6 @+ M% a: W- s
對不起,無法成為暖陽,雖然這樣的道歉似乎十分自以為是。
5 S; D* P$ Z9 `$ y3 Q
但偶爾,我會記得,在那短暫卻又像永恆的時間裡,那尚未開口就顫抖的牙關,悶燙的心跳,泛酸的眼眶。
3 q9 m) l5 u4 a7 X
然後終於離開這個階段。

5 C; s* S; t' I; p3 N1 F% S% J% q4 e
在那之後三四個月,我給從未刪除的聯絡人傳了訊息。
"是真的做朋友,還是純粹留著名字?"
妳沒有回覆,我沒有在意。對於不再重要的角色,妳本就是漫不經心又漠然的。

5 w! b+ M+ d8 N( I; b% [3 W
忘記到底是幾小時後,還是三天後。
"是真的做朋友"妳說。
我靜默,聽著熟悉的提醒音效,或許已經成為習慣,就算極為短暫。這音效已經成為了妳奪取我心跳規則的隨機電擊。沉默著,看著那幾個字,什麼都沒有回,只是看著。
然後一陣子之後,你又打字了。
"還是留著名字"
"有關係嗎?"
我動了,伸出手,無法停下顫抖的指尖或許也懷念著你,就如那泛酸的牙關和發熱的後頸。

  R5 \. `' B1 N5 b1 h
"我在清理好友列表。"我回。
"隨便你。高興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我想了想,然後將你刪除。
$ y$ X* _1 d' T
這是我的習慣,每離開ㄧ個地方,就刪光所有不會再講話的人。
不知道是否驚嚇到,認定我為優柔寡斷的妳。

" n& \: ]# x! P+ D
其實應該謝謝妳,嚴格來說,妳才算是我的第一任女友。與妳在一起,讓我意識到與L的相處,其實根本算不上交往。
謝謝你熱烈如火的感情,就算我還是猶豫著,那是否就是愛情。
以前總以為對L那樣就是愛情,但似乎錯的徹底。我與L或許是可以一起老去的人,但身旁會有各自伴侶。
我對妳,是愛嗎?我不知道。
但能力所及能夠給予的一切,都想獻給妳。

4 Q; E2 \7 `, F6 `
第一次在一起的時候,妳問我,能不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給妳。一次又一次,妳總是不斷呼喚著我的名字。有種感覺,自己的名字好像被妳賦予了些什麼,不知不覺的喜歡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轉移話題,說暑假來見我父母吧。
妳激烈反擊,或者說是反駁,好像有些激動,不知道究竟說了些什麼。
"那妳也去見我父母嗎!?"最終妳這麼問。
"好阿。"當年的我爽快答應,不知道這為什麼引起妳的激烈反彈。
然後妳突然之間就開心了起來。
當時只是一如既往的困惑著。

0 D: U8 h3 ~# ?  _: J1 W
其實蛻變完成,只是成為很久以前的自己。那個在無數失落經歷之後遺失的自己。
在還未理解一切之前,在與L牽手之前,自己堅決而果斷。擁有或毀壞,是鮮明的二擇一。不在乎任何人事物,一切都毫無意義,人類這種無法理解的事物,與其苦苦適存,不如過得歡快淋漓。
但追根究柢是因為無法理解認知。無法理解別人為什麼有煩惱,為何猶豫,為何無法勇往直前。
"人類,只要死不了,多重的傷口都會痊癒。至少我活過。"十歲的我是這樣在日記裡寫的,勾起的活字龍飛鳳舞。然後成為二十歲的自己,臉上鮮明的巴掌,火辣滾燙。
9 z+ g/ L2 n1 P
妳說我是浪漫主義,不切實際。
但我只是遵從著自己的內心,僅此不過。而這對我而言,再實際不過了。
為了自己,為了自己會陣痛的心。追逐妳,與妳說話,在一起。
這樣疼痛便不會加劇,這樣後悔便不會累積,這樣就沒有遺憾。
這是我現實不過的選擇。

: J" S7 `& u8 ]4 B' l

# v. I" R( |/ b0 l, g
為什麼我會思念,會放不下妳。或許也是因為,你是唯一一個會因為我身為我而跟我在一起的人,不會認定我就應該是如何或身為什麼角色,而是一點一滴的了解並且接受。
說喜歡我的人,不少,但他們都只是透過我注視著自己所想要看到的事物。或許是性格不夠強勢,或許是行為太過溫和,或許是這樣的自己本來就不適合被接受。她們口口聲聲,卻連傾聽注視,也不願意。

# f1 Y0 U" Y7 t( ]% y5 z
而我究竟做了什麼被她們喜歡?不過是簡單的傾聽罷了。
尋求溫暖的人太多,真正能愛的卻遇不到。
& }9 K8 D3 P# l& ~
理解之後不斷丟棄的自己,最終蜷縮在安全的角落裡冷眼看著潮起潮落。又或許是無法容忍思念而強行割掉自身血肉,自始至終的不服輸,連自己的軟弱也無法容忍。
該站起來了。

! O9 b/ B. y% r. M+ ?4 e/ D
於是我走出舒適圈。

& a$ p) g7 o8 Z- u% U% ~
暑假偶然與Z談話,Z是F交往多年的前男友,當時看著F一次又一次的劈腿。
當F對我熱烈追求時,他們還在一起,而Z也對此事十分清楚,雖然我不知道他究竟知道多少細節。
, K& Z7 i, N' I9 m! q- ]3 x/ P- |
我們結論,F不過是個缺愛的人。
為了自己的高傲,以愛的名義綁住許多人。表現出深愛卻只是為了讓自己能被深愛。然後不容忍任何人與自己同等,因此當交往的對象裡解她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她便會產生"就你這樣的人有什麼能力來理解我!"的扭曲。

" ]1 ], i. m5 O! B: D
Z依然對人性失望。

  H+ s3 H  ~. z
"因為人性,很黑暗。"
"但我們也都是人類,生活在人類的社交圈,生存在人類的社會,只要活著就無法逃脫。是啊,人性很黑暗,但我們也是人類。"
最終,我說,"走出象牙塔吧。"對他說,也對自己說。

) R) q( \/ i4 P; E
其實這個對話發生於與W復合之前的暑假,但每走一步,都感覺像是新生,都感覺像是跨出無數。
無數次的前行。

- `! H0 s1 v/ y) R
如果又一次遇到W,或許我會告訴她,或許不會,第一次見到她的那個旅館房間,當她一邊吹著頭一邊用溫州話講著電話的時候,我仔細而專注的試圖聽懂。
& }3 ]; [9 y% U6 v9 h
"其實有點像,聽得懂一點。"
"真的假的!"我喜歡那驚訝的神情。
$ e6 o. m$ q7 U5 ^1 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5-4-19 14:36: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redstubasa 於 2015-4-20 00:45 編輯 ! C% e8 b) |& C1 E# |/ v

% p4 Z, w' ?& A' {" @% _  j$ a9 x
三,回首,已然四年前

$ Q- D) ?  A; w: B5 e" c: e, r
不知道W在華盛頓州過得如何,但已經不關我的事了。
與她第二次分手之後的那個暑假,我去找了L,驚訝的發現她一直都期待自己去找她,卻始終沒有詢問或對我說話的勇氣。
0 k' o$ [; f4 a; T
她說著自己的困擾,問情感情問題時對我表達性向的困惑。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男生,而身旁沒有讓她想嘗試的女性。
  J) t" p2 R) M) |& c; f1 }& K
我想了想,對她說"等我回國,與我求婚,如何?"
"怎麼不是你對我求婚!"
因為這一次,除非你主動向我踏出,否則我將不再靠近了。
但我只是笑笑,我們朋友似的閒聊,談起各種發生過的事物。
% r: T  n+ z0 f. |
當時分手時,好像是憤怒的。我不但跟你提了分手,還傳了一長串的簡訊,教訓著你,下次除非真的做好心理準備不然不要隨便答應這種事情。

# ]# u- U- k- V1 x/ w( z
我跟你道歉了,說著自己其實當時做的不夠好。你也對我道歉了,說著其實當時都專注於自我的世界。
) K9 m& g0 S& P
但我知道你在乎我的,你當年聽我回國要約你,馬上推掉了原本與朋友的約。
那是多少年前了?那是交往後兩年多,那是第一次遇到W前的暑假。

8 @$ {. d$ x& w& v  t8 }" \+ g
現在的我們,面對面坐著,互相檢討當時交往時的對與錯。
8 j4 F8 S9 C1 L: z
最終,我說"我不會再喜歡你了,因為你終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但是也告訴妳,我們在一起之前,也是交往熟識的朋友,需要找人說話的時候,還是可以找我說話。
說著說著,你說我對你真瞭解。
我也想說,你比我預想的還更加瞭解我。
4 v0 o) x# R: h7 G! N, q* J  D
但是離開之後那學年,你鮮少找我說話。

+ O* W# J" o( m  c' x' @+ {
那學年發生了些什麼?我與一名異女交往之後憤怒而不耐的分手。
' a' C7 y% P* i; _% M4 x
然後轉校區了,在學年之間。最大的那一個校區。因為主修的原因,比所有認識的人都還早一個學期轉校區,
最大的校區,據說所有學生連同老師以及學校行政人員,人口是驚人的十萬。
不過學生好像只有五萬人。
成功的正式進入主修沒被刷掉。依照必修的及格率,似乎進主修的人只有三分之一,或者更少。
但連那樣容易的課也過不了,也怪不了學校的規則。
"為了你好,若你過不了這些科目,或許你就是不適合修這個主修,我們會讓你另行選擇,同時也不會讓你浪費自己跟我們的時間和資源。"學校的規則是這樣寫的。

; e* h; f* l  M# K& Y6 e
在我與那名異女交往不久,X與那個男孩在一起了。說沒感覺是騙人的,但說不清究竟到什麼程度的失落。
轉校區而暫時看不到她的那個學期,正好能夠安靜想清許多事情。
那個學期我滿二十一歲了,放假時獨自跑去賭場待了一周。

/ R$ F! j# l1 d1 B# ^9 p
至於那名異女,她只是一個在性向上跌跌撞撞的人,上心理課聽到眾人談論感情問題,感到困惑好奇,於是問我嘗試交往。
抱持著閒著也是閒著的心態,於是就答應了。
她不愛傳訊息,也禁止我傳太多訊息。朋友問起怎麼沒在一塊玩耍,我只是回答她需要個人空間。雖然朋友事後憤怒的拽著我去喝酒,讓學妹告訴我異女其實是在學弟家玩耍留宿的事實。
但其實也不關我的事,最後惹怒我的,只是她毫不在意的態度。
% l; h' E" }2 j
至於性向上跌跌撞撞。有些女性,認為男性所賦予女性的角色皆為弱者,因此拒絕一切女性化角色。就連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她也一直堅稱自己肯定是T。
身為女性並不代表身為弱者,否定自己的渴望並不會讓自己堅強。朋友總是看到某些女神就驚嘆好想被上,這並不會讓她顯得柔弱。
0 s/ r# G( L7 X2 ~2 N0 Q; X% Y
班上有個想與她說話的金髮女孩,但是在終於說上話之後,看著她,感到緊張。
然後轉過頭不理她,與旁邊另一名男生搭話。
她好像翻了個白眼。
8 s6 W2 P1 m# B" p/ a
然後學期結束了,又回家見到了L。
每次見到她,都感覺好像放下了許多。
"我跟你說過了吧,就算我們交往過,但也改變不了當了更久朋友的事實。你這樣的行為,無論如何,我都是會擔心的。"想了想然後又補ㄧ句"你要敢再藏著不說話,就死定了!"
她的反應究竟是害怕還是害羞,我說不清。
"好啦!知道了!"
然後暑假結束登機前,她傳了訊息。
"你等著!我會跟你講很多事情,煩死妳的!"
"我等著。"

. ?. F8 u, c4 k; D  [: n
這ㄧ年,我與學姊M搭上話了。
"你不是有女朋友嗎?"
"早分手了。"

' M. @  m. J% e
"怎麼突然想找我聊天了,受寵若驚。"
"因為想調戲學姊,可是學姊不害羞。"
"呃,我會的。"
! h7 ^7 I9 {+ ~/ s* O6 i! O
M跟W有許多相似的地方,說不清是因為那些相似所帶來的遺憾,還是因為M本身而注視她。
但即使相似,也差異迥然。W的吸引力是莫名的,就像某種魔性,即使我們的性格跟背景就像兩個極端,有時候根本不像存在於同個世界的人。M的吸引力只是感覺很真實,我們極度相似,唯一相反的只是床上扮演的角色,而這也讓形成互補。
- C' n( [. _; [. ]# U. E" S
M就像是認識很久的人,即使我們只是幾天就混熟了。
有天我在她床上俯望著她,她說,這一幕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很熟悉。

3 b' `- I; Q+ L  z  p
M與當時的W一樣,正面對著許多情緒上的問題。我去她家住了ㄧ周,她說睡在我旁邊總是能安靜沉穩的入睡,ㄧ夜無夢,直到早上懶洋洋的賴著床。
我們夜裡總是一起依偎在床上看著恐怖電影作為睡前活動,學姊與我都對科學或者恐怖的事物有種深沉的著迷。
+ {3 \  Q# W. Z. g' {# R
那個學期結束前,M驚慌的打來。我們原本約定好那個周末我又會去她家留宿的。
"我父母要來了,他們說不管有沒有念完,要把我帶回家。"
"連學業都沒關係了,他們很愛你吧。"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回去。"
"你若回去了,我會跟隨你到你所有城市,無論你到哪裡。"
"嗯。"
然後說著說著,她問我是否能與她父母共進晚餐,我一口答應,卻發現她說的時間是期末考之前的那個周末。
要是平時更加用功念書就好了,這樣就不會如此了。
似是感到我的遲疑,她讓我不許去了,說著學業比較重要。
最終考完試後我去探望了,見到她的父母。臨走前,她問我下次何時見面,我說春假吧,去些溫暖的地方。

. ^2 _# _: H7 E$ c' w
但是到了下學期,M的態度明顯冷淡很多,雖然還是會說話,但是明顯不一樣。
是因為我當時太心急的告訴她,她是我心目中最適合的結婚對象嗎?雖然她似乎感到壓力,但似乎也很感動。對於感情,我似乎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部分。
. U3 ^& p- T; F' ?
問她說,如果並不需要我這個朋友,可以直接了當的說,我便不會再吵她。
她說不是的,只是有時候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4 S. V2 r* W' K0 ?+ P9 B
唯一困惑的,是她的不願下定決心。
當時講得清楚而明白,無論選擇當情人還是朋友,都要直接了當的說。因為就算做不成情人,我們也是很投緣的朋友。
% |" _# `* J. t; t
那ㄧ年的冬天異常漫長,綿延到四月還不肯離去。三十年前ㄧ次因雪的停課讓學校因此被告並且索取賠償,所以自那之後,無論怎樣暴雪,學校不曾再放過假。校園的通訊軟體上,同學們取笑著時速無法差過10公里的車子,或者卡在路中間的倒楣鬼。

% i# F5 z* u8 [
J說,M是很乾脆明白的人。那天在M家,她直接了當的告訴他"我不會喜歡你。"
但是偏偏對我,拉開距離卻也不願講明白。
她與另ㄧ名學弟同居了,卻不喜歡那名學弟,只是享受被照顧的感覺。
0 B5 ~2 X" F' M2 H! {
我不懂M的想法。她也曾崩潰過,說著那些人都不愛她,只是佔她的便宜,她不懂自己究竟做錯了些什麼,總是不會被人好好珍惜。
但是在這樣崩潰過後,卻還是與那些容易上手的對象玩在一起。
6 O7 W; ?8 f) ^! s
我與她談及這些,M聽完好像有恍然大悟。但我知道,她非常不喜歡壓力,遇到壓力總是會下意識逃避遠離。
"我知道了,因為我做太多,就變成了理所當然,不被珍惜。"

3 f6 F8 V4 \, K, H7 t* V
最後春假,她與學弟去了溫暖如春的地方。

: H) a. E  f. ?7 e
"學姊,為什麼你連玩玩,都不跟我玩呢?"
"玩了就連朋友都當不成了啊。"
"但從來沒有人能夠這樣對我理解,為我著想,並且真的注視我。"唯一這麼做過的人,只有W。"妳的玩玩,對我而言,也是很認真的。"
她無言以答。
- A9 p# _5 l+ U: K
然後春假我與學弟J出去了,去了首都華盛頓,走過無數博物館,看過人類起源,當所謂人類還是原始人的時候,地球上存在著不只ㄧ種類別的人類,最終,我們的祖先滅了另外ㄧ支人類,那支當時已經發展出埋葬習俗並且擁有更多情感連結的人類。注視著詛咒深重的海洋之心,眾說紛紜,關於鐵達尼號沉默的原因。J說,這個旅遊,我們兩個人都可以各自放下。J說,M曾經有天告訴他,不是無法喜歡女生,不是不喜歡,只是無法與我在一起。但這些話,她卻不曾對我說過。為何要拉開距離?

& ^0 @' O( D4 e) `% ]
她也對J說過,其實並沒有很喜歡那個住在一起的學弟。我要她講清楚說明白,她閃躲不回,對J說著我很煩。
但很煩直接讓我不要吵不就好了嗎?
( ?3 j/ Y0 A% F9 J& R
最後回到J的家,那天晚上他室友的女朋友前來拜訪,坐在沙發上吃著火鍋看著格雷的五十道陰影。J說這女的真心太瘦了,我說不你看明明就有胸,然後格雷推倒安,J隨即說著,"你看!不見了!"
晚上不知道為什麼起了爭執,室友ㄧ怒衝出家門,消失於安靜的夜晚之中。J出門尋找,直到ㄧ無所獲的回家,"我不希望你們犯下我當初犯下的錯。"收到室友待在學校圖書館的消息,J對室友的女朋友這樣說,然後走出室友的房間。他走下樓,坐在他家樓梯上,我看著J,問起他正在嘗試放下的女孩,他轉過頭回應,然後最終,我們討論著M的態度。

0 t9 n: f1 F9 [" E8 N, a: I9 j: N
"或許她只是覺得直接說很傷人吧。"
"我與她說過,而她也知道。我是ㄧ個直接了當的人。曾經有人跟我分手,掛完電話我便再也沒有聯絡。"
"那是你不愛她吧。"
"不,我愛她。但是結束,就是結束了。"
學弟好像愣住了,對於我的果斷乾脆,或這無法理解的決然"那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最終他這麼說。
1 A5 P% b* x6 J0 O2 v
等了三天,我刪除與她所有聯繫方式,解除所有好友關係。
她對J說她非常的生氣,說她就是不喜歡我這樣的類型,我偏偏還要煩她。
" G; e% `" z& E7 K
J說,他也不懂M究竟在想些什麼。
, S; M* J7 C; W* @$ a1 |& y8 o
或許這也是自己的疏失。不曾特別追過誰,卻也自然而然與許多人曖昧或在一起過。或許,真正能夠在一起的,是舒適的相處,而不是直接了當說明的意圖。
: [9 w+ I; |0 a; T/ b, `
L終於交男朋友了。
想了想,祝福是ㄧ般的朋友會說的話,而我們的關係比那超過很多。
"喜歡嗎?不要又勉強自己。"
L似乎十分喜歡對方,說著想為對方成為更好的人。
還記得前陣子聊天的時候,L抱怨過,那些男生好像都只是想要肉體。
"… 我可以嗆你嗎?"
"?"
"我當時只要你的心,你也馬不給我啊哈哈哈哈哈。"
"……靠杯。"

0 H5 }* k. V, Q7 y9 i
與X和X的男朋友出去看電影,他們的交往似乎也滿ㄧ年多了。與X、X的男朋友、以及X的妹妹坐ㄧ桌吃著中餐,看著他們三人手裡玩著同樣的手機遊戲,有些啼笑皆非。
其實總有些好奇,X究竟知不知道,我曾經很喜歡她。
但至少,X養成了請我喝飲料的習慣。

, k, U* M) @7 L5 D3 t
還記得當年,我對她說著,暑假找到的工作賺了八百美金,可以請她喝好多咖啡。於是我們就這樣度過了無數午後。

, f: ^+ H6 V. K5 i. j
我遇到了ㄧ個女孩,但是只想跟她做朋友。

3 x2 t! |( V; ?  O" O
太多本能溫暖的關係,都被情愛燃燒殆盡。

# Z/ n2 R' M6 ?2 }: X% w$ c) s5 ]) b
感情什麼的,已經無所謂了。M與我如此契合,或許我已經錯過此生另一半。不過那又如何,我的價值並不需要任何其他事物來定義。
生活重心總是專注在課業以及成就上,至於人與人之間,善意對待想要接近認識的人,足矣。
& e; c$ U9 {: K$ y7 A0 F
又與H開始說話。我說著不敢相信她又與前女友復合了,她反問我,"但就現階段,能陪伴就夠了,你不也這麼說過嗎?"
"也是。"
我當時怎麼說的?好像是"不論貪你什麼,反正都必須在一起至少兩三年,工讀生還他媽的要要付他薪水咧,就當代價讓她拿去又如何。"

# z9 |! G' [# P2 N% M- R% X9 L9 V
J也交女朋友了,是不同的人,他們一起又去了ㄧ次華盛頓,這次,是看盛開的櫻花。
3 J. R# J2 z' A& V9 V+ O
現在抽的菸是american spiri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1

組織活動: 1

發表於 2015-4-20 00:15:39 | 顯示全部樓層
讀完你的文心中滿滿的惆悵已經很久沒有碰菸的我
: Y' o/ Y% [& j3 h居然想立即的點起一根菸
* }* ~: k: X* {; y2 }0 s- V! z或許吧
' o; z, |( N2 |% U3 a( ^) G6 I) Z或許最開始的文章與現在的情境有點符合
7 q: @% `( H" L) c1 l3 [想問   文章中的c是你本人嗎?
& J2 z! Q7 Y! h9 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5-4-20 05:38:40 | 顯示全部樓層
evef870116 發表於 2015-4-20 00:15' b& p! D% i" I# {1 R# ~
讀完你的文心中滿滿的惆悵已經很久沒有碰菸的我3 R1 X" H# E: M
居然想立即的點起一根菸" x3 u( |9 Q' }, W, u
或許吧

: Z5 O! N/ m. x9 N1 t1 T符合? 想愛就不要退縮. 想讓人見證這樣成長的過程' Z) ^! C3 w* t! U" P0 y. p
所以把自己的故事寫出來
8 V- z! r1 f5 {1 m* M/ j) t+ a不過被猜到的.... 還稍微寫得還比較像小說了(吐舌
$ s0 l7 u. x* J& ^* T$ ~6 E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1

組織活動: 1

發表於 2015-4-21 00:05:53 | 顯示全部樓層
redstubasa 發表於 2015-4-20 05:388 [4 J0 ]/ i, X$ |% A, A. }" X
符合? 想愛就不要退縮. 想讓人見證這樣成長的過程
7 q; u& b  }; T0 R- O, X9 @- G所以把自己的故事寫出來) ?9 d* x9 G* a# z, X
不過被猜到的.... 還稍微寫得 ...
6 t( ^: U1 A8 l% W5 z! u" |2 p& O
就在昨天
; C' `/ d3 w. M9 Q; Q2 _我往前走了哈哈
/ U* T8 A; ^: D  H6 @你寫的真的很棒
. j7 J- G: h. Z真的超級好的
+ y/ s* B8 x: i# ^7 w1 ^

點評

謝謝:)  發表於 2015-4-21 02:3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5-11-8 20:55:49 | 顯示全部樓層
$ Y2 L, G9 K% Y" V

: {) H7 {, S( I" q; Y! t以前討論過你的個性,但事實上你自己解剖的更複雜難懂了點。
: ~& L( a% ^" X* c5 y  N. @+ D* X; C紀錄下來有更加清楚自己的選擇嗎,因為太愛而傷害跟推離之憾,  e3 R# U/ v8 _
面對想要的,反而頓時失去所有力氣去挽留的悵然。# A$ }5 j( F7 b4 ?
* U8 f# I, W/ F; F

3 a* v. K. X$ O1 V3 W& |不知道是不是太年輕的關係,或者無關歲月,只是運氣問題。
  Z0 f/ B  G( v6 A. H6 v祝好運。2 E& y$ k' H4 n9 u4 R* k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5-11-9 09:27:21 | 顯示全部樓層
晰,喧擾。 發表於 2015-11-8 20:557 m" F; @% h3 ~
以前討論過你的個性,但事實上你自己解剖的更複雜難懂了點。: x* I% r; b" O' ^1 m) I: D
紀錄下來有更加清楚自己的選擇嗎,因為太愛 ...

' I" A/ s# l1 Y/ j# q真的非常年輕呢.... 其實每個章節都差不多隔了兩年# K- V8 K$ ^( ?4 B, L
# H2 C$ Q0 F, f
其實自己也不認得自己. 尤其是看第一個章節的時候覺得根本不認識這個人.! T5 p! C+ C% C- s+ J3 f" N/ K
不過大家看完第一章後面就越跳越快, 明明是五年前的我的文字, 卻被當成現在的性格. 這就是日記式記錄的困擾吧(嘆
, ^  k- d9 I. M: g9 |1 G7 O* m) T# b3 M
我只是記錄自己的蛻變. 但表達的不太好.: f2 w+ T  j+ `5 i2 ]4 e
是ㄧ種從完整變為殘缺又找回自我的過程.' ~, _) o* f1 {# h; J5 n: e
" P; T& ?5 h* R# n' T: r. `7 K
想讓更多人感受, 畢竟始終是要向前走的
+ y2 E2 k9 n  f' t4 S7 k( n不用害怕傷害, 反正總是會好.( ?8 `# R; ]5 k5 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17-9-5 20:08: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redstubasa 於 2017-9-5 20:10 編輯
- Y! D  s5 C' A+ \. Y  t$ Y
redstubasa 發表於 2015-11-9 09:27' S/ z8 u: v& l* [2 }1 L
真的非常年輕呢.... 其實每個章節都差不多隔了兩年4 K0 j; T' ^2 q, l  B! E. {

% E5 u% h4 C- `; C$ [# H* E其實自己也不認得自己. 尤其是看第一個章節的時候覺 ...

5 ]' X1 t& p* f% P& ~後記
  c- z" T- D. g2 }" Y1 J) @
/ R# B- _% ]. f& R. c1 m0 @0 T自從改成捲菸, 然後抽到天天吐黑痰之後, 徹底戒了菸或菸草.) g) Q% F  r5 @( |9 H) _- p
反正電子菸在台灣不算菸." G; J4 ~5 T0 h. C2 Q( T" C2 v

* ?, j6 }0 q2 M" @9 VH 結婚了.
" @4 }( K4 I, h5 @4 @3 w8 o2 l5 j
最後一個章節寫完的隔年三月, 正式診斷為重度憂鬱症
- O! w4 L9 I! d被明確診斷出自己時, 雖有些恍然, 卻又感到可笑. 習慣的模樣, 突然被告知這是需要幫助的?0 C# `7 R4 _4 f9 \3 v8 I% i$ i
# V. p& J/ C5 [. v
直到服了藥, 才知道
. L" ?2 k9 _8 h) t) Y: R天氣, 是會影響心情的.
! B! a9 \; m; C2 L時間感, 不是虛幻的.' ^8 q" y# N8 \6 l3 E$ b
說話的時候, 是能夠感受到別人反應的
* d; {0 v6 P# w! G0 p人類對事物是會喜愛, 厭惡, 憤怒, 悲傷的# S8 n, M5 F- b( J* \% b3 n
而不是被教育出來的4 T. f1 r/ D3 s
7 _/ w+ k" T& Y9 f6 S
原來世界是真的6 c! k" C! e/ V7 m
原來時間的流逝是感受得到的0 H* N. L6 w& _" v: W

9 g/ V( E! h5 J原來, 人生這麼容易. 想做什麼就可以去執行, 不會突然恍神, 不會突然無法思考, 不會突然什麼都感覺不到, 像是大腦的總電源突然跳掉一樣.( j% q2 k3 {& g6 v
居然可以遵從意識跟意願就去辦到事情." U: w: F# h, P( {% t
好簡單, 卻又很可怕.3 |3 o- _- b- M6 K

$ a9 x7 S3 f# t0 @+ R3 J+ H$ c對著聊天的對象冷嘲熱諷半天之後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生氣了. 默默的道歉完解釋了可能的原因, 對方也表示自己真的不是有意激怒.3 U) F, j2 f$ p
慢慢練習吧, 畢竟. 有15年沒有情緒可以管理.* |# H" y# r! `* S2 Y( U
* I" H4 D9 R8 A! E/ D1 E7 O: i
大學畢業的時候, 我做了個算數. 算上所有短期對象, 大學期間有8個女孩子.5 ~- w$ o- j: T, R. o' q1 a
最後一個, 是W.
! V- u3 _, x* J' Y4 V  t沒有使用任何手段, 任何心機, 任何算計. 只是陪伴, 開著玩笑, 然後最終坦承+ r+ c' h* G6 t2 B, T# Q. G
當時要畢業了, 我告訴她, 自己一直等著畢業之後, 要娶她. 因為口說無憑, 有能力才有資格說話.
5 s& d/ T4 B1 B  a& u0 S她拒絕了我. 在那之後, 一直一來說不清的焦慮感也消散了.
& ?. K$ i( a5 D; n* G! `& ?
3 c: c  y; J- L$ n- E' h. W有人問我, 為何身邊的女人換得那麼快. 單身不會超過三個月.# l. R; D7 U& _, X9 N. @: C5 P4 ^
我說, 只是被追, 看看對方還可以, 就接受了.7 {" {0 _& ?( y
但是心情不好的時候, 抓著筆友, 我說, 因為我欣賞她們.
( V/ [/ m4 u8 g4 R* i+ r為什麼? 她問.
' s7 e5 z- _8 _* t因為她們是壞人. 我說, "她們是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的壞人, 而不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所以順應一切而被默認的好人."
! c8 P7 L) J- w1 U她不認同, 甚至有些生氣. 可我不知道她為何生氣.
* {: k" r1 Y" D8 S; T! m( {$ d7 |
公司的前輩不經意關心起對象.
2 [2 o$ G3 A1 a# N4 @2 M我率先接過話題, 笑著說: b0 Z0 m4 Y/ ~5 d/ s* l7 S
"戀愛大學談一談就夠了, 工作賺錢比較重要."2 o3 ~! ]9 |8 V/ s9 J
拒絕三個月前那人之後, 終於邁入單身第六個月.
  n3 D+ x( v9 X1 Q
% f' t0 R! S4 s6 d$ t* 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廣告刊登|行銷合作|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2GIRL女子拉拉學園 |网站地图

GMT+8, 2017-12-15 12:35 , Processed in 0.196444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