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鯨騎士》作者 伊希麥拉來台 說毛利故事

2008-7-6 10:01| 發佈者: 鐵小飯| 查看: 968| 評論: 0

更新日期:2008/07/06 09:44 【中國時報 林欣誼專訪】
 從世界地圖上來看,紐西蘭與台灣的距離,非常遙遠;就語言文化而言,我們也存在著東、西方的差異。然而,當威提‧伊希麥拉(Witi Ihimaera)開始侃侃談起「本土文化」,並以「亞太地區」一詞將紐西蘭和亞洲概括在一起時,台灣和他的關係,頓時變得親切了!


 伊希麥拉是紐西蘭最重要的毛利作家,他在1972年及隔年,分別出版了第一部短篇小說集《綠岩綠岩》(Pounamu Pounamu)與長篇小說《葬禮》(Tangi),成為以英語寫作毛利文化的先河。兩年前,他以毛利族傳說為本的青少年小說《鯨騎士》(允晨)在台出版,台灣讀者才第一次認識這位說故事的高手,隨著同名改編電影在2002年全球熱映,他也一躍為世界知名作家。


 ■記得「我從哪裡來」


 有著深刻輪廓的伊希麥拉,第一次踏上台灣土地,就帶來很有力的開場白:「我們要顛覆以英語為主的文學脈絡,說自己的故事!」


 他用厚實的大手掌,與來訪的我們握了握手,然後轉著炯炯有神的黑眼珠,說道:「我的寫作中心,就是要為族人發聲。」並好奇反問:「那麼,台灣怎麼看待自己的文學呢?」


 其實,他並不特指台灣的原住民文學,因為在他概念中,台灣文學、或整個華文文學,都是相對於英語世界的邊緣發聲,所以他的「盟友」很廣闊。他一直很看重亞洲,也認為亞洲有能力樹立自己的典範,「要讓西方人知道,華文世界也有自己的莎士比亞,或自己的海明威!」


 今年64歲的伊希麥拉,一直以毛利文化為創作的根源,而推動他向外發聲的力量,就來自於他的部族。「這麼多年來,我感覺祖母一直在背後看著我,督促著我。」他說,自己從11歲起就喜歡在紙上編故事寫作,「祖母希望家裡的每個小孩都成為作家,因為她要我們把毛利人的故事,寫給全世界看。」祖母在他心中,種下了這個傳承的種子,「不管我旅行到多遠、成為什麼人,它都提醒著我,我從哪裡來。」


 ■作家就像巫師


 雖然伊希麥拉的作品有嚴肅的使命感,但他本人更像是寫出《鯨騎士》這個溫馨故事的大作家,童心未泯、親切幽默,他笑說,兩個女兒是他寫童書的靈感來源,例如《鯨騎士》突出了小女孩「卡瑚」的地位,就是女兒給他的刺激。故事中卡瑚成為部族繼承人,顛覆了毛利文化「男尊女卑」的觀念,也證明他不只是緬懷某個陳舊的毛利原鄉,而是更激進地,帶著他的部族與時俱進。有人因而問他:「在你筆下,好像男生都是輸家?」他暢然大笑,妙答:「難道,這不是事實嗎?」


 《鯨騎士》感動了世界各地的兒童,至今,紐西蘭學校裡規定每個孩子都要讀這本書,但他謙虛地說:「寫童書很難,我寫得還不夠好。」除了少量童書,他的創作多以短篇及長篇小說為主,至今已出版10多本著作、編選過多套毛利作家文選,還跨足舞台劇及電影編劇,甚至音樂作曲。


 更令人意外的是,伊希麥拉還擔任過長達18年的紐西蘭外交官。1970年代初,他因為出版了《綠岩綠岩》等兩部毛利文學先驅之作,而被當時總理Norman Kirk延攬到外交部任職,並曾派駐為美國紐約、華盛頓特區領事。他在外交部的工作以推廣族群文化、促進原住民權益為主,他認為:「不論政治家、經濟學家或是作家,都是一種改變世界的方式,作家則更像是一個傳統的角色,有如部落裡的巫師或先知一樣,寫作不是為了自己,而是把新的觀念傳達給世人。」


 ■什麼時候不寫作


 談到如何在全球化浪潮下,保存、發揚各地本土文化,這個大議題讓伊希麥拉不時皺起眉頭,在沙發上托腮想了又想。不時,他也反問台灣的年輕一代是否創作小說?小孩子喜歡看什麼電影?當他聽到「好萊塢電影最紅」時,就唉呀地搖了搖頭,聽見台灣每年出版量包含部分在地創作時,就稱許地叫好。


 他慶幸地說,紐西蘭當局很看重文化產業,也相信必須從在地藝術創作中,建立國族認同感。因此,他以英語寫作毛利文化,可以同時保有文化內涵、且能促進溝通了解,讓紐西蘭的白人與原住民在國族認同的過程中,都有參與感。


 除了面對部族、乃至國族的認同,伊希麥拉也在1995年推出的半自傳體男同志小說《西班牙花園夜》(Nights in the Gardens of Spain)中,悄悄坦露自身性向,並曾在2005年接受BBC電台訪問時,坦然出櫃。雖然他較少公開談及同志議題,但多重的身份認同ZZ外交官主流政壇與毛利邊緣文化、部落的男性獨尊與同志性向,想必讓他經歷過許多掙扎矛盾。但多年來,他只是不斷地為他所捍衛的事物而寫作,積極、正面,而且活力充沛。


 甚至被問及「遇到寫不出來時怎麼辦?」伊希麥拉還爽快大笑:「從來沒有過!寫作時腦子裡的聲音總是不斷湧出來,只有我叫它慢下來的時候!」但他一年中只花3個月寫作,「天氣晴朗,和天氣太冷的時候,我都不寫!」那這時做什麼呢?他愉快地回答:「看電影、和朋友吃飯,都是我最享受的時刻。」

丟雞蛋

讚一個

遞鮮花

酷斃了

我認同

被雷劈

最新評論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18-12-10 07:54 , Processed in 0.06323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