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2GIRL女子拉拉學園 首頁 新聞 觀點 查看內容

〈Let’s talk〉彩虹戀人 為愛而婚

2017-1-18 09:34| 發佈者: tsubasa1113| 查看: 318| 評論: 0|來自: 自由時報

摘要: 2017-01-18文/KD婚姻的意義,從來就不是一張證書、不是儀式本身,不是吃瓜子看戲的旁人,更不是甚麼「男女」或「一夫一妻」的文字遊戲,而是一個用心建立的家、兩個相愛的人,和他們承諾共同經營的未來。瑪麗跟伊安 ...
2017-01-18

文/KD

婚姻的意義,從來就不是一張證書、不是儀式本身,不是吃瓜子看戲的旁人,更不是甚麼「男女」或「一夫一妻」的文字遊戲,而是一個用心建立的家、兩個相愛的人,和他們承諾共同經營的未來。

瑪麗跟伊安 週末同居試婚中

瑪麗很漂亮,愛運動、玩音樂,朋友都說像她這樣的「婆」,在戀愛市場裡的熱度永遠不會消褪,但瑪麗很期待婚姻,對每一段戀愛都是「以結婚為前提」的認真,只是,她好像特別容易遇到需要遠距離的狀況。瑪麗的第一任女友因為公職遠調南部,當時她還是個學生,沒辦法跟去,不過瑪麗覺得,只要有數位科技,感情還是可以維繫。某次學期結束後瑪麗去找女友,卻看到女友稱之為「教會姐妹」的女孩獨自躺在女友床上睡得香甜。

她懂了,科技不敵距離,於是在另一任女友決定到北京上班的時候,瑪麗不顧一切跟著找工作搬了過去,兩個人同居在五環一個小小的套房裡。可是不久之後,女友還是提了分手:因為北京的蝸居和上班之外幾乎全天候的相處,讓她們摩擦變多,女友覺得「太黏」。於是,瑪麗懷著不爽的心情辭職搬回了台北。

空窗了一陣子之後,伊安出現了。瑪麗已經超過35歲,而伊安不到30歲,她過度熱情的追求讓瑪麗有點不安。瑪麗搞不清楚該跟對方保持怎樣的距離,她只敢像小女孩一樣,小心翼翼地每次踏出一點點步伐,但伊安知道瑪麗的不安所為何來,她告訴瑪麗:「不要急,讓我們跟經營初戀一樣慢慢來。」她們從像朋友般一起看展覽、上健身房開始,然後是約會、出國旅遊,讓瑪麗談戀愛的手感逐漸回溫。一年之後,伊安開始邀她週末到她家住,試著過幾天宅在家柴米油鹽的生活,在戀愛約會之外,能更瞭解彼此脫下重重裝備之後真實的性格。瑪麗一開始很拘謹,總是帶著旅行袋,把伊安家當成旅館一樣。但隨著交往時間加長,瑪麗慢慢習慣很放鬆地把東西忘在伊安家,現在已經可以下班後很自然地去她家整理一下再回自己家,週末也不再需要旅行袋了。她們偶爾還是會有不愉快,但是週間保持距離的關係總是讓瑪麗可以冷靜下來,再一次整理好心情,週末又是她跟伊安甜蜜的「family time」。瑪麗跟伊安都很期待台灣同性婚姻通過的那一天,她說:「對於婚姻,我們已經實習了這麼久,我有信心可以跟伊安一起建立很棒的家庭。」

在愛面前,人人平等。願天下有情人,都能結婚。

務實的卡斯柏 恐婚情節因愛閃婚

卡斯柏生長在保守的美國南方鄉下,是一個害羞內向的男孩。中學時發現自己的性向後,外在環境讓他不斷自我壓抑,不敢告訴任何人,只能拚命讀書當個好學生,把真正的自己丟到一邊不聞不問。直到大四在網路上認識了活潑外向的A,打開了他的世界,當時剛畢業還沒有正職工作的他,硬是湊出一筆錢買了單程機票,帶著全部家當飛到西雅圖,把他的人生賭在這個只在網路上聊過幾個月的男孩身上。

這麼多年來,卡斯柏跟家人極少聯絡,他的一切就是A,還有A身後張開雙臂完全接納他的A的家人。他們一起出遊、一起慶祝所有節日,A姐姐的老公總是約卡斯柏下班後去喝杯小酒,A的媽媽信任卡斯柏比信任自己兒子還多,甚麼事都要先問過卡斯柏才能決定。性向這件事,在這個家裡無比自然,從來沒有異樣眼光。

因為父母離異的關係, 卡斯柏一直對婚姻很不信任,從2012年華盛頓州通過同性婚姻的那一天起,A不知道求婚了多少回,他也不知道拒絕了多少回,直到前年年底,他們冷不防申請了結婚證,飛快舉行了公證儀式,除了家人誰也沒通知,就這麼結為伴侶。問他為甚麼明明抱定不婚主義卻又閃婚?一向嚴肅的卡斯柏忽然嬉皮笑臉地說:「因為福利啊!我算過,以我跟A的狀況,各自報稅跟各自保險要多繳的錢太多了!結婚之後A一年可以幫我省多少錢你知道嗎?」這麼實際且掃興的回答,如果A聽到可能臉色會不太好看,所以他馬上又補了一句:「其實是因為,我很感恩我能得到這麼好的一切,我覺得我應該讓他的家人知道,我想要真正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

看似務實的理由,背後總有一個關於愛的故事。

阿哲與茂迪 為愛走天涯

阿哲跟伴侶茂迪在1990年代認識,當時民風保守、網路不發達,想交男朋友的阿哲在報紙上登了一個小小的廣告,而當時還是大學生的茂迪打了那通電話。他們所居住的美國中西部,對於同性戀的態度如同洪水猛獸,從小到大,外型陰柔的阿哲不斷地在各種場合受到程度不一的霸凌或無禮對待,不愉快的經驗讓他憂鬱症纏身,很想離開美國。

為了讓愛人恢復健康,擁有加拿大籍的茂迪帶著阿哲從美國搬回多倫多,公證登記,買了房子,合法的伴侶關係和自由的空氣讓阿哲慢慢恢復了健康,也建立了自信。

然而身為經濟支柱的茂迪,卻在三年內遇到了兩次大規模裁員,經濟收入來源變得不穩定,加上阿哲父母年邁需要照顧,茂迪於是決定放棄跟阿哲在加拿大建立的一切,賣了房子也辭了工作,再度搬回美國。

由於茂迪不是美國人,同性婚姻當時還不能用以申請居留權,為了阿哲,茂迪只能不斷想辦法讓自己能合法留在美國陪伴他,並幫忙照顧他的爸媽。2013年,美國移民法裁決,同性婚姻配偶應該享有和異性戀配偶同等的各項聯邦福利。一得知這個消息,阿哲跟茂迪在一週內迅速提交了婚姻綠卡申請,前半段的路途雖然漫長,但茂迪終於可以以合法身分永久留在美國。阿哲笑著說:「以前我從來不覺得婚姻是甚麼了不起的東西,但我現在明白,對於像我們這樣的異國伴侶,婚姻不只是一張居留證,法律的力量能幫你把你最愛的人緊緊拴在身邊,讓你盡情地聽對方叨念,聽到煩也捨不得讓他停下來。」

婚姻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重點是,身在婚姻中的兩個人為對方用了多少心。



丟雞蛋

讚一個

遞鮮花

酷斃了

我認同

被雷劈

最新評論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隱私權條款|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24-6-13 17:57 , Processed in 0.07290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