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2GIRL女子拉拉學園 首頁 新聞 觀點 查看內容

文學相對論/陳克華vs. 歐陽文風(四之二)出櫃日記

2015-4-14 18:29| 發佈者: 我是園丁| 查看: 3710| 評論: 0|來自: UDN

摘要: 我在美國大學教社會時常對學生說,美國黑人面對歧視,生命不易,但比起同性戀者,則太幸福了!他們睜大眼睛看著我,我接著說,「至少黑人小孩不用小心翼翼地對媽媽說:媽,我要告訴你一個祕密,我是黑人!」全班爆笑 ...

● 歐陽文風: 我在馬來西亞公開出櫃那一年,好像也是你「再」出櫃的那一年,那是2006。那時不認識你,但讀到有關你的文字,不禁感嘆同志生命艱辛,我可以想像前路崎嶇。

我在美國大學教社會時常對學生說,美國黑人面對歧視,生命不易,但比起同性戀者,則太幸福了!他們睜大眼睛看著我,我接著說,「至少黑人小孩不用小心翼翼地對媽媽說:媽,我要告訴你一個祕密,我是黑人!」全班爆笑。

許許多多的同性戀者卻要不知經歷多少不眠的夜,然後再能鼓起勇氣告訴媽媽他是同性戀者。我再對學生說,縱使有黑人小孩如此對媽說「我是黑人」,他的媽媽絕對不會對他說:「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來氣我!」又再哄堂。

我告訴媽媽我是同志那年是2005,我與異性結婚第九年。我告訴媽:「我是同性戀者,我要離婚了。」那是青天霹靂。只是作為一名保守傳統的基督徒,她一時失語,因為她不曉得哪一個更嚴重更離譜更罪惡:離婚?還是同性戀?

我和前妻向她的姊妹們出櫃時,大家哭成一團。她妹妹兇狠地罵我,「是同性戀又為什麼要和我姊結婚害人?!」

前妻哭著應她,「又是你們這些基督徒說同性戀可以改,只要願意改只要找到喜歡的女子結婚就沒事!?」她妹一時語塞,我們都泣不成聲。

這些事都過去整整十年了,現在想起,也不知這十年是怎麼走過來的。我只知道,走出來了,我就只得不停地向前走,向前走……

公開走出來後,很多讀者很多陌生人,因此成了我的好朋友,包括認識了你,陳克華。但也有很多原來很好的朋友變得冷淡得令我心寒,特別是教會裡面的人。我逐漸明白,原來我們是不會失去朋友的,只是後來發現誰原來不是真正的朋友。

有時想起這一切,還會心痛。只是當有人告訴我,因為我走出,也給了他出櫃的勇氣,他知道自己原來是可以不必為了家人為了社會欺騙傷害另一位異性,和她結婚,他是可以做自己的,就好像我一樣。我就覺得一切的痛苦都是值得的。

因為恐懼,因為無知,因為懦弱,我浪費了一個美麗善良女子九年的青春。這件事,我至今都不能原諒自己。我在北京的一個好朋友有一天深夜聽我又說起這件事,他對我說「歐陽,你也把你最美好最帥的九年給了她……」我在電話那一頭,一直掉眼淚,我們都把自己最好的給了對方,但彼此卻最後什麼都得不到……

有人問我,為什麼要走出來,如此高調?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我希望以後所有的女子,都能在她們最美麗的時候,遇見她們喜歡,也真正愛她們的人。

聖賢走過的路,一步一蓮花,我不過凡夫俗子,我只敢希望我走過的一步一腳印,給後來者指路,給他們力量,讓這些同性戀者不再覺得孤單無助。我走出來,希望更多的同志能走出來,讓還不能走出來的同志明白他們不是自己一個人,在天地之間。


圖/本報資料照片。

●陳克華:的確,出櫃之後什麼都不同了。而且是朝正面的不同。我必須澄清我並非2006才正式於《聯副》以〈我的出櫃日〉一文出櫃,而是早在大學時代的文學創作裡,便已不掩藏我的同志情慾。所以文壇大多數人早已知道我是同志,而我也以為我沒有再向任何人出櫃的必要──直到發生我被恐嚇勒財的事件,新聞上了《蘋果日報》,我才驚覺「文壇」不能代表這個社會,而我的個性更無法容忍有人可以利用別人的同志身分勒索取財。我當時不但報了警,警察逮到了罪犯,法院也做了判決,罪犯付出了犯錯的代價;而我更不能忍受眾人(尤其是網路上的同志)漫無節制的隔岸觀火心態,說三道四,加油添醋,顛倒黑白──竟然還有人說對方是我男友或砲友,事發兩年後逼得我還得「登報澄清」,順便正式「再」出櫃一次。相較之下,我不在異性婚姻裡,也沒有基督教背景,出櫃於我是輕易多了。

●歐陽文風:其實,我認為也沒有誰真的比誰更容易出櫃,在一個恐同反同的世界,出櫃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出櫃的最大困難,往往不在別人,而是自己。如果我們不能接納自己,縱使在美國已有同性婚姻的國家,還是有人不敢出櫃。但在肛交口交是刑事罪,可判監禁高達二十年的馬來西亞,還是有人堅持出櫃。所以一切視乎個人!如果我們恐懼,什麼事都可以怕;恐懼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生命許多事,百花開,黃葉落,其實去而未去,來而未來,其實非去非來,一切唯心。所以《聖經》有句話說: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

因為一切唯心造。

反同最不人道的,就是讓渴望愛與被愛的人,明明是愛了,卻要為了生存,裝著不愛不在乎,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心糾結折騰?

很多同志不喜歡過年,因為過年必須回鄉;但因為不能誠實做自己,回家卻沒有安定的感覺;因為一個有關於自己最根本的祕密,我們與我們的親人之間,似乎永遠有一寸永恆的距離!希望有一天所有同志都能勇敢地走出來,好好地愛,光明正大的生活,心不再漂流……

至於現在,就讓我們出櫃,為自己也為別人創造幸福!

●陳克華:牧師大人又在傳道了。原來《聖經》裡也強調這個「心」。的確,出櫃後我的「心」胸變寬大了,眼光變柔和了,思慮變柔軟了,連寫作的內容和形式都和過去明顯不一樣了,這是我始料所未及的,原來出櫃對我生命的進程有那麼大的助益,正如孔子所說: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我發覺這也正是我出櫃的心路歷程。「不惑」說的是自己內心完全接受且認同自己的性取向,了無疑惑猶豫,我就是同志,同志就是我,完全沒有後天的「抉擇」或「造作」,同志於我就是一件那麼渾然天成,無可置疑的事;「知天命」則是領悟到身為同志而勇於出櫃,是一件多麼利人利己的事業和使命,除了讓同志平權運動能推展得更順利,如你所說的,起碼可以不要再讓這麼多無辜的女子陷入同志婚姻的悲劇泥淖裡,也是功德一樁,這麼德慧雙修,福德功德兼備的行為,竟是一件只有同志可行的「菩薩行」!歐陽文風牧師,你竟然也是大乘佛教觀念裡一名勇敢的「菩薩」呢!

而許多原本出櫃前憂慮的事並沒有發生,證實只是多慮,人真的在出櫃前會想很多,想太多,被許多不切實際或自己編造的情節所絆住,猶如佛陀所說的三毒之一的「癡」(即「無明」);而在某一點上觀念突破了,眼前滿目荊棘即刻化為萬里晴空,有如禪宗所說的「開悟」,內心的千年暗室一燈即破。出櫃後才真正能體會「出櫃」真的「得遠遠大於失」。有人憂慮出櫃後會失去許多朋友,而你說得對,因為你出櫃而疏遠你的人,「本來就不是」你的朋友──你並沒有因出櫃而「失去」任何一個朋友呵!

比較惱人的是媒體做訪問總愛有意無意要你再提出櫃往事,誠如香港出櫃女詩人游靜說的:出了一次櫃,便永遠出櫃出不完似的。人們總是想把你「塞回」衣櫃裡,要你在他們面前重新出櫃一次,就好像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樣,哈哈!

丟雞蛋
1

讚一個
3

遞鮮花

酷斃了
5

我認同

被雷劈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最新評論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隱私權條款|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24-7-24 19:39 , Processed in 0.07690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