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229|回復: 0

[短篇小說] Devotion 心甘情願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18-3-2 10:05: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網站小提醒:2GIRL的網址統一變更為 https://www.2girl.net,請記得更改你的「我的最愛/我的書籤」喔
Ellie Goulding-Devotion
6 T- d# k+ M5 ^5 v6 P專輯《Delirium》中,最讓我有感的一首歌。
  C" u# X# v8 [1 j2 ~2 z% t$ @) k( ]3 `5 i- i( B
獻上一個故事。
: H# `0 q4 P0 w3 C: Q5 O
' O8 b3 `0 Y- i# O8 {# X4 V4 G6 p' v" c

! w+ [; k- c7 Q9 |" _「妳說,崔璟以前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k) k7 @6 Y2 f+ C8 O+ N. f2 H
# X; w3 X3 R- I3 z7 P5 w$ B
酒酣耳熱之際,妳看出張叔大概醉得差不多了,這麼問著。+ }6 i! ]3 y! V; V/ v" b" E

+ E1 y' g% X4 y「嘛,是個很難搞的女人。」
0 L/ W# [9 @& Y2 s" C3 R: `妳忍不住害羞的笑了下,回想妻子在大學時期對妳又怨懟又冷漠的樣子——在追到手之前。但還是很可愛的,在軟下心的時候,也許每個表面冷淡的人,都只是習慣藏著自己的溫柔罷了。妳對自己如此結語。+ [: w/ h" C8 v( P1 |+ @  d' _
/ m+ z5 I/ J3 d7 ~7 A
「婚禮上的她,看來不是啊?」: K! {) R, X) ?2 w4 J$ h
張叔也笑了,微有歲月蔓枝的眼角彎著。8 M/ ~8 u' I* S4 o( M6 E
「是個挺安靜的女人,常常看著妳就笑了起來。」) J" D+ S2 _% T  |

! e! J3 o& }2 ~  }5 C7 U「我們在一起之後,她收斂了不少。」
6 R* i6 R, W8 {) l! q1 O. }妳聳聳肩。9 }8 o* P2 v( S! O
/ f/ O4 _8 K+ l# h" N1 w) m
「妳也變了不少。」: j+ S& h  @& r( D/ p! |
從口袋中摸出菸盒,張叔遞給妳一支菸,但妳搖搖頭。
- Y% h" |2 u% Q" n8 [& v「小美女,開始修身養性了?」
1 U- g4 S- o5 D1 J8 e5 \0 y% o/ a「她不喜歡,就戒了。」- @, y% _3 B9 }; r7 b
4 y3 Q- n2 R7 V# {: t+ W
於是張叔自己抽著菸,火光一瞬,脣間的輕霧漫出。妳仍然沒有動搖,又或懷念過去以此為樂的自己。
& b+ `9 U7 _" s. k; B3 e! A& P7 C( j6 @" e. G
「當妳說妳愛一個女人的時候,我真的很驚訝。」
  o) O8 A  M6 ]6 I9 q/ O& G+ |* U# r( H
他動了筷子,為自己又夾起另一 片豆干配酒。5 }7 K% X. b4 a8 C

* R9 y; c2 Q( f/ c% W9 k「我愛她,是件自然而然的事。」
' b' O0 r  @/ q妳啜著啤酒,臉頰發燙。* @$ I- _4 w. T3 ]* I
「我愛崔璟,不是愛她的性別,又或愛一個女人,我就只是愛她。這其實想起來,只是一件純粹的事,又有什麼好驚訝的呢?」
( [) D: u8 U1 m, e1 E: \
8 ]7 z: q! `# w+ D「當年妳認為自己無法愛人。」) {# G1 \8 t' M9 `. f6 K7 X
張叔又吐了一口煙,用頗有興味的眼神看著妳。% s1 C8 u1 ^/ B3 g+ e8 B1 _
「太久以前了。」* J5 g( @) m- C: D5 K
妳本不想附和的,但還是不禁傻笑起來。% @# l5 ?$ j2 s7 q3 V0 p9 J! y: D
" h. `/ d2 q  d! V# d# J* x. p
1 c3 k0 t' v0 T; P

3 G, b' m7 e: L& ~/ ~8 A那年,妳忘不了的,霸王寒流把人凍得不像話。似乎該瘋的都瘋了,還有些人尋找慰藉,懇求一點溫暖。' F5 A$ @7 Z, L0 f/ d
5 S" P7 x+ Z/ ]& g9 ?
「我和子徽睡了。」
5 J7 G1 t! |9 m% g* t- H- `2 S, d' g" `5 s, N1 l' M# p
妳就只是這麼告訴崔璟,透過訊息,試圖讓自己好過一點。7 A+ P7 N7 }- k
; d" M2 {+ m9 s; K/ ~3 Z9 M
結果她就打給妳了,不過一分鐘後的事情。
9 G8 K2 m( \6 _% ^. B' E* `  S6 a9 y0 J5 _' S
「林子徽那傢伙強了妳?」$ Q! `6 m$ r' x! |0 P1 P
其實她第一句吐的是國罵,但和後面的話相較起來沒那麼重要。妳愣了愣。
  J. ^# F( H, h  H# P* E3 [: T* ]) ]. k
「我沒拒絕他罷了。」9 L/ D/ [3 a9 }& |' G
「妳從不想要任何人。妳這個笨女人,現在在哪裡?」
* {7 j$ \0 {' g8 ]8 z1 {. S! _7 j
2 x* f5 f" g' J, L: e' F不知怎麼著的,妳剎時感覺沒那麼糟了。: K& d& W: y- f
, h9 W0 w+ o* H. q; _
「家裏。」! m% J' E' I' `' G8 I4 C0 t* Z+ G
「待著,等我。」
" F5 P" E; q9 p) V8 A6 b
0 w0 W9 q# k9 h& a1 s她來了。不過幾分鐘的事,但是妳也緊張了幾分鐘,妳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感覺妳同時也害怕著什麼。3 J+ d0 O8 ~7 e' X0 B' a

! z4 B* [/ y! p! `3 N$ `, m3 {「......他有傷到妳嗎?」
6 d- O# ?0 _& Q6 }! @" J- N崔璟扔下鑰匙,嚴肅的表情讓妳頓時開不了口,但她催促妳回應:「他抓著妳嗎?」: X$ U* r/ h/ G' s
$ O. w+ F: \6 V' e
「......不。我說過了,只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事,沒有誰強迫誰。」1 r5 L) `- l: J. v1 p
過了幾分鐘,妳終於如此回應。但她看起來更生氣了,可能是因為妳看起來不怎麼在乎的樣子。# E4 o& M/ Z0 r
% N7 t  h9 }! A; F6 {
「妳為什麼能容忍?」" r* w5 f5 n! R/ N+ ?
「我不討厭這件事,或是他這個人。」3 u8 v9 W% C; L
「那妳又為什麼要告訴我?」9 b' S: X+ J6 t/ a% y6 o
7 C6 G' L. Q7 S# Q: u- T
妳咋舌,崔璟的確問中了妳心上動搖的部分。
+ ~: ~6 l# r. ^$ {0 k) s) q7 k4 y$ U8 W3 j# \! v
「也許是因為陌生。對這樣的感覺,或這件事......所以我想和妳說說話。」  S0 w# |+ ?! _2 L# j' M
妳看著她變化的表情,其實多了幾分無奈,但妳說的是實話。" Q1 v+ C& _) U4 Z7 ?+ S

$ }9 y- d. L0 t, j; ^' T9 _「過來。」" @/ B, T8 V" E8 o2 ^& L4 f
最後崔璟這麼說,在妳的床上坐了下來。
$ \) e* p) U/ x0 R1 j+ C5 o: ^「妳難過嗎?哪怕任何一點。」- j9 `7 p. v6 }2 ]9 d  P

$ Y: \) A. i. O& Z6 E妳被她擁在懷裏,頓時又說不上話了。但擔心會被當成是哽咽的表現,還是開口:「要是這是錯的,我希望妳阻止我。」
+ U) Q, c6 L6 A+ ]" `) c7 r- P. d9 l0 R. ~! @; m
妳希望她抱著久一些,但她還是鬆開,讓妳在身邊坐下。
) }( w9 ]2 L+ N! y+ Z# C「妳喜歡他嗎?」
2 L7 g; b: `5 _& ?( d* }' |5 ^; m% E
妳搖搖頭。
+ z1 t. b- Q  z. f- g8 Y# P) t; ?2 r. ~0 k# b
「那,妳需要性嗎?」
! \! b8 u: `' O- [
/ h7 g2 o% w- O  {5 D2 x' E妳保持疑惑的態度,這個問題暫時沒有答案。
" o+ I% Y# X$ ^: ^% ^! i/ R9 M/ T# e
「妳真是讓人傷腦筋。」! D, w2 q" n8 V# E; `$ c- e. G. {
但是崔璟這麼碎唸著的時候,妳突然發現底心有著什麼在竄動。妳看著她的眼睛,看著她微微蹙起的柳眉,還有她隨性一撩就算整理好的半長髮。妳了解這一切是如此的簡單,卻又複雜起來。" }1 V6 x  `2 |9 X* ~6 m  \, S

, _& y+ I) a/ R/ A* F; n' F「我睡不著覺。」
9 P+ i4 y( s- |3 g, I7 k( n1 ?4 d9 }5 c4 k+ R0 a- Y/ e
她抬眼看著妳,微微噘起脣瓣思考,妳突然很擔心她是不是也聽懂了什麼。2 ~! T. t9 d* {! _0 [% \

- k8 m  x( Q) W3 e% [7 `3 {8 z「好吧,我今晚會陪著妳。」
! n) r8 ~' u3 W" `3 K( W% [$ S崔璟拿出手機。/ }3 R/ h) g" e3 ?2 Z. I+ y% i0 K" E
「但是林子徽那傢伙,我也得和他談談。」
7 ]9 z  \- o% u, h6 F& N# A聞語,妳很快地把手按上去,按在她的手背上,阻止她的動作。
2 y4 s. N, r9 `) z「我求妳了。」
: a8 [" ~3 u/ ~: n$ _0 W1 z妳搖搖頭。. Z  L, f# x: g' F. i& ~
& z* ~. ]7 \5 `- a
她沉默的看著妳。妳以為她又會生氣,而最糟糕的狀況是離去。3 G& r. g* B* i) q" q* y8 t
但是崔璟沒有。) E( m) Z4 o- }2 U

( y+ w2 [; B- F「妳真是天真得一塌糊塗。」
: z2 g$ A# i* {* N& Q她嘆口氣,選擇和妳一起躺了下來。6 P+ Q( U1 k. q8 u
妳伸手關上燈,陷入黑暗後便摸不清對方的樣子,但她拉著妳的手。妳覺得這樣的崔璟很稀奇,但不容揶揄就是了。  {& J/ k& L- ^8 C+ g3 |* K2 G

: W5 F8 _3 j( j% v8 K7 r「謝謝妳。」: C; Q. I6 B0 U. H' R; g
妳意識到這天來了,或是它一直都在,只是妳終於是無法否認的。
* I) |* @8 l$ m' z, I$ _妳的感情,崔璟。
2 n+ v$ S3 ]  m2 g* \
/ e& d8 l) f1 [+ w! {5 Q2 f+ {7 G2 I  }. U$ \  z

6 }. Y2 ]7 s2 @, W& A3 C! Q" p妳記下她的課表,讓彼此相遇的時間更多,不只是偶爾的幾頓飯了,或是顯得膚淺的手機訊息。妳和她談了更多的事,更深入的想法,而崔璟,也願意敘說她自己的故事。  }" p- N: D$ V/ k& k4 _5 t# v- C
: T( e' R4 u; W$ x( k: i8 E
但是崔璟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妳也陪著她。& Z- f( @$ ~5 U) a2 {3 W

' t6 b' J3 \' p! V1 n6 S1 \妳發現她放柔姿態的樣子是多麼的可愛,妳在夏夜裡聽她小聲的談論,妳讓她住了下來。因為妳們太晚吃消夜,還開始下起雨來。
% K5 C, [% `! k- @4 {3 e3 C. m+ W% M% h$ V: d' w9 g3 C; X3 t
崔璟的感情來得很快,卻也去得很快。) h2 n& v; p, o& e& c2 |
) Y4 B& B8 Z/ B5 ]. Z* ]" b
妳知道她一開始是想故作堅強的。但妳還是察覺到不對勁,因為她的聲音聽起來心不在焉,也低悶許多。妳問她是不是感冒了,她怔了一下,回答沒有。這對妳而言已經夠清楚了。
% R" q: `' {- S* `4 o  r; g8 `: H9 a4 C2 ~* A% \
妳趕到崔璟家的時候,她也嚇了一跳,穿得不怎麼講究,頭髮亂糟糟的,鼻尖紅著。
7 _3 Q! x# G  t為了掩飾什麼,她去倒飲料的時候還戴上眼鏡,這讓妳的情緒起了變化。  d+ W+ `- P6 R* h5 |: D$ Z4 p

3 H% j- u9 {$ X9 `$ B7 r! U「怎麼回事?」% M+ `' c( X6 g% ?/ {1 P
妳可沒注意到自己明顯慍怒的聲音。
( o+ G1 L9 ~" A  ]8 c而崔璟只是安靜的看著妳。
( N; K6 \, n4 ?+ f4 V1 }) [0 M9 w0 D8 O& _4 d
恍惚間,妳想起她當年生氣的樣子。
2 R4 g, |; {2 h但也許這不僅是無奈了。
; }: t  Z& W# |) G9 R8 ~, g6 B2 F
9 q! D% ~: {3 T「我已經沒那麼幼稚了。無論是妳的難過,或是什麼糟糕的樣子,我都能承受。」9 d$ V5 Y3 U9 ^$ _) S8 e2 j; _4 E$ f
妳對崔璟這麼說,也是對自己說。
$ `; q" m9 j3 u- r- Z1 t4 }「所以,告訴我吧。」
! u+ E+ E, S/ A9 J" `/ u
& y# p0 k  ?* w她這次也握著妳的手。
& |, g4 Z1 s7 {4 C/ N, [+ y7 E3 h
崔璟軟弱的樣子,妳見到了,但妳希望以後永遠都不需要再見到。因為妳不喜歡她忍住不哭的臉龐,而崔璟卻仍然是一個無法外放的人,妳無法改變她,只能引導她。
: V7 L% o$ G, h
; L! \; Q7 p7 [! T' x" k
& H# d: W) \0 P
) r3 E3 j3 }6 [' H: ]3 ]: _9 `) b妳和崔璟告白的時候,大概是一生中最緊張的時刻。+ }9 t5 S6 s, Y+ k) [/ d

% X! D+ T8 r- F/ L- B1 n: B「妳覺得妳追得到我嗎?」
% o( p) z& h! a  R+ C7 q0 T5 [3 M: p. X4 t
她卻噗哧一聲地笑了出來。從前幾個月以來,妳已經看出這段關係的變化,也隱約感覺到她是知道什麼的。
1 H1 J& c& ^7 {( p4 x6 O) S* @, m+ h* ~. ]1 ?
「我沒有要追妳。」
! v% s7 n4 c* y7 e  j7 Y8 J' p! m
但妳無比認真的說道。崔璟上揚的脣角瞬間收斂起來,妳看著她的大眼睛在鏡片下不解似地眨啊眨的。5 Q3 H; U( V& b! u, L/ e% A

" {9 z8 i$ ]* l# [1 C( v# @/ f「我只是問,妳要跟我在一起嗎?因為我相信妳早有答案了。」$ |" v6 S4 Q- V6 e4 a
( M+ h0 n- o# t# l4 U) P
崔璟的眼神變得柔和,然後她又忍不住笑意了。
1 h" h3 W0 f& R+ J# D4 G
8 @* K& [1 i  R( ~「妳會後悔的。」! _8 \3 o% ?& v# o# o
妳就當是答應了,反正妳不怕。
( a( u: T. P: z  _8 D! P* y/ v) X) M+ L

: z6 ^6 t2 ^4 X& j- @1 \4 E( X' Y. K; s# p; o% w3 e
妳知道崔璟有秘密,自從妳們在一起後,妳發現了這件事。
: U1 ^2 n( U2 V& C1 Y: s1 b但是究竟是什麼,她是不會說的。8 @7 J* r! y' w  h/ T+ k' k
4 f+ t- F" s- B! X# J
「藍色還是紅色?」$ `0 ^) S! A" q2 w# N! l
妳把兩個馬克杯舉起來亮給她看。* m) c4 e. ^6 ]# s
「藍的。」
# Q3 r0 `* d4 V: W- U7 s. N5 K* N+ ~崔璟指向左手邊的馬克杯,然後笑了一下。. {) s0 n) L! K: W" ]

% a/ y$ h& Q, x) D妳喜歡她笑起來,有著淺淺酒窩的樣子,還有她仍然偶爾會找事怨妳的語句。8 i2 m. V" k/ ?  q0 O
妳愛崔璟,這件事根深蒂固在妳的心裡,只要她碰觸妳,一切就亮了起來。妳願意把最好的,最甜的一切送到她的手上,或是吻她,這對妳而言很實切。妳不再覺得生活模糊不清了,生活是崔璟的輪廓。
) \: @8 B1 g3 d" M
/ `) C8 L  @/ o: C/ T「妳真的不來和我一起住嗎?」' L9 S3 ?3 U& U) o# I; j
& L; L& M6 o3 C- t
但是她聳聳肩,她喜歡還是保有點距離的感情,而妳決定尊重她。
1 n! g; P9 F( H# O5 P7 L2 U; J2 l0 }+ d
「笑一下嘛,妳最喜歡的冬天要來了。」/ N: d) M5 s; M  @+ p: j
) ?1 c' U) C/ L$ z1 Y$ U
妳也發現一件事。: {; L! ~1 D& z; U0 Q1 S
崔璟似乎不怎麼擅長討好戀人。所以妳偶爾會表現得賭氣,享受崔璟笨拙又想說什麼的樣子。然而當換成她和妳賭氣的時候,妳可以感覺天天都是寒流,但是妳也得當她有一年份熱度的暖暖包。) U4 N* N5 T! q7 e0 v4 @

( D; i# U( G; K! M  v% Z妳懷疑自己可能會變成妻奴。
9 K! d- l  n* A( o) h% D4 E3 e: v; M0 o7 k
& N! p' D  z! ~( N2 J$ j
* q$ c- w. N! B6 T2 J
妳崩潰的時候,是在回老家時,接到一通電話。
- M; b- p9 a9 D: e1 t
* W9 o9 h' k$ c+ m3 D" ]妳原本答應父母要帶一個特別的人回來,在她下禮拜忙完後,妳會在她的家門口等她。
1 u" e3 b$ W% e! ~3 l! {* L8 V6 }0 P& S" `$ T3 Z
但一切都趕不上醫院的一通電話。' [( s, h2 K* ?" [0 U. V) n. `# \+ }
1 N. W/ z; u! k# F+ _2 Q
妳聽見醫生的聲音,妳卻也在顫抖,無法專注地吸收這件事。白紙黑字寫得很明白,醫生說了她的病是怎麼一回事,還有多久的時間,但妳不忍心去把那幾個字留在腦中,妳只想大哭一場,但妳很清楚妳得面對醒來後的她,還有這段關係可能會如何結束。1 I  }- p; A* @$ F& D+ |
6 n" |# ]$ I7 p
崔璟看著妳,她的眼眶也是濕的,但她又笨拙地笑了起來。
% n3 N: {* z) G4 ?& Y& Z4 u0 s( e) P+ q5 K8 W5 S
「這是妳不願意和我同居的原因嗎?」3 S! S+ _/ J, J. S9 [
. A1 H- y/ p+ O. ^; j* R# a
「我以為妳很快就會受不了我了。」7 K+ l: o; ^( s4 W$ ]$ M! S5 l! a
8 y$ I& D9 i5 ?. O: ?+ f5 E/ h7 Q7 v: E
「但妳也愛我,不是嗎?妳已經沒辦法控制了。」1 q0 z  D0 x7 X$ u* {$ ]- U
" K/ `5 F& f; A9 l4 [/ z
妳撫摸著她的髮絲,想著她的手指為什麼如此冰冷。  Z$ i5 X2 V6 \
9 W5 b& n5 X! R6 n5 d' M; ^& m
「就到這裡吧。我很抱歉,答應妳,讓妳愛上我。」' F% u4 x1 N6 Y; r7 y: h

, a; O0 F* K4 |崔璟不再咄咄逼人了。也許她一直都是在妳的前一步知道一些很關鍵的事,妳想通這點,但這次妳沒辦法讓她隨心所欲地傷害自己。0 _' {! M/ S" a2 O# N. z7 Z! e
7 y' r1 D' j' _9 q. \1 a
「只要老實告訴我就好。」* y2 F; D) }: n. W# o# R
妳可以開始清晰地倒數妳們仍有的時日,每一分一秒,妳都不想浪費。3 q1 O. ]  W, V! ~3 p) j
「崔璟,妳愛我嗎?」
* {0 L5 @4 A! c2 l& a
# E$ }% J, V: Z/ ]% N* m. R她笑得瞇起眼,還是不小心讓眼淚滑了下來。
' S7 Z& Y' i7 j' C. B/ h( P: |# n! P% T2 B$ L
「是的,我愛妳。」$ l. o( c2 Q) k5 H' \
, v5 g5 N* _5 a$ }. p
這對妳而言就夠了......所以妳開口。
, R' y1 S; [  M  W( R% `
( x* L# A& X1 @% ]3 l$ T6 c「那就嫁給我。」
$ m' V# H7 N& j* ]- U/ [9 ]
1 I4 ^8 s! ~* O1 d
0 Y+ |5 I. r1 k+ G& l) F1 @8 V! t% O) l# D& c" r2 Z
在婚禮上,妳們邀請了所有參與過妳們人生的人。0 h1 j: p8 t& h! B: [" \

$ s/ a9 J8 l/ ]. g$ ]4 H+ y4 ~在婚禮後,妳的朋友不鬧妳們,只是簡單的抱成一團,這畫面在婚攝的鏡頭下看起來應該挺有趣的。; j4 ?8 u" a( R# F) p. B, l

. N; a) M; D/ {% {& |. p  M, E她穿白色婚紗的樣子很美,她也說妳很美,便忍不住摟著妳親了好幾口。妳知道崔璟今天很開心,婚禮怎麼能讓人憂傷呢?紅毯的那一段是妳從沒後悔過的承諾。5 i/ W2 }3 r/ @: j! R) _
" L( P) |7 n* n2 `2 W( n3 Y
! ~, C3 Y4 P  U1 h0 t4 d9 C

& c8 G& C  y$ o3 o% X0 }她是在兩年後離開的。
$ D# z% Q9 u- d$ N7 d" L% g
$ L, {0 _$ w! i5 i; v7 {她的父母很感謝妳,說了好幾次,讓他們的女兒可以在最後不怨天尤人,又或鬱悶終生,他們說崔璟很幸福。
! e4 ]1 h2 i" n  D* |+ Z" u) p7 N6 }, `+ @3 \& H0 L. ^- [
而妳說,是她教會了妳更多的東西,崔璟才是讓妳幸福的人。% `9 K! T* J2 Y* a
5 @. m5 V, S  k4 D/ N" i
妳在睡前會看她的照片,聽她聽過的歌,用她的杯子喝她以前總是在家裡備有的飲料。  v/ @: _  a, _& @' ]9 U& y5 L" O

! w# F$ \0 a) E$ y4 ?偶爾的哭泣,妳不知道妳是不是死了,妳的心。
5 |. v) o( S( v+ B1 P但是崔璟曾經看著妳的眼睛說了那三個字。
' h/ v6 G/ [' B: @「我愛妳。」
$ l: R: e; T# W6 M& A) \% c. @8 c+ V5 M
所以妳知道她要妳好好的。- p( }) C7 Q# u) j! y! A* ~
& P$ k) g. }# G9 b; e/ T8 }
. V7 O4 L" ~; J  D* e4 D

, w5 n  r* b! |7 l5 x& |& @Whenever you break, I'll fix it for you   W# Y0 A' [" o' z8 h5 J( E
就算你崩碎成千萬片 我也會重新將你拼湊
# Y  K2 u! ^! K) @* `
9 M  S, X+ t( b7 j: O& zI'm the one who drives to you at night 2 E# Y+ h# b) e# D/ \1 E; J
我總是那個在夜晚時分與你相伴的人
' g" Z; g0 Z4 [- I) c" z+ l. r# d. ^" l$ f  v* r
And maybe we'll fall a little deeper $ V" L$ P* Q/ W+ K
也許我們會更加淪陷於彼此
1 g0 D+ ?* \; G) r( N1 O4 L
' @7 F; v& x2 f# KI think our little hearts will be alright ) L7 K' I8 Y3 h; T0 ?
但我們的心最後會回歸安好的
/ q4 N0 p+ y0 ]6 C# i* s. ^+ F" N  B# e, ~: n" Y
Cause this is devotion
9 x$ K( Z2 f! r因為心甘情願呢     —〈Devotion〉by Ellie Goulding. a+ w8 B: F2 T) v, u; }3 Z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2GIRL女子拉拉學園

GMT+8, 2018-11-17 10:12 , Processed in 0.12432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