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2GIRL女子拉拉學園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30918|回復: 55

[長篇小說] 【任務情人】-22、番外篇- (2/8)結尾

[複製鏈接]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09-11-4 16:07: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傻K 於 2010-2-8 21:34 編輯
1 d0 S. s; }9 B
- R4 O- b7 p$ X# J) R' `" Z. U各位大大,妳們好!!
6 H/ b( |9 ~7 u$ Y! Q+ k" h$ W: [& L4 c6 P' u/ q8 X
如果有人看過此篇,別懷疑,這不是盜文!!(是本人嘔心瀝血的作品之一)= ˇ =* j; M) T' O. a; h3 i+ u

* K# `: }, d/ L0 I) _7 B我曾在某處發文過,若有看過的大大請跟我打聲招呼吧!!# r  z4 a' |9 z! A

8 u6 G2 f! \' |8 N如有需要改善的地方也可以提出來告訴我,在這小的也希望各位大大可以喜歡我的文章...6 Y/ ?3 ^. S7 M/ s1 I, D
) V  A4 e( E$ Z  `; Y% J7 p
就請各位多多支持囉!!!感恩!!= ˇ =- i5 D. ?8 E3 Q1 E( X

4 b$ A/ T6 L& @$ y$ W) C, n& H# q1 t6 \% T# z8 g
===========================================================
1 B0 }; P* h/ f3 H1 W7 e
, N* t' R3 N! _4 q
  J. p5 ]6 M0 h; r: N( Y9 ?: y" u: `6 j9 A% E
每個世界每個國家都有黑暗的一面,人性醜陋骯髒的一面比比皆是,這社會裡的龍頭不二人選就是“鷹氏集團”,黑道通通都害怕不敢侵犯的龍頭老大,白道只能眼睜睜的通融他們的所作所為,而這集團黑不黑白不白的,讓人害怕卻又不得不遵從的社會,這就是所謂的“黑白通吃”。
& J! P4 ]+ c# n" j. f: r
( L$ n2 i  }7 u1 y. g* q0 ~1 O* z) h' y) P! P' h9 x6 D
這集團是由“鷹珅羪”從日本遷移到台灣來,大本營依舊在日本,而台灣只不過是分公司罷了,原本規模就不大,因為鷹珅羪有個女兒,從國外訓練回來就交由她代理台灣分公司,而這女兒並沒有讓他有所失望,讓這分公司佔領台灣大半部份,鷹珅羪放心的把公司交給她女兒“鷹澄楓”,而他就安心的回日本繼續坐鎮大本營的位置了。
" n% N7 f* ~# S/ V1 N$ V& h- r' B* G" q  V' \/ {, e

/ a  _; b" r) c8 `鷹澄楓的部屬有兩位的得力助手,分別是“羽翔”“煜傑”,因為曾經一起共患難所以鷹澄楓就把這兩位拉到身邊替她效勞,果真,有了這兩位的力量,讓台灣的分公司勢力遙遙直上,誰都不敢侵犯與霸權!穩坐龍頭位置的主要因素!
0 O( n1 H) q: k+ V' d; i6 M- d$ I7 v
. R; q) R2 X, I7 u4 k, C
由於這集團會黑白通吃,原因在於白道需要藉助它的勢力,從中調查許多白道找不到的證據,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讓白道這麼輕鬆就拿到消息的,金錢是兩邊唯一溝通的條件,鷹澄楓不隨便賣資料給警方,當然要有利益上的交換條件了!0 ~- l& A( g% P: k4 q: U

1 p1 |3 |$ r/ H" }4 a) ]" z  ]5 U( T. }! o2 Q
至於黑道方面,因為鷹氏集團的權力很大,就算想霸佔鷹氏部分地位也不是那麼容易,只能遵守以及配合了!鷹氏集團可怕的地方在於它集合了所有強手的手下,情報、殺手、智慧型高手…..各各身手都不凡,可以說聚集世界各地的精英了。& N0 S! ?, D) @3 d0 n* v
! L% |6 C# V" {; H" q+ e* b. {8 P

. v9 M1 t) {+ {& |. M而鷹澄楓的真面目是大家所好奇的,因為沒有人真正看過或是交手過,一切都是由她的兩位得力助手去代理所有事情。  T5 d1 N- y5 N) R

# y  U5 `1 I9 ]) @4 m2 D' e
0 U, p; g; x7 f. `, Y故事,也就是這樣開始了!一段任務裡的角色與主角的戀曲,是喜是憂都在那一瞬之間發生了!$ b% h- b( b" Q/ \! w

' k0 {- i/ I. {% }2 v1 F' {4 v  A- r2 a- D7 a) W$ Q0 `9 w9 ^/ z

# M1 l! G9 r# K任務情人-1
! D9 u4 e- A2 A! g  U( f7 [
) Q0 q7 `/ I; H' q
  |6 x) H( a- B( c# r在某一棟大樓層的某一間辦公室裡坐了三個人……7 }. U. G3 L( ]
這三個人的氣質與外表截然不同,但都是具有非凡的相貌,一個很明顯就是中日混血兒,臉的輪廓很深皮膚卻很白,英氣迷人卻霸氣十足的坐在辦公桌前打著電腦,另外兩個分別坐在沙發上,看的出來誰是老闆了。
- A- L% \7 v& A% v/ s3 [( w3 v4 ]# N1 _5 b. }

, W: t3 N) Z# p+ }! {「最近有什麼事要去做的嗎?」坐在沙發右邊上的,先開口說話了。
6 D% g6 m* {, r% @; I  R. S( T
6 d$ j6 p/ D" k9 u  o2 T
+ o$ a5 |) _/ y2 s! I「對啊!之前該完成的都完成了,那現在勒?」另一位坐在左邊的也跟著開口問坐在辦公桌前的人!8 I+ B7 T- Y7 V# `* n
! H" v- }7 e. `; @
1 D' i6 o( i5 _8 h2 i+ l2 W
「妳們倆…..是不是嫌無聊了啊!很難得會主動問我有沒有事做耶!」( R& g: o! c5 A& q" d
在辦公桌前的澄楓覺得天要下紅雨了….。
. M( b: X6 R6 X$ p7 O
$ n& f% D+ b* A7 {1 Z9 h' q; j; k" |' e0 e/ ^( n# G3 N( @
「別這樣說我們嘛!我們也想分擔老闆妳的辛苦嘛!」  Y* X; U, f2 n, x& t% C, u
長的有點痞子樣開口解釋….。
+ H+ l$ @- E6 m" @/ g% h% I3 L! t! R- |/ S
* y7 u9 r' ?' a& m2 m4 |1 B
「別講的這麼好聽喔~~~我會不知道妳在想什麼嗎?」澄楓立刻戳破她的謊言。# N$ E2 `1 @, y. G
$ A& g3 h1 ?* {  R

: i) f2 y/ Z/ z. h「羽翔~~別再講那些白目的話了,誰不知道妳要贖罪阿!嘖…..」+ I) E7 q. j' t
另一位秀氣又帶點神秘的人終於說話了,原因是…..快聽不下這樣的謊話。& s/ L. N2 M2 v7 w4 C. E* W( z& Z

* ^- R/ K1 [8 w) H' o
9 v/ }/ G1 Y7 D5 Q6 s9 f6 f. Y「我是說真誠的話,發自內心真誠的耶!怎麼把我講的一文不值阿!虧我們認識這麼多年,枉費喔!」羽翔開始在演哭戲囉!9 r; E: I* s% _4 \
) X9 k2 z8 P" L7 a

- l! L- G6 p8 \5 b% e' G; l「嘖…..妳還真是真誠喔!就是認識多年才看清楚妳這號人物,要不然就真的枉費喔!」澄楓感嘆著邊打著電腦,看總部傳來什麼任務的mail。
# b$ e5 N0 J* c* B2 l6 k# \+ @9 x8 t. h9 j$ i( W

! O- f, x* A2 }「唉唷~~別這樣嘛!好歹我也有貢獻啊!我也是拼死拼活的工作耶~~~」4 ~2 \  X, X1 S) v2 l/ p4 P- {# W
羽翔越說越顯的心虛…..。- S. C3 ^3 a3 v  N  ]: V. T
6 k( r5 v+ E) S

1 u' }: P6 C' U9 S! c「心虛了吧!還拼死拼活勒~~這樣的話也敢說,臉皮可真不薄耶!死痞翔….」澄楓抬起頭看著眼前這位噁心痞子翔…..都快吐了。4 L( f6 K4 ]; B3 v" ?
" e  r/ u# Y) k, z9 E4 ]

2 o  O0 d! h- R" H4 m1 ]「好了~~~不瞎鬧了,該提正事了….現在有兩個任務要交代給妳們了,羽翔….妳去想辦法接近某集團的女兒,那集團的總裁有兩兒女,想辦法拿到那他那女兒的重要寶貴資料,然後消息是要給警方的,因為他比較疼這個女兒,所以將來有可能是讓他女兒繼承他現在的位置,傳聞中他所經營的集團中有黑道協助,所以想辦法得到其中資料,而那資料只有他那女兒知道,這樣清楚了嗎?」澄諷說完就邊喝著咖啡,感覺像似說了很長的故事一樣。( t/ `4 z8 m. K3 z/ Q7 G' u

8 U; {, H. x6 }
( Y9 [& Y$ e  d9 X# k' n+ x/ }「清楚是清楚啦~~~但爲什麼是我去,而不是煜傑去呢?」羽翔怎麼想都覺得應該是煜傑去才對啊!
' `5 {7 h7 h8 k8 C' k& E; A$ [% J# P- e' c" q( C3 M& G+ @$ l- A2 Q
8 R: v2 t! G, u+ }9 P
「剛才~~~是誰說要做事的啊!是誰說要分擔老闆辛苦的,現在卻說『爲什麼』不是她去?那妳是想要怎樣….?!」澄楓突然充滿殺氣瞪著羽翔。+ I' A! F3 T3 v$ Z; ~
  Y) ~1 P+ @) @3 E0 h9 f$ `& x

$ A/ x6 @2 l6 n. h「呵呵…..是我說的,別這樣嘛!我只是說說而已,當然是我要去啦!哈哈~~~別生氣啦!」羽翔發現有股不好的氣味在辦公室蔓延著…..保命重要。3 w) Y; U/ @9 e

, y3 C/ y4 m& k2 P# U% S& E& t" ?/ |/ @8 S, x
「煜傑,妳的任務找人,這比較好處理,只要幫這位集團總裁找到夫人在哪並且幫她帶回來就行了!」* l( l5 }1 T: G2 H$ z! ~$ m* C0 I
4 e3 ~; O  y+ b: }5 g1 ]' g
「資料晚上會請人拿給妳們,到時候兩位請仔細研讀不要鬆懈下來了,沒事了!可以各自去準備了,散會!」老闆說完就又繼續盯著電腦看資料了。$ P3 a: ?  M5 ?+ o

: C- m1 N8 o/ w5 `& M/ G4 q% s+ ~) e- i
羽翔和煜傑就離開老闆的辦公室,各自走回自己的辦公室了。

最近評價的會員

廣告贊助
發表於 2009-11-4 16:07:38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9-11-4 16:14: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K 於 2009-11-4 16:15 編輯 ; X- m$ Q7 T/ R2 D  n, R0 a+ x- E

: y  q# }7 k9 a. p, N任務情人-2# A# Q! e9 ^3 m, j* _, C
7 I2 W' |0 i& J3 x3 E# ^$ |& d' f

0 Z# R; r. E- r/ Z/ f# Q. |# V「羽翔,妳的任務有困難度在,但應該可以達成吧!」煜傑邊走邊問身旁的羽翔,雖然喜歡吐嘈她,但還是會擔心啦!+ ?, E$ ?' j( j# X

: {) ~3 F+ m3 ^1 K# E. L
! p: V- `) L' z4 i1 M& a, `「應該可以完成吧!這樣的任務我常接,雖然對象有點棘手,畢竟這集團還滿大的,兒女也聽說都送國外訓練,這一兩年才回國接她爸的位置,想必能力不差吧!」羽翔想了一下,發現真的有難度。+ `7 r$ Z& {4 y+ f4 e5 x2 C+ p: ^# v
9 A' T% ]+ m* Q* _! t: J
2 d; l. ?& ^6 S& P% i: K/ u3 t; z
「是阿!!妳自己可要小心點,這任務真的不是很簡單,畢竟妳要先接近他女兒才行,不要讓她是破妳的身份了,懂嗎?」煜傑提醒羽翔要注意的事情。
# Z+ S% ~  |  k/ Z0 B/ e0 _1 F% N; X9 f* @* G9 e3 T, _' I

6 S& V5 d3 w4 P3 f- a7 _「恩...我知道!妳自己也小心吧!雖然滿簡單的,等完成了要幫我一下耶!哈哈~~~我怕一去回不來囉!」羽翔開玩笑的諷刺自己的能力不佳,但事實上能力真的不差啦!! J  G5 g1 R& W! l. c/ y. f3 g2 F- A
2 Y" F) t3 L2 \# Z+ n" n: @

$ h& g( @2 r2 D9 o1 }% U3 S說完,就各自回到崗位了,晚上就要看資料了…
: h( R! C% V8 e8 N1 G
# b* v* B! I" q# ]& M4 I% u9 p5 P( C4 A
2 O: y0 l" |8 h; N  g7 e3 ?「老大…資料送來了,不薄喔!還滿厚的一疊耶!」在羽翔身邊的秘書小陳,拿著厚厚一疊的資料進羽翔的辦公室。7 Q( j& b: ^6 y" M" }

- c, D9 U* E, N; Q, Q, o9 v, j8 `$ Y3 y: \  D5 h6 J7 ~
「靠!!還真是厚阿!要看幾天才看的完阿~~~媽呀!」羽翔看著這疊資料…不知該哭還是該笑耶!老闆想整我也不是這樣的吧~~~~& {  A0 ?4 e5 Q; [7 ]

( p# Z' D" [( v' A) B# w0 j
+ ?8 {. }' [9 a$ S「楊氏集團的總裁『楊大東』,兒子『楊承勳』女兒『楊怡潔』,分別到不同國家訓練,大兒子去美國小女兒去日本,兩人文武雙全……,都是前年回國接楊大東的位置,楊大東底下有好幾個企業要經營,也分別拿公司給他的兒女去管,但這一兩年都看的出來誰經營的比較好,媒體都在報導他那女兒的能力,也有許多集團企業的貴公子在仰慕他的女兒,不過都一一碰壁了,大家都在猜測哪一個貴公子可以被相中博得美人歸…..,楊怡潔被送去日本訓練槍法,目的是在保護自己不被攻擊,所以槍法也屬一屬二的強,她會好幾國的語言尤其是日本的語言,而她的外表爲什麼會被媒體炒作,因為她有混血的關係五官輪廓很深皮膚也很白,所以被大家公認企業裡屬一屬二的大美人……但脾氣,聽說好的時候很好但壞的時候會讓人感受不到她在生氣,有點難捉摩….大致上就是這樣,老大妳聽的懂嗎?」+ M, [5 d( m, b. B" f$ Q

4 N! f$ G6 @: z2 Z1 r* P) F小陳一一說明資料裡的內容,因為她知道老大不愛看資料,聽的還比較能懂…她討厭文字密密麻麻的!0 L0 Z& v& O# Y+ V

, y$ _4 X0 r& k+ ?" V/ \% l
$ v# O6 m0 k/ {「懂…妳說的很清楚,看來…她真的很不好搞喔!還訓練槍法勒~~~什麼時代了,還訓練這麼恐怖的防身術喔!是不是太有錢怕被搶啊!真是的…」
1 m) g3 X) F( d羽翔覺得這任務還真是棘手阿!她快瘋了…6 g  Z2 \* s7 Y- b- c. l7 h! @
2 T0 `' b7 |$ E5 {% C- G/ E- @
7 a& A  K( j3 r: I& I8 P
「老大…妳要小心喔!雖然妳的槍法也屬一屬二,但還是要注意啦!我可不想換老大耶!我要一輩子跟隨著妳啊!」小陳很擔心老大的安危,畢竟對象很不簡單呀!: O8 ]! Q, d8 n, x
: G( h8 y" }1 S* H, T
$ d% f4 i9 `5 c; e: I* ^3 l
「我也知道…但正事還是要辦,妳去查查看要怎樣接近楊怡潔比較快,我明天就要答案,去查吧!」羽翔摸摸太陽穴,第一次感到頭的悶痛。
- R# t2 U3 I* T( @" F' g0 V# E
8 U% B& {2 \! w. w- ^5 E
1 ~( H$ A$ m/ H) I7 I* R) O「恩~~~我知道了!那我先出去了!」小陳說完就出去辦事了。
1 s' I2 u/ i$ U7 B: W( ?
. z- H& [& h4 U0 a; Z- m
6 Q/ i% s. v7 X. }7 ~" n
3 F0 o4 f4 v7 \) ]3 g, q隔天中午,辦公室裡坐了三個人,羽翔、煜傑及小陳…,煜傑因為要知道任務的進行到哪了,好可以以防萬一……所以一起聽報告!9 o1 T; `- X0 J" B0 ]- m$ s

) j; A7 d# w' j4 x4 }- C: {  {$ M( {8 z) T8 K; x4 J
「老大,楊氏集團的楊大東他急徵保鑣,雖然他女兒有學防身的槍法,但不能讓別人知道他女兒會武術所以要一個保鑣在她身旁二十四小時全程保護,這管道我們可以輕易的進去,也是最快的!因為這保鑣要隨時隨地在她身邊,老大…這方法妳覺得如何?如果接受,妳明天就可以進去了!」小陳拿著資料對老大說著。
- l' y  y2 P6 n9 O( o& H3 U; a0 H0 M

  d. S) ]6 \, d- W* p7 ^$ J1 H「嗯!看來也只有這辦法了~~~雖然有點冒險,但也是最快的,煜傑妳覺得勒?」. X4 c) P7 H& B
羽翔還是問問這位前輩兼好友的人!
! j; `4 G0 i- Y8 b! Y& E9 ?) ~% f+ b2 _7 G% {# f3 G& v

" f" s2 h; q: ?7 s% z「還可以!目前也只有這辦法了~~~那就去辦吧!自己要注意點~~隨時回報目前進行的速度到哪了!懂嗎?」煜傑還是不忘提醒羽翔危險的重要性。; F  b4 d: P7 y% ?
2 W# y8 `. \" D1 I( i* A
「恩~~~我知道了!那小陳趕快去辦吧!我明天就要去報到,衣服也幫我準備一下吧!還有我的專屬東西也要準備一下....」羽翔說完就繼續打盹著,完全忘了煜傑還在她這。% W0 ^5 L5 V4 @9 Z2 y! Q

9 ~& [6 K' a% @+ i- ?& j6 k& [+ c3 Q& B! R
這傢伙說睡就睡了,還真是不怕死!完全不把任務放在心裡的,還好只有我在這…若被澄楓看到,那就可怕了!
7 Y4 m! A6 l: ^- [& d5 B: Y
+ g6 B- `8 i. n* }- ~4 d! f, k' D7 T, \0 i5 H: j

: o% p3 }7 k1 b一大早,羽翔就起個大早去她家專屬的訓練場練槍,她每天都有習慣早起練槍的習性在,目的就是不讓自己的槍法退步,一天要比一天快、狠、準…….
4 A5 Q* t/ a6 b) r3 F  h) z: S8 V6 M9 z
砰…砰…一個一個中紅心,什麼槍型都有練過,所以難不倒羽翔。3 O# z( e& u  h" T1 N
6 j( a5 c8 [  ?0 |' @

8 y5 h9 T3 c, \) H1 v- {& ^「老大,衣服跟配件都準備好了,早上十點在楊家門外報到…」小陳也被羽翔訓練成早上也早起。
- U/ H, ]4 G2 H2 k% \( P9 b
" f5 u' L1 e% b" k: I" U; R' m0 q+ P' R0 R. V# ^
「嗯!我知道了,我等會就上去,妳先去忙吧!」羽翔繼續拿著槍練準度。
8 @7 D6 i  [8 N8 p4 q$ g. x* d" ~7 n0 O, U: M4 O* M! B

* |+ R7 g1 c  |+ b. l十點一到,羽翔很準時的在楊家外報到…
) _7 x; T' m# A* q
; @5 e/ ?* g: V
/ o' U' w8 O4 a  K$ e0 H6 U9 x# N  T( e「先生…你是要報到的嗎?」楊家的一個管家出來看報到的人…2 x8 @7 ?+ C" g- [
- i" @8 O* B& x; _# J' u

+ |% [7 U4 ]! n「先生?是在叫我吧!對…我是要來報到的保鑣!請問…現在我要做什麼?」羽翔快瘋了…第一天就被叫先生,雖然她很像男的但不用叫這麼白吧!
' V' N7 [3 t& `
# h/ W& L1 s% p6 C2 o0 F) Q, \9 a# [( |" x3 @
「請跟我進來~~~我們家老爺要先見你!」說著說著,管家就把羽翔帶進大廳裡。
" R8 P. B3 {5 Z  l0 C* w0 M" k6 S. @9 }* s

  W% q8 K$ v# E1 l「老爺,保鑣來了!」管家說完就先走掉了,留下兩人在大廳裡。
0 q; x" w# \1 a% A+ C; ?. T3 [2 ?  l% A+ p0 S

8 }+ Q; k" f# F# u+ i+ t6 G「你就是應徵保鑣的人…叫什麼名字?」楊大東仔細看著眼前這位保鑣。& o5 S$ E5 E$ o, h; k' W2 \
5 r/ K9 w3 J4 k5 ]9 _

' K. f, Z4 H0 g! j「我叫羽翔,還有我要聲明我是女生…不是男生,名子是因為爸媽從我未出生就已定,不管是男是女就是要用的,而我的外型天生就像男的很多人誤會,所以我聲明一下!」羽翔必須要解釋一下身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1 [6 I2 y3 \' E

- V7 D2 o( q+ l+ k8 L* x
8 U; x+ ~2 o3 D: f「妳是女的…?哈哈~~~還真是特別!那妳身手應該可以吧!不然也不會被應徵進來嘛!」楊大東看著眼前這位像男生的女生感到特別,是女生也好,比較能更進的距離保護他女兒。
8 j7 i( \6 P' j! i3 x& E4 N- \

4 K/ u+ z& c5 X8 m& G( t7 v「我的身手是從小訓練來的,若你要驗貨也是可以的…」羽翔正要從後方拿配件出來…
8 c- t$ c* l8 |, G
& J2 R! A; u$ A) Q  t* I0 Y/ L7 J
「不用了!我相信妳可以的…不用驗了!哈哈~~~」楊大東覺得眼前這位滿可以信任的,所以決定適用了。8 a( ?1 N6 |. Q
" [0 h9 ]/ a7 \1 e
8 l$ ?! H1 }0 w; S+ R$ N1 z& \
「哈哈….謝謝老爺相信喔!那我現在要先做些什麼呢?」: z' Z' j+ m' O0 v  v
羽翔感覺這楊大東還滿好說話的,但看不出來他女兒這麼難搞。6 e/ U( H3 W$ v9 _4 f
8 h3 c0 n7 a4 A( J7 T( I5 R

5 z/ _) H- ~( a$ u「那我先叫你要保護的那個人出來,怡潔…出來一下吧!」楊大東拿起話筒教女兒出來…  `4 y; L% T' P) D2 y7 O. }

, Z- o& H& |' b) p, X
' N' T' A  k) r# l1 o「爸爸….你叫我嗎?有什麼事嗎?」怡潔一出來便看到爸身邊站個人。
6 U  j0 [) `( R! f
7 ?$ t$ x: R8 ~$ \; `9 d$ P  M$ D5 k7 g! r. M
「女兒阿~~這是新的保鑣!叫羽翔…從今天起就開始待在妳身旁保護妳,妳跟她講一下時間的重點吧!」楊大東說完就先回書房了。
/ k) z+ k* P: Y% p; r6 p; ~! b; O, {% P; N( T9 D0 W7 t

& y1 H$ |- ?. S, [9 a; ^5 U「妳叫羽翔….新的保鑣?」怡潔轉過身看著眼前這位長的還可以的保鑣,感覺有點痞痞的.。
6 C# U* F( M" _$ m- S2 D& F! m
. l- x, d7 R' s* Y- I* i3 \" E/ [8 _7 Y6 v5 b( K7 s3 O8 g
「是的~~大小姐有什麼是要吩咐的嗎?」羽翔看著眼前這位美人,她真的很漂亮,讓人好有距離感的美。
' G: M2 O  S0 v: k8 G% ], x0 y: S) p+ P0 Z, S

2 e# p' V/ l3 q# U% |. X3 \" I! f# F「等會我會拿資料給你,上面都有我每天的行程,行程表上有打星號的就是你要在我身邊的時間,其餘沒打的就不用出現在我面前,這樣懂的嗎?」怡潔說完就轉身回房了,在羽翔眼裡她的態度算高傲。% l) v; Y: f, |9 Y' J

* M4 q  p1 g" N* n2 ]
9 a5 s* e3 {0 {& x5 m羽翔看著怡潔的背影…心想:「挖勒~~~態度真是夠機車的啦!要不是任務在身誰要鳥妳阿!要不是妳長的有的姿色,誰會看妳一眼阿!」想歸想…任務還是得完成啊!真是命苦的任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09-11-4 19:07:40 | 顯示全部樓層
網站小提醒:2GIRL定期清除90天以上的短消息,重要資料請記得複製到自己的電腦喔
看見標題的時候,真的以為有人盜文並盜用大大的名字。: ~5 ~8 V8 n: e) i3 p/ n8 |% `
幸好,原來真的是K大。
- x, ~! w  w8 T6 e! [9 ]K大!!你的惡魔進度如何?
3 l' h) O$ c$ \$ b7 o(在這裡催K大別的文,好像有點不好,可是……我真的很期待軒的進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9-11-5 09:15:09 | 顯示全部樓層
看見標題的時候,真的以為有人盜文並盜用大大的名字。
5 Y0 L- c1 `6 J  p+ |9 o幸好,原來真的是K大。5 l# w5 i2 r. Z4 u2 G
K大!!你的惡魔進度如何?
  [5 L- q+ a/ |+ l! R- d7 ^' K7 P(在這裡催K大別的文,好像有點不好,可是……我真的很期待軒的進展) ...2 Q6 j' Q. k2 ^6 L" K. V! \- P# F  |
littleguard 發表於 2009-11-4 19:07
( k( X9 B% c/ G- \/ ^

7 i; b& T1 z  E3 x$ y5 f1 Q+ j$ c- w9 k, v/ M( v
那惡魔的進度阿~~持續趕文中...
8 L* S6 ]2 J  Z* {% @: D
  Z+ U. s8 u( G2 g8 e; I3 E哈哈!!無聊跑來這放文...7 R* `. z  G9 h$ ?! Z
( ?3 k5 y, i) l2 Q. ]$ B
放完文才想到,我還有文沒趕完呢!!真是糟糕...="=
$ n5 Y4 F3 n, A2 b* `2 ^+ R5 b9 S* Z1 j/ ?
若誰敢盜用我的文,呵呵...我會很狠的詛咒他一番!!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9-11-5 14:32: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K 於 2009-11-5 14:34 編輯 6 N* z* ^. R0 [& Q: f. \: p
  a* s$ \/ |  \5 x; G
任務情人-3
$ g! x+ n! k* _8 b; |8 m# ~$ x3 R3 J+ p
$ S# c& I# Z2 m8 K: d
羽翔站在怡潔的書房內,感覺的出來這位高傲的小姐個性應該很嚴謹,因為房內設計是簡單….簡單到恐怖,不像一般女生會住的房間……
. W1 p- y2 \1 P4 Y2 O: h' Z" `6 |: U8 ^1 N* |( s0 Z5 @
& V7 B8 k2 m7 y( g
「拿去,沒事就先出去吧!不要打擾到我……」怡潔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在她心裡男人都一樣爛,連女生都不如,當然眼前的這位也一樣,只不過外表好看了一點,能力應該也沒好到哪吧!7 q7 n1 z$ {) U% p8 t" d% n

% x1 p4 W5 F+ _& o8 R5 L  O$ N' a( \# ]6 F. x& ^
「是,那我先出去了!妳慢、慢、忙啊!大忙人。」羽翔講的後面三個字很小聲,事實上很想拿擴音器講的,反正這就只是個任務而已,達成了就可以散啦!哈哈!!正在偷笑著!2 \9 C9 @  j3 {# O& Z

+ ?7 p% E2 M0 b7 V3 e3 S+ e
0 }# C5 n1 @5 V6 A, r# J% p怡潔聽了羽翔講完這句話就抬起頭看著他,總覺得這句話不是那麼好,感覺有被諷刺的感覺,但當她看到時,羽翔早已走出房內了…
1 I' N. U" e) c# f( u' t9 ?4 H2 i' a' @4 H' Q8 S# D1 g6 x, s
/ @, [& @4 }% a6 @- f- ]
“奇怪….她走的速度怎麼這麼快啊!才沒幾秒鐘人就不見了?”怡潔走出房內看走廊上有沒有她的身影,竟然沒看到半個人!3 g5 Z6 t- t# T- C/ R5 J

1 F; c8 N2 T/ ], e0 f8 S* n9 X6 P% R$ B) S" L9 f
這時羽翔早就走到一樓了,嘴裡也沒停過,一直在碎碎唸著:「靠~~要不是任務在,老天才鳥妳勒!妳以為大小姐就了不起是不是阿!我好歹也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長耶!搞到要到這當保鑣…..我的天阿!說起來真的很好笑耶!哈哈~~~說起來也真心酸啦!唉…..」) [' _  X/ C% z  I% c4 B# Z! C" N

1 Q$ s( K/ C5 f( ?邊說邊看地形,發現這家可真大,好像迷宮喔!若路癡來這應該會哭死吧!/ q" C9 R2 p. l
& X% }) w. ]' @5 {0 g" G% @( `+ R

( S* a+ P$ X1 h4 g走著走著剛好看到槍擊練習場,羽翔心想著“哇塞…..這家跟我家也有得比,有練習場耶!看來以後不會無聊囉!每天早上也可以來這練囉!哈哈”說的自己在那笑著,旁人看到還誤以為來到精神病院哩!0 f* h9 _! F0 }% G" w
7 ^) I6 B* t* H  _( u, ]) t
7 \8 ~% o8 Z; p6 }
羽翔花了一小時看完整個地方,也包含這份行程表的內容,大概的時間這位大忙人幾乎都要有保鏢站在她身旁,因為她需要每天往外查勘,不是交際就是看營運狀況待在公司的時間也不是很多,只有禮拜日我的空檔時間比較多剛好~~~今天就是禮拜日,想著想著羽翔就在有棵大樹下打盹去了。
4 l; J6 X1 h" j- A- _$ u) P# U) _+ m% w

% |; c7 Z, B* k- w過了半小時,這位所謂的大忙人也走出來了,剛好經過這棵大樹下…..發現樹下有個人在那。
$ @# l: |; I! H+ N1 N$ ^" ?* E" b
# J( e# M, X  D4 r4 o
1 x# A/ P2 \/ j! |. I& _怡潔就發現這個保鑣在這邊偷懶睡覺,心想著 “好阿~~還敢在這光明正大的偷懶呀!真是不會躲。”3 e8 x! s6 n* ~, [

/ g5 t) k( q2 q  ]
# Q6 _7 W  P2 a  W4 k& ~9 [「大小姐…..要看也不用這麼嚴肅看我吧!我可沒偷懶喔~~~只是休息一下而已啦!」羽翔嘴巴說著但眼睛是閉著的,她瞇歸瞇還是没真的睡著啦!" H) c# `( d0 v$ ]

+ S4 U; k- s0 e3 N
6 Y2 U% j* I1 {: \) D# S- f「妳沒睡?算了…妳要偷懶也找一個隱密地方偷懶吧!光明正大在樹下睡覺你不覺得很可笑嗎?」怡潔走近羽翔的位置,感覺一個高高在上的人。
. w' P" @5 Q$ T8 D5 {9 v$ L2 N7 Q! ^2 Y

6 c6 a2 I9 w5 c4 @- R" f「大小姐,現在是休息時間,不必用偷懶的方式吧!妳的行程表表上寫著,若是休息時間保鑣可以去做他要做的事,所以現在休息時間我在做我要做的事阿!沒錯吧!大小姐。」
1 t( m0 J0 h2 n; Z; Z9 Z
0 z0 E8 R! F( A) P5 N羽翔抬頭看著眼前這位死高傲的女人。! P  L7 c# A; i% B, e

' ]/ j" n+ V1 v
) V4 `6 Y$ v0 C- s1 V$ ?, r/ i7 }怡潔看著眼前這位新來的保鑣,他比以往的保鑣來的年輕,也感覺比以往的保鑣友好的身手,也喜歡耍嘴痞子就是了!6 C( G6 h" k& J% a: }5 d

" y& z- i% ]/ @, L; [6 a! M1 T! o  }9 `
「沒錯!但你沒必要光明正大在那邊睡覺吧!」, s2 y# _4 r" S1 P9 d. O( X$ M. }
; |$ g1 v1 H" L! W+ W
怡潔兩手插的腰眼神卻有點嚴肅的看著羽翔。% m$ M1 ~0 k- I, e9 w" `
9 `: }! w4 [9 g, ~2 Z9 @; E4 O

; W4 W) H6 q& F7 [9 m( e「我知道了!我不會在那麼光明正大了,下次我會找比較黑的地方睡覺的!可以了嗎?」羽翔聽完之後就坐起來抬頭看著這超級高傲的女人。
1 q! h+ T9 F- T7 O; n6 m- @9 R
. R# }9 P- \- V. K- L* |
7 n( Y) T+ @' W0 c「那現在是不是要出門去了,妳的行程表上的現在就是這樣寫著…..」/ S$ g7 b4 w* {) E' O4 ]

- O" q8 f1 _3 y3 B! z+ c' Z羽翔說完便站起來走到怡潔的面前,很明顯的身高有距離羽翔比怡潔高半顆頭。
3 m( R3 s: x% A
' r* B" ^/ H3 j+ X; g/ d5 f& R- q, ^5 `
「妳看的很仔細嘛!看不出來你這麼認真阿!!等會要去一看公司狀況,請你準備一下吧!」怡潔講完就轉身走回離開這裡了。5 A$ i% m+ G* I2 D8 H: x" G
+ k+ _0 e: B8 Y. U% H! Y

7 g6 r7 U0 W# t; j' Q. g! j, l羽翔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暗罵著:“跟媒體說的一樣,脾氣難搞的要死,雖然長的正有點姿色,但脾氣可真是扣分…..扣分啦!嘖…..!”羽翔邊走邊暗罵著,爲什麼自己要接受這樣的任務阿!
- Q* B: F. O  G- l' m6 W* H9 _' Y  S0 l+ D) O7 H" h3 U
0 C# Z/ A. y0 Y  \4 R5 ^2 D5 k
叩叩叩…..羽翔敲著大小姐的房門,要提醒大小姐她準備好了!
$ m: \, g* M. p5 K* \
) Z; y8 S, }; ]# K4 d* c0 `* o( X* U1 W5 t$ D' p
門一打開怡潔便從裡面走了出來,一身輕便的裝扮….但不失大小姐的氣息在,讓羽翔看了有點傻住,原來大小姐可以不用打扮的那麼華麗就可以襯托大小姐的身分,這點讓羽翔有點驚訝!
; X: I# b: k( m4 e  ^4 z6 I+ a3 ^5 S* x4 J4 |
* G$ m, j% g% V- l$ q4 E) B7 B9 S; O0 c
「小姐,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去公司了!」羽翔說完就走在怡潔的身後。' W! t7 N- H5 \! Q$ ~
8 f9 z" G6 h! w8 r
" M. a5 t" O% @! E" p
「嗯!走吧!」5 s6 U) n/ _6 K" @7 n5 B) F; E

! d: E8 M. X4 D; j. K% g怡潔先走在前面,.但心裡想著:“這個羽翔的打扮真的不差,身形沒有像男人一樣壯,倒是有女人的身形在她身上,奇怪!但名字卻是男生的名字,聲音也滿低沉的!怎麼看都是男的…..算了!我晚點再問爸爸他的來歷好了!”邊走邊想的,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那個人在靜靜看著她。7 A+ t. h' B: L$ o
( R8 _, v. b2 b) V% Z4 x/ A

1 {- q7 q& b* Q, A跟著大小姐的步伐走著,發現她的背影真的不錯看,只是像她相貌如此好的女生,怎麼會沒對象呢?雖然脾氣不是很優,但起碼外型可以加分吧!追她的人一定無數多,倒是這大小姐的眼光一定很獨特,要不然怎麼可能都沒男朋友,羽翔走在大小姐的後方邊看邊想著……" y, X2 N' X# _5 ], \
. m6 b/ s! V! @, s" u

0 v" g1 l2 C) Z5 n一進公司,所以有人看到她都必恭必敬的,看樣子她的權威真的大,但也未免太誇張了吧!年紀輕輕就有一番成就,雖然是靠她爸一手撐起來,但她自己的實力可真是不容忽視,相對的…..她身後所要背負的壓力也不小吧!羽翔看完現況之後由感而發…
6 O) b5 w/ d4 L5 T+ t! Q- c9 Y: d; _  E
. B, [0 z( R7 W; m  k3 }# y
但所有人看到董事長身後的人感到好奇,每個人都對這位新來的人竊竊私語,畢竟董事長換過好幾個保鑣了,每一個都做的不久,不是意外身亡要不就是被董事長的時間分配給嚇跑了,一個月可以換個兩三個人了,不知現在這個年輕人可以撐多久喔!雖然薪水不少…..但不知抗壓性夠不夠囉!雖然外表也比前幾個好看很多,起碼可以養眼欣賞啦!
- S- o4 y- w$ N3 L* Y9 x& _( F# x. C  j; U
& O: V- c3 ?/ R- m5 ~' Y8 C, O- |8 L* p. ~
大小姐先進辦公室看資料,而保鑣當然不能待在她的辦公室,只能待在外面守著,且要順便過濾一些雜事,而這保鑣的位置相對也像秘書的位置,非常不好勝任這位置,在羽翔要進來前早就清楚這個保鑣位置該做的事了,所以一點也不緊張也不以為意。
# z1 S* h: W9 W0 m6 L5 U' i5 J7 U6 |" ~1 Z5 j( R

( h! ]9 K3 n( B「你是新來的保鑣阿?感覺好年輕喔!而且也長的不錯耶!」有一位女生突然從羽翔身後冒了出來。
: Y. ?- N$ L+ I2 c/ [8 m" r
! T# `/ v/ P3 }& _' T0 M8 z4 d5 a5 k. C; ^3 H
「是阿~~~我是新來的!今年25歲,不年輕囉!妳應該比我年輕才對吧!」
, i# \9 l  ^, w2 h; _* d9 m9 P  e/ \1 c; V) w- k
羽翔用著外型與口才的優勢,要討好這些阿姨和大姐囉!好讓我知道一些大小姐的秘密。
4 p: T) h$ t! J$ y3 ~( L
. c  b& O" J" b  _
3 E6 j, E+ f! T* S! E- Z% S8 F4 \6 C「哈哈~~~你嘴好甜喔!我都當媽了~~還說我比你年輕!哈哈~~」那位阿姨笑的可真是燦爛阿!+ x/ b. _% \) p2 _( S5 Y
0 X. q+ v4 `) E+ A) r8 c0 {
) Y4 n3 N7 E& f
「哈哈….真的喔!但是妳真的看不出來已經結婚勒!當媽媽很辛苦的喔!要加油喔!哈哈~~先不聊了,我要去弄董事長的文件了。」羽翔趕快打發掉這位阿姨要不然有完沒完的就慘了。/ y! O9 q+ l: S% W* g4 m: g
" [, s) X1 u. Y, {
4 {( c# y9 U5 Z7 @
「好啦~~~你也要加油喔!不要做沒幾天就跑了,現在趁年輕要加把勁啊!才能討個好老婆!!」阿姨說完就先回她的位置了。# }$ g; ~0 |  X1 s+ E" }
* I; u) q$ |4 C3 c4 G  R: m

! x+ k' p5 b. \9 u' ^/ ~1 F3 P$ D$ l“我的媽呀~~~我只要趕快完成任務就阿彌托彿囉!我才不要耗生命在那高傲的女人生上呢!”羽翔邊用文件邊安慰自己的生命時間啊!
' Q  n/ ~$ T( [/ h2 M7 P8 v: h  V8 l4 O0 G
0 z7 c1 z( z) ~! D' r
“叩叩叩”…..+ K' |$ T$ Z' F5 B

! x# j" B! E- I9 X+ M, O「請進!」
+ R1 s/ |2 x+ [/ j( s0 j9 l  }8 t. l- x( z! A% N( |  N

8 J% f% B: M7 x' c$ b「董事長,這是妳要的資料!我放這,請問還有其他是要吩咐的嗎?」
" M7 N: E$ i- l羽翔看怡潔頭也不抬的低頭看文件,似乎把羽翔當作隱形人…6 _% T' [8 `3 A* T5 G
7 p1 a( M; C  H3 s1 m; ^
% W! A8 k: P6 _" |2 y9 V7 E
「沒了,還有,沒事不要跟外面的同事聊天,這樣會妨礙他們的執行速度,懂了嗎?」怡潔雖然沒有在外面,但她都有聽到羽翔跟同事的對話,讓她感到莫名的不悅。
0 W+ ]: F2 b5 }
) m* V0 |5 \! m9 F, {  B# H1 Q: u6 n3 y* Y+ J
「是的,我知道了!沒事我先出去了。」羽翔說完便離開她的辦公室。3 ^& o1 h7 \0 F

  J& t0 X3 ^5 B+ I0 P9 k7 A2 t
& H" V2 f5 E( S6 L. A+ I7 Y羽翔走到水茶間,邊泡著咖啡邊想剛剛她講的話,心裡有很多問號:“奇怪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感覺她是故意的!故意要刁難保鑣…..好讓保鑣做不下去自動辭職,她幹麻要這樣做勒!直接跟她爸說他不需要保鑣就好啦!請人來當保鑣卻要讓保鑣難堪,這樣做不是很累嗎?搞不懂楊家到底要幹什麼,沒事找事做嗎?聊個天也要被罵,打盹一下也要被罵,現在是不是喝個茶也要被罵?怪不得那位阿姨要自己加油!就算身體再怎麼疲勞,也比不上心靈的…..『摧殘』。7 H+ z' x* P5 V' f7 Q
7 N' W0 h8 Q) Z7 f# I

. h$ H+ v. a( ~- @+ o1 |$ B到了晚上七八點,大致上公司員工都下班了,唯獨她的大小姐還在辦公室裡忙著,感覺她一整個下午都沒踏出她的辦公室,連午飯都沒吃就一直在工作,想當超人也不是這樣當的吧!4 b# v1 v5 w4 j0 k4 T! @

4 e; r: D. r$ {' u1 N) a# O3 m, s# _& d
) v) G" I2 A% [5 x+ P7 E/ g叩叩叩…..: Z" v% S4 y) V

/ M' y- h) n+ t0 B$ Q8 j- i! R; e「請進!」
. @5 ^" {+ N0 Z0 m, g% _' x( ~
0 U- d4 v! c6 s; c' V6 S' |# a/ @% e8 d* Y+ l; P% G8 D
「大小姐妳還沒要回去了嗎?」羽翔杵在門外看著她。
% N. o8 x% i7 z& ?) w
# g4 R! n3 n6 y+ t7 ~9 o  B- |
5 P) Y% o' [3 c" w4 B「妳要先回去也行不用管我。」怡潔依然沒抬起頭看著她。
! L: W' g& O- _& Z$ i" P  `" w6 }! t+ n
% \" ?) Z- l. W$ c2 L
「我是妳的保鑣,當然要負責把妳安全送回家阿!怎麼能放著妳不管自己跑回家阿!但時間真的晚了…..」羽翔走到怡潔的位置前,兩手插口袋,擺明就是痞子樣看著怡潔。  V  S% \1 X  \; I
+ [9 C& j7 G3 r
8 R$ g. z1 C! d8 W: U
「那你就靜靜待在崗位上,等我說可以了再送我回家就行了。」怡潔抬起頭剛好對到羽翔的雙眼,但沒幾秒就閃開與他對看的眼睛了。9 r" {8 N; j: o

3 f, ^6 [( G: a+ U; x) {: r9 n* j9 G& s5 K; }
「人的身體不是用來一直工作再工作的,總該要休息的,不是像妳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人總要吃飯睡覺的,妳連中餐都沒吃就一直看資料打資料,妳不累但我卻看不下,總要吃個飯再繼續工作吧!!」& ~- u0 m) }% f9 z3 {/ {

/ F! X: d5 p' o; i2 {5 s8 h羽翔依然一樣的姿勢看著怡潔,像她熱愛生命怎麼可能糟蹋自己的生命勒!人生就應該要好好的享受。; `& }/ X9 U, X9 {) i; G; X

4 I" r  i& ?" G
& I3 g# y3 p8 E0 c' U「現在連保鑣都能管我了是嗎?」怡潔用很高傲的態度對上羽翔。
. ~) A- u8 [- @! S9 ]
$ D  L$ y% V+ _; J, o
7 q" M5 a" x/ ?5 t. I+ {- `「話不是這樣說,這是關心,關心妳懂怎麼寫吧!誰說保鑣不能關心自己的上司的!難不成因為關心就會被開除了吧!!」羽翔仍然不改變姿勢看著這高傲的女人。
# o8 F2 x- E) c5 B* B0 h# b6 D- l2 c9 \/ J  h5 \- R) J! d
& L) n; T( X8 N; v/ `; D2 g
「你很大膽嘛!敢這樣回我的話,好像不怕被我開除嘛!我倒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不怕死的人!!」怡潔站起來直接與他對看,但眼睛是笑笑的讓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K* Y0 r/ u+ G" Y/ `
8 p5 E1 ?$ r/ J1 f$ S0 N2 ~

' m1 a; k# ]" ]  |: H( W8 }, }「我不是大膽,而是看不下去而已,我相信妳大人有大量不會跟小的計較!!只是…我真的希望妳別累到自己!!」羽翔直盯著怡潔看,心想著要笑大家一起來微笑。  m) @& @3 d5 u: x5 x5 A  K

# i  [2 c9 Q; S% g1 _" _) Y" X7 O' R& v
「我說,我不用你來管!!你大可先回家,我不會扣你薪水的,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懂了嗎?」怡潔把視線移開了,感覺這樣的笑卻沒辦法嚇到他。
1 `. A8 X2 R+ R5 B. i" l
  I. l3 W7 A( p- |4 F4 i7 C9 Y; D* S/ E" Y
「……..」2 m+ f3 I3 W7 U3 W
) g4 v  Z$ a  `% P1 o
羽翔看著怡潔的態度很堅持,但不知為何心中就是沒辦法放任她不管。
9 x, F' y% x# f- E! l: m! T5 N# ]6 o5 r8 S9 F2 u/ }
, q; A, |0 F' @, I1 [0 [- h
「不如這樣,我們來玩個遊戲,如果我輸了,就永遠不會出現在妳面前,但如果妳輸了就要遵守我的規定,三餐正常吃飯,正常時間休息,如何?」羽翔決定要來做個賭注,因為她知道怡潔不喜歡輸的感覺。; F1 z/ F2 U0 r! r! d8 N1 _

& S8 E5 s, w6 y. P  t0 W- T7 [1 A9 j0 R2 ]1 l1 l* ?5 H" R: F6 X
「好!!你要玩什麼遊戲?」
8 h4 G1 q# x% J$ v0 x6 n" [% C( `; H3 z) ?7 b, y% }( @7 J7 e! @
怡潔開始對這個賭注感到興趣了。7 k" A& u9 j. y2 O# B
6 g! k& R5 I' A$ U6 A- H4 K. x0 r
+ u* }, R5 S% K
「好!我們來玩打槍靶的賭注,如何?當保鑣當然會一點東西嘛!」羽翔知道怡潔有練過槍,但就是想要知道她的身手如何!
/ G. j  L9 l9 k4 u( \1 D4 }- y& B/ |9 I) [! K1 ?0 U2 U9 L# O$ r$ @! Q# n

4 w9 v  a) b6 y" J「槍靶!!呵呵~~~好啊!你敢跟我賭槍?果然是不怕死的人,剛好我的大樓裡有槍靶練習場!」怡潔說完就帶羽翔到頂樓的練習場。
0 K! P$ t/ V- |
7 h) c. ^2 \( O# z
  |7 A) i1 H) e0 B# f「規則是這樣的,鏢靶有靜有動一共各十發,但我知道小姐妳的準確度一向沒失誤過,所以我在移動鏢靶的方面有做改變,相對的妳也可以在我要設之前做改變,這樣公平吧!」羽翔說完就請大小姐先準備槍。) L+ [# O) r" i1 B- x" u
# n* x* W8 z& m* Y  R7 v9 |' A
) ~) \" v+ W5 F; K+ H. f0 P( d
「看來你是有備而來,好!!我就看看這賭注誰贏!說好了,你輸了就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懂了嗎?」說完怡潔就帶上耳罩拿起槍開始進行狙擊。. g% \( s! q/ c! h, e
' T- b0 Q# M- @# x' X* a1 ^' s* F

: u* f' Y6 f% Q. p9 A, ^“砰….砰….砰…”在靜靶上連中十發,這樣的靶根本難不倒怡潔,但出乎意料的在移動靶上卻失誤了一發,這讓羽翔心裡很開心,她有嬴的機會囉!她要讓怡潔輸得甘拜下風!!
. U- @( r* `  L# ^' s4 Y  x8 ^7 e# @/ X0 Q7 O% M3 C. u, ]% g' R( ]
2 X/ n$ ?7 L* g" V- j6 V  Q0 d. G
「該換我囉!妳二十中十九發,不錯不錯!果然有練過。」羽翔雖然稱讚著怡潔但聽起來卻在諷刺她!
- k" @+ D4 h# a+ P+ O7 t  u* z  c5 `! w7 i( r$ y  z1 b) E9 y2 S* x

$ r) m" C* A/ ^) I' m4 X怡潔看羽翔拿槍的的姿勢,感覺有受過專業訓練,不像是在唬人的…..但不知準確度是如何。* x( x% z$ {  T: g0 d6 X7 \0 D" e

& E7 c% h5 K) f% T+ |' q
( B3 _3 o6 T4 i2 C7 z  q8 W“砰…砰…砰…”在靜靶上也跟怡潔一樣完美十發全中,但在移動標上也出乎怡潔之外,完美十發全中,這也讓怡潔驚訝不已…3 G3 g+ a5 \  w- `$ \" ]7 H7 V; O+ L% |

: e& W. g: u& Q2 b' i# P7 U* G) D$ A* \
「OK~~~大小姐,我二十發全中,所以這賭注我贏了!那是不是要聽我的啊!」
6 Q4 P% S: m% {
) S* e& a2 v7 K羽翔走近怡潔的面前,兩眼直視著她,散發出勝利的眼神。
4 X; D! \& V) Y5 [/ V$ m1 s# i% U- x: Z$ P

$ f( w# R/ n$ z. k' X2 s% c「你…好!我聽你的,我願賭服輸。」怡潔不敢相信她竟然會輸他,竟然有個『男人』會贏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9-11-5 15:56:01 | 顯示全部樓層
任務情人-4
3 a: _; ?7 C$ n1 ?1 L" }, a' w1 s2 x3 o, H; S
/ h2 l7 f% y- X' a8 p
「那現在就先去吃飯,然後回家休息不準碰資料,可以嗎?大小姐。」
* W  w3 l1 H% ^& X. N! f* k4 i0 h/ N! |0 ~. R
羽翔非常滿意這樣的結局,自然藏不住她的喜悅囉!. O: X  y4 v4 q; Q+ b) ~( J: R

- Q, [" m0 w4 m6 A, O  W; ?" X( a2 D) |. c. C* w
「好!你先在車上等我吧!」
: k# y7 G  V. |% c$ o# i
+ X& Z% y) U! ]* I/ i( ~說完怡潔便走回電梯裡回辦公室去,她不想再看到他那張勝利的表情。3 w: N8 Q5 d5 G1 R

6 R! S5 ?! v; l' a. h) S: F5 I5 ]- B# d9 C- K; p! F
羽翔看著她的背影,雖然知道她不悅我贏她的事實,但是本大爺在這方面是強者,不得不服吧!!以後~~還有得瞧哩!想用權威爬到我頭上去想得美哩!邊想就忍不住笑出來了。
1 o8 ]# t+ W4 U
* R- Q8 t$ l9 m- m: k. q* \: @0 i
) w& R/ m, F; z* N- e- O% ]# ?6 S「小姐~~那現在保鑣我要帶妳去吃飯囉!請繫好安全帶喔!」! |$ ]' G! {3 W# C! k: w2 g1 P) z

# E5 t6 G( |3 a& p' ^2 k! U羽翔說完便開著小姐專屬的跑車走了,什麼車羽翔幾乎都駕駛過,所以輕而易舉的駕駛目前這部車。6 H) D* b1 P3 E

; N4 n  o/ _9 i
+ h3 A* F9 y! y$ Y5 A- H: B3 F「你到底學過什麼?這部車你沒問就會駕駛?」
5 @3 g; B4 b# ~- T  x8 w0 S5 {* \! w6 b) E1 ?
怡潔非常訝異他之前是做什麼的,為什麼會的東西不少。
/ P) C& t$ z! [5 C  A$ k! g! R8 _. u  U1 w. d- o9 c
/ z6 s' g/ y3 U+ W
「小姐…..我會的東西不多,只是都很熟悉就是了,以後妳就會知道我還會哪些東西啦!不急慢慢來吧!」
6 r  E- `8 K  B( E: `
' c- A' B- l% ~( k2 _羽翔心想:“好歹我也經營一家集團裡的董事長耶!”3 R, @! W! q5 I# e  G0 ]! a
0 @& ]  d3 F% D; q- G: i

6 z3 G( l0 S6 Q5 x; V「你為什麼要來應徵保鑣?看你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會這行的!」
8 \% q: \/ x- J# m  |0 B& Z# P9 ^; q6 |( x3 v
怡潔覺得怎麼會有人年紀輕輕就做這行。  M6 Y" l9 [6 x2 m1 R- y7 Y

( i- B% C7 u  r6 e) T" R; ]
( m9 b: k+ w( W0 s4 C, L「没為什麼,就缺錢啊!反正這行業也沒多差,有供吃跟住,雖然說不定有生命危險,但本身我也沒再怕的啦!」' B' P3 c8 S2 W6 A. I

1 C" A$ b% [: |羽翔越説越有道理,但實際上也沒在缺錢就是了!
( W( b7 I0 b" \+ R! k
4 f" E8 q: {) M" c1 Y1 Q3 O& _4 _3 `& h
「你不怕你突然發生意外嗎?不怕你父母擔心嗎?」怡潔覺得羽翔好像看的很開似的。
5 F: m/ v+ o1 Z4 k" I6 t! g% u0 @8 v) t. E% ~0 Y! ^2 W
( u/ \1 M! o2 b3 j, M& }
「不用怕啊!因為我的父母都去當天上的褓姆啦!!家裡只剩我一人,何必擔心這麼多。」羽翔的語氣是平靜的,絲毫沒有任何一絲難過。; a) R8 Y" ]6 E) |4 x6 ?
$ v4 p5 s: B" |; F7 M- `9 w' `* q0 z3 O

4 G4 S# R( q# b7 Z9 m「剩你一個人?這就是你會想來當保鑣的原因?」+ h0 i% o& f7 i% D, ~3 o& u

+ @- u/ w. p3 T6 b- o怡潔頓時間,也不知道該回些什麼才好!
$ }5 y( P; ?, {) J# ~! n) U  |4 c/ h% H0 F( Q& L; S# T; W5 e
" j8 K* m2 [% L0 I' w; b, u' w
「不用想太多….我早已想開很多年了,因為我知道他們都在我身邊守護著我,我並沒有感覺到他們已離我遠去啊!這樣就夠了…..」7 U' ?* i9 V2 |* O. c

' X0 |; z$ Z6 G$ v- }9 H, m0 i. F3 P羽翔看著怡潔,語氣依然平淡,眼神並沒有露出哀傷,因為早就釋懷很久了,早已看開要不然現在的她已不再人世間才對!
; p6 ?5 g! w$ D0 Y; g
+ u) `0 L) @* q4 ~  C7 k! \; ?6 c# |6 T1 N
「那你也很獨立,你也沒因為親人的關係所墮落,這樣很好阿!」' r3 o) a' ^% V
( Y8 z+ u2 W1 M) W( c$ H/ y) c9 W4 s
怡潔覺得這樣的男生不多了。% \7 p% z+ ?! `
6 s5 k0 U; b) R% T8 I  V; p  ]

5 v% l. [2 |" O4 J1 s「哈哈~~~大小姐!妳也會誇獎人阿!好難得耶~~~哈哈!!」* B# Z" K+ d" g5 r, g! H! i9 K
9 ~2 V" f" p4 y9 C3 f) d1 x
羽翔聽到她的誇獎,感到特別驚訝,太出乎意外的答案了。. q/ `  y. h0 ~* c. y9 g7 z8 F' }

. b; K) f# K/ x$ Q. ~  c5 z3 T! f6 ?# E
「這是保鑣該說的話嗎?」怡潔突然用嚴肅的表情看著他,但嘴角是微笑的。0 T- t+ o/ w/ N! V
$ O0 }+ {6 F3 [$ K9 a

0 J5 r  N( X! T; h' u「耶?Sorry啊!我只是不想讓氣氛那麼嚴肅而已,真的!」
! O) V3 i! E3 m- H) e4 l
- ?! |( w- f: q( b3 Z& @羽翔舉起雙手投降,這樣的動作卻讓怡潔笑開了!第一次怡潔笑的那麼開心,起碼從羽翔待在她身邊那刻起,第一次看到她真心的笑。
5 L7 |+ l9 b4 B* R( P" Y$ o$ k
& d; g/ [- {0 x5 A! k( [- A
「妳終於笑了耶!妳笑起來的樣子好看多了…..這樣才對嘛!一天到晚都是繃著臉要不就是假笑,妳不覺得累嗎?」1 g! \$ S8 z2 w8 |; j  @
7 c+ @7 y* u( Q+ ^( x4 s' o3 O3 R: q

' [- V9 x5 q" M& o「閉嘴!無賴一個!」
- n/ l" R/ y9 B$ N
) K  l$ A+ ]4 o( I4 I# ~怡潔位剛剛的舉動感到害羞,所以把頭轉開了,只是沒想到他的舉動會讓自己笑的這麼開心而已。3 O% g0 L; W" k

4 o/ p  b6 [1 u4 q3 C: V1 o; G. c1 r0 ]- ~8 @! r
「喔…我閉嘴就是了!不說話總行了吧!」5 ~1 |  O& J4 P% E4 {7 h  }" U& s
/ K1 S% Q/ ?2 \5 u
羽翔用指頭將嘴巴像拉鍊的動作拉過去,這動作也被怡潔看到,覺得很好笑,又不知不覺笑開了。
4 a/ O4 z) }9 d# u; E+ \9 c
4 r1 T2 a+ C) W' l! X, c& k! G! `7 A5 o% W" @2 Q5 k+ S& K
車上的兩人就這樣嬉鬧到餐廳去,這餐廳是羽翔常來的,裡面的裝潢很舒服讓人心情會平靜下來,加上她與老板也有認識,所以與翔算是這家店的VIP會員,而這家店的餐點也都是獨特的,只有特殊人士才知道的,因為外觀非常不引人注意,但店內就真的是獨特!
, \: H* r- {+ A* L2 G! b8 V( y# R/ b( d# ^4 q
6 k* J2 H$ }8 Z+ ^5 d' N9 g
「你常來這家店嗎?這家店的感覺很舒服,顏色的搭配和裝潢設計都讓人很舒服,我第一次知道這樣的餐廳!」7 A# r) Z! o/ s  x7 p
+ U5 W7 U, w$ d3 L* y2 }
5 C$ o: {+ O  K% _
「我是朋友介紹才知道這家店的,剛開始進來也是被這家店的裝潢設計給迷到,讓人感覺超舒服的喔!對不對!」羽翔說著就給老闆使個眼色,讓老闆知道不能暴露她的真實身分。
8 k/ e+ |: ?0 Z1 j9 [3 U, E6 G) o9 h9 a  ~3 k) A

* h! m' }* O9 r  P9 @9 K8 r「是啊!的確會被迷住因為可以放鬆心情的擺設裝潢。」怡潔看著四周的環境不經被迷住了。3 d/ p. P4 R4 Z

, g+ d' [7 \/ s) K0 d+ c$ y& |0 K5 J. z! g7 E! @: n
過沒多久終於送上菜了…..老闆知道羽翔要的菜單是什麼,所以二話不說的立刻送上來了。: s9 a% v$ t9 B( _5 z
' u& F2 K8 {/ E6 C" l& d! r/ c

% j" T. P  j2 w  u( q2 c菜色非常簡單毫不華麗,但味道還未入口就已先入鼻了,簡單的義大利麵加上這家店獨特的義大利醬,湯頭也是這家店獨門絕品調味,未入口前就已先被味道給迷住了,這就是這家店的特色。" D6 U! h6 z+ z3 i) w+ \

: T1 @( x( C: H# n9 S  A$ H: Z+ t& h
當然也是事先就持清楚怡潔喜歡吃義大利麵,也剛好這家店有賣,這一切都是這麼剛剛好囉!
& _6 \: V0 I4 J1 A+ @* m( I# r' A
  {" l2 p3 B! }* n6 m/ [8 j+ \, h# w
5 d+ A+ c9 M. h1 P4 y+ a" B「妳慢慢吃吧!保證妳會再來第二次的。」羽翔邊吃邊保證。
4 F/ v6 B* Z5 F- o  S7 d4 R# v9 M8 D" z( W% f0 x- ~; z
3 ~' O4 o1 ?3 J2 v  m
「真的很好吃。」怡潔吃了一口就綿綿不絕啊!
+ _. U& ]2 f) O  g* o% {# ^0 a9 ^
6 F: k) {# }7 r1 _6 ^' }5 ^2 {& J5 [
在羽翔眼哩,覺得怡潔真的滿可愛的,也滿平易近人的!只是這是任務也是工作,動情這兩個字是不能在任務裡出現的,這是羽翔必須遵守的自己的規則,但往往都是任務對象裡先愛上了羽翔,就算知道了也必須殘忍的回絕掉。
% i: \# e8 F3 @# {/ i0 b. Y( i  s4 W$ Y2 G3 f1 q

% U0 [" ?0 U" K) y「吃飽了吧!那現在就是回家,要乖乖的先休息,懂嗎?」羽翔早就吃飽了再等怡潔品嚐完畢。; N8 C1 s2 @, i( H' u" [( w

6 o! I. p8 d9 t  x& N/ }2 }9 E! O  D) x
「嗯!我知道!我會遵守的,不用怕!」怡潔很滿足的吃飽看著羽翔,她怎麼可能會忘記約定。
7 v0 a# {4 z+ u; b4 g" v0 e: |  p* w. a9 A# W

" |- X) t( q" `0 q, d& \「很好!那我們先回去了吧!錢我來付吧!」羽翔說完便走到櫃檯裡一副要付帳,但事實上是跟老闆說下個月會匯到他戶頭裡。
, F2 b( H7 ~4 V. t
+ `" ~! C) |' ]- A( M; b! x1 c1 ~. Z- b. e
一路上羽翔並沒有再講一句話,而怡潔也沒講一句話,兩人就很安靜很安靜的想著個人的私事…..
3 U! N$ g" i. E: u  j) b! z" O, q* G2 D& a+ a

* }! X. G* E7 U! I2 Q; `+ w% f" V羽翔送怡潔回她的門房對她說:「妳先進去休息吧!有事在叫我,我就在妳的隔壁的房間!那我先回房了,早點休息吧!晚安….」羽翔說完便走回自己的房間了。+ o! c6 }" l- `
- G+ M2 B. z- G* [

4 U1 K4 g/ X: \1 o5 i% b; Y$ t怡潔看著羽翔的背影,感覺有點怪從吃完飯後就有點怪了,卻說不上來的怪…
; V% T: T8 L5 H/ g3 I怡潔決定先去問爸爸他的來歷。
5 t) m+ L, H" t8 `
- e: o6 K" n$ z+ P$ X( \- [. ?4 C
, n0 l# O' D" G“叩叩叩…..”
) m" ]6 D. \- ]
. l: O  C+ f8 p「進來」
9 T2 V7 F  d2 a# H! ~0 P
) Y) D7 Q5 I6 L  v( R* r, H「女兒啊!妳怎麼還沒休息啊?時間不晚了。」楊大東坐在椅子上擦著高爾夫球杆。
& T8 m: H, J- G8 E! }8 K2 N% X
( h: b5 T& m( T* w; M' S2 y1 h+ S. N: T, E0 J8 B  M1 `
「爸,你也還沒睡啊!!我想問爸爸一件事,可以嗎?」怡潔走到爸爸的後面幫爸爸按摩著肩膀。; _: x. W9 U) u

' |, X7 w8 R% I* B! T9 D
" d% M9 ~2 l3 S- @; F9 |$ }「什麼事阿?我的乖女兒….爸爸都會回答妳的!」爸爸摸著怡潔在他肩膀上的手。
# c& h4 X' J( d& C
5 h+ ~1 m4 F6 f5 ^/ i" s  I4 \. t4 I7 A8 q) a/ e6 I; R( k/ v3 S
「爸,那一位新保鏢他的來歷可以跟我說一下嗎?」怡潔繼續幫父親按著肩膀。1 p2 c& T! h- k! R9 i

. [: F' A5 y' I8 O. G- R  ?+ B' j( W% }9 {  h) f
「保鑣?怎麼了嗎?妳又要把人家開除了啊!」楊大東聽到立刻轉向後面有些驚訝的問著怡潔。7 Z* j7 ?: f9 A1 \  B% s. d

, R) Y# `- V6 A' F1 b8 W) V) \
! b- o2 D" u  b& x8 J$ c$ X6 Z「沒有啦!我沒有要把她開除阿!只是,我想知道她的來歷而已….」怡潔輕輕拍的爸爸的肩膀,要爸爸別太緊張,她這次並不想這麼早就把他淘汰掉。
9 f" x$ T) d7 J8 _0 k% q# l6 C( y4 q- p" o
/ B* x. `" {/ @5 y% n: Y( ^
「這樣啊!我以為她又不合格了,她是個不錯的人才喔!妳想知道她什麼來歷?」+ ~9 x/ [0 ]5 I& g
4 K: J$ f8 T9 T  ]. J0 P! g4 T0 z# D
+ O3 ?2 X3 I' E" U' B, c9 X
「爸,他真的是男人嗎?」
: O( X- ~# o* f) n/ F6 v& m* X5 i) B
2 s+ }+ S  A/ [. M: S
「男人?她?妳就只是想知道這個!」楊大東轉過身看著她。
  u& X4 {/ Y. @. j# s! @  q4 R
( Q+ K- {9 f7 A4 }- o; h! V) [/ b( n( `+ ?
「嗯!」
6 K6 t0 k% `& j; j, V2 C9 R+ C6 N  l5 r9 @
怡潔認真的看著眼前的爸爸,她唯一疑惑的問題只有這個而已。
$ F6 F3 c4 k4 q, o0 [: L# S! f' ^/ `/ t1 Z* d( F

% m* A6 j8 I1 \9 }「那妳就去問問妳那個保鑣啊!這樣答案不就出來了,我就不替她回答了!」8 h7 F9 `& t5 g% F6 e/ k! d) D% y
" r) r5 Y2 P9 }: s
爸爸拍拍怡潔的手,微笑著,原來女兒也會被矇騙啊!傻女兒….% c( B+ d8 l! Y! K# T0 z
6 ~. g$ M7 U- \+ |& R
8 \% T/ a; v6 s: I: D
「爸!你為什麼不回答反而叫我去問?」
! j+ t& d3 I  t3 E$ X; N
# |, [4 C* Q7 w# ]/ M: U' s4 n9 z: k+ I; X$ Q% S* R# G* D/ I" D% E
「反正妳就是去問她就是了!一定會得到妳要的答案~~~去吧!」楊大東拍拍女兒的背,要她去問!2 X' S9 A8 w7 O3 i, K
) O( F" _1 h( ^& {+ n

* f) P& z- p" W: s4 l0 q「我知道了!那我先回房了,爸爸,早點休息喔!晚安!」怡潔就帶著疑惑走出爸爸的房間了。) l# X, m  t2 C  A3 j

" O6 ^4 d  S. l) K; \7 E% S- E
怡潔走出房門後,就覺得奇怪為什麼爸爸不跟她說呢?反而是要她自己去問他!難不成….
$ R+ G, o. p2 X: S: U/ W+ ?9 V6 `6 m+ ~) v& h6 P: }
% R1 K, _- D; H
回到房間的羽翔,立刻就變另一個人似的,拿起電話撥出:「小陳,明天幫我送一份上次要你準備的資料來,你放在老地方就好!沒事了!順便幫我跟煜傑說我這邊還順利….」說完羽翔就去浴室洗澡去….邊想要怎麼達成任務比較快。  o5 n, e' J  \. q! W& R/ y. Q& a
- C  t$ q- s- c: _  j

  `7 B* b7 f# r# u9 v% t0 q
; a1 A% J2 t5 b% \「叩叩叩」怡潔在她房外敲著….
+ w% |- {$ J! h7 X8 Z
, t; d. K# d  \! M- D$ P3 \1 h$ w3 F! y1 K5 N  M
「請進…..」羽翔正在打電腦就被打擾到,心裡有點不爽。
$ Z' N! F8 b" v" g; j7 d' C* Y# T9 b8 S3 q% q5 S

0 R7 k9 t, m7 q% J2 n怡潔一進來就看到羽翔在打電腦,但有點被羽翔的外表給迷住,帶著眼鏡的羽翔跟沒戴眼鏡的羽翔有差別,但也是很好看的臉蛋就是了,頭髮半濕半乾一看就知道剛洗完澡出來。2 A. d+ y+ ~. F- g  P8 `9 \

3 Q" P! S5 F# p: C; T' ~- c# J6 M/ y# |( c4 W
「大小姐?這麼晚還不睡?有事嗎?」羽翔把電腦切到遊戲畫面,好讓外人不知道她在幹麻。9 I% q. F  S$ b) z. b& I# J

; z, \5 h+ i$ L! x2 n& {( R( a
" D5 a5 x) u" y* G. x4 P2 ]「沒事!我只是有話想問妳…..你能回答我嗎?」怡潔只想知道她的疑惑能得到解答。
9 b/ _: g0 r2 X# n6 H2 m2 _) K0 e' T& w8 B# U. @- H
. }. e* i+ f* y
「什麼事?」羽翔脫掉眼鏡看著她。
" w, T5 a# Z  s, Q! W! }
6 v. Q4 C0 v1 Q- e; |# n
9 d( z7 P4 e5 u* s「………」怡潔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問才好!
9 X6 k1 H/ c% p. Z" U3 ^# M. M( ^6 u! u) l7 {

9 G' I1 k1 b1 K0 O2 ?「呵呵….大小姐還會說不出話來啊!讓我猜猜妳要問什麼好了!」  i9 p- P$ ~, M2 ?5 Z0 U

8 Y/ D' G/ E* K# A羽翔大概知道她想問什麼了!
) A/ \$ d! n( a6 e1 L' ~' O  i: b3 T
/ ~* G7 Y5 N, K6 P1 Q
羽翔走到她面前,把怡潔的手拿起來放在她胸口上,微笑看著怡潔!) h6 d/ q% ]% r' ]: K7 W

0 z9 d1 \& Z; u$ X( X0 v9 n「咦?妳是女的!」怡潔趕緊把手抽回來,很驚訝的看著她!
" q" w' P+ v! O; _* b8 [# C) N
  b3 @  z: q; F4 f& p( y$ z: W
. k9 V1 \- R# l# e" H, }8 b「幹麻那麼驚訝阿!保鑣不能是女生嗎?瞧妳這副德性,大小姐妳是沒見過世面嗎?」/ ]$ G0 N0 R+ P0 C

) U. A; U+ W. }/ g9 K" d羽翔笑著看著她,她真的被打敗了,有這麼像男的嗎?只不過聲音低了點,身材沒那標緻而已,有這麼嚴重嗎?羽翔低頭看著自己的身材….也還好吧!
; ~3 r! e# `5 J/ H& V, i7 l4 Y: m; a% ]/ v% D/ R
4 P: f' m8 A/ @! S* n+ T2 l2 U2 o8 \
「但妳外表真的看不出來啊!怪不得我爸要我自己來問妳,原來他早就知道了!」怡潔認真的看著眼前的羽翔。* _' \2 G7 w& ?8 p. p6 j
7 b4 P. b4 W/ f
: ~  e8 P9 H, S; G9 v3 F
「好了!我幫妳解答完畢啦!那還有事嗎?」羽翔繼續帶起無框眼鏡,看著眼前這位傻小姐!
( R' c# H( s9 [% h: N/ \# s5 N
% `# w1 `* d5 i( W8 h
4 M+ U: i2 ^/ X2 j0 H「恩!!沒事了!我順便來告訴妳,我要準備睡覺了!」怡潔很喜歡她這樣的裝扮,只不過她是個女生,怪不得下午的賭注她能贏我,我還以為她是個男生害我不服氣的很!7 [' b- I6 s& |1 f( b  g9 D& o
) `$ |! ~8 j( j" \" }' u
+ s$ d  U& U2 }! Y& ~
「喔~~~這麼乖喔!還特地過來說晚安啊!哈哈~~~」又變回以往的痞樣。
+ g; D8 Q" @9 K1 s- n6 w; s- o4 a4 m# d" T: Q5 E7 u

. y) ^7 I1 _7 K+ Q「我是個遵守規定的人好嗎?還笑呢!下次絕不會輸給妳….妳等著!倒是妳…這麼晚還不睡在幹麻?」怡潔走近他的桌邊看她在打什麼….3 n& E: {/ F! f& h6 _: i1 t5 Y" |2 [
" J4 {3 l1 @- n
' D( ^' `% f2 U
「我在打遊戲啊!反正就輕鬆點娛樂一下阿!哈哈~~妳要不要玩阿!很好玩的!」
6 ?' Z+ B6 v6 V5 {/ O0 P! ~  A& {, s7 j* G( f
羽翔把怡潔壓到她的座位上,右手就拿起她的右手教她怎麼玩,這動作超親密的,搞的怡潔渾身不對勁。
( w9 |+ L1 B5 Y7 s/ B" u4 }4 H, E( @3 z4 R" `' G; I# C

5 J* _1 E4 ^2 }. a「放輕鬆點….不要這麼緊張,這樣不好操作喔!」羽翔按按怡潔的肩膀要她放輕鬆點,完全沒察覺到在她身前的人臉部開始發熱。
% D$ @8 G9 E* y# F
0 r! ]5 ^4 X: Y0 I- x
( A6 I  D) v9 y( q「哪有....保鑣要上司玩遊戲的啊!妳在越級阿!妳現在是在幹什麼….」怡潔終於冷靜的說出這一句話。
# ]% c% y' X3 w+ K$ [+ b
! Z* l; i2 I8 M: k
# c( I; x9 H3 u( e2 ]# \「我只是想讓妳放輕鬆嘛!幹麻這麼兇啊!好嘛好嘛~~不玩就是了!」3 a$ }  M- r' }9 ^' w% M% w

4 S  v# Q8 J. k: M- _2 H/ Y  H羽翔放開她的手閃到窗邊去,但她知道怡潔並沒有真的生氣,但羽翔要給她一點教訓。! |- T# M- p. m

1 B6 }, }  V- ^& a$ h" p+ D' [
+ O, Y6 u; u. A; P# p- ?( Z怡潔看到羽翔放開她的右手時有點嚇到,沒想到她真的聽她的話放開了她,這有點讓怡潔不知所措….
& |3 r0 X: f: Z' a1 E) h/ M
. d4 h5 b3 X$ I8 u' @# J8 h! }0 H" M. t1 ^6 V9 l
「我沒有要兇妳…...只是….」話說的有點不像怡潔的風格,因為她有點嚇到了,卻不知道怎麼解釋。- O' e8 [$ W4 ^  S7 z5 h4 C5 C

: W1 K5 T( T/ T5 j1 c0 W- p- A4 f/ X4 k/ U8 c
「只是…..什麼?大小姐說話怎麼會結巴?好奇怪喔!」. |0 B" k4 c) ^! h$ i
  O$ S9 f$ Y& a
羽翔走近大小姐的面前,故意要讓大小姐不知怎麼說話就對了!% ]1 j) R+ U9 }! E6 M/ G) ?- o- T$ @
; n4 [9 Z3 N0 ]

: {! {; |% G8 h: L! J# F  s( E「妳……我只是…..算了….我要回房了!」
. _) S5 D2 z; ]" Z7 D3 @* J% M* v0 j6 _3 |
怡潔不知怎麼解釋剛剛的感覺,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離開這裡。
3 |/ n6 h$ n& S/ O5 U3 C. U
; {1 `1 Y# o0 Y% u+ k% l7 Y$ W3 L  U
羽翔看怡潔轉身要走,趕緊拉住她剛好把她拉回自己的懷裡,並在她耳邊說著:「大小姐~~妳話還沒說完怎麼可以就這樣走掉了?這樣很沒禮貌的。」羽翔低頭看了自己懷裡的大小姐。
1 W' e6 E* o4 _: O* R) p0 S: O5 f; |4 l8 F) V% ^% S

! {# J* l, A5 G% z「妳….到底要幹麻啦?幹麻把我拉住….」怡潔不敢抬頭看著羽翔的眼神,也發現現在的她一定臉很紅!. [. b, ~" I- r9 D" B
% R$ k6 W0 }9 G: S% W* @: L

7 S' D7 b, h, j1 R# m! D「我沒要幹麻~~~只是想知道小姐有沒有怎樣而已!我可不想被炒魷魚耶!!」羽翔在她的耳邊說話,擺明就在故意戲弄這位大小姐。
# j  P! w! D" p: F# I1 Q- v
1 }2 J. b+ x. i1 x1 d
8 s" c2 |% A  r「放開….我!我沒事…..我要回房睡覺了!放開我….」
% k( v( t7 ?$ ^1 C/ o
  B* K9 U1 i8 \( N怡潔發現羽翔在她耳邊說話讓她非常不自在,再加上她是第一個敢這樣做的保鑣,就算她是個女生也不行這樣做!* I( S# a; u3 M  p/ @

1 M: b' m4 A" _1 _3 E1 |3 W
( g: q  h6 |$ {' N" Q& h「喔~~~對不起喔!我不是故意要把妳拉近我懷裡~~~Sorry啊!小姐~~不要炒我魷魚耶!」羽翔放開怡潔便舉起雙手投降的姿勢在她的面前。: v! |  [8 w! [7 k

& f" n. ^. c6 w, {' W) |  ]9 y: A" e/ w5 m
「妳也會怕我炒妳魷魚阿!妳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怡潔終於可以自然講話了。
3 o: a! G8 |/ O5 q+ z# m- B% Z6 G

7 q  Y8 J# P9 o1 u1 G+ ^/ d「當然怕啊!這工作這麼好賺~~再也找不到這麼好賺的耶!哈哈~~」. p0 h4 x8 ]$ r0 |
7 k) l) b! @. l; R) \
羽翔心裡想“若我被炒魷魚我怎麼完成任務啊!我才害怕被我真正的老闆砍死哩!哪怕妳啊!」越想越想。
1 Y: j- u4 J; W' D1 m# l! P
: Z( X& G* d0 L, l- d# x4 l$ Y( X0 i% x* e* R
「那就安分點~~就不怕被炒魷魚啦!懂了吧!我要回房間了,明天一大早還要早起妳別遲到了!」怡潔說完就走出房內了。
2 R& B4 w; ?4 T4 A& B
% I/ E5 _  V6 \: C( Y; @+ a
/ U- @/ c" q& W6 H0 x& J羽翔看著怡潔走出她的房內,也看到怡潔剛剛那些表情,她知道任務快近了,但心中卻有一點點的內疚,說不上來的為什麼,但羽翔想到任務比較重要,所以又回去繼續打電腦了,打算今夜不睡了。+ e( E4 F  D1 T5 u

" |$ t0 P2 L; i' j
6 x1 [2 t* T; J* n$ O$ G===============================================
/ }$ z/ K$ v8 E, q) a: A8 \) F1 i/ x* l; G' b0 G
有看到文章的大大~~* l% _8 U' ]* c2 C% {1 T

$ r0 Y% \& Z3 v2 a還請各位大大多多支持囉!!/ I* k0 }' T, d/ V0 ?3 x

2 C$ x1 @) D& V# c* y可以盡量留言!!
" n! ^0 d4 R8 ?  p1 p% k: k: m" F3 F2 t5 x! L  _$ F" Z7 \
感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09-11-6 00:50:51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9 w$ ?9 P0 x' J7 i+ d6 `" I* A
繼續加油囉!!!!7 j/ h+ N/ Z9 j6 s
等待下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發表於 2009-11-6 22:12:4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妳寫的文好棒唷~^^% w9 V. d! ?# X: k; Q

- e3 e0 Y( {5 G* a/ W看到都緊張了起來的說~:QQ:
; b& Y. V6 A4 a) e" J% M  O9 R
! N9 [0 c, z3 d; C+ l% y/ l期待妳下一篇文唷~:love: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9-11-7 01:12:47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
. A4 R2 _# ?2 |! k& m0 s, j繼續加油囉!!!!1 V3 f; s# Y) S# Z' b! \) f
等待下文3 ?  Y' s1 m( u9 R/ H
瘋瘋大少 發表於 2009-11-6 00:50
% m  @3 Y7 [% a8 ?( F- G7 U/ Q8 e

0 Q  D6 J: z8 b& M; q& @感謝大大的支持!!  A- _; F5 U/ I- z: V* U

. l' j  ?  H+ o' W' D* A1 |- J小的會繼續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參加活動: 0

組織活動: 0

 樓主| 發表於 2009-11-7 01:13:43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妳寫的文好棒唷~^^4 |8 Q" ^0 w, R: w, r7 k
. T" i% U4 H0 S9 `
看到都緊張了起來的說~:QQ: * _' Z3 M, H/ `" g1 h: Q' g

6 E6 X+ |. \9 X" N2 ~" C期待妳下一篇文唷~:love:
; A1 q$ J# F! R' e( H* x琦恩 發表於 2009-11-6 22:12
6 W. e9 Z4 O2 i0 b

$ }3 b) O' k" y  z/ x* C8 P' L8 i. q& [2 u! E
謝謝大大的鼓勵!!& e) w. X- ?# j) x; I' @
- c+ B$ A0 T3 H: C$ [+ G
我會在持續更新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廣告刊登|行銷合作|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信箱|愛女生BBS|2GIRL女子拉拉學園 |网站地图

GMT+8, 2017-8-18 14:56 , Processed in 0.17647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